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博士化」漸成奇觀:中國博士大躍進


近年來,在中央提倡幹部年輕化、知識化的背景下,很多地方在選拔幹部時,已明確把博士學歷作為一個優勢條件。然而,這一原本體現國家對知識和人才尊重的良好舉措,卻在一些地方和部門走了形、變了味,"博士大躍進"浮躁之風愈演愈烈。更有甚者,在這場由員和高校擔任主角的"二人轉"中,官員以權力謀學位,教授以學歷謀資源,"博士帽"變成了權力腐敗和學術腐敗同流合污的籌碼。一些缺乏獨立精神的高校將學位化為獻媚的禮物,得到了項目、經費和資源,成為"博士帽"批發商;不少官員也憑藉職權,將 "博士頂戴"輕鬆加身,以圖在今後的提拔升遷中,讓"博士帽"兌換來更高級別的"烏紗帽"。

提拔升遷是官員攻博原始衝動

今年6月,原中國證監會副主席、西南財經大學博士王益據傳被"雙規"。全國政協委員、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撰文《請查一下王益的博士學歷來歷》,在社會上引起廣泛共鳴。

葛劍雄對王益的博士學歷提出了一系列質疑:本科和碩士都是歷史學專業的王益,如何能在繁忙的工作中,用約兩年時間完成經濟學博士課程,寫成博士論文,發表若干篇學術論文,並通過答辯?從理論上講,要修完一門課程就得定期到學校聽講並參加考試,王益任職單位在北京,西南財經大學在成都,學校不可能派人到北京為王益單獨上課或單獨命題考試,王益上課和考試是如何完成的?正常情況下,全日制博士生需要3年多時間才能拿到學位,在職博士生往往需要更長的時間,王益為何能比正常學制的學生還要早畢業?如果王益真的按規定上課,參加論文撰寫和答辯的各個程序,就必須每週往返於北京和成都之間,旅費是自己出還是花了納稅人的錢?

中國首批博士誕生於1983年5 月,此後25年間,在校博士生數量和博士學位授予量迅速增長。根據教育部統計公報,1998年,我國在校博士生45246人,到了2004年,猛增至 16.56萬人,個別年份新招博士生超過5萬人。來自國務院學位辦的最新統計顯示,2007年我國的博士授予數量超過美國,攀升至世界第一。

在這場"博士大躍進"中,官員攻博又是一種怎樣的發展態勢?據半月談記者多方調查,一些國家部委領跑了"官員博士化"進程,有的部委博士比例已佔到了總人數的一半左右。在經濟發達地區和高校集中的省份,省部級、司局級、縣處級官員攻讀博士幾乎成為潮流。

行政機關真的需要這麼多博士嗎?有關專家認為,政府的職能是公共管理,除了個別專業性崗位外,大部分行政崗位本科學歷足以勝任。既如此,眾多官員為何對博士文憑情有獨鍾?

據記者調查,官員攻博主要有四種心態。一是在實際工作中確實感到還有知識欠缺,希望通過攻博開闊視野,提高對專業領域的研究水平。二是塑造個人形象,把高學歷當作光鮮外衣包裝自己。三是把攻博作為擴大社交範圍,結識更多專家、官員和企業家的機會。四是想用博士學位把自己"武裝"成擁有高學歷的知識型幹部,以此獲得提拔晉升的優勢條件。

葛劍雄認為,官員在職攻讀博士學位,不是不需要,但絕大多數官員所追求的,與其說是某一方面的專業能力,還不如說是博士學位的象徵意義。是否擁有博士學位往往成為提升的先決條件和關鍵因素,直接導致一些官員對博士學位趨之若鶩。

權力侵蝕學歷換來"博士頂戴"

官員攻博,最大難題就是學習時間無法保證。許多官員所在單位與攻博學校並不在一個城市,有的甚至相隔千里。按照我國行政機關每週5天工作制,對於只有週末才有時間聽課的官員而言,很難在兩天之內往返千里去聆聽導師的教誨。就算每週末都能保證聽課時間,攻博官員的學習時間也只佔全日制博士的1/3。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官員博士生往往比全日制博士生畢業得還要快。

葛劍雄感嘆:作為負有指導博士生之責的教師,我深知,要獲得博士學位,即使原來有良好的基礎,也並非易事。就我見聞所及,那些在高官位置上獲得的博士學位,很少不含水分,甚至少不了權力或者金錢的介入。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曾經上交了一份"要遏制黨政幹部的文憑腐敗"的提案。蔡繼明認為:許多在校生10年寒窗才能拿到博士學位,但是一些黨政幹部憑藉手中的權力,課也不上,稀裡糊塗就混到了文憑,這很不公平。

