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福利院強搶女嬰賣給外國人 母發瘋失蹤

2008-05-05 23:43 作者: 周昌其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女兒被鄉政府非法送到福利院生死不明 求青天為我主持公道、找回女兒

後來我又找到市、縣婦聯,婦聯領導幫我聯繫到縣紀委,紀委作了全面調查,並要求鄉政府和福利院找回我女兒。兩個月後,我到紀委打聽,他們說:"你女兒已送到長沙福利院,我們又趕到長沙找過,但也沒有找到你女兒。你小孩已被外國人領走了,找不回了。"

見女兒找不回,我妻子精神失常出走,也下落不明。我從此開始上訪求助找女兒。

我是湖南省桂陽縣白水鄉紫河村二組村民周昌其(又寫成周昌旗),1956年生。2002年,我的不滿6個月的女兒周白水被鄉政府非法送到福利院從此下落不明。幾年來,我變賣家產一直上訪,要求找回女兒,但至今未解決。萬般無奈,只有向您求助。
  
一、 禍起鄉政府強要結紮費
  
因家貧,我四十多歲才成家(未辦結婚證)。2001年5月10日生下第二胎(即女兒周白水,還未上戶口)以後,妻子周忠清帶著小女在外打工。2002 年1月19日,鄉幹部把我妻子抓來結紮,當晚住在縣林苑賓館。鄉長劉小武對我說:"明天你老婆要結紮,你必須交4000元錢。第二天清早,我把錢交給鄉幹部。劉說: "400元是行不通的,必須把錢交清,才能結紮。"我只好再去借錢。
  
二、 鄉政府將我女兒送到福利院扣作人質
  
待我借錢回到賓館時他們都不見了,我就跑到計生委去問。一個老鄉告訴我:"你老婆逃了。鄉幹部把你女兒送到福利院去了,你還不趕快去找女兒。"我馬上到縣福利院找女兒,福利院陳主任說:"你憑什麼到這裡找女兒,人又不是你送的。找你們鄉幹部去。"我只得回到白水鄉。可是,鄉幹部已經放假回家過春節了。我又到桂陽縣城尋找,三四天後才在街上碰到劉小武,他說:"你老婆早已逃了。

"我問"她是怎麼走的,那我女兒呢?"他說"你女兒有人幫你照看,比你撫養得好,你趕緊找老婆吧!找到後結紮,把錢交齊,然後再來領女兒"。我說:"快過年了,還是讓我把女兒帶回去吧。小孩放在人家那裡不放心,生活費也負擔不起,我的結紮費都沒有交齊,這不是給我雪上加霜嗎?"劉說:"那不用你管!如找到你老婆,直接通知我們把她抓來結紮。其他的扎後再說。"我只好到處找我老婆。
  
春節過後,我好不容易在臨武縣找到了我妻子,並立即報告了劉小武。他要我出了200元錢租車去抓人。當天把我妻子抓到縣計生委結了扎。結紮後,我就問劉小武:"我女兒該給我了吧。"劉卻說:"你先把錢交齊,再來領你女兒(已交800元)。"我求他:"我給你們打張欠條,女兒還是讓我領回去吧。"劉不同意。我說:"你們當時說只要我老婆結紮了,就讓我把女兒領回去,如今你們卻說話不算數?"他最後說:"你自己到福利院去找吧。"
  
三、 縣福利院擅自將我女兒外送長沙涉外福利院
  
我把妻子送回家安頓好後就到福利院找女兒。陳主任說:"這幾個月白水鄉沒有送小孩來。"我只好又跑到鄉政府,劉小武說:"我給你打電話,半個月都不來領人,現在才來。"我說:"我電話都沒有,你怎麼跟我打電話?"劉氣急敗壞,拿起凳子來打我。在鄉武裝部吳部長等人的勸阻下,才沒有打到我。我們的爭吵引來了好多老百姓和鄉幹部圍觀。最後,劉說:"我們跟你協商處理。你暫時回去,待我們商量好再找你,我給你留個電話號碼(13975731362)。"

過了一段時間,我撥通這個號碼,對方回答:"錯了,我不是什麼鄉幹部。"我又到鄉政府,劉小武卻說:"半個月不給我打電話,也不見你的人影。"後來王書記說: "我帶你到福利院去找。"我又到福利院,陳主任說:"怎麼這麼久不來領人,已經讓別人領走了。"

究竟被誰領走了,他們始終不告訴我。陳還威脅說:"你再不走,我們就打110了。"我只好又離開了福利院。就這樣,他們把我推來推去。後來得知,福利院早在2002年1月31日(只養了10天)未告知鄉政府和我、也未公告就擅自將我女兒送到長沙一涉外福利院去了。
  
