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在北川——救災一線最真實的反饋


這是一位在災區一線的同學真實的反饋,他所說的一些消息是大家永遠在電視,報紙上看不到的。

而我之所以將這些消息曝光,那是因為我感覺大家有必要瞭解事情的真相,因為真相就是真相。

只有真正瞭解真相才能更好地為災區人民做出自己的一份貢獻!!

我:可把你盼來了,情況怎樣?
他:我剛從一線下來,現在成都呢,明天繼續去,那裡沒網路,現在酒店呢。

我:我靠,似曾相識啊,^^^^^^^^^
他:你別鬧了,別貧

我:。。說說情況,還有活人嗎?
他:太慘了,現在懸湖如懸劍,頭頂上一盆大水,我們只是螞蟻,湖的堤壩一坍,死的死了,活的也得死,昨天天氣不好,再多點水就可能崩決。暫時撤一下,不然也沒歇著的可能。

我:那還有活的嗎,說啊
他:基本沒生命跡象了,中國的探測還是不如小日本的,他們那有生命紅外探測儀,哪個地方有溫度(比如體溫)探測儀就會響,我們只靠喊,往往是"都別說話!!!噓!!~~~"然後再衝下喊:還有人嗎...沒回答的就下挖掘機了。

我:現在那裡缺什麼呢?再去捐點,我想過去一趟
他:千萬別,這裡不需要你!

我:怎麼說話呢
他:你或者任何人來了都是添亂,這裡的人都不夠吃的,水都不夠,你來了多張嘴什麼忙也幫不上,現在的災民眼都是紅的,沖人家亂拍照片可能得挨揍

我:恩,理解,你睡會吧,怪累的,這是第3天了吧。
他:我想我回去以後得心理干預一下了,閉上眼都是那些場景,有的樓已經夷為平地,下面不可能有人了,於是就下挖掘機鐵手,因為要清障嘛,一鐵手下去挖出個人來往往是半截的,現在所有的人面對挖出來的死人都有著超強的免疫力,死人在救援隊和工兵眼裡如同土壤,麻木極了,我原本膽很小的很怕這個,現在和以後應該不再怕了,我不困

我:好好保重啊一定。
他:還有就是味道,很多死人已經發酵了,空氣中遍佈著一種腐臭的味道,越來越濃烈,臭還好說,關鍵是這股臭味的背後是人們的聯想,都知道它是由死人身上飄過來的,我們這裡經常挖著挖著摘了口罩就吐了,黃疸汁都吐出來,一個人吐帶著好多人吐,於是全部歇會,坐在邊上看著那些半截的死人抽根煙壓壓什麼的。

我:唉,真是慘,難為你們了。
他:還有就是餘震不斷和災民問題。餘震從開始到現在沒斷過,我們都習慣了,昨天晚上有人在喊地震了,現在都沒感覺了,我們睡的地方離山體比較遠,別滑坡就是好事。

我:災民什麼問題?
他:很多災民去廢墟裡找親人,但是也有些災民在廢墟裡看到錢啊什麼的東西通常揀起來了,而且四處的去找,四處的去看,四處的去揀。都是說來找親人的,這個誰也不敢、也不忍攔他們啊。

我:人為財死,亂世應重典才是,把那些渾水摸魚的嚴肅處理幾個就沒人敢了。
他:現在比較無ZF狀態,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屍體認領了,對外公布的也是這樣,不再認領屍體。挖出來就地埋掉,現場亂糟糟的,我們都不知道聽誰的。

我:對啊,你們在現場聽誰的?
他:這事說起來挺矛盾的,我們都是義工,都憑自覺了, 當兵的領導命令我們也不好意思的,畢竟我們不是人家的手下,當地的領導一般也顧不上我們,指揮的是人家原來的群眾,所以我們這批人基本上,挺滑稽的,我們聽醫療隊的。

我:辛苦了辛苦了。
他:辛苦倒是沒有,有的時候挺委屈,有部分災民衝我們發火,但是一想義工的這個義字也就忍了,畢竟人家都是喪親之痛。

我:唉,現實裡太多不平事啊,跟捐款似的,很多大款吸乾股民車民的錢卻捐一點點。
他:現在錢有什麼用呢?有錢沒地方買東西吃啊這裡!速食麵,八寳粥,奶粉什麼才是好東西!

我:我問過,物資可否捐助,十字會告訴倆字:不收,現在只收錢。但願別讓他們黑掉就好了。
他:差不多也沒幾個活人了 ,下一步工作反而好做,直接清障就好了,不行了,我去睡一會,家虹他們把面泡好了,吃了睡了昂。

我:好好休息,早日歸來,我設回民小區的大宴給你接風
他:8

真相就是真相,真相無法掩藏,只有瞭解真相才能更好的為災區人民奉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祝願災區人民早日重建家園!!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