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喜閣:我的眼淚(上)

2008-06-22 05:50 作者: 李喜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

秋天是豐收的果實,秋天來臨了,我的婚禮也來臨了。

我和丈夫在1994年陰曆09月16日舉行了婚禮,婚禮參加的人說有百十人,我丈夫的親戚,我的朋友。

結婚意味著為自己的家庭操心,為自己的丈夫糟心,結婚意味著人生邁出了第一步,幸福不幸福歸自己的修行。20天後,丈夫上班去了,他是修路的,他要上另一個城市去修路,丈夫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不操閑心的一個人,但是他心底善良,有知識,有教養,又有學歷。當丈夫離開家的一瞬間,心裏很難過,不結婚什麼都沒有想過,結了婚以後總擔心丈夫在外是否能休息好能否吃好,不上班是不行的,我把丈夫送到了車站,丈夫走了......

40天以後,吃飯沒有胃口,我到醫院檢查身體,醫生問我結婚多長時間,我說40多天了,醫生說你檢測一下你的小便是否懷孕了,半小時以後檢測結果出來,真的懷孕了。醫生說多吃一些水果孩子長大了皮膚好,聰明。

我自己從醫院回來,婆婆說身體怎麼樣?我說懷孕了,婆婆說想吃什麼說一聲,她來做飯。

第一個孩子要來人世間,我沒有做什麼準備,吃飯時沒有胃口,我只能勉強吃一些水果,丈夫不在家,什麼都不想吃,每天都吃一些水果補充自己的營養。我還要繼續上班,而且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要上班。上班很緊,沒有休息的空間,早晨上班還要早去30分鐘,到地方打掃衛生。8點以後開始正式上班,我在郵電局營業大廳上班,上午辦業務的很多很多......

(二)

丈夫在工地上40多天回來一趟,到家也就是2天,都要上工地上班。

1995年陰曆5月份,陽曆6月份我讓丈夫從工地回來照顧我的身體,我的身體很虛弱。

這一天(1995年06月22日,陰曆是05月25日)我在家洗衣服,可是身體不好,我到單位找領導談,說我要生孩子了,單位同意了3個月的產假。下午丈夫用三輪車推著我上本縣婦幼保健院檢查身體,讓婦產科的醫生孫文玲給我檢查身體,結果孫文玲醫生給我做內診時,把肚裡的洋水破開了,不生也得生,孫文玲醫生讓我做一次B超檢測,檢測的工作人員說,孩子才8個月,還需要一個月才能生下,如果現在生,有點早,如果現在提前生但是小孩身體不好,不到月份。

太晚了,我肚子裡的洋水已經破開了必須生下我的孩子,孩子是我的生命。孫文玲醫生給我安排了床位,讓護士給我打催生針,盡快讓孩子生下來,一直到晚上11點多孩子都沒有動靜,我提出為了孩子能存活下來,只有做剖腹產手術,護士說現在沒有醫生,如果你們要做剖腹產手術還要現在抓緊時間找醫生,我婆家都認識孫文玲,我丈夫的姐姐和嫂子到孫文玲家把她找來,給我做手術,孫文玲來了以後她說還要找血液,她說輸血對人身體健康,孫文玲找來護士讓護士與專門賣血隊伍聯繫,我丈夫簽字以後護士送我到手術台上,我看一看手術室牆上的表,已經是1995年6月23日凌晨45分了,主刀醫生孫文玲親自做手術,45分鐘以後我從手術臺出來,賣血的人員來了3名,孫文玲與賣血的人員到醫生辦公室說私事,賣血的人員上化驗室化驗血液去了,但是驗血只能檢測出血型和乙肝以及丙肝,其它都查不出來了,孫文玲給我丈夫要走200元現金她說輸血好,增加身體健康,過了30分鐘孫文玲手裡拿著吊針瓶,瓶裡是300毫升的血液,孫文玲親自給我輸上,我在寧陵縣婦幼保健院住了7天後出院,出院的時候孩子的出生證明和結算單都拿好了。

回家以後我的皮膚不好經常痒痒,身體經常腹瀉,孩子吸收不好,孩子也發育不好,我和女兒孫迎晨開始經常腹瀉,但是一直在醫院查不出病來,醫生說孩子腹瀉是經常的,遇上秋季更厲害,我的孩子已腹瀉都要到醫院挂吊針8天以後才能好轉,但是孩子沒有一點抵抗能力,天冷都腹瀉,天熱也腹瀉,孩子喜歡吃涼食品,醫生說孩子只要吃涼食品孩子都要腹瀉。

