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宣傳專列「遇難」 列車員「失憶」成「扒手」(圖)


新華社給出的現場模擬,奧運專列是肇事者。

新華社給出的現場模擬,奧運專列是肇事者。(網路圖片)

"真是太氣憤了,當地民風淳樸的老百姓都積極參與救人,車廂裡的列車員卻幹著監守自盜的事!"乘坐T195次列車15號車廂返回青島的乘客於守清,不幸在事故中受傷。事後認領行李時,她隨身攜帶的手提包卻不翼而飛。當於守清的哥哥撥打妹妹的手機時,竟傳來"欠費停機"的聲音!

行李中唯獨丟了手提包

於守清已有57歲高齡,事故發生後,她一直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當她甦醒過來時,第一件事就是要前來看望她的哥哥和兒子,去找找那個隨身攜帶的手提包。

"那包裡有幾千塊的現金,交通銀行的銀行卡,一部SONY的DC和一部三星的手機,另外還有許多東西,總價值超過一萬多元。"傷者的哥哥于先生告訴記者。就在前天,淄博市公安局通知他們,到淄博市火車站認領行李。可他們反覆尋找,也只找到三件中的兩件,內裝有重要物品的手提包,偏偏就是找不著。

"妹妹說,她的手機就放在那個包的最底層。"于先生這才想起來,4月28日,事故發生後不到兩個小時,他曾經打過這個手機,結果是無人接聽。到了早上8點,就關機了。

列車員承認拿了乘客手機

4月29日,于先生再度撥打手機時,竟接到了"欠費停機"的通知。"當時我就想,肯定手機和包被人拿走了。"于先生趕緊讓親戚到青島移動部門輸入密碼列印清單,一看才知道,這部本不應再有通話記錄的手機,竟在事發後向外撥打過六次,其中159開頭的一個號碼就有三次之多。六次電話自28日上午8時 59分撥出第一個電話,直到當日晚9時撥出最後一個電話。29日,該電話還打過兩次話費查詢電話。接下來的事讓于先生更加惱火:他順著清單上的號碼一一回撥,終於得知了電話目前的使用者----15號車廂列車員劉某!

當于先生終於找到劉某時,對方承認自己是最後一個下火車,也承認是拿了一部手機,並讓于先生自己去她住的醫院取(劉某也受傷住院)。但劉某堅決否認拿了那個手提包。"不打開包哪來的手機?誰知道她最後一個離開車廂,有沒有把所有財物都順手帶走!?"

驚嚇過度忘記歸還手機?

"我確實只拿走了手機,沒拿走挎包,真的!"被乘客認為趁火打劫的列車員劉某昨天在電話裡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表示於乘客的手機已經給警察拿走取證。劉某表示,自己是因為受驚過度忘記歸還手機,並對用完對方話費表示歉意。"出生以來我都沒見過這麼可怕的場面。撞車後我真的嚇呆了,打了幾個電話後手機就忘在病房的抽屜裡了"。

劉某稱,在撞車後自己是把所有乘客都送走後最後一個離開車廂的。下車時突然見到前面丟著一臺黑色的手機,屏幕上還顯示著有電。碰巧她的手機因為沒電不能撥打,為了給家裡報平安才拿走了這個手機,幾名同事可以證明報平安一事。

列車長批准下屬拿手機?

於守清的兒子陳宇告訴記者,鐵路部門回覆他們說當時列車員向列車長報告了,列車長批准她使用這部手機。

在報案後,青島客運段的一位姓孫的女士曾致電鐵路部門,表示劉某並不是有意偷走手機,而是借用了於女士的手機,她還在電話裡代替劉某向陳宇一家道歉。"但是並沒有提歸還手機一事,這令我們非常氣憤。"陳宇對於鐵路部門的託詞很不滿意,質問列車員為何沒有在事後通知失主,而且還故意用光話費。"列車長有什麼權力批准下屬拿走我母親的手機?"而劉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自己當時確實把手機忘在抽屜裡,是母親說警察找她要手機才想起來,之後才向列車長報告的,並不是在撞車後報告列車長的。

三百件行李等待認領

撞車事故中丟失行李的乘客可以去領取自己的行李了。記者昨天在淄博火車站看到,在車站賓館旁專門設立了一個4.28事故行李領取處。裡面放置了三百多件等待失主領取的行李,領取手續嚴格,除了表明身份外還要填寫詳細的身份資料,領取者要準確說出包裡的物品才能領走。 (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