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生活:老公"親歷"加國醫療


那段時間,我們全家住在加拿大,老公天天跑到美國去唸書。一天下午,他提前回了家,說肚子挺難受。我趕緊送他到緊鄰的家庭醫生診所。醫生在我老公肚子上按了幾下,說可能是闌尾炎,要馬上去醫院。

到了醫院的急診室,護士問了情況,填了表,然後一揮手,叫我們坐到一邊等。這是我第一次在加拿大看急診。候診室內有二三十號人,有看電視的,有看報紙雜誌的,還有吃東西、滿地溜躂的,哪個也不像有病的樣子。後來才明白,真正的急症病人都由救護車送來,從另一個門直接進去搶救,候診室內的病人由護士根據病情的緊急程度來安排。我有個朋友半夜發高燒到醫院看急診,在急診室裡等了4 個多小時才看上病。
  
等了半個多小時,老公疼得坐不住了,咬著嘴唇弓著腰,用手按著肚子。我問護士什麼時候輪到我們,護士沒有明確回答。闌尾炎不比別的病,穿孔會有生命危險,護士顯然沒把我老公的病當急症,以為只是普通的胃腸疾病。老公的英文比我好很多,我讓他和護士說明情況。老公不肯,說大家都在等。於是我問他"急性闌尾炎"和"穿孔"用英語怎麼說,然後又去找護士。
  
護士終於把我們領進診療室。一會兒來了一位年輕醫生,問了問情況,在我老公肚子上按了幾下,就安排護士抽血化驗。我問他能否給一點兒止疼藥,醫生搖頭說:"對不起,我知道他很痛苦,可在確診之前不能給。"然後就出去看其它病人了。
  
半小時後,醫生回來告訴我們,化驗結果出來了,是闌尾炎,他已經給手術醫生打過電話,醫生一個小時以後到,他到了就馬上手術。
  
這時,護士遞給老公一杯水和兩片止疼藥,讓老公服下。老公很快睡著了。睡了一會兒,他坐起來對我說:"沒事了,咱們回家吧。"我聽了忍不住笑,怪不得醫生在確診前不給他止疼藥。
  
●誤入"禁地"
  
天色暗下來了,老公讓我去吃點兒東西。我買了一杯咖啡回來,發現老公不見了。護士告訴我,手術醫生提前趕到,我老公已經被推進手術室了。
  
護士說了手術室的位置,我扭頭往手術室奔去。走了沒幾步,只見一道奇怪的光從上面照下來,我越過那道光線,耳邊馬上響起了短促的鈴聲。
  
我站住腳左右一瞥,只見右邊的屋子裡有幾個醫生在無影燈下正忙著,他們聽到聲音,轉過頭來看著我。一位醫生走過來,和顏悅色地告訴我,手術室不能隨便進,都是無菌操作。邊說邊把我領到門外,指點等待室的方位,並勸我不用擔心,手術很快就做完。
  
我在等待室裡六神無主地坐著,電視開著,可我好像什麼都沒看見。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個老醫生走進來和我握手,說他就是給我老公做手術的醫生。他詳細介紹了手術的過程,並說,他的助手正在進行掃尾工作,半小時後我就可以到觀察室去看老公了。
  
後來又來了一個護士,詳細地把手術的情形講了一遍,並把我領到了觀察室。只見老公全身上下都連著儀器、管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個和藹的中年護士笑瞇瞇地坐在一旁。
  
●能放倒牛的止疼藥
  
老公終於睜開了眼,護士俯下身問他"疼不疼"。老公點了點頭,護士馬上將固定在他胳膊上的一個巨大針管裡的藥液推了一格到他的靜脈裡,他又沉沉睡去。
  
半小時後,他再次睜開眼睛,護士又問:"疼不疼?"他迷迷糊糊地回答:"疼......"護士於是又去推那個大針管。我意識到針管裡的是止疼藥,問護士,果然。那麼一大管止疼藥如果都打進血管裡,就是一頭牛也放倒了。老公以後還要用腦子幹活呢,這可不妙。
  
等老公又一次睜開眼睛,我搶先一步上前,用中文小聲問他:"疼得很厲害嗎?"他搖頭說不厲害。我說如果能忍就別說疼了,護士給你注射的是止疼藥。我用手比劃了一下針管的粗細,老公嚇了一跳。
  
護士再問他疼不疼時,他趕緊搖頭。過了半小時,護士又問,老公又搖頭。如此反覆了3次,護士看老公一切正常,就將他身上的大部分儀器、管子拆了下來,將他推進病房。
  
後來我才知道,老外很怕疼,醫院首先考慮的是怎麼讓病人不痛苦,因此絕對見不到病人術後捂著刀口"哎呀哎呀" 大叫的情景。
  
此時已是午夜,病房的值班護士對我說,她會照顧一切,讓我放心回家。我問明天什麼時候可以探視,她很奇怪地看了看我說:"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全民醫療"的好處
  
第二天上午我到醫院時,老公已經可以下地活動了。我想起有個朋友講過,她老公做了手術,傷口不是縫合的,而是用訂書釘釘在一起的。我好奇心大起,於是掀起老公的衣服,一看之下,不禁大失所望。
  
原以為會看到繃帶密密麻麻纏著肚子,卻只見一小塊紗布蓋在肚皮上。小心掀起紗布的一角,果然看到"訂書釘"釘在傷口兩側!
  
想來,那絕對不是真的訂書釘,只是形狀相同;縫合時用的一定不是訂書器--多大的訂書器才能把人夾住啊!
  
老公買過一個固定地毯的工具,像手槍一樣,一扣扳機就射出一枚訂書釘形狀的釘子,估計醫生用的是同類裝置。" 開槍"可比縫針方便多了。
  
後來聽懂學醫的人講,刀口並不是直接釘的,先要用一種特製的膠水把傷口粘牢,之後再釘。
  
我們繞著醫院散步,不多時,老公的身體發出了細微的聲響,我趕緊送他回病房休息,並告知護士他"通氣"了。護士高興地說,正好是午餐時間,可以隨便吃了。馬上有人送來午餐盤,有牛奶、果汁、三明治、燉得很爛的蔬菜、土豆泥、水果罐頭等七八樣食品。
  
我問老公什麼時候訂了飯,他說沒有。我頓時感到加拿大"全民醫療"的好處了,在醫院裡手術、化驗、吃藥等一切開銷全免,竟連一日三餐都管了。

●每天七個漢堡

老公正吃著,一個膀大腰圓的漢子邁著孕婦步,慢悠悠地晃了過來。老公和他打招呼,原來他們是同病房的病友。

這位病友的肚子像孕婦的那麼大。我問老公病友得了什麼病,回答是:10天沒大便。原來這人酷愛漢堡包,天天7 個漢堡雷打不動,吃著吃著就只進不出了,只好定期上醫院通便。
  
病友看了看老公吃的東西,搖頭說,醫院的伙食簡直是餵豬的。老公問病友中午吃的什麼,那人回答,剛在快餐店吃了兩個漢堡包。然後又說,這次住院使他痛定思痛,決定請律師起訴一干快餐店,告他們出售損害健康的食品。
  
兩天後,老公出院。7天後,回醫院將"訂書釘"取了下來,闌尾炎事件宣告結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