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客警告鄭恩寵 再評西藏問題往死裡打


今天早上10點左右,上海知名維權律師鄭恩寵的家裡,突然來了兩個身材高大的狀漢、自稱是山東人的訪客,因他不在家,這倆人向他的妻子蔣美麗撂下狠話,警告鄭恩寵別再評論西藏事件,如果鄭再寫,他們就往死裡打。蔣美麗表示,她們家日日夜夜被監控,現在有兩個陌生人要上門打人,太可怕了,呼籲各界和國內外媒體能關注此事。"

今天早上,蔣美麗聽到門口有人喊鄭恩寵的名字,她就開門,問他們是哪裡的人、找鄭恩寵有什麼事?

蔣美麗說:"他們說來自山東的,找鄭恩寵有點事,關於網上的事想跟鄭說說,問他(鄭)到底在不在?他們一個身高1.80米,另一個稍微矮點。"

蔣美麗開門讓他們進來,覺得他們不像訪民,樣子像國保。進來後,高的那個就坐在客廳裡,發現鄭不在屋子裡,矮的就跟她說:"你告訴你老公,西藏的事情別管,這是賣國的。我們山東人是不會答應的,他要再這麼寫,我們就往死裡打。"

蔣美麗表示,他們態度很惡劣,當時家裡只有她一個人,不想跟他們發生衝突,就說:噢、噢。就把他們請出去了。隔壁的弟媳聽到吵鬧聲,出來問,發生了什麼事。

這倆人找鄭恩寵時,他剛好去隔壁弟媳家串門子,才逃過一劫。

這倆人離開後,蔣美麗馬上找丈夫,跟他說了這件事,因為他沒有行動自由,家裡的電話、手機又被當局全部封鎖。10點10分左右,蔣美麗只能到社區對門商店打電話報警,接電話的是一個女警官,工號0331,蔣美麗向她說了住家地址及剛才發生的事。

蔣美麗告訴女警官說:"我們家24小時有人監視,鄭恩寵基本是以家為牢,常常發生這樣的事。希望警察馬上過來,我當場指證。那個女警態度很好,讓我不要著急,說警察馬上就過來。"

蔣美麗報警後,約10點20分左右,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來了,說是接到報案來的警察。

蔣美麗對這位警察說:"你別上去了,我現在就指證給你看,我們社區有裝監控器,我家的監控器是警察裝的,無論打開哪個都無所謂,我都可以指證他們。"

今天監視鄭恩寵值班的警察是陳興忠,他們商量後就是不肯打開監視器。蔣美麗表示,"那個警察就是不肯打開,我們吵了有20多分鐘,他還讓我到公安局報案,我不肯。我們家日日夜夜被監控,現在有兩個陌生人要打人,太可怕了,呼籲國外媒體能關注此事。"

今年二月,鄭恩寵遭上海公安毆打後,引起外界的廣泛關注,處境一度有些改善,被允許上教堂和接受外媒採訪。但最近又被便衣阻攔上教堂。鄭恩寵認為,這可能與中共當局嚴控國內有關西藏事件的言論有關。

鄭恩寵認為,這可能和最近西藏局勢緊張有關。4月2日,有兩位閘北區居委會幹部突然到鄭恩寵家中,警告他不要對西藏問題發表言論。

3月30日,鄭恩寵在網上發表了一篇《誰是陳良宇和打砸搶後臺》,文中公開支援王力雄、唯色等100多位中國知識份子對處理西藏問題的12點意見,估計引起當局的恐慌。但鄭恩寵表示不會害怕,會繼續為西藏人權問題發聲。

近期,鄭恩寵致海外媒體的公開信指出: 自2006年6月5日出獄後,一直受上海幫的迫害至今。從去年8月以莫須有的理由被定為犯罪嫌疑人傳喚我共24次,每次讓我坐冷板凳長達12小時,最近更使用暴力毆打我4次,最嚴重一次連續被毆打4小時,以至我腳步受損,行走困難。

"其目的就是讓我封口,承諾不再揭露上海幫的腐敗黑幕。今天我鄭恩寵藉此信宣布我做不到,我是一名律師法律工作者,我會繼續用盡和遵循法律軌道的途徑,幫助上海最底層維權人士和改善他們的人權狀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