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警打死人續 當事人講述驚心一幕(多圖)


哈警打死人續
林松嶺被打死的位置。(網路圖片)

"我扒開正在打松嶺的人說別打了,後面就有人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摁住,讓我跪下,我下意識地蹲下,他又喊說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著頭,不知道有幾個人照著我的頭不停地踢。"

自從官方出臺現場監控錄像後,哈爾濱警察虐殺大學生事件在網上引起廣泛爭論。最新,大陸一家媒體採訪到了死者的幾個現場的夥伴,首次披露了整個事件的經過,他們還表示打他們的警察"絕對不止六個人"。

錄像引起輿論變化 被疑造假

數日前,哈爾濱6警察將哈體育學院學生當街毆打致死的帖子在網上熱傳,對警察的責罵聲,聲討聲不斷。

13日,黑龍江電視臺報導此事時,播放了警方從糖果酒吧得到的現場監控錄像。錄像顯示,雙方先是在酒吧內發生肢體衝突,之後在酒吧門口展開鬥毆,並顯示死者一方主動動手。錄像最後,林松嶺赤裸上身跑開,有人追趕過去,但並沒有拍到林松嶺死亡的具體情景。

這段錄像隨即出現在視頻網站上,許多論壇的網友圍繞該錄像展開爭論。網路輿情也由一邊倒地痛斥警察,轉而部分網友認為死者林松嶺也有責任。但許多網友仍然認為打架歸打架,打架的過程如何不會改變警察打死人這個基本事實。

隨後也有網友懷疑警方公布並講解的這段錄像有被剪輯之嫌。

在凱迪論壇,網友"思聞"發帖質疑,警方公布的視頻經過了剪切編輯。他注意到了視頻所提供三個場景的時間記錄先後順序差異:"從時間上看,學生在酒吧內是在 7分01秒-7分26秒,在前;警察下車來到門外並與學生爭吵是在8分26秒-8分57秒。在後,為什麼要把發生在前面的事情的錄像剪貼到後面去,並作不可能屬實的解釋?"、"從7分26秒跳到9分58秒,除了至8分57秒是場景二所述的警察到場併發生爭吵外,剪掉了之後59秒的監控錄像。為什麼要剪掉?這近1分鐘時間裏發生了什麼?"並得到不少凱迪網友的一致認同。

最新進展:死者夥伴披露打架細節

各方爭論之下,南方都市報最新採訪了死亡案件現場目擊者,也是打架事件當事人的3名青年,從他們的角度首次披露那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扒開正在打松嶺的人說別打了,後面就有人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摁住,讓我跪下,我下意識地蹲下,他又喊說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著頭,不知道有幾個人照著我的頭不停地踢。"

林松嶺今年22歲,身高192厘米,是哈爾濱體育學院2004級籃球專業學生,今年夏天剛剛畢業。11日晚上,林松嶺等五男二女吃完飯剛剛趕到糖果酒吧,在門口就與六名警察發生衝突,進而發展成毆鬥,最後導致其死亡。

五男二女中,兩名女孩事發時待在較後的地方,一名男子王振超進入酒吧去洗手間,其餘四男參與了事件的全過程。包括死者林松嶺在內的四名青年,楊森、車亮和林松嶺三人是哈爾濱體育學院今年畢業的學生,潘興明年畢業。昨日下午,楊森、車亮、潘興和王振超等人回憶了事發前後的一些細節。

哈警打死人續
被害人林松嶺。(網路圖片)

從口角開始

11 日是車亮生日,當晚7時30分七人一起在一家飯店吃飯慶祝,飯後車亮開車拉著林松嶺和另外一名女孩趕到糖果酒吧,其餘四人乘出租車隨後趕到。車亮等三人站在酒吧門口等另外四人過來的時候,一部銀色無牌照的寳來轎車開過來,"速度很快。"車亮和潘興都表示,寳來車在開往酒吧門前時,右前側刮到了路肩,隨後倒車時又刮了一下,隨後有保安指引該車開向酒吧右側,"速度很快,直接向我衝過來。"車亮說當時他下意識地自言自語說"這是咋開的車啊?" 之後車亮身後就過來三個男子(後證實為涉案警察)拍他的肩膀,"開寳來的那個人下來說‘嚇著咋地啦?'隨後我們雙方就產生了口角。"車亮說。

楊森等人表示,由口角轉為毆鬥,"誰先動的手想不起來了,場面非常混亂。"第一次打鬥是在酒吧門內樓梯緩臺處,"雙方誰都沒吃虧,也沒人佔到便宜。"有知情人稱,當時在酒吧內的打鬥被酒吧工作人員制止,並將雙方推到酒吧門外。

酒吧裡不讓打架就出來打

車亮表示,從酒吧裡出來後他就一直向一個看上去年齡比較大、身穿藍衣的男子商量說"拉倒吧別打了"。

楊森說,這時候從酒吧裡走出來一個穿白衣的男子,出來後一直在罵,"我就衝過去打穿白衣服的,但馬上我就被幾個人推到牆邊貼著打。"

在警方提供的現場監控拍下的視頻中,這一環節顯示死者林松嶺欲衝過去打對方,中間被人攔住。之後又曾上前襲擊對方。楊森、車亮、潘興等人均表示當時現場混亂,他們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最先注意到林松嶺的是楊森,"我被他們堵在牆邊打,突然看見林松嶺的身邊圍著幾個人在打他,我想過去但過不去,我就喊潘興說你過去看松嶺。"

一直不知道對方是警察

潘興聽到楊森喊,隨即看到林松嶺赤著上身很快跑過去,後面幾個人在追他。潘興回憶,當天林松嶺穿著一件黑色的小風衣,裡面是白襯衫,"外套是他自己脫掉的,但襯衫怎麼沒有了我不知道。"

潘興追出去幾十米後,看到林松嶺躺在地上,頭和肩靠在旁邊地鐵工程的擋板上,身體是蜷曲著的。

"我扒開正在打松嶺的人說別打了,後面就有人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摁住,讓我跪下,我下意識地蹲下,他又喊說跪下,我就跪下了,用手抱著頭,不知道有幾個人照著我的頭不停地踢。"潘興說後來自己有點迷糊,抬頭看到松嶺還在躺著,自己身邊已經沒人了,"圍觀的人說趕快打120,你朋友不行了,我就打了電話。"

車亮也看到林松嶺跑,他向林松嶺的方向跑時,"迎面過來2個人把我打倒在地,我抱著頭側躺著,這時候打我的人有三個,一個人按著我的腿,兩個人踢我的頭。"

另外一個位置,楊森也被摁住腦袋跪在地上,臉貼地面。直到警察來,"對方才鬆手,一個警察一直抓著我。"

潘興說,120急救車趕到後,醫生檢查完林松嶺後說已經沒救了,急救車就走了。"我當時迷糊,反應不過來,還沒有意識到松嶺已經死了。"潘興說。

被帶到派出所後,車亮給還在現場的女孩打電話,證實林松嶺已經死了,"我頭昏昏的,他們打人的手法很專業。"

楊森等人均表示,直到後來到了派出所,也不知道對方是警察。他們還表示,參與毆打他們的"絕對不止六個人"。

林松嶺的父親林吉利今年50歲,11日當天約22時40分林吉利已經關了手機睡覺,楊森的母親到他家裡找他,把他帶到派出所。23時許,林吉利在現場看到了兒子,"光著上身,側臥,蜷曲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