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免器官盜取 海外作證 (圖)


王玉芝

人權專家也落淚

二○○ 三年十月,我剛剛動筆寫這部自傳時,同修半夜打電話叫醒我說:"聯合國人權組織要開一個會議,這次會議有許多人曾給中國政府施過壓力,同時給法輪功極大的支援,也要求釋放你的親屬,會議需要你起草一封感謝信給聯合國人權組織。"我答應他們盡快寫。在這次會上曾給予我們極大支援的人在臺前讀完了這封信,然後把信在會場遞交給有關人士。他們含著眼淚接過信,為自己能參與這種救援而感到榮幸。信的內容如下:

尊敬的聯合人權官員們:

您們好!

時間的流逝並沒有沖淡刻在我心中的記憶,我的三位親人也將對你們的感激銘刻於心,因為他們的得救與你們息息相關,他們免於牢獄之災,今天藉此會議的機會,再一次向您們表示深深的感謝!

我曾是不幸的,因為我在中國被剝奪了言論、個人信仰、尋求法律訴訟的最基本權利;我時常從噩夢中驚醒,震驚之餘,那可怕的酷刑與撕心裂肺的呼救聲仍在腦中迴盪。與中國大陸只因不願放棄個人信仰仍在痛苦中煎熬、甚至含冤失去生命的人們相比,我又是幸運的,我活著來到了加拿大,一個和平、友善而又美麗的國家。是人權和道義的支援和營救,我才獲得了自由。

我於一九九八年初在哈爾濱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給予了我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法輪功救了我,我逐漸成為健康的人。我是一個企業家,在中國曾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三年多來,由於江氏邪惡的迫害,擾亂了我的家庭及企業,使之瀕臨破碎。

二○○ 二年六月一日,我流亡到阿聯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去投奔我的母親。可江氏集團把迫害法輪功延伸到了海外。據海外多家媒體報導,駐外中使領館屢次干涉他國內政,干擾法輪功學員的正常活動。我在阿聯酋到華人遊客聚集的地方,講述法輪功在中國被無辜迫害的真相,中國使館便對阿聯酋警方聲稱我是恐怖份子,阿聯酋警方在中方壓力下拘捕我,並要遣返回中國。萬幸的是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及時通過政府及人權部門營救了我,兩天之內,加拿大外交部給我發了特許簽證,我於二 ○○二年十一月十一日進入加拿大自由的國土,我非常感謝善良的人們對我的救援!

自此,我開始向海外媒體把我在中國獄中所遭受的和親眼見到的酷刑公布於世,披露了大量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實內幕,公開了我三次被非法迫害的經歷,由於我在國際社會上揭露並起訴江澤民,使得其極端地懼怕和惱羞成怒,他們對我居住在國內的不煉功的親屬進行一系列的威脅、跟蹤和報復。我的弟弟於二○○三年一月十七日被黑龍江省公安廳非法拘捕。妹妹於三月十九日在廣州被非法拘捕,姐姐於同一天在滿洲里市被非法拘捕。

今年的三月十七日,我正在瑞士準備開人權會議,同時起訴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卻得知我的姐姐和妹妹雙雙入獄。他們把我的親屬拘為人質,企圖阻止我在國際社會揭露和起訴前國家主席對法輪功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這種對無辜親人的株連迫害是殘忍的,不公正的,我必須站起來揭露這些卑鄙的事實。所以,法輪功學員幫助我一起到聯合國找到了你們,告訴你們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真實情況,請求你們給予道義上的救援。

感謝你們,感謝你們在聽到這個不幸消息後表現的正義;你們在看到無辜之人被株連迫害,人權被踐踏後,表示出的同情與關愛;你們憑著正義與勇氣,與中國政府聯絡,緩解了江澤民集團對我們的公然迫害;正是你們人權組織的不懈努力,和國際社會的關注,我的姐姐和妹妹在四月十九日被釋放,我的弟弟在八月十九日被釋放。當我通過電話告訴我的親人,你們為營救他們付出的努力時,他們含著眼淚在電話裡對我說:無法用語言來感激你們!道義的力量是偉大的,相比強權暴力,正義、人性和美德才是真正不可戰勝的。我的三位親人免於牢獄之災,來源於你們對無辜者伸出的道義援助,當他們深陷囹圄無能為力,當他們作為合法公民卻失去了申訴的權力,可以想像,無辜者將怎樣默默無聞地被強權淹沒,永遠失去說話的權力。

