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又暴官場大地震!

2008-10-24 02:57 作者: 海嘯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進入2008年7、8、9三個月以來,湖南省郴州市官場又開始發生大"地震"。這3個多月來,郴州市政府的"局長"級人物中,先後有郴州市遙岡仙礦業總公司董事長陳丹華、郴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左永玉、郴州市規劃局局長於亞軍、郴州市發改委主任劉志堅、郴州市南方水務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伍小林、郴州市下屬的資興市電力局局長和3個副局長都被雙規判刑。最近幾個月來,我們市委大院一直忙乎得很,省領導,特別是省紀委、省檢察院負責反貪的領導經常密集來我市佈置反貪工作。以前,我們市紀委辦公室很小,後來,郴州市國土局興建豪華辦公樓後,就把國土局的辦公樓送給我們市紀委作為辦公樓了,現在市委大院裡,市紀委的辦公樓很氣派了。9月初市紀委辦公樓裝修後開業,省紀委書記許雲昭還親自帶領一批官員來郴州道賀呢。

郴州市這幾個月來所雙規和逮捕的官員都屬於"正處級",都是原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原郴州市紀委書記曾錦春提拔培養起來的官員。按理,這種級別的官員輪不到省紀委、省檢察院來行使這種抓捕權,因為省紀委、省檢察院只管廳級幹部的監察,為什麼省紀委、省檢察院要"越權"來郴州市抓這麼多的"處級"官員呢?俗話說,要砍倒一棵大樹,得先把這棵樹的根和莖先割斷。否則,大樹倒不了。就像中紀委去雙規廣東省高院一個副廳級的執行局長,大家感到疑惑,後來才發現,原來是為了要抓北京的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這就是我們黨長期以來形成的"聲東擊西"、"明修棧道,暗渡陳滄"的戰術,以迷惑對手。

筆者在前幾天發表的《湖南郴州黑社會頭子朱昆明竟能控制三級政府官員》一文中交代過,李大倫、曾錦春把持郴州市黨政大權近10年,把整個郴州官場打造成了他們倆的"獨立王國"和積累了他們家族幾10億財富的"印鈔基地"。就這樣無惡不作的混世魔王貪官,老百姓長期舉報就是無效,就是因為有原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曹慶澤及其秘書歐陽(後為中紀委辦公廳副主任,2006年被抓捕判刑)、原湖南省紀委書記孫載夫(曾錦春原湖南師大的大學同學)以及其他省委領導等人的強力支持,才一直不倒,禍害郴州人民幾近10年!把整個郴州弄得殘破不堪!省紀委和省委辦公廳幾個朋友去年我們長沙聚會時都當面告訴筆者:於李大倫、曾錦春被省紀委雙規後,曾錦春為了求得一條生路,把他知道的、凡是他與省委各領導交往,如何給省領導每年送美女、每年送多少金錢的犯罪事實都撂出來時,審訊人員都驚呆了,趕緊通報領導。以至省領導趕緊交代審訊人員,要他們提醒曾錦春不要再"亂咬他人",否則要承擔法律責任。這樣才把李、曾二人的嘴給堵住,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目前還在台上、人摸鬼樣的那些湖南省領導要倒下。

2007年9月,省紀委的同事告訴筆者,曾錦春為了活命,通過托關係,給他在郴州的人馬下達了指示和命令,要求那些曾經通過他曾錦春得到提拔當上了郴州市政府各部門一把手的官員和那些依靠他曾錦春的權力搶奪了很多礦山併發了大財的礦老闆,大家聯合起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組成聯合拯救他曾錦春的"救命小組",不惜一切代價要把他曾錦春的命保下來。很快,那個曾經利用曾錦春不可一世的狂妄權力,採取暴力搶奪了別人許多礦山的汝城人、郴州黑社會頭子朱昆明立即帶頭挑起了這個所謂的"拯救曾錦春性命"的重任。朱昆明用一輛高檔越野車運了5000多萬現金到長沙,給許多省領導送錢,要求無論如何保曾錦春這個朱昆明的後臺一命。有內部人士透露,朱昆明這個郴州黑社會頭子還往北京一些要害部門也送了很多錢,以確保曾錦春這個大貪官的命。於是,怪事出現了:曾錦春、李大倫從2006年5月和8月被抓,一切罪行已經調查清楚,長沙市中級法院也開過庭幾次了,然而,時間過去兩年多了,對曾錦春這個大貪官就是無法下判決,無數曾錦春的受害者沒有得到任何說法,跟不用說得到平反和國家賠償,作為曾錦春長期控制用來犯罪的工具--郴州市紀委兩年來至今一直對他們組織過去被曾錦春利用所犯下的各類罪行一直拒絕為受害者平反昭雪。這一切,熟悉官場內部關係運作的人士都心照不宣:就是郴州黑社會頭子朱昆明給北京和長沙那些大官送了幾千萬、甚至上億元賄賂在起作用。那些收了朱昆明大錢的大官,於是採取了不斷拖延,不給曾錦春馬上判刑來把這個事情"變涼了",使曾錦春的惡行慢慢從公眾視野中消失,然後,最後來個不痛不瘍的普通刑期,讓曾錦春繼續在"高級監獄"裡指揮郴州官場和礦山的爭奪戰,反正郴州市委、市政府各類人馬都是他曾錦春培植起來的,控制郴州社會的黑社會頭子朱昆明也有20多億家產,可以供曾錦春指揮干任何事情。但是我們要問:前不久,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僅僅貪污800多萬都判了死緩?難道貪污、受賄、搶劫8千多萬,實際是幾個億的"大毒瘤"曾錦春能免死嗎?果如此,那共產黨也就完了,以後貪官也就無所顧忌了,可以放手更加大貪特貪了,反正不會被判死刑。