蔡繼明透露,相當數量已經獲得和正在攻讀研究生的黨政幹部,大多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職權,動用公款混取文憑。入學考試往往是瞞天過海,或者名義上報考統招生,實際上參加校外班單獨考試;或者考試舞弊,甚至根本沒有經過考試就取得了入學資格。在課程學習過程中,又投機取巧,或者三天打魚兩天晒網,或者由秘書代聽課。在學期考試中,由秘書代考或者根本不考,反正總有辦法得到高分。完成整個博士學業所必需的發表學術論文、接受答辯等諸多嚴格的程序,一些官員也有應對之策,論文可以找人寫,答辯委員會的成員可以提前" 做工作"。

憑藉手中所掌握的各種資源,很多官員在博士考試中"脫穎而出",一帆風順摘得"博士帽",由"學而優則仕"而"仕而優則學","官員博士化"漸成奇觀。

高校"文憑釣魚"演繹學位換資源

官員"博士大躍進"引發了不少讓人瞠目結舌的怪現象。北京高校雲集,但一些外地高校卻紛紛將在職博士集中培訓點開設到北京。對博士學歷的這種強勁需求,甚至連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的一些高校也難擋誘惑,先後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設立招生機構。

某些缺乏獨立精神的高校,趁機將文憑化作諂媚的禮物,從入學到畢業,主動為官員們設計了一條秘密"綠色通道",入學考試一般都是學校單獨命題,有些高校甚至打出了"免試入學"的旗號,不斷擴大官員博士招生規模。一些在職領導幹部也投桃報李,利用手中握有的各種項目審批權,給學校安排土地批租、增加經費等許多好處,搞起權學交易。

官員以權力謀學位,教授以學歷謀資源。河南省一位曾獲得某著名高校經濟學博士學位的副市長告訴半月談記者,博導與官員結成的"師生關係"是一種"雙贏合作"。有了這層"師生關係",導師不僅可以順利拿到很多科研項目,而且能藉助官員的行政權力獲得諸多社會資源。

某大學一位教授向半月談記者透露,因為帶了兩名官員博士生,該校一位博士生導師的兒子被安排到某重要單位工作,博導夫婦每年都被邀請到"官員博士"所在市的國家級風景區度假。這位博導在鄭東新區買了一套新房子,兩名"學生",一名"贊助"了裝修費用,另一名贈送了一套傢俱和電器。豐厚的回報對該校其他導師帶來了心理上的衝擊。一些導師也開始自降身份,有意識地招收官員學生,並在入學、考試、論文等方面主動幫忙。

鄭州市某高校一位副校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承認,雖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學校其實無力抗拒拿文憑換利益的"官員博士化"。因為學校需要主管部門方方面面的支持,特別是掌管科研經費、項目、計畫指標的教育、財政等部門,你不做別人做,結果不僅會被上級"穿小鞋",而且還會被扣上"思想不夠解放"的帽子。

"國家的恥辱":權學交易歪風亟待剎住

"官員博士化"的迅速膨脹,不僅加劇了官員群體升遷道路上的彼此攀比,更加劇了權力腐敗和學術腐敗的媾和。有限的教育資源被大量消耗,真正的求學者被排斥,"劣幣驅逐良幣"使人們對國家教育制度產生了信任危機。

著名數學家、哈佛大學教授丘成桐在南開大學的一次演講中,痛斥中國高校的學術腐敗是"國家的恥辱"。很多教育界人士在接受半月談記者採訪時尖銳地指出:官員 "博士大躍進"中的種種權學交易,為一些不學無術、濫竽充數的官員提供了升遷的台階,傷害了那些刻苦學習、勤奮鑽研的學生,使我國的學位含金量不斷下降。

令人欣慰的是,為了捍衛博士學位的尊嚴和品質,一些高校已經開始對招收在職博士生提出嚴格要求,包括引入匿名評審員制度、論文評審公示制度等。一些著名高校的個別專業和身懷學術良心的學者,已明確提出不再招收在職博士生。一些黨政機關對幹部文憑腐敗現象已有所警覺,在公選幹部時,對需要擁有博士學歷的崗位,提出了必須是全日制博士研究生的要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