從我和我一家的經歷,不僅可以看出在中國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所經歷的痛苦遭遇,也可以看到這場迫害波及之廣,無數無辜的、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在默默承受著無名的苦難。

因此,我想在這裡,憑這封用心寫成的信,告訴世界一份來源於受難者心底的感激,感謝你們給予無辜受難者的極大幫助!你們的正義之舉應得到世人的敬佩!因為你們不僅僅是救了我和我的三位親人,你們是在為承受無名苦難的數千萬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是讓人權、信仰不再被專制者蹂躪,讓無辜者不再被牢獄和屠殺!

我們相信,法輪功蒙受的不白之冤終將大白於世,歷史也將永遠記載你們無償救援無辜者,正義支援法輪功的偉大之舉。你們在人權方面付出的努力,維護了人類的良知和尊嚴,你們對法輪功的救援真正代表了世界人民的道德和勇氣!

我也希望聯合國人權機構和各國政府關注那些仍在中國大陸遭受非人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屬,結束四年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我呼籲國際社會和各界善良的世人,幫助制止江澤民政府這種毫無人道的對人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請幫助無辜的人們,阻止惡人繼續行惡!我們正在根據江澤民犯下的罪行將其告上國際法庭,請與我們一起,讓行惡者得到應有的懲罰!

王玉芝 敬上

二○○三年十一月六日

結束語

我個人的噩夢終於結束了,而千千萬萬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的噩夢仍在繼續。在暗無天日的勞教所,在藏污納垢的看守所,在法西斯式的洗腦班、轉化班,無數善良正直的法輪功學員仍然時時刻刻面臨著被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的危險。這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對信仰的迫害,不僅使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苦難,也使這個世上每個人的良心都經受著考驗。

我在本書中如實敘述自己所遭受的痛苦和磨難,無論我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講出來,告訴善良的世人。人生如戲臺,悲歡生死之後,還有是非善惡等待後人評說。只勸那曾折磨過和正在折磨無辜之人的人,權力之外休忘了公義,善惡有報的天理常在,公道自在人心。正義終將戰勝邪惡,所有的謊言終將被揭穿。中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善良和忍耐沒有被強權所壓倒。那些寧死也不放棄對"真善忍"的正信的大法弟子,他們的勇氣和精神將給人類帶來新的希望。

==================================
在這本書出版之後,中國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秘密焚屍滅跡的驚人暴行被海外媒體曝光,王玉芝在讀到這些報導時,才明白自己在勞教所被折磨的雙目幾乎失明時,警察將她帶到四家醫院反覆抽血,詳細檢查身體器官的可怕目地。因此,她把這部分經歷寫成文字。

最近媒體曝光在遼寧瀋陽蘇家屯地區一直存在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後再秘密焚屍滅跡的慘烈暴行,讓我對當初我被帶到四家醫院去驗血、器官被偷偷檢驗的經歷感到後怕。如果不是我的器官被判決是"廢料",今天我也許已經不可能站在這兒來作證了。

蘇家屯曾關押過至少6000名法輪功學員,其中4000人已被活體摘取腎、角膜、心、肺和肝等臟器以牟取暴利,遺體被就地焚燒滅跡,那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我熟悉的面孔,我經常作惡夢,感到非常難過。

我不得不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是當時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身體,如他們說的是"廢料"的話,我今天已不能在此講我的經歷了。我這幾年把我被關押期間很多對我身心所發生的事都遺忘了,自從我參加了在阿根廷起訴到訪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頭目之一羅干,我頭腦清醒的震驚起來,忽然跡象浮現出來,使我回憶起很多細節,其中之一就是我為什麼能逃過死亡的命運?為什麼我的身體器官被偷偷檢驗?

