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豐:從胡錦濤隨扈動粗說開去

2008-07-13 13:32 作者: 孫豐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先看元首手下動粗報導:

胡錦濤隨扈動粗墨記者受傷--2008年7月12日5:8:6(京港臺時間)--多維新聞網:

中國時報/當著卡德隆的面,胡錦濤隨扈一樣強勢驅趕媒體,粗魯拉扯之間,墨西哥記者高聲抗議,甚至造成一名墨國記者嘴唇受傷。

粗魯對待境外記者爭議頻傳

據《法新社》引述目擊者的說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十一日在會見墨西哥總統卡德隆後不久,由於中央警衛局的隨扈要求隨團採訪的約廿名墨國記者離開會場,雙方出現爭吵,結果當著卡德隆的面,胡錦濤的隨扈便粗魯地將墨國記者強行推出會場。

目擊者告訴《法新社》說,在胡錦濤與卡德隆會面後不久,現場的警衛局人員即要求記者離開,但事前並未被告知必須在雙方進入正式會談後才允許採坊。被要求離場的墨西哥記者,當場拒絕,導致雙方出現爭執,並干擾到兩國元首的會面氣氛。

目擊者並說:"在卡德隆總統面前,墨國記者開始提高聲調"。在被警衛粗魯推出會場後,一名墨國記者說,他的嘴唇被中方警衛人員打傷了。這樣的行為,在外交上是非常失禮的。

在下就借這件事來作理智的分析、概括與推論:上述事件發生在國際交往場合,元首對元首,最高規格,在胡錦濤的眼皮下,隨扈竟敢如此放肆,胡錦濤的品位有多高便可想而知了。可以推想:若這幫東西(包括胡錦濤)面對老百姓會是啥個德性?那瓮安的火,楊佳的刀,為什麼得到舉國的響應?失道寡助的真理性也就是人人可按了。從這一事件可推出--

1、從三月十四日拉薩事態以來:京火傳遞、"愛國憤"、文川地震卻以持有國家機密罪捕抓黃琦、瓮安民暴、楊佳殺警......在這一連串事件中,究竟誰是打、砸、搶、燒的真正原凶?

2、在胡錦濤和墨國總統面前發生這種事件,你來揣測一下,胡錦濤及其團幫有無一點境界,有無素質?這全是"高衙內"手下那群打手,那是文明社會的人?

先說三月藏事:新華網三亞4月12日電(記者譚晶晶、王英誠)國家主席胡錦濤12日表示:"西藏事務完全是中國內政。我們和達賴集團的矛盾,不是民族問題,不是宗教問題,也不是人權問題,而是維護祖國統一和分裂祖國的問題。

關於中國西藏拉薩等地發生的嚴重暴力犯罪事件,胡錦濤強調,上述事件並不像某些人宣揚的是什麼"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動,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對於這種嚴重侵犯人權、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暴力犯罪活動,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坐視不管。"

胡錦濤能允許隨扈們在國際舞台上當著別國元首的面大打出手,我們還能找出什麼來作評判共產黨的標準,根據什麼來採信共產黨的話?那怕全人類一齊上陣,你也找不到這個標準。不只胡錦濤,所有共黨大老一開口就是:"這完全是中國內政",元首見元首,人家能不知面對的是另一個國家,能不知他正在批評的就是該國的政務?這還用你來提醒?人家是"來訪"者,"來訪"這個詞就什麼都有了,來訪是會談的前提,被交換被討論的就是兩國各自的政務。

