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洞行宮與文革初毛澤東的神秘失蹤

2008-09-21 21:10 作者: twen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毛澤東在全國有很多處行宮(例如武漢、長沙、廣州、成都、上海、杭州、北戴河等等),別的先不表,今天先說說韶山滴水洞。

1959年6月26日,毛澤東第一次回到闊別23年的故鄉韶山, 陪同他一塊去的有公安部部長羅瑞卿、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等。毛當時對周圍好似世外桃源的景觀動了心,於是對周小舟說:"小舟,咯個地方倒很安靜,在這個山溝裡修幾間茅屋,我老了來住一住。" 又說:"你們省委研究一下也可以嘛!"周小舟牢記在心,打算列入建設計畫。可是不久在廬山會議上週被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的成員,"茅屋"也就暫時沒修。第二年,毛又對接任的張平化再提此事。馬屁精張平化接到聖旨後立馬行動,在當時大飢荒極其困難的條件下,抽調專人專款,集中施工力量,把它作為湖南省的天字第一號工程(即所謂"二O三工程")來抓。在60年代初,滴水洞一度成為禁區,對外是絕對保密的。滴水洞別墅1962年底竣工,1964年初開始接待中央領導人。但除個別領導同志在此小住外,一般人不得進入。

滴水洞位於韶山以西約4公里處的由三座山峰環抱的峽谷裡,佔地約5平方公里。滴水洞深幽清雅,碧峰翠嶺,茂林修竹,山花爛漫,宛如人間仙境。滴水洞別墅的建築形式與北京中南海房屋的結構相近似。滴水洞景區由三大核心部分組成:以一號樓為中心的別墅系列;西面以毛澤東祖墳,虎雕、虎亭、滴水清音為主的虎歇坪景觀系列;東面以毛澤東曾祖父母墳、龍泉三疊、奔龍泉池、觀音遠眺為主的龍頭山景觀系列。毛澤東看後很高興,跟他的警衛們談開了早年風水先生怎樣把這裏稱作"龍脈"。

毛澤東雖然嘴硬,說什麼美帝、蘇修都是紙老虎,但心裏其實很害怕老美老蘇對中國搞核攻擊,所以又授意在滴水洞增添了防原子彈的特別設施。據說是按防八級地震設計建造的,能經受核彈的攻擊。後來又調部隊在別墅後面修建了長100米的防空洞。洞的一側有防震室、指揮室等軍事設施。洞的兩端各有厚度近1尺、重達幾噸的裝有自動控制的粗重鐵門。即使洞外施放原子彈,也無損洞內指揮系統和洞裡人員的安全。

滴水洞行宮保密管理極嚴,曾一度十分神秘,知道它的人極少。直到1980年代中期,經湖南省委批准才對外開放。筆者有幾個朋友曾去參觀過,據他們說,滴水洞內部設施和裝修搞得非常富麗堂皇。

滴水洞的造價是天文數字,中共一直沒敢公布。修的時間又正是大飢荒最嚴重的時期,神州大地萬戶蕭疏、哀鴻遍野。花費這許多民脂民膏建起的行宮,按說毛該常去享受享受吧。可實際上毛滿打滿算一共在那裡只住了十一天,那是1966年6月18日至28日。從那次以後,毛再也沒有臨幸過。那情形跟成都的金牛壩賓館很相似。金牛壩賓館在成都西郊5公里處,是四川土皇帝李井泉專為毛修建的一處園林別墅式建築群。李的馬屁真是拍到家了,不僅賓館本身非常豪華,而且還模仿中南海游泳池的規格,修建了有冷熱水兩用的游泳池。可是毛只是1958年3月的成都會議期間在那裡住了18天,打那以後再也沒有去過四川。

僅此兩例就可看出,各地諸侯花費大量民脂民膏為老毛修建的行宮,實在是浪費驚人啊。今天當有些人吹捧毛時代的所謂"清廉"時,想到過毛和中共高官們的種種特權了嗎?
滴水洞行宮所在的整片山林全部封閉,原先居住在那裡的農家一概被迫強行遷走。韶山那些蟻民們,本指望他們那塊風水寶地出的這位皇帝能給他們帶來福祉,誰承想連他們祖輩傳下來的土地都保不住。他們比今天被迫拆遷的城市居民的命運恐怕還糟糕哩。

