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僕變霸王 何故?


"公僕",顧名思義,是公眾的僕人,是人民的僕人,是普通老百姓的僕人,也就是說是專門為老百姓辦事的,老百姓就是他們的主人。既然幹部都成了公僕,那麼老百姓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其實不然,此公僕非彼公僕也。下面我們從一個簡單的現象談起。

據《北京晨報》6月15日報導 :昨天,北京工商大學化學系的畢業生們在乘坐火車去北戴河的旅途上,遭遇了被"要求集體讓座"的尷尬場面。列車員向這些同學解釋,說座位是讓給一些領導的,希望李明等同學支持他們的工作。

真的有點奇怪,對於列車員來說,乘客都是平等的,憑什麼要求老百姓要給領導讓座,難道給領導讓座就是"支持他們的工作"麼?讓座,不外乎以下幾種情況,比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看見老弱病殘等不方便站立的人上車,那麼一些年輕人就會主動讓座;在社交場合,人們如果遇見到長輩或者自己比較敬重的人出現,有時候也會讓座。

這本來是一種自覺自願的高尚行為,也是一種傳統美德,作為年輕人,應該以此來體現自己對社會的責任,但是,作為當代大學生的北京工商大學化學系的一些畢業生們為什麼讓座後"很不服氣"呢?這大概是由於這些"相關領導"不在讓座對象的範圍內吧--他們既不是老弱病殘等,也不這些學生的長輩,更不是這些學生敬重的人,他們和這些學生一樣,都是乘客,只不過多戴了一頂"官"帽,憑什麼要給他們讓座呢?這些"相關領導"不是人民的公僕麼?那有主人給僕人讓座的道理!

在封建社會時期,因為"君權神授",那些當官者沾皇帝的光,自然而然要高人一等,此時的當官者要某人讓座,似乎還有一點點道理,畢竟"一人升天,仙及雞犬",連天下都是皇帝的,那麼他的家奴享受一點特權也許是理所當然。但在如今,據說為官者的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既然如此,為官者作為公僕,在人民面前,也就自然而然地降了一等。假如這事實成立的話,讓座的就不應該是老百姓,而應該是那些"相關領導",就不可能出現"十幾名乘客被列車員要求集體給領導讓正向座位 "的奇怪現象了。

由以上事實,我們似乎可以看出這樣一個問題:其實,"公僕"只是為官者的一個代號,就像我們的名字一樣,既可以叫張三,也可以叫李四,對於為官者來說,管他貪污的也好,草菅人命的也好......只要他們是官,他們都可以自稱為"人民的公僕"。如此看來,稱呼什麼已經不重要,只要為官者的本質沒有好的轉變,無論怎麼稱呼都毫無用處,那都是換湯不換藥的伎倆,都是忽悠老百姓的手段。比如這些要求乘客集體"讓座"的"相關領導",像他們這樣欺負老百姓,坐霸王車的人,本來就沒有資格當領導,但是人民還是要稱他為領導,他們還是可以自稱是"人民的公僕",一點也不會臉紅。

因為類似事情不只我們,連他們都已司空見慣,比如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環保局的公務員在某酒店吃霸王餐,不給現錢不說,簽單被拒後還打人;廣東省深圳市一勞動局職工潘博彬開霸王車,開車撞到人不說,還下車把受害者暴打一頓......看看,他們哪還是什麼"人民的公僕",純粹一霸王。

希望"霸王"不會成為某些幹部的下一個代名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