人家一開口就先給堵上個"內政"塞子,這種說話法就可以推出其潛在心理是:怕用公理為標準來討論兩國的政務,才須抬出"內政"來抵擋:因"國際"這個概念就是建立在"國與國"這個公理上,只有那些明知自己在公理上理屈詞窮,無言以對者才會想到用私理去抗拒公理,用特殊性去拒絕普遍性。凡在國際的場合,"國際"這個概念既是討論問題的範圍,又是所適用原則的出處和標準和根據。既是國際社會的一員,適用國際公理就是你的義務。抬出"內政"就是用內理 (私理)來拒絕公理,就是關門上鎖不讓人家看。這種行為涵蘊的就肯定是對公理的懼怕:它是以知道自己侵犯了公理為其潛意識才能提出內政這個條件,以拒絕在公理條件下的平等對話,在公理平等對話這個條件下,胡錦濤們就得承認自己就是共產狼。因為在公理條件下,世界原則的標準只是人或者人的生命性,共黨那些野蠻行為就找不到退路,若依照公理的標準,那麼:人的存在上的獨立性所支持的意志自由性,就是唯一原則,在這個原則外再也找不到別的。就不能像關起門來我說啥就是啥,誰敢挑剌立刻叫你嚐嚐人民民主專政的鐵拳頭那樣,連共產黨放的屁都得是法國香水。在公理面前,誰都無法由著自己的意願無窮後退,只有認錯。可一抬出這內政呢?概念一偷換也就等於關了門:人家正著來,共黨便可邪著來對擋。就可把打老婆、虐孩子都說成家事、私事,不許公理干涉!這胡錦濤就不知在"國際社會"這個概念下,內政也是公共話題--這裡,只要談政就只有一個原則--即人政原則。你是國際社會的一員,你的政(不問內政、外政,私政、公政)就必須是人政,必須符合人政。因為人類以外無政治,只要政治其原則就不能講內、外,私、公,什麼政都得符合人政這個唯一原則。胡錦濤知道自己那"政治"拿不到人政這個公理原則下,他才用私理來抵擋公理--實際也就是不講理。

講理的條件是什麼呢?不在所論究問題的範圍外尋求支持或強詞奪理,陸克文與胡錦濤討論的問題出發點是人政,人政就是一切政治都得人性化。"國際"這個詞已經就是一個理,一個討論、倫究的出發點。任何到人政以外去尋求支持的努力都是潑婦加流氓,毫無疑問胡錦濤就是潑婦加流氓。因為只有內政才可關起門來硬說那是自家事,是殺是砍不須你來管!

胡錦濤是一個連什麼是自明命題都不知的人,拿些無效判斷來唬人,他下邊說的話都是解證命題,他卻笨到用自明命題來述說,他不以知識匱乏為羞恥,反倒得意自足,真是可憐!清讀:"我們和達賴集團的矛盾不是民族問題,不是宗教問題,也不是人權問題,而是維護祖國統一和分裂祖國的問題。"這些話是人類理性所不允許的:因為人類獲得真理的途徑不是一條,做為道理其可靠性程度就不是並列平等的。只有直覺知識才是最可靠的,比如:"是黑的就不能白,也不能黃", "1+1=2"或指著胡錦濤說"這人叫胡錦濤"......等等,這些命題都不會錯,為什麼?因為連對象帶反映對象的道理,可以一目瞭然地同時被感官所感知,其條件必須是面對面的,其結論又得是道理得是直接的和簡單的。他上邊講的話卻是複雜觀念連接,你能面對了達賴,但不能面對"與達賴集團的矛盾",因"矛盾"不是一個物而是一個理,它本身就是從事實中抽象出來的,"矛盾"是什麼或不是什麼,只可求解,求證,不能用眼來直觀,也不能用耳來直聽。所謂知識就是對不同觀念相符合、還是相違反或是相共存的知覺。解證知識的真假就是通過對命題的還原,恢復構成它的那些間單觀念到可直覺的程度,對之做出肯定或否定。凡沒有矛盾的便是真理,凡含矛盾的便是假理。

我是哲學家,無論誰說的話,寫出的文字,打眼一過我幾乎馬上就能判定所言真不真,對不對,錯在何處以及錯誤的性質。但是,股市上那些什麼指數,什麼點,什麼牛呀、什麼熊呀......我就是聽也聽不懂。這裡的秘奧是:不論誰說的話我立馬就能分解成構成那話的簡單要素,一下子就直覺它們。可股市上那些概念呢,我從未去經營過,沒去經驗其中任何的一個環節,所以無法將它們分解成簡單要素,無法直觀,怎麼看,怎麼聽都是一頭霧水。前不久曾與一熟人通話,聽筒那端傳來一個稚氣的喊聲:"跌破三千點大關啦"。可以肯定人人可以立馬複述這八個字,並可模仿出各種表情,但五歲郎無論如何也弄不懂這八個字所構成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雖然他喊了,但說了的話未必明白。只有在股市上經營的人才能深刻地理解--因為他們面對了、直感那個場面,經驗了它的每個要素的意義。

