海外學子中的「香蕉」與「芒果」(圖)


海外學子中國情



 一次宴會上,我無意中聽到一個中國留學生的話:現在,一部分中國留學生到了國外,就變成了香蕉,只剩下皮是黃的,裡面的瓤子變成了白色;也有一部分留學生永遠不改其色,皮和瓤子都是黃的,那就如芒果。我深有同感!

  剛到法國的時候,我參加了一個韓國人舉辦的宴會。在邀請的客人當中,有一個中國女學生,身邊依偎著一個法國小夥子,男的模樣我確實不敢恭維,但是似乎從她的眉目之間可以看出,這個女學生是相當心滿意足的。我主動和她攀談起來,她對我顯得有點鄙視,好像是由於我和她是同族人。她喜歡操著一口不流利的法語不停地與周圍其他族別的客人問候搭訕,似乎漢語已經為她所厭惡。我在愕然之餘,從她的隻言片語中,得知她來法國不到半年,比我略長一點,但也絕對是一個新手無疑,卻好像就因為一雙腳踏上了法蘭西的土地,憑藉著父母給她的一點國人姿色,就挽上一個地道的法國小夥子,剎那間好像已然從一個醜小鴨搖身一變成了一個花枝招展的公主。她似乎要與過去決裂,與漢語拜拜,與國人隔離。我還有自知之明,逕自走開了。我與她就好比兩條平行的鐵軌,距離不遠,可縱然走到地老天荒,也不會有交叉。整個宴會,我們就沒有再說上一句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又接觸了一些類似的人和事,已經見怪不怪了。反倒讓我體會到這是大千世界的一種現實--外邊的世界很精彩,外邊的世界很無奈。確實在一些留學生中存在著這種現象,來到法國後,為了能夠留下來定居等等各種目的,就千方百計地與法國青年接觸交友。不管對方是胖是瘦、是高是矮、是醜是美、是老是少,一律來者不拒。好像"異域愛情"的開花,就等於與海外世界的距離拉得更近了。

  在前不久的一次歐洲旅遊中,我還親身體驗了一把"美利堅"的漠然。歐洲的青年旅館是男女混住的,我居住的大房間裡,就有一名女學生。看樣子,像是同族,我就主動用漢語問候她。交談中,我得知她是一名留學美國的中國學生。我問她是不是一個人來旅遊,她不耐煩地蠕動嘴角,表情冷漠,原來她和對面一個洋小夥子是一道的。隨即,她用一口洋音和同屋的各國友人暢所欲言,似乎把我忘到了九霄雲外。這種情況一目瞭然,因為我是黃皮膚黑眼睛的國人,而不是高鼻子藍眼睛的洋人。我躲在牆角,反倒悟出了一個新的道理,"發展異域愛情"不是一個在法蘭西獨有的現象,在美國亦然。

  至於此,中國留學生口頭禪中就有了精闢的"香蕉與芒果"的理論。有人以當"香蕉"為最高追求;有人卻以保持一顆熾熱的赤子之心和作為一名華夏兒女為無上光榮,保持著"芒果"的本色。

  積極接受西方文化和先進的科學文化,學習西方國家的語言,結交不同國家的友人等等,無可厚非。不管是公派自派,出國的目的就是要睜眼看世界。但是,留學人員不能只是一味地為一己之利,採取各種手段來留居海外。目前中國有大量的海外留學人員,學成歸國創業,報效祖國的人佔有相當的比例;但是同樣也有一部分留學人員似乎忘記了自己的祖國。我認為,追求崇高的愛情是每一個海外學子的自由,愛情無國界,婚姻無國界。但是,如果只是懷著攀上一門洋親的心思,那就有點讓人心寒了。

  浪跡天涯的海外學子,請記的你們的根繫在哪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