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女生被逼賣淫達一年 頭頂刺"十"字(圖)

2008-12-02 02:30 作者: 尹政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07年8月14日,年僅12歲的小雪在廣州增城區被鄰居羅某擄走,強暴、毒打、逼迫賣淫、頭頂刺字……遭受長達一年的折磨和虐待。11月10日,小雪被送回家,看到女兒遍體鱗傷,父親精神變得失常。

2008/12/01/20081201123537849.jpg
小雪回到家後,母女倆整日呆在家裡不願出門,以淚洗面 攝影:黎湛均


據當事人稱,去年8月14日,年僅12歲的小雪在租住地增城區永和鎮被鄰居羅兵(化名)擄走,強暴、毒打、逼迫賣淫、頭頂刺字……失蹤的一年多時間裏,小雪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和虐待。今年11月10日,疑已失去利用價值的小雪被接回家,犯罪嫌疑人羅兵也被小雪的家人在花都獅嶺鎮抓獲歸案。

警方稱,目前此案仍在進一步調查取證中。

失蹤

「羅兵說要帶小雪出去玩。小雪不答應,羅兵強行將小雪拉上了摩托車。」

孫鳴、梅霞(皆為化名)是四川瀘州人,小雪是長女。四五年前,孫鳴來到花都的工地上做零工。不久,他將小雪也接來增城讀書。

梅霞回憶,去年8月14日,小雪放暑假在家。中午,她上完工回家吃飯,卻不見小雪。

她當時就懷疑是鄰居羅兵把小雪帶走了。羅兵是個四十六七歲的單身漢,和他們同村。「我們老鄉都知道他的底細,在老家時就專幹偷雞摸狗的壞事,到了廣州也是游手好閑,到了晚上就出去偷東西搶錢……」梅霞說,雖知羅的為人,但他們對羅也不錯,還常叫羅一起吃飯。

到了晚上,仍不見小雪回家,夫婦倆情知不妙,馬上報警。事情果如所料,據小雪事後回憶,事發當日,小雪在家中洗衣服,羅兵出現後,說要帶小雪出去玩。小雪不答應,羅兵強行將小雪拉上了摩托車。

尋人

一年多下來,家庭不多的積蓄全部扔在了找人的花銷上。

小雪失蹤了。時間一天天過去,她一直音訊全無。

有一天,一個消息從老鄉處傳來:有人在花都某地見到了小雪和羅。孫鳴、梅霞兩家人趕忙扔下手中的活,租下一輛麵包車火速趕往花都。幾個人四處打聽找尋,但沒有任何線索。

隔段時間就有這樣的消息傳來,每次聞知消息,兩家人都會馬上租車趕去,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有時候幾人奔走不過來,就專門請了幾個老鄉幫忙找人。一年多下來,家庭不多的積蓄全部扔在了找人的花銷上。

小雪失蹤了,兩個家庭也垮了。

來電

孫鳴突然接到了小雪的電話。一家人團聚後,又意外抓住了羅兵。

2008年11月9日,孫鳴突然接到了小雪的電話。「爸爸,我是小雪,快點來接我!」小雪告訴父親,她在白雲區,並說第二天再來電話。

10日一大早,孫鳴接到了羅兵的電話,羅在電話裡說:馬上趕到花都獅嶺鎮永興市場接小雪。當日中午11時多,兩人在永興市場路附近找到了小雪。

「我們第一眼都沒有認出她。她戴著帽子,手揣在口袋裡,頭髮亂七八糟的。」三人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我們正準備回家,小雪一下認出了在店子裡買煙的羅兵。」發現羅後,他們衝上去把他抓住了。隨後獅嶺鎮派出所將他們帶回派出所錄取口供,並帶小雪去做了法醫鑑定,羅兵則被戴上手銬關了起來。

回憶

「他天天要我陪他睡覺,後來他帶著我到處跑,讓我去上班,陪別的男人睡覺。」

在增城永和鎮的一間出租屋裡,小雪穿著一套藍白色的校服,坐在屋內的一個小板凳上。記者看到,在小雪紮起的頭髮裡,還可以看到後腦杓上明顯有一個「十」字形的傷口,傷口上長出了半厘米的頭髮,卻扔掩蓋不住血痕。「回來的時候,除了肚子,全身都是淤青的,頭上一個大血包看了都嚇人!」孫鳴說。

小雪回憶,羅先將小雪強暴後,又帶到黃埔區、花都區一帶租房落腳,然後逼迫小雪賣淫。

「他天天要我陪他睡覺,後來他帶著我到處跑,讓我去上班,陪別的男人睡覺。」小雪說,被帶走後的一年零三個月裡,她住在一間比床大一點的出租房,早上6點被拉去不同的地方「上班」,吃兩頓吃不飽的飯,晚上陪「叔叔」睡覺,以及不間斷地被暴打。

回家的前一天,羅兵突然拿來一片刀片,在她頭頂刮了一個「十」字,然後又用竹棍在小雪頭頂猛擊一下,小雪頭頂的大包由此而來。

「他說把我搞成這樣就不會有人要我了。」小雪說,她一直不知道羅為何又將她放回家。小雪的家人和老鄉分析,可能是羅已對小雪產生厭倦,再因小雪渾身是傷,對羅來說再無利用價值。

現狀

小雪回家後,父親便精神失常了,一家人一直躲在屋裡不願出門。

一間三四平方米的小屋,兩張小床,外面陽光明媚,屋裡卻是一片陰暗。孫鳴側著身子蜷縮在被子裡,梅霞和小雪則埋著頭坐在房間的兩個角落默默流淚。小雪的姑姑孫珍(化名)告訴記者,小雪回家後,孫鳴便精神失常了。10多天裡,一家人就在她租下的這間小屋裡不願出門。

小雪回家後,常常有老鄉過來看望。「老鄉叫‘小雪’的名字,她就用手把頭遮住,埋著頭哭。」孫珍告訴記者,小雪一直以來和她關係最好,剛回來時,還常常和姑姑說心裏話。

「她回來第一天就把自己的校服拿出來穿上了,還說她要讀書……」孫珍說,因為經濟條件受限,再考慮的小雪的情況,家人沒有讓小雪去上學。後來,小雪看到父母每日都很消沉,她也變得不說話了。「家裡人這樣,對孩子肯定有影響,只有我弟弟他們自己振作起來,小雪才有可能從陰影中走出來。」

羅兵堂叔非常愧疚

他稱羅兵做出這種事一點都不奇怪

「我聽到這件事一個晚上也沒睡著,這種人槍斃十回也不過分!」聽說自己的堂侄羅兵犯下的行徑後,在深圳開餐館的羅唐書(化名)匆匆趕到增城。幾日來,他和幾位熱心的老鄉奔走於媒體和婦聯、派出所之間。他稱,一定要替受害人討個公道。

羅唐書告訴記者,堂侄做出如此事情,他並不覺得奇怪。「他從小就不守規矩,在老家是小錯不斷大錯不犯,你們可以去四川調查,可以去花都調查,這些地方都有他的案底!」羅唐書說,作為羅兵的堂叔,他對小雪一家都感到非常愧疚。

廣東大同律師事務所的朱永平主任聞知此事後告訴記者,如果小雪一家所言經警方調查屬實,按照我國現行法律,羅兵涉嫌強姦未成年少女、組織賣淫、故意傷害,三罪並罰可處12年至15年有期徒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