以上胡錦濤的話的判斷聯項是否定概念"不是",下邊一連串"民族問題、宗教問題、人權問題都是賓詞。賓詞是不是主詞所必然包含的,這需要證明或還原或推究,可胡大元首不經證明直接就由否定聯詞"不是"加結了主詞,這叫胡說八道加霸道。這與他們鎮壓反革命、抓特務、打右派、判定五種勢力是同一個方式。他只是用意志表達了對藏人對達賴的仇視,卻沒有理智的證明。那幾組賓詞是否真的屬於主詞的達賴集團,我們是不聽你胡二百的單口相聲的,我們要看到客觀的證明。你不將之一一還原成可直觀的簡單觀念,你胡二百就是那喊跌破三千點的五歲郎。這就是講理,胡錦濤這輩子可曾這樣地講過理嗎?
今天有了胡錦濤隨扈對墨記者動粗的記錄,那我就得問問:你在與他國元首會談中都會如此粗魯野蠻,在你關起門來對藏胞時還能溫順如羊羔?慈悲如菩薩?我真是不敢採信。多目差胡淘就不只是個講不講理的問題,而是根本不懂理。沒被塑造到運用理、享受理的境界

前張偉國先生批評胡政權是工程師治國,不能說這說法不對,但沒擊重要害:胡集團是一幫沒有受內聖訓練而只想外王的野人、蠻人,溫家寳也是工程出身他在思慮上卻有一些內修,只是主不了事。所謂內聖就是因學養造成的人生境界、在處世上所達到的品位、高度。

胡又說:"拉薩事件並不像某些人宣揚的是什麼"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動,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可別忘了你胡錦濤也曾扯著嗓子喊"右派份子想反也反不了",在你們說"右派份子向黨猖狂進攻"的時候,難道還不是與今日一樣正襟危坐,氣壯如牛嗎?共產黨什麼時候還感覺自己沒有理,不講理過嗎?你們既能把那段德昌、柳直旬、劉少奇、賀龍、王實味們,遇羅克、林昭、張志新、孫維世、王申酉們......當成特務、反革命拿掉腦袋,難道把藏胞打成"分裂分子、赤裸裸的暴力犯罪"還有什麼困難?你們還會猶豫?當著外國元首的面,對著外國媒體你們都敢動武,在關上門,不當外國元首的面,也只對老百姓時你們還會溫柔如春風,脈脈有真情?八十年來你們光是殺就有上千萬的同胞,難道這些人是被共產主義天堂"幸福死"的?是被"利為民所謀""利死"的?或是被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給"和諧死"的?特別是在"胡錦濤隨扈動粗墨記者受傷"這個事實在手以後,我們就得請胡錦濤自己出來說說:究竟是對墨媒體動粗的人是講理的,難道被粗魯傷及嘴唇的人是不講理的?還有你們官網上說二王與法輪功如何如何,不是說不可罵二王,問題是得不造謠。試問你們官網上二王的謠,法輪功"天滅中華"的謠能是五種勢力去造的?試問是那些拿了屎盆子扣到人家家門上的人不講理、不可信,還是被屎盆子扣的人不講理、不可信?你和你的手下是那麼講理,那麼的溫良恭儉讓,可就是說發火就發火,說動粗就動粗,你叫不能面對國內事態的人怎麼才敢信你,尊重你?當然你們也有說話算數的時候。如:"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不會坐視不管",我肯定你們會在"坐視不管"上大打出手,凡是欺人、傷人、折磨人的話你們黨的確從無戲言,且總是實過其言,你們把自己的領袖、元帥、元老、將軍、說逼死就逼死,而且又總是革命需要,理所當然,我們怎麼會不相信你們的兵、警絕對地亂屠、濫刑、草菅人命呢?你胡錦濤是負責任,只是這責任不是對人,不是對生命;而是對黨,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那溫家寳的救災是去救人,你胡錦濤的救災卻是救黨,救行將滅亡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生命是每一個人的,人不用自己的能力來對生命負責,幹嘛去對黨對社會主義負責呢?把社會主義連同它娘它爺連根拔出扔茅坑裡漚糞都難消國人的心頭之恨。

你阿,胡阿濤,就不能想想瓮安那麼一個邊陲小地,剎間能聚起那數萬人來,一個連斃六警察的人竟獲得舉國的歡呼,你就不敢掂量掂量自己是多麼的荒唐與淪喪嗎?!不是長年累月的壓迫,且又從不去化解這些矛盾,它能不爆發嗎?縱然你有數百萬軍警,可矛盾積累的結果將連他們也裹挾進來,那時候可是正義來審判你們了。不服信咱就走著瞧:不讀書的劉項可以亡秦,當代的書生們就一定能亡共!看明日宇中,審判江賊、李屠,也要捎上你個胡狠毒!千古罪人,世代唾罵!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