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下臺內幕 分贓超4億


核心提示:權力究竟能如何操控司法,近日曝光的廣州中誠廣場收購案,算得上一份"完美"的範本。中誠案件的分贓空間究竟有多大,廣州市中院2002年委託數家諮詢機構作出的評估可為參照。該評估價為15.2億,與同年金貿、駿鵬的9.24億收購價相差近6億.

權力究竟能如何操控司法,使一樁原本程序清楚的執行案件扭曲為曠日持久的內幕交易,將眾多債權人的利益端上不法官員與商人分食的餐桌,並由國企買單操作----近日曝光的廣州中誠廣場收購案,算得上一份"完美"的範本。從廣東省高院原執行局局長楊賢才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司法系統要員被逐一查辦,但尋租過程尚無一個完整的輪廓。

《望東方週刊》記者調查得知,來自最高院的指令自始至終主導了中誠廣場的收購進程,而與中誠廣場相關的涉案金額遠非如媒體報導的4個多億簡單差價,其間包含著複雜的運作過程,權錢交易是其本質。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
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 

權力護送下的入局

地處廣州體育西路的中誠廣場,上世紀90年代中期由隸屬香港中誠集團的廣州鵬城房地產有限公司與廣州城市建設總公司等聯合開發,因開發商資質問題,至1995年已陷入資金困境,並由於抵押、借貸和拖欠工程款遭遇訴訟,1998年進入執行程序。由於最初的債權人起訴來自海南省,涉及跨省和各層級訴訟,最高院曾於2000年在貴州中院召開有廣州鵬城公司與城建總公司等參與的協調會,並於次年初指定由廣州市中院執行。

內部人士分析,最高院此階段參與指導中誠案件可稱正常,但亦與開發商鐘華本人的身份不無關係。鐘華是湖南人,曾號稱湖南首富,"很有背景"。

在鵬城與城建總公司的糾紛告一段落之時,廣州市中院於2002年上年進行了債權人登記,並委託數家拍賣行進行公開拍賣的準備工作。預付40多萬購買了中誠廣場一套房子的羅先生(化名)參與了登記,簽訂了退房回款協議,已經等待了幾年的他"當時以為快拿到錢了"。有意參與收購者近10家,包括城建總公司和保利集團、越秀城建等。

但在這年年底,兩家無名的公司----北京金貿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和廣州駿鵬置業有限公司意外出現,事實上阻斷了公開競拍的進程。

兩家公司的入局可稱突兀。根據記者手頭的資料,當年10月18日,出現了鵬城公司與金貿和駿鵬兩家公司三方簽訂的一份合同,內容為兩家公司以 9.24億人民幣收購中誠廣場共16.5萬平米的樓盤,折算收購單價為5600元/平方米。本刊記者得知,這比起此前保利慾參與收購時鵬城方面的報價 7000元/平方米下調了許多。5600元也成為此後業主要求退房時法院的折款價位。

是什麼讓鐘華接受了兩家公司的這個報價,不得而知,鐘華本人也在電話中對本刊記者稱不便透露內情。而引介這兩家公司入局的關鍵情節,或與金貿和駿鵬的實際控制人範駿業此時在廣東省青年聯合會任副主席和全國青聯委員的身份有關。此次被雙規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時任全國青聯常委,知情人稱其中尚有牽線者。

金貿和駿鵬公司在廣東並無名氣,駿鵬註冊資本不過1000萬,相比於中誠廣場超過10億的盤子,無異於螞蟻博像。但金貿自有來頭,其註冊地址為北京市西城區國家經貿委機關服務局大院。

而駿鵬公司在廣州的註冊過程也頗為神秘。資料顯示,1996年6月,廣東省人民政府某辦公室向廣州市建委發函要求成立廣州駿鵬置業有限公司,市建委隨後下發批文,除房地產業務外,該公司的經營範圍還包括汽車和煤炭購銷。

兩家公司實以範駿業為中心兩位一體,範同時為兩家公司大股東。日前本刊記者探訪金貿國際在北京的辦公室,發現註冊地址已屬於另一家公司,金貿只設有一名聯絡員,亦多日不露面,知情人稱全憑範在廣東活動,可稱地道的皮包公司。

2002年11月22日,該份收購合同被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次年3月由駿鵬公司向外界披露。2003年12月9日,廣州中院正式發文認可金貿與駿鵬聯合收購。知情者透露,此前一年中,廣州市中院接連收到來自最高院的數封函件,要求指定金貿與駿鵬收購,最終使事件定局。

當時即有媒體報導,琪裕擔保公司的資金實際來源於中石化。而此前金貿公司向省高院發出的由第三方介入收購的請示,也預示事情不會是轉手倒賣這樣簡單。多位相關人士向本刊證實,中石化作為第三方介入收購為事實,期間包含著一攬子協議和複雜的信託行為,其中9.24億打入法院賬戶,另外4億余資金在中石化監控下供金貿用於中誠廣場善後裝修。在裝修基本完成後,中石化實現了自己的合同權益,獲得了中誠廣場A棟近7.5萬平方米的寫字樓產權。由於收購標的總面積為16.5萬平方米,其餘80000餘平方米的面積供金貿支配租售,其中包括寫字樓、商場和車庫等。眼下發售B棟36-46層商品房的開發商即為金貿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本刊記者向售樓處瞭解得知,該處商品房的均價在21000-22000元之間,而商鋪的單價更達到5萬至6萬,租金收入不菲。即使剔除4萬餘平方米車庫面積,可租售房產面積仍超4萬平方米,價值在10億左右。