孩子就這樣慢慢長大。

(三)

2000年06月份,我開始懷孕次女孫琳琳,大女兒孫迎晨開始進入小學學前班,學習非常好,但是她的身體不健康,每2個月都有病,每次有病需要挂一個星期吊針才有好轉。

2001年陽曆6月4日下午我和我的大女兒孫迎晨到寧陵縣婦幼保健院生我的次女,孩子一直沒有生下來,護士說要等時間,到了06月5日早晨5點時,我的肚子實在疼得受不了,我就提出來要做剖腹產手術,7點的時候還是醫生孫文玲給我做的二次剖腹產手術,這次簽字的是婆婆,我的丈夫還沒有回來,早上7點35分我從手術臺出來,婆婆說,孩子的臉上出血了,有一個傷疤,孫文玲說沒有事過幾天都好了,結果孩子的臉上始終有一個傷疤記住了歷史的見證,我讓婆婆找孫文玲給寫一個證明,證明是孫文玲做手術不認真時在我的次女臉上用手術刀刮了一刀。孫文玲說隨你們便,將來願意上哪兒告隨便告,你們要能告贏我你們都中邪了,這一句話在2005年有50個家庭起訴婦幼保健院婦產科大夫孫文玲私自採血造成寧陵縣大量婦女因輸血感染愛滋病事件。上午9點多丈夫回來了,丈夫沒有說話,給女兒起了一個名字叫林林,希望這個小蛇能在樹林裡好好生存。

8天後出院,拿著女兒的出生時的證明,證明上有孫文玲做手術的的名字,將來打官司也要直接起訴孫文玲職業道德敗壞,工作存在著瀆職行為。

(四)

2004年這是一個痛苦的年,

這一年我的大女兒離開了我們。

離開這個無情無義的社會。

2004年7月26日省政府下發文件,說2004年是一個愛滋病發病高峰,讓各級政府部門做好愛滋病普查預防。寧陵縣沒有建立血站,寧陵可能有輸血感染愛滋病人群,這些人群在那兒,只有做宣稱,寧陵縣有組織部部長姬麥昌安排普查工作,寧陵縣衛生局和防疫站做好藥物治療的準備,我這個住的地方有寧陵縣城關鎮來普查工作,每普查一家都有表來做填登記建立檔案,機關單位怎麼安排普查的,我都不知道了。

寧陵縣城關鎮人民政府既沒有來我家普查,單位也沒有人說普查愛滋病的事。

2004年8月06日,大女兒孫迎晨在家一直治療不好,我和丈夫直接帶她到商丘市第一人民醫院兒科治療,給我女兒看病的醫生是兒科副主任王健民醫生,他看一看我的女兒,他說我的孩子沒有事,回家看好了。

但是這次給長女看病我們這次必須給她看好病以後才能出院,用最好的藥物來治療。女兒住下了,天天給她挂吊針,醫生也沒有過多的時間來多問,女兒每天腹瀉厲害,每天抽風厲害,醫生王健民是非常傲氣的一個醫生,我給他說我和女兒一樣經常腹瀉,醫生王建民說夏天盡量少吃一些涼的食品,醫生開始接手機電話了,人家找醫生都送紅包,我從來沒有想過。是不是我沒有給王建民醫生送紅包,女兒的病他沒有認真檢查。

到了08月10日,有一個年紀的醫生到病房查房懷疑女兒可能感染病毒了,讓護士趕緊檢測血液,上午在本醫院檢測出感染愛滋病,下午讓我們全家檢測血液,一部分血液在本醫院檢測,一部分血液送到商丘市防疫站檢測,2個地方的結果連醫生都不敢相信一家4口人3口有愛滋病病毒,兩個孩子都感染了愛滋病,大女兒已經是晚期了,小女兒才3歲多,兒童科的醫生讓我們給女兒做腦部檢測,腦裡面已經有5個腦膿腫了,什麼都晚了,一切都來的那麼快,我的丈夫眼睛已經哭紅了。

到了08月11日大女兒轉到傳染病房,醫生說太晚了,沒有任何挽救的時間了,做好後事準備吧,

咳,

什麼事情都來的這麼突然,什麼事情都要遇上。

丈夫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婆婆哭的哭暈了好幾次。

所有的眼淚都要化成了河流。

2004年08月13日凌晨15分大女兒孫迎晨的心臟開始微弱,長女孫迎晨最後說,她想見一見自己的親妹妹小琳琳,琳琳太小了,她什麼都不懂,見過以後閉上眼睛後,心臟停止了跳動,9歲零2個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