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漢族知識份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議事件(圖)

2008-05-07 05:01 作者: 更特東珠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良知

出版前言

這次從拉薩開始並逐漸蔓延至整個藏區的抗議事件,不論中國政府還是許多漢人似乎對藏人尤其對達賴喇嘛咬牙切齒,恨不得有一口吞下去之勢。在讓人大失所望的時候,一些有良知的漢人知識份子出於對一個弱勢民族艱難處境的關注,站出來表示同情和理解,同時理性地研究西藏與中國的關係和歷史,分析中國統治、管理西藏的政策所積累的錯誤。他們的理智以及仁善之性,不僅閃現出漢人悠久文明中最為可貴的那部分光芒,同時展現出作為中國主流民族中的現代社會之漢人的文明形象。這確實是難能可貴的,尤其在今天極端民族主義高漲的中國社會,他們的這種行為就更加顯得高尚,令人為之敬仰。

被極端而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想沖昏了頭腦的任何一個人,都應該瞭解他們的這種理智和胸襟,在借鑒的同時若能反省,乃是中國之幸,包括漢族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之幸。這就是我編輯這本書的初衷和理由。

和平的請願遊行本是中國憲法賦予人民的正當權利,但由於中共拉薩當局強橫干預、從中作梗,使民憤上升到極點。繼而當局有意延伸事態的瀆職行為,加上新華社的推波助瀾以及讓各大宣傳咽喉的沆瀣一氣,似乎頗具先見性的北京用早已駕輕就熟的伎倆迫不急待地加以定型,指認是一場"暴力"事件,並一口咬定達賴喇嘛是這一事件的"策劃者"。與此同時,從來信息封閉而單一併因已被政治化的奧運點燃激昂情緒的大多漢人,這一次似乎很容易地信以為真了。

當然,暴力畢竟是暴力,暴力沒有好壞之分,我一直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也不相信中共一廂情願地宣傳,就這次事件蔓延的區域之廣、參與的抗議民眾多達幾十萬的情勢來看,以及早在3月10日便已在拉薩有和平請願遊行的事實,顯然不是中共官媒--中央電視臺以及各咽喉媒體所宣傳和報導的那樣,是所謂"一小撮"藏人為了阻礙北京舉辦奧運會而發動"打砸搶燒"的"暴力"事件。我們暫且不必爭議這次抗議事件的原委由來,事實是從這次事件中,已有一些被中國軍隊殺害的和平示威者那血淋淋的現場照片披露於世。

中共報導這次事件中有多達21位不幸遇難的無辜漢人,雖然我們無從考證,但若屬實,的確是不應該的,對此我感到難過,若有可能,我願意以任何可能的補償來彌補所有的不幸。將心比心,我相信只要是人,是誰都會有同感的.

這些報導都是在沒有任何自由媒體獨立調查的情形下,由中共單方面發布的。即使如此,達賴喇嘛代表所有藏人在國際上公開地對遇難者的家人以及所有漢人表示了歉意,並在達蘭薩拉親自和無數藏人僧俗民眾就這次事件中遭難的所有無辜藏人和無辜漢人舉行了夜以繼日的祈禱法會,並以西藏人的方式對亡靈做了超度。

3月14日所發生的事件究竟詳情如何,對於中共的一面之詞,許許多多的人難以相信,因為共產黨一向太善於偽裝,太善於嫁禍別人,按其一貫做法,讓人不由不聯想到它以往所策劃、導演的種種醜惡昭著的血腥事件,以及鋪天蓋地誤導國內外輿論的那些行徑。