我前後被中共綁架過三次,最後一次我被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在那裡,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毒打、電擊、上繩、吊銬、脫光衣服坐鐵椅、野蠻灌食、雪地凍、吊刑、長時間不許睡覺。在極限的承受下,我和一些學員開始集體絕食抗議100多天,也被酷刑折磨。

在萬家勞教所我病危、眼睛幾乎失明的時候,610的人帶我去哈爾濱四家有名的醫科大學醫院檢查機體。最近曝光的瀋陽蘇家屯事件觸動了我的回憶,使我明白了很多不清楚的疑點,使我明白了他們為什麼要帶我去四家醫院體檢。

從我的眼睛失明時,610押我到四家醫院做全身檢查。那是在2001年10月到2002年4月份。我失明垂死時,在我面前,萬家勞教所醫院院長宋昭慧和 610警察吵架,院長說:"折磨王玉芝太麻煩了,還得讓她活著,這個人幾個月絕食,身體細胞組織、機體都完了,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房間人太多,沒地方放了。還得叫退休的管教回醫院輪流在監控室監控她太操心了。這個人沒有價值,判刑送她走吧!誰知,聽到這個判決,610卻領我去四家有名的醫院(哈爾濱公安醫院、黑龍江省第二醫院、哈爾濱第一醫院、哈爾濱第二醫院)做全身檢查。對我每一次都進行抽血檢查,我因為抵制和拒絕而遭到毒打,警察命令醫生給我打迷糊藥針。

2001年 10月25,26日,第一天我在哈爾濱公安醫院全身系統檢查,我還看到其它幾個法輪功學員也在隔離檢查,都是年輕男同修,在這裡我們都愣住了,我們都是發真相資料的,各自的名字都不知道,面孔都很熟悉,我們愣著不知道將有什麼事發生?接著警察迅速將我們隔離。出獄以後幾年來我還打聽他們的下落,都沒有音信。

又過了幾天,我被帶到黑龍江省第二醫院。那裡都是有名的專家醫生。我當時聽他們發牢騷說:"上班就去醫院"我回想610警察除了抓人,有一個階段在2000年和2002年,將多數法輪功學員送到精神病院想轉化同時也給檢查身體。

黑龍江省第二醫院給我檢查皮膚時,那個醫生說我的大腿細白,問我皮膚有沒有過敏症狀,她一直在觀察我,發現我在撓大腿,問我皮膚經常騷痒嗎?因我在萬家與皮膚有濃芥瘡同修混合睡,我回答是。緊接著在我的手腕上做試驗,五分鐘點藥處發紅,又問我皮膚用藥過敏嗎?我說沒修煉前皮膚過敏不能用西藥,治病常吃中藥。

2002 年3月的一天我從萬家勞教所醫院秘密轉押到哈爾濱第二醫院,我記得我問610,他們為什麼給我酷刑後再用那麼多的精力和時間帶著我去這些醫院檢查?他們對我說:"我們在幫你治病,治好病省得別人看你這個樣子,你被曝光了,吃不了兜著走,我們610可受不了。你的機體恢復了,我們610就完成任務了"。在醫院裡我被抽血,血是紫黑色,因為我絕食沒喝水。

讓我尿,我沒有尿,我心臟跳動發慌,3個小時折騰我蹲下讓我在房間尿盆裡尿,我沒有尿他們就打葡萄糖液,1個多小時吊針,然後化驗尿。化驗出尿血。醫生問我是否來例假,我說沒有。之後又帶我去婦科檢查,婦科B超檢查正常。後來他們又問我你沒煉法輪功時得過腎炎嗎?我說小時候得過,因為腎不好經常尿炕,結婚以後就好多了,煉法輪功就沒犯過病。

3 個警察,2個護士架著我往前拉。X光檢查心肺等器官,做全身X光幅射從頭到腳。我聽醫生說,透視我心臟的機器好像失靈,因為我的心臟時好時壞,心臟波動很大,一會沒有跳動,一會顯出來。他們還按我的肚子及肝臟,問疼不疼。還用儀器叉我的腳心,使勁按,問我頭疼不疼。翻過身按腰,檢查我的腎臟。

每到一家醫院警察都讓醫生抽我的血進行化驗。有一天我問醫生:你們到底化驗出什麼結果了,因為我知道我要活著出去,他們說我的血是AB型,很難找到的,我想我活到今天也不知道我的血型是AB型,我想是為我輸血救我那?還是有人需要血那?其實都不是,任何一家醫院都有血庫,當時真的讓我無法思考那個謎底到底是什麼?

