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如何看透新聞

向讀者貢獻兩條重要常識

2008-04-23 11:38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選擇"中國政府如何控制媒體"做為一個研究課題,是對中國人生存的政治文化環境的一種剖析。由於本人曾經有過在媒體工作8年多的經歷,我感到,做這一研究是我的責任。

  毫無疑問,媒體(現在還包含網路信息)是現代人獲取信息的基本手段,許多人雖然知道中國媒體消息不太可靠,但卻無法辯識其中真假。我遇到過這樣的疑問:"你既然說中國媒體不可靠,為什麼你的研究卻大量使用媒體資料?"對於這一詰難,我可將自己的經驗與讀者分享:

要想在各種如山堆積的媒體消息中辨別真假,筆者主要憑藉3條,一是憑藉自己多年積累而成的常識理性,二是憑藉常識理性從媒體的字裡行間找出真實的信息,三是以"內部人"的方式進入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從中真相,而不是以某種官方(或外來)調查者的特殊身份去獲取信息,因為這種調查往往受到控制,流於形式。

  常識需要長期生活在一個社會裏才可獲得。作為"外來者"與"內部人"的經驗也完全不一樣,幾乎具有不可替代性。但學會閱讀中國的媒體,並瞭解如何作出判斷,卻是可以與他人分享的重要經驗。在此我想向讀者貢獻兩條重要的常識:

第一,對災情、治安、腐敗等一切所謂"負面消息",這類消息一般都是真的,實際情況往往比公開報導的還要嚴重很多。因為中國的"宣傳紀律"是報喜不報憂,每有災害事故發生,都要嚴格控制對災情事故實際狀況的報導,如規定公開報導的死亡人數不得超過幾人(不管事實上死了多少人),甚至災情損失匯報都成了中共表彰自己的官員們如何勤政的機會。而讀者每次讀到這些消息時,並不瞭解媒體人為了報導這些消息所要承擔的政治風險與記者們的勇氣。

  第二,學會從反面理解一條消息。中國媒體習慣於反面文章正面做,比如當中國的媒體說政府關心下崗工人問題時,大可以把這樣的報導理解成下崗失業問題非常嚴重。如果媒體說某領導談一定要關心"農民問題",就可以理解成"三農"問題已成為社會上最嚴重的問題並且已經影響到社會生活各方面,成了一個領導者不得不表示"關注"的問題。每一次政府高官的貪污腐敗劣行曝光,也總被解釋成黨中央與政府厲行反腐的成績,卻從來不談腐敗問題產生的體制根源。

  我始終相信,一個政府如果嚴格控制媒體言論,那是因為這個政府缺乏政治自信。至今為止,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3年,這段時間正好是美國社會經歷"911"事件創痛之時。在這段特殊時期內,美國國內各種反對伊拉克戰爭的聲音此起彼伏,《紐約時報》一位左傾記者為了反戰不惜製造假新聞,但最後只是《紐約時報》將其解職了事。《紐約時報》遇到的壓力來自新聞界的職業道德呼聲,並非美國政府的壓力。美國人民也表現了他們的政治成熟,儘管當時不少媒體持反戰立場,但美國人民對媒體並不盲從。美國社會的共識是:美國公民只有充分、無畏地面對針對美國政治的一切批評,才能保證民主和自由;公共討論的自由不可限制,限制這種自由等於摧毀民主制度的基石。允許各種反對力量活躍在自己的國土上,既是美國充滿魅力之處,也是美國人民熱愛自己國家和制度的主要原因。

我衷心期待,在未來的中國國土上,人們可以在沒有任何政治恐懼的狀態中,自由表達任何思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