曾錦春、李大倫這兩個大貪官把整個郴州打造成他們的獨立王國,他們在郴州當土皇帝近10年,在郴州編織了細如蜘蛛網似的人際關係網路,省裡派下來的官員很難在郴州有所作為,因為曾錦春、李大倫的人馬還在省裡和郴州各級崗位上當負責人,在郴州,無論縣、市兩極都是這兩個貪官栽培起來的骨幹在繼續當政,以至於今年年初郴州爆發冰雪災害,省委、省政府都指揮不動郴州地方官員,後來,周強省長急了,不得不出臺嚴厲處罰懲戒措施,郴州市和下面縣級官員才行動起來。

看來,對郴州官場中那些曾錦春、李大倫培植起來,還在一心效忠曾錦春、李大倫的郴州官員不拿掉他們,郴州就很難發展了。這些曾錦春、李大倫遺留下來的前朝守舊勢力,毫無心思謀劃發展,一門心思就是整天和礦老闆們吃喝玩在一起,整天想著如何包烏紗帽、保自己手中的權力,從而不斷收礦老闆的錢;整天就是與那些像汝城人朱昆明這樣的黑惡勢力勾結在一起,吃喝玩樂,逍遙自在,從礦老闆那裡每年拿幾十萬或幾百萬的"保護費",到處在礦老闆的各類礦山佔"干股"分紅,國家法律和政策被這些礦老闆和本地官員當垃圾一樣丟到垃圾堆了。正因為有這麼多郴州本地官員為礦老闆保駕護航,郴州那個黑社會頭子朱昆明才敢狂妄叫囂:"省政府管不到我,農民告不倒我,媒體炒不倒我"。朱昆明的狂妄言語,與他的忠實後臺曾錦春的話一模一樣。

據湖南省紀委的同事告訴筆者,其實,目前郴州這個市紀委書記劉光躍也不乾淨,省紀委和省檢察院已經獲得很多有關劉光躍的舉報材料,而且很多已經查實,省紀委、省檢察院準備抓捕劉光躍,但這一行動方案被新任省紀委書記許雲昭給否定了。許書記的意見是:郴州官場已經抓捕了很多官了,劉光躍又是剛剛去上任,如果又把劉光躍抓起來,那郴州市的黨政機關就無法被當地人民信任了,目前,穩定郴州政局是重要任務。許書記一句話,對劉光躍的整個抓捕行動就暫時擱置起來了。現任郴州市紀委書記劉光躍是2006年曾錦春被抓後,被省委組織部任命到郴州市當市紀委書記的。此人在到郴州當官以前,是湖南省洞庭湖區水庫管理局局長。在他把大批洞庭湖區每年的很多水利工程發包給一些湖南省領導的親屬、朋友後,劉光躍獲得了一些手握重權的省領導的賞識,於是,當郴州一出現重大職務空缺,劉光躍就馬上活動,獲得了郴州市紀委書記這個要職。但劉光躍到郴州當紀委書記後,對他前任曾錦春利用郴州市紀委作為犯罪工具而犯下的各種罪行也不作任何平反和昭雪工作,沒有像受害者作過一件賠禮、道歉的事情,更不要說對對受害者的冤屈進行任何正式解決的努力,劉光躍也還是曾錦春那套做法:任憑受害者到處喊冤,反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就行,能保證自己烏紗帽就是成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