許多人也許不知道,文革初期的1966年6月中、下旬,毛澤東曾經在外界的視線下神秘失蹤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事情是這樣的。毛澤東是1965年11月發動文革時離開北京的,南下到中國腹地呆了八個月,期間不停地換地方居住。1966年元旦和春節,毛澤東是在杭州西子湖畔的劉莊度過的。春節過後,毛又轉移到了武漢東湖別墅。那期間,中央主要領導人劉、周、朱等多次請他回京主事,毛都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

1966年5月底,專為毛搞大清洗的中央文革小組正式成立。名義上的組長是陳伯達,實際掌權的是江青,康生做"顧問"。"中央文革"同林彪、周恩來一道成為毛的新內閣"。1966年6月,文革風暴已然開始,社會上掀起了恐怖的浪潮。毛挑動天生好鬥的青少年學生作為製造恐怖的工具,他下令學校從六月十三日起停課。他說:"現在停課又管飯吃,吃了飯要發熱,要鬧事,不叫鬧事幹什麼?"於是那些血液裡躁動著暴力、最容易受煽動和利用的青少年,開始為毛澤東衝鋒陷陣了。學生們首先拿學校老師和幹部開刀。六月十八日,北京大學校園裡設起了所謂"斗鬼臺",幾十個教師、幹部被抓到人群前亂打亂鬥,臉上塗墨汁,頭上戴高帽子,罰跪、揪頭髮、連打帶踢,婦女被亂摸私處。北京其他大中學校也都掀起了同樣的造反風暴。暴行從北京向全國迅速擴散,自殺成風。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於1966年6月18日以非常詭秘的行動,住進了韶山滴水洞行宮,部署和指揮他精心策劃的文化大革命。毛當時心潮洶湧,寫下了一首《七律--有所思》:

   正是神都有事時,又來南國踏芳枝。青松怒向蒼天發,敗葉紛隨碧水馳。
一陣風雷驚世界,滿街紅綠走旌旗。憑闌靜聽瀟瀟雨,故國人民有所思。

從這首詩可以解讀出:毛非常清楚他籌劃多年的文革在北京已然開始了,他正在掀起一場震驚世界的大風雷,他正在世外桃源般幽靜的滴水洞行宮裡"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要一舉打敗他的政敵。

毛不愧是搞"陽謀" 的高手,他住在滴水洞的事只有周恩來和中央文革的主要領導人知道,當時連仍為第二把手的劉少奇全然不知道他在哪裡。新聞界奉命不做任何報導。外國情報機關想盡各種辦法,也一直未能探測出中國的頭號人物此時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毛澤東與韶山人之間,隔著戒備森嚴的警衛。

毛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呢?後來的事實表明:毛之所以遠離北京,就是故意要讓劉少奇等人鑽進他設下的圈套。劉少奇在無法向毛請示的情況下,只好按照共產黨多年實行的常規方法,派工作組到各個學校去處理文革初期學生造反的問題。殊不知這正是毛布下的大陷阱。六月底,毛認為回北京的時機成熟了。途中他逗留武漢,七月十六日在成千上萬的人觀看下,毛在長江裡表演了一場"政治游泳秀"。毛在向全國人民、特別是年輕人發出信號:"跟隨毛主席,在大風大浪中前進!" 這場政治游泳秀把已經躁動的年輕人的頭腦煽得更加狂熱。七月十八日,毛回到北京。他立即召集周恩來和中央文革小組開會,緊鑼密鼓地製造了"紅八月"的大恐怖。在毛主持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態勢,給劉鄧戴上"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大帽子,全面出擊劉少奇的"資產階級司令部"。十年文革就這樣像烈火燎原般燒起來了。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劉少奇等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在毛的淫威下,劉少奇只有束手被擒的份了。

傳說中毛澤東在文革初期給江靑的那封信就是在滴水洞行宮裡寫的。不過據毛的紅顏知己張玉鳳披露,毛駕崩前否定有那封信的存在。據信那封信是913事件後四人幫為了批林彪而杜撰的。這是後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