此項收益是金貿獨享,還是與中石化另有分割協議,內情不為人知。此外尚需加上中誠廣場易名中石化大廈的冠名收益,業內人士分析,此項所得亦可能上億。一無長物的金貿至此顯然已獲利甚豐。而促成此交易的一干人等,也有了分食蛋糕的條件。

業內人士分析,中石化在亂局中斥巨資接手中誠廣場,且為其不熟悉的房地產行業,風險實在不校扮演救世主角色的中石化盈虧不得而知,但陳同海已經先獲其利。消息人士告訴本刊,與山東前省委副書記、青島前市委書記杜世成貪腐案淵源頗深的陳同海,事涉在中誠收購案中吃回扣,金額在千萬以上。

本刊記者求證於陳同海的辯護律師,回應為"保密",而石化行業資深人士則證實了陳吃回扣的消息。有看法認為是陳同海案牽出了楊賢才與黃松有案,但另一種意見是兩樁案件發生了交叉。

中誠案件的分贓空間究竟有多大,廣州市中院2002年委託數家諮詢機構作出的評估可為參照。該評估價為15.2億,與同年金貿、駿鵬的9.24億收購價相差近6億。

與此對照,當初購買了中誠廣場房產的業主們,最多只能原額返回房款,而被拖欠工程款或者其他債權的機構,則難以全部獲償。9.24億至今還在法院的賬上。選擇不退房的業主們,不僅為了方便金貿的運作被集中遷移到B棟,且入住無期。在眼下中誠廣場的B棟,看不到可供業主出入的通道。當初花40餘萬購房的羅先生對本刊記者稱,他等待拿回購房款"等得頭髮都白了"。

官員落馬的牽繫

現銀到手的範駿業,此次卻難以倖免。知情人介紹,在楊賢才落馬前兩週,範駿業在北京被控制。

範駿業、楊賢才、黃松有的落馬也牽累了廣東律師界,有多名律師被專案組帶走。知情人士稱,當地一些律師與楊賢才關係"公開地"好,一些案子只有找這些人可以辦。被帶走者除了被媒體曝光的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主任陳卓倫之外,尚有百思威律師事務所律師許俊宏。本刊記者致電百思威,得到的答覆是許於一月前去四川地震災區查看捐資的小學情況,後與所裡失去聯繫,事務所隨後得知他被帶走協助調查。相比於在楊賢才落馬之前被帶走的許俊宏,陳卓倫在大約兩週前被帶走。

值得注意的是兩名律師的身份,陳卓倫為債權人城建總公司的代理律師,而許俊宏則是最初的開發商鐘華的港鵬發展有限公司的訴訟代理人。一位業內人士描述,如果二人真正參與了分贓,則酷似現實版的"無間道"。相比於訴訟代理人許俊宏的受控制,鐘華處於自由狀況,在電話中他表示有關方面對他不錯,他現在對案件查辦結果很樂觀。

楊賢才的落馬,坊間大致以為理固其然,當地司法人士稱,如跟楊賢才不一條心,很難辦成事。對於黃松有卻有不同說法。一位司法行業人員稱,黃松有幾乎主導了幾年間最高院所有的司法解釋,其著作也成為法律工作者的案頭讀本。應對"執行難",黃在任期間推動了法院執行案件的改革進程,包括建立全國法院聯網的執行信息系統和推動強制執行單獨立法,而今這些改革措施都面臨變數。

接近黃松有的人士稱,黃的傳統文化功底很好,善於拉潮汕當地的秦琴,可以演奏完整的古典樂曲。黃松有的落馬在母校西南政法也引起不小震動,黃讀博時的導師常怡教授在接受本刊記者電話採訪時語氣沈重,不願談及黃松有案。

但也有人持不同印象。一位全國政協委員在黃任職廣東時即與其有接觸,黃調最高院後仍時有往來。該委員回憶,當初她為一件與潮汕人有關的非法拘押當事人案件找到黃松有,黃明確表態系陷害,但以後態度變化,屢次在正式場合阻止她就此事提案或發言,內情或是對方託老鄉關係找到了黃松有。此次的範駿業- 楊賢才-黃松有線路,再次說明瞭潮汕老鄉關係在黃處事中所起的作用。

雖頭緒多方,受中誠案發影響最大的,仍然是200多名十餘年仍未能獲得清償的債權人們,總額達到20億元的債權包含了購房款、銀行抵押貸款、工程款和其他債權。今年3月份,廣州中院召開了第二次債權人大會,決定清償現金和房產,此後卻因多種因素拖延至今,圍繞該案的訴訟已達數百起,屢次發生群體性事件。黃松有和楊賢才的落馬,既給他們帶來了希望,卻也添了不安的因素。

11月5日,是廣州中院信訪辦的中誠廣場專門接待日,羅先生又一次來到法院辦公室,詢問拿回購房款的日期。而同一天,記者撥打輾轉得到的黃松有的手機號,聽到的是"號碼有誤"的空洞回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