後來在我聽到醫生與610警察講:要想全面查出女犯人體內,先得把現有身體吸氧搶救後完成,這個要收費的,也需時間等待。兩個警察打電話給黑龍江省610問怎辦,610告知不要搶救,命令他們把我再送哈爾濱第一醫院再做檢查。

同一天,我從哈爾濱第二醫院轉押到哈爾濱第一醫院,在那裡他們檢查我的眼睛,喉嚨,氣管,五官,腦子,我的左右手用膠布貼上腦電波的探頭,腦後面也有探頭,計算機打出腦電波形。我被關在一間病房,床前一個女警,3個男警。24小時,有11個防暴警察輪流監視我。他們說我眼睛要瞎一個,得用10萬美金換眼球。你家做生意的都跑了,沒人管你了,我閉眼不作任何回答,我想10萬美金換眼球我以為他們在胡說,在嘲笑我。

最後我就在哈爾濱第一醫院等待結果,當醫生說,懷疑我細胞組織有問題,一會有脈,一會摸不出脈。心臟波動很大,一會沒有跳動,一會出來。因此診斷我的機體屬於"廢人",要治病得先要我自家拿幾萬元錢。可是當他們說治好了我也是廢品。後來610突然對我失去興趣,從5月1日開始,每天撤一名警察。有一晚上剩下的 警察說:"像你這樣放哪都一樣,要是你能活就找你家人,死了就火化"。後來我被丟在那,沒人管,沒想到5月8日全部警察撤離。

在這四次的檢查,610並沒有按他們告訴我是為了給我治療,他們只命令醫院給我檢查身體,要知道我的器官的情況。雖然第一次檢查就已診斷出我的血有病症的,我的身體器官也不正常,眼角膜廢了,確認我眼睛將失明,我的腎廢了,我的肝廢了,我的皮膚廢了,可是610似乎不甘心,又重複的把我押到另外兩家醫院重複的做器官檢查。最後當三家醫院同樣的診斷我的全身器官沒有一個是健全的,對我突然不感興趣了,甚至於撤掉了大部分監視我的刑警,最後在醫院有三個也走掉了。也因此,我才能在一位護士的幫助下,打電話給朋友,逃出來。

我逃離後,610並沒有找我,只是聽說我家門前有人監視不知是誰,電話被監控,他們大概認為我活不了多久了,對他們沒有價值了。

後來僅僅20天,我通過煉功,我的身體奇蹟的恢復健康,我很快逃離了中國沒遇到麻煩。當我開始在國外,為瞭解救那些還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說出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酷刑的經歷時,才引起610的震驚。在阿聯酋他們死死綁架我,企圖遣返我回中國,萬幸的是加拿大政府在這個時候得知我的情況,出手相救,我因此才來到了加拿大。

從我回憶起自己身體器官被偷偷檢查來看,中共不僅僅活體摘取不報姓名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甚至對象我一樣有丈夫,有兄弟姐妹都知道我被關押,知道我被關押的地點,甚至我的家屬在國外,在我生命垂危時,中共610還準備摘取我的器官販賣。我想器官販賣對良知百姓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這種獸行顯然在中國610部門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對全人類的一場迫害,是血腥屠殺!是震驚海外的一場浩劫!當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羅幹出訪阿根廷時,我們向阿根廷法院遞交了起訴書。我的起訴很快就受理了!4月3日我在阿根廷的法庭上,5個多小時的證詞還沒有講完,我說在法官和律師面前三天也講不完。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我的揭露就一天不止,那些從販賣器官這個"黑錢暴利"的罪惡勾當中飽嘗到甜頭的各級中共貪官,在貪婪獸性本質的驅使下必然會繼續作惡,只是他們會幹得更卑鄙更隱蔽而已。

我感謝法官和律師讓我有機會把這真實的事實送上法庭。我希望我的證詞能救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全世界的媒體,政府到目前對中共的獸性仍反應遲緩。我希望我的證詞能夠觸動更多世人、媒體和政府對中共邪惡欺騙本性的認識,希望國際社會重視在中國的勞教所仍在繼續發生的類似蘇家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希望國際社會立即組團到中國大陸對各大省市的勞教所就法輪功被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後遭滅口的暴行展開獨立調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