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公民行:芝加哥之行

陪楊建利公民行日誌(第29天)

2008-06-03 03:41 作者: 汪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一早江浩送楊建利去巴爾的摩機場,他要飛去芝加哥參加音樂家楊逢時博士主辦的"六四"19週年紀念音樂會並在音樂會後發表演講。我和Jim今天就來到公民力量在華盛頓的辦公室和潘義民以及其他義工一起準備6月4日的紀念活動。楊建利在芝加哥的活動,我請他本人簡短地做如下介紹:

"我在當地時間接近11點的時候到達芝加哥,老朋友毛東寧來機場接的我。毛東寧屬於中國留美學生中最早關注和參與民主運動的,一直理念不變,默默做事。和老毛7年半沒見了,兩個人都很激動,說個不停。

音樂會預定下午四點開始。我三點半來到會場。見到好多老朋友。賀保平帶著全家開車4個小時從威斯康辛州趕來。賀保平是全美學自聯的元老,曾任副主席,踏實而有智慧,他在我的腦子裡一直是留學生中的脊樑的印象。柴小勇是另外一位學自聯的元老,他和夫人的出現令我十分感動,我和小勇他們幾乎沒有聯繫,但是我知道他們每年都協助楊逢時舉辦紀念'六四'的活動,理念不變,踏踏實實從不張揚,見到他們我就想到'貴在堅持'四個字。當然我要說說楊逢時和她的丈夫汪誠用先生。逢時和老汪都是音樂博士,逢時畢業於芝加哥大學老汪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兩人都才華橫溢而且有清晰堅定的良心。'六四'後,老汪創作(作詞作曲)了一首藝術水平很高的歌曲《冰冷的夏季》,1990年當時中國最好的美聲女中音詹曼華在舊金山的音樂會上演唱,非常轟動。後來我請了幾位藝術家在錄音棚裡把這首歌和其他幾首優秀歌曲一起灌成帶子,所以我對這首歌很熟悉。在被單獨關押期間,我有時在小號裡走來走去口裡就哼著這首歌。

音樂會4點準時開始,出席者150至200人。楊逢時首先用中英文發表動情演講,悼念'六四'和地震的死難者,表達海外華人渴望自己的同胞獲得自由民主和富足的殷切心願。大家為死難者點起蠟燭。然後音樂節目開始。每個節目都扣動心弦。

音樂會後,我給了一個題為'自由是昂貴'的演講,先是英文,後用中文重複。內容我不多說了,大家都能看到我的演講稿。演講完了,就是提問討論時間。聽眾提出很多有價值的問題,包括民運的狀況、公民意識的傳播和公民力量的成長、地震對中國整體政治社會發展的影響、中國的民族主義和民主化,地震中的人禍等議題。我做了詳盡的回答。討論很熱烈,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因為我要趕飛機,楊逢時不得不起來,宣布討論會結束。我帶著對逢時和其他朋友的感激心情離開芝加哥。"

小江去機場接的楊建利,他們深夜1點半才到家(自前天晚上開始,公民行隊伍住在建利的姐姐楊建華家)。我跟芝加哥的朋友打電話瞭解到,楊建利的演講和回答問題在聽眾中引起很大反響,他的真誠熱忱、他分析問題的清晰深入有時是幽默、她那種堅定的精神給聽眾留下耳目一新的印象。許多聽眾聚在一起想請楊建利吃飯繼續交流探討,但是楊建利為了趕飛機沒能參加,大家意猶未盡,深感遺憾,有人提議最近再請楊建利回到芝加哥舉辦演講討論會,而且還要邀請觀點不一樣的朋友參加。

兵臨城下,明天就要攻城了。

自由是昂貴的

楊建利

在芝加哥紀念"六四"19週年音樂會上的演講

請讓我用我在獄中寫的長詩"非典六月"中的一段開始今天的演講。

六月

非典六月

我忽然不再想寫詩

我忽然只想寫一首非典型的詩

我要恢覆文字凝視的力量

在這非典六月

讓我寫一首直述真相的詩吧:

1989

6月4日

凌晨 硝煙瀰漫

數百名學生從前門緩緩離開

離開狼籍一片的天安門廣場

一個整夜

"忍看朋輩成新鬼"