從往事來論,毛澤東為了滿足自己的權力慾望和帝王之夢,把人民和國家玩弄於股掌,製造各種政治運動並一手策劃災難深重的文化大革命,使多少無辜中國人喪生,也使國家幾乎崩潰。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以及和毛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各大元帥淪為死囚,無辜百姓成了權力鬥爭的工具。但這不是毛個人的問題,而是中共政權的問題,可是後來卻搬出所謂的"四人幫",轉移民憤,找人替罪。這倒好,把共產黨和毛澤東的一切罪責嫁禍給別人。再後來因為確實無法向中國人民交待,就假惺惺地評價毛澤東的功過是什麼"三七開",卻不從根本上去檢討共產黨的罪惡體制。

1976年發生"天安門事件",北京市民對周恩來的去世表達哀悼,本是一場人民對國家總理的擁戴,卻被毛澤東以及同僚定性為"反革命",認定鄧小平為幕後策劃人,並對許多無辜的人加以整治,進行秋後算賬。

1989 年以北京為主爆發全國性的大學生愛國示威遊行,被共產黨定性為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聯合發動的"反黨反社會主義"事件,6月4日直接把坦克開向天安門廣場上,對抗議的學生和市民進行殘酷的血腥鎮壓。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對學生的愛國情懷錶示了一點同情,就被鄧小平罷免,終身軟禁至死。而參與"六· 四"的人們後來遭到怎樣的處置,除了遇難的和失蹤的人以外,絕大多數人還健在,也可以看到部分人撰寫的回憶錄,世人有目共睹,其真相無需我在這裡贅述。

還有一個悲劇就是對法輪功信徒的殘酷迫害。好好的一個有利於民眾身心健康的法輪功,不知怎麼得罪了江澤民,被其定性為"邪教",在全國範圍內大張旗鼓地迫害,不擇手段地捏造各種偽證。後經好多資料證實,殘酷鎮壓法輪功據說沒有正當理由,只因法輪功信徒的數量超過了共產黨員的數目,這是多麼地荒謬。

這就是共產黨的嫁禍之術,一向就是這種顛倒是非、非友即敵的黑白二分式的強盜理論,霸道哲學。真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但更加可怖的不是共產黨的殘忍與暴力,而是它在意識形態方面的污染力度。幾十年的政治運動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國人民坑害得也許還嫌不夠。文革時期的那種亂批亂鬥亂扣"帽子"的流氓習氣,在21世紀的今天,居然還能從中國極端民族主義者身上再次顯現出來,而且還理直氣壯,真讓世人大開眼界。再加上共產黨的故意放任並煽風點火,把極端民族主義情緒給引發得淋漓盡致。據悉許多漢人還將那種狹義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愛國主義相提並論,沾沾自喜,似乎已達到狂妄的地步。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些極端民族主義者居然錯誤地認為中國這個國家就是漢人的國家,而其它55個民族只是一些靠漢人"養家餬口"的異族人,除了只應該對漢人的統治者俯首稱臣,沒有資格與漢人競爭國家公民的權利。在那些極端民族主義者眼裡,漢人的文化就是整個國家的文化,漢人的節日就是整個國家的節日。這是多麼蠻橫而霸道、變態而狂妄的極端心理。既然有這樣的想法,何必稱中國為共和國,乾脆把中國的憲法徹底改寫算了,又何必假惺惺地弄個什麼民族區域自治法來蠱惑人心?反正人多勢眾,誰又能奈何他?!事實上,多少年來,對於少數民族尤其是有著完整的歷史、文化和地理的少數民族,從軍事到經濟、文化和宗教一概實行帝國殖民主義政策,連日常生活都被干預,連思想信仰都被蹂躪,若有任何反對在以前是"反革命"罪,而現在則是以"分裂國家"罪處置,嚴懲不貸。那麼,中共宣稱要建設"以人為本,和諧社會",基礎何在?