見女兒找不回,我妻子精神失常出走,也下落不明。我從此開始上訪求助找女兒。
  
四、我尋求多方救助,鄉政府百般刁難

2002年我在桂陽尋求法律援助,先後有三位律師替我交涉,而縣政府部門和法院都推脫,說不好管這件事。
  
後來我又找到市、縣婦聯,婦聯領導幫我聯繫到縣紀委,紀委作了全面調查,並要求鄉政府和福利院找回我女兒。兩個月後,我到紀委打聽,他們說:"你女兒已送到長沙福利院,我們又趕到長沙找過,但也沒有找到你女兒。你小孩已被外國人領走了,找不回了。"說看我怎麼處理,我說就是要女兒。

他們說已沒辦法找回我女兒,要鄉政府和福利院補償我幾萬元錢。當時達成了協議:第一鄉政府承認錯誤;第二福利院寫出檢討;第三盡量給我找回女兒;第四是給我補償。我相信他們,在協議上簽了字,回家等消息。
  
一等又是一個多月沒有消息,我只好又找到鄉政府。劉小武明知我妻子出走沒有下落,還說:"必須喊你老婆一起來處理!你一個人來還不行。"張書記說:"我們沒有辦法,隨你怎麼辦,你向哪裡告都可以,隨便你!"
  
我在萬般無助的情況下向《經濟日報》記者反應了我的情況。記者出面後,縣紀委要求鄉里盡快處理此事,補我6萬元錢。女兒生死不明,與死何異?6萬元就打發了。百姓的命就如此低賤?!我無奈還是在處理方案上簽了字按了手印,鄉里張書記也簽了字按了手印。但鄉里就是不給我錢。

劉小武還故意刁難,要我找到老婆一起來處理。我說:"當著記者和紀委同志的面處理的,你們又說話不算數!"張書記說:"上次那記者是假記者,下次再來,我們就打斷他們的腿。"鄉里就是這樣,不是推脫就是刁難,一直拖著不解決。
  
五、 繼續上訪,但障礙重重
  
2004年,我向郴州市委、市政府反映我的情況。市委副書記劉湘娥同志批示要求桂陽縣委、縣政府盡快妥善解決。縣委督察室組織鄉政府、福利院與我調解,說"小孩已找不到了,給予賠償"。但劉小武仍堅持要我找回老婆一起處理,並只同意賠2萬元;福利院則不同意賠。調解未成,督察室說向法院打招呼、要我向法院起訴。
  
我便於 2005年7月26日向桂陽縣法院起訴,要求鄉政府還我女兒。這回,法院倒是受理了。但法院設置重重障礙,說我沒有結婚證和戶口本、不能證明父女親屬關係,又說縣紀委、監察局的調查報告不是證據,說我無權起訴,未經開庭就駁回了我的起訴。

律師說紀委、監察局的調查報告本身就是一種證據(書證),而且比一般書證的證明力要高;該調查報告確認了我與周白水的父女關係;而且鄉政府在抓計畫生育、收結紮費及以後一系列的調解處理等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都承認周白水是我的女兒。為什麼不開庭質證就說不能證明父女關係呢?我原以為法院會主持公道,誰知走到這裡我連要回女兒的權利都沒有了!自己的骨肉被人搶走還無權要回,我真是欲哭無淚啊!
  
我苦命的女兒啊,你在哪裡!
  
六、 蒼天在上,為我主持我公道吧
  
鄉親們說我女兒很可能被賣到國外做器官移植之用了。我聽了心如刀割!幾年來我一直上訪,要求歸還我女兒。為找女兒和妻子,我家已一貧如洗,我整日神魂顛倒、坐臥不安。

而鄉政府和福利院卻總在推卸責任,百般刁難,不予解決。法院首先是不管,後來竟與鄉政府和福利院串通一氣剝奪我起訴的權利。面對百姓的疾苦,這些 "公僕"如此冷漠無情,麻木不仁,毫無惻隱之心,一副無賴嘴臉,令人心寒!多少次我都想與他們同歸如盡!但念及家中八十多歲的老母和不懂事的幼兒,我不忍撒手而去!

我堅信還沒到最後,桂陽這片烏雲不可能永遠遮住太陽!人間總會有青天為我主持公道!懷此信念,我現向您哭訴,尋求救助,盼望您在百忙之中過問此案,敦促有關部門迅速處理,令鄉政府和福利院還我女兒,否則按《國家賠償法》給我賠償,對責任者嚴肅處理!不然,我真是走投無路了。
  
周昌其 頓首泣拜
  
2008年5月5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