一個整夜後的血色黎明

他們是最後撤離廣場的學生



眼裡是悲恐的血絲

身上是紅色的污泥

有的光著腳

有的舉著旗

有的攙扶著驚疲欲垮的同學

男的 女的

走著 默默地走著

我和一位好弟兄緊跟在後面

走著 悲憤地走著

恍如隔世地走著



隊伍取道六部口

送行的居民越來越多

有的送上食物

有的送上衣服鞋子

有的用熱毛巾擦拭棍傷和污泥

有的推出自行車

有的推出平板車

送上一程

許多人抱著學生失聲痛哭



隊伍緩緩進入西長安街

學生的情緒激憤起來

口號轟然而起

這時

四輛坦克車

從廣場自東向西疾馳而來

第一輛向兩邊人群投爆催淚瓦斯

第二輛向人群掃射

第三輛第四輛向轟跑四散的學生

衝壓過去

一片撕裂神經的慘叫

(我永遠也忘不了的慘叫

我再也不敢想真切的慘叫)

緊接著 一霎那的聲音止息

我倒吸一口冷腥

我的天呢!

我看到十幾具模糊的血肉

有的還在搐動

我感覺上天一把揪住我的頭髮

猛然把我提起每一個發孔寒氣

凜冽直透頭顱髮根從心裏燎烈

拔出滋血頃刻淹沒了五臟六腑



這 不是事件

孩子 這是

大---屠---殺!

今天我們再一次聚在一起,紀念19年前那些為自由付出生命代價的人們,再一次提醒我們自己,自由是昂貴的。許多人為了他人的自由犧牲了自己的自由,許多人為了他人的生命更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他們是最值得我們永遠懷念的人。

看過電影《拯救大兵賴恩》的朋友大概會記得這樣的情節,當奉命拯救大兵賴恩的隊長米勒中彈將要犧牲的時候,他靠近賴恩的耳朵,用盡最後的力氣地說"去掙得著這一切吧(Earn this.)。"在電影結尾,老年的賴恩又一次來到米勒隊長的墓前,這也許是他有生之年最後一次來看望墓下的米勒。他喃喃動情地對立在墓上的白十字架說:"每一天我都在盡力過著配的上你犧牲的生活。希望至少在你的眼裡,我已掙得了你為我做的一切。"

十九年來我一直追問自己,我們這些活下來的人到底有沒有過著值得那些英雄們犧牲的生活呢?我想我們誰都不敢拍著胸脯給出肯定的答案。相反,我們都可以確定地說,許多人已經忘記了或者選擇不再去想我詩中所描述的那真實的一幕了,而且由於中共當局強制性對歷史記憶的抹殺,"六四"以後成長起來的一代大都不知道當年的學生為什麼要開展那樣一場民主運動也不知道那場運動是如何在血泊中結束的。

三個星期前,在我剛剛開始公民行不久,汶川地震發生了,在這場災難中我們失去了近10萬的生命,其中包括近2萬的中小學生。我們的心一直在淚血中泡著。今年的"六四"紀念日在雙重悲傷的心情中到來。這幾天我不斷地想,19年前在天安門廣場我們失去的那些學生的生命和今天在川北我們失去的那些孩子的生命有什麼關聯呢?時間過得真快,假如前者今天還活著的話,他們的孩子差不多有後者那麼大了。這並不是我要追尋的關聯。

八九學生運動的最主要訴求是反貪官反腐敗要民主要自由。中共當局卻用機槍坦克車回答了他們。結果呢,中國在政治改革上停止不前,政府腐敗越演越烈。誰都知道,這次地震中倒塌的學校的房子如果像政府辦公大樓和官員的住房一樣建造的話就不會倒塌;換句話說,假如19年前中共當局沒有讓那些孩子死於坦克的履帶之下,而是接受了他們的改革要求,許多許多的孩子就可以在這次地震中倖免於難呢!這種關聯,不應該被地震掀起的煙霧所掩蓋。我們中國人已經付出足夠的代價,"六四"和"5、12"對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是良心的拷問。

今天讓我們一起悼念死於天災人禍的孩子吧。痛定思痛我們必須清醒,政治民主不民主,所產生的差別不僅僅是生命有沒有尊嚴而常常是生命和死亡的差別。我們今天的紀念不是簡單的哀悼,我們的紀念關係到生與死,關係到生命的根本價值。想想那些過早失去的生命,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拷問自己:我應該怎麼樣活著?

最後請讓我用同一首詩的另外幾行結束:

"沒有一首詩能擋住坦克"

但是

有的詩可以擋住遺忘

擋住遺忘



我靈魂的筋骨

像詩行一樣纖細

我靈魂的筋骨

和詩行一樣 知冷知熱

我靈魂的筋骨啊

從此裸露 無處躲藏

坦克從它纖細知冷知熱的身上

碾過

碾過

碾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