2008 年北京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許多中國人為之興高采烈,熱情期盼。不要說中國,這對世界來說也是一大盛事,誰都希望北京能將奧運辦得出色。當然作為中國人,大多都有借這次辦奧運之際揚眉吐氣的心理,這種情懷誰都可以理解,也很正常。

達賴喇嘛從最初中國政府申奧時,就向國際社會呼籲支持北京舉辦奧運,這是發自內心的真誠呼籲。但他更加希望通過舉辦舉世矚目的奧運會,使北京變得更加民主和自由;在國家富強的同時,把人權普及到每一個普通中國公民身上,讓廣大的中國公民不但物質生活得到改善,精神生活也變得更加充實。我想這不僅僅是達賴喇嘛的願望,也會是世界人民的希望。全世界都希望看到一個真正法制、真正和諧的民主中國。而達賴喇嘛在國際上的巨大聲譽和威望,並非中共所說那樣,是所謂的 "反華勢力"所給予或吹捧起來的。在東西方社會的許多國家,達賴喇嘛走到哪裡,就會受到熱烈的歡迎和支持。若按照中共的思維邏輯,把歡迎和支持達賴喇嘛的國家、團體和個人都列為"反華勢力"的名單中,實在荒謬。達賴喇嘛的影響力可以和任何一位國際上最知名的人士媲美。就像世人普遍所讚譽和肯定的,今天的達賴喇嘛是一種和平的象徵。而他盡畢生之力所遵循和倡導的非暴力精神,已如陽光照耀著每一個熱愛和平的人們。這樣一位被世界所公認的世紀偉人,怎麼可能指使藏人去使用暴力,去殺害漢族同胞?中共聲稱達賴喇嘛阻礙北京奧運,完全是一派胡言。而所謂"達賴喇嘛想復辟西藏奴隸制社會"之誤導,我想誰也不會相信的.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西藏的文化已傳遍世界,西藏人也早已經步向世界各地,作為西藏年輕的一代,在外的都是在一些自由而民主的社會體制下生活以及接受現代教育長大成人,在境內的更加是在"社會主義"的體制下接受教育,處世立人.比較境內外西藏人,還有誰會去復辟什麼所謂的"奴隸制社會"?事實上,在印度的西藏流亡社區從二十世紀70年代開始在達賴喇嘛的倡導下已經很成功地施行了自由而民主的社會體制.這些成就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

對於"西藏問題",達賴喇嘛一如既往地向中國領導人傳遞善意,並且在國際社會堅持宣布不追求西藏的獨立,而希望通過與中國政府的和談來實現藏人的高度自治。這實際上也是民族自治法賦予每個少數民族的基本權利。但中國政府硬將這種訴求和願望稱之為"分裂國家",強迫藏人們對達賴喇嘛進行文革式的批判,難道非得將藏人逼到絕境、趕盡殺絕方可罷休嗎?

據悉現階段以拉薩為主,中共在整個藏區對藏人以軍事手段加以嚴厲清算,慘不忍睹。採用嚴刑逼供的手段,致傷致殘者不計其數,其中有些人因為醫院不接受治療而死亡。還聽說有些人不堪忍受日甚一日的折磨而絕望自殺。至於死者,除了看到遍體鱗傷、血肉模糊的屍身以外,不讓家人檢查屍體,不讓拍照,只能在警察的監督下處理喪事,甚至恐嚇家人不能向外界透露。更令人髮指的是,甚至派軍警搶走屍體,毀屍滅跡。真不敢想像現在的藏人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恐怖之中。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中共才能免除對達賴喇嘛以及藏人所懷有的敵對態度,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中共才能停止對境內藏人的殘酷迫害。從1950年代起,共產黨對藏人進行地嚴酷鎮壓並將事態擴大化加以清算和整治的結果,導致了深深的傷痕直到今天也難以癒合。但我想多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和"89學潮"的漢族人,以及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信徒、家庭基督教會和眾多維權人士,對藏人的處境一定會深有體會並加以同情的。

其實,讓達賴喇嘛回家,讓幾十萬流浪在外的藏人回家,怎麼就成了"分裂國家"?難道中國只能任由幾個極端者騎在國法之上為所欲為,而不能讓其他人過正常人一樣有尊嚴的生活嗎?藏人信仰自己的宗教領袖,給達賴喇嘛的畫像敬香磕頭,怎麼就成了"分裂國家"?中國憲法上說"每個國家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藏人信仰達賴喇嘛,這本是符合國法的並且屬於宗教份內事,怎麼就成了"分裂國家"?一直以來,藏人堅持理性的態度,把共產黨視為父母官,不止一次地請求共產黨與達賴喇嘛對話,讓境內外西藏民族得以團聚;知識份子上書,廣大群眾請願,怎麼就成了"分裂國家"?

在人類社會已邁入21世紀的今天,北京至今還放任張慶黎之流在拉薩高呼"文革"口號,採用"文革"式的高壓手段對付藏人。難道用血來清洗一個民族的和平請願,就符合國家憲法、符合共產黨的黨章嗎?那是極不人道的法西斯行為。而且是要付出代價的。勇敢的雪域藏人不會為共產黨的武力和監獄所屈服的,從1950年代開始,共產黨已經不止一次地在藏人身上施加腥風血雨的所謂"平叛",而藏人從來沒有被共產黨的那種極端殖民主義的武力所嚇倒。相反,今天的藏人比以往顯得更加團結,更加有信心,雖然在政治覺悟、政治鬥爭的方式上還不夠成熟,但雪域民族已經在覺醒。"願意站著去死亡,而不願跪著求生存",這已成為新時代雪域藏人的座右銘。而這也是今天雪域藏人的普遍訴求。真切地希望共產黨能夠認真地對待這個問題。西藏問題在達賴喇嘛健在的時候解決,不僅對西藏更對中國助益良多,既滿足了藏人長久以來最為迫切的夙願,也獲得國際社會的讚譽和信任。讓西藏問題不留下後遺症,讓幾代人久經未決的事情一勞永逸地得以解決,從歷史的角度而論,又何嘗不是共產黨對中國的一個巨大的貢獻呢?

我深信,共產黨留給幾代藏人內心難以癒合的傷痕,只有達賴喇嘛才有能力去撫平。六百萬藏人心目中的達賴喇嘛不僅維繫著雪域藏人的今生和來世,還能夠指引雪域藏人的生生世世。這種永不動搖而刻骨銘心的信仰,只有藏人自己知道得最為清楚,也只有藏人自己理解得最為深刻。當然,這對於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是無法理解的,也很難解釋得清楚的。我希望這不是危言聳聽,也希望共產黨正視藏人的願望,請正視並善待達賴喇嘛的今生,而不要將希望寄託在達賴喇嘛的來世。請敞開國門,以一個大國的胸襟和風度,伸出兄弟般的友情,請達賴喇嘛參加北京的奧運會開幕式,讓奧運成為中國人最為永久的驕傲和奧運史上前所未有的創舉。而不要將奧運精神連帶雪域藏人的生命和鮮血成為人類歷史上永久的恥辱。果真能如此,世界將一定會讚嘆不已,西藏人也會擁抱中國。而對西藏對中國也對世界,一切也將會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非常感謝這些仁義理智的漢族知識份子,也感謝幫助我編排書稿以及提供建議的境內外作家和學者。感謝博訊、大紀元、多維新聞網、唯色女士的博客等中文網站,給中文讀者提供了便於交流和瞭解事實的平臺,並感謝 Tibet Relief Fund 和該組織負責人:Philippa Carriok 女士的慷慨資助。如果沒有這麼多的援助,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遠不足以這麼快就完成這本書的編選工作。

若這本書或有可能對漢族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中國公民有所助益,使相互間能夠實現理解和尊重,並能夠以同等的公民身份處世立身、和睦相處,那麼,我想這不僅是我個人的願望,同樣也是這些具有良知的漢族知識份子的願望。那且讓這些漢族知識份子的《良知》來喚起更多人的良知吧!

編者:更特東珠

於2008年4月17日深夜

(註:若需要電子版,請發信[email protected]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