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大案舉報信 (下)(圖)

2008-12-14 06:33 作者: 許國峰 於杭州蕭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續上文)

四、魯冠球與中國經濟及黑勢力的橋頭堡

任何藉口都不能構成個人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理由,除非要硬著頭皮包庇一個人。

沒有一個人可以和我們的國家公信、社會正義、國家律法相提並論,我們不能因為任何人放棄我們的立國之本、立世之本。政府依法處理任何一個企業或企業家都談不上會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都談不上影響經濟的景氣度,以某一個或者幾個人的成績代表一個國家改革成果是錯誤的,如果要看國家經濟發展的巨大成果,就去看社會的安定團結、看林立的大廈、看人民富足的物質生活。正因為政府堅持依法治國,中國才快速發展了三十年。

一些藉口的背後就是勾連萬千縱橫交錯的保護勢力和黑社會保護傘,是長長的非法利益鏈條,是根深蒂固的社會痼疾,這會為黑社會組織犯罪與定性製造無法逾越的障礙,甚至讓黑惡勢力的社會背景更加盤根錯節。 浙江黑勢力曾表示說,我太天真了,(案件)牽扯太深,查不了。他們這種警告我很早的時候就感受到了。

我在材料中較詳細地講述了我被隱藏在萬向集團的黑社會骨幹「特訓」的經過,我認為萬向集團是浙江特大黑勢力的一個落腳點,黑社會骨幹曾任萬向集團多個公司的董事長。保護了魯冠球和萬向集團就勢必要庇護浙江黑勢力,這就為黑社會組織定性與偵破形成致命的障礙,這就是問題的實質。政府放過一個把化學藥劑作為犯罪工具的黑社會組織必然埋下無窮隱患,它的危害是遠比舞刀弄槍、開軍車招搖過市的黑勢力更甚,這一點必須引起足夠的重視。

這裡必須說明的是魯冠球並非黑社會分子。

強權惡勢可以借用法律讓一個正常健康的老百姓去吃精神病藥物戴上神經病的帽子;重量級人物可以把民營企業家違法犯罪解釋為當初的法律、機制有問題才製造了今天的許多富豪(即「原罪說」),說什麼要追究該去追究國家法律和政策機制;人大代表魯冠球可以把中國老百姓「仇富論」變成國家級提案。 這就是真的沒有假的厲害,這就是是與非混淆了界限,這就是活生生地不公平,這就是保護人民的法律和權力被篡改了方向,就連物質之外的精神也漸漸癒加不公平。

我覺得如果這麼說更切題:與人家相比之下萬向集團(涉及黑社會骨幹)偷稅數億不算嚴重,浙江的黑社會組織犯罪遠沒有其他地方猖獗(這符合事實嗎)所以它們就不應該被窮追。


五、國家領導人換換口味,聽聽異樣的聲音

領導人最常聽到的是些官方內容,如果偶爾感知一些民間鄉俗的東西、聽聽異樣甚至刺耳的聲音也無不可。儘管這些東西很土,但他們對事物解讀的角度很別緻甚至很有趣。

千百年前中國人中的先知

首先說我一直不迷信怪力亂神,也沒有任何宗教信仰。

如果存在這麼一個人,他的目光可以穿透千百年時空言中未來的景象,我覺得稱其為先知並沒有什麼不妥。
看到一本書後我相信中國還是存在先知的。

我翻閱武漢大學謝貴安教授的一本書,其中錄入了成著於千百年前的《推背圖》,【原稿在臺北博物館。《推背圖》這本書在民間流傳甚廣,民間譽之為一部預測中國未來、曠古爍今的奇書,謝博士並沒有對之作註解】。

現錄如下:(圖略) 【第五十像癸醜】 獸貴人賤 時窮則變
白米盈倉不值錢
豺狼結隊街中走

在中國歷史上有多少年頭老百姓滿倉的白米吃都吃不完以致於變得不值錢了;歷史上有沒有過一個政府像今天這樣設置了數不清的保護區,建立多種律法來保護野獸。如果要舉出現實中「獸貴人賤」的事例真是多不勝數。

這並非說政府的保護動物策略不正確,而是說畜生都享受國家級待遇了,人及人的生命更不應被屢屢踐踏。

古人透過兵荒馬亂、遍地餓孚、野獸出沒的景象看到千百年後人民生活富足白米盈倉;看到由於人類生產活動頻繁致使野獸大幅度減少以致於珍稀到超越了人的地位。古人指出了人民享用物質富足的同時還有一個極不協調的景象:有一股邪惡勢力當道。【那麼這股邪惡勢力是什麼呢?它可是先人的隱憂?】

仔細想想,千百年前用言語描述出「獸貴人賤」、「白米盈倉不值錢」的古人真的很了不起。

事實上唯有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才同時具備「獸貴人賤」、「白米盈倉不值錢」的時代特徵,從語言表述看這句話的意思非常明確:人民的物質生活很富足,但野獸比人更受關注更值錢。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中出現了一個異常景象:豺狼結隊街中走。由此看物質富足並不代表萬事大吉。

意想不到的「共識」:黑社會橫行

我在網路中搜索了對「白米盈倉不值錢 豺狼結隊街中走」的註解,我看到今人對他的註解竟然一致:黑社會橫行。這個發現完全出乎我的意外,大家一致地將其註解為黑勢力當道,這是很值得人們去思考的,人們為什麼會這麼想?保護傘和黑社會在人們心裏佔有這麼重要的位置嗎?

下面我一字未動地錄寫了三種註解:
1、此圖說的是經濟過剩時代,黑社會活動猖獗,努力與黑社會鬥爭後社會才安定下來!
2、「豺狼結隊街中走 」指黑社會橫行,惡人橫行天下。
3、社會雖顯富足,但豺狼當道,黑白顛倒。「結隊」二字表示其是有組織。
4、我的理解:「豺狼結隊街中走」是指保護傘和黑社會組織相互勾結、互為利用。

領導人地位身份特殊,他們看到的感受的可能距離事實很遠很遠

大家解釋說「豺狼結隊街中走」的意思是保護傘和黑社會當道,這樣說是不是有些言過其實或誇大了保護傘和黑社會組織的危害呢?

關於黑社會的危害性我在這裡只想說:領導人地位身份特殊,他們看到的感受的可能距離事實很遠很遠,有很多事他們遠沒有老百姓看得真切。不少事件只有嚴重到無以復加的情形才會輪到國家領導人獲悉。

在此提醒:中國黑社會組織也會發展到像外國的黑社會組織一樣的規模,現在或者將來一天他們就具備叫板政府的實力。

當一個黑社會組織有大量資金的時候,他們的安全就變成了第一位,有人說當黑社會組織足夠大的時候,他們蒐羅人才像公司招聘一樣簡單;他們發展分支機構就像一個財團投資組建分公司一樣容易,他們和各種組織的來往像公司之間的貿易一樣輕鬆。現實中往往也會出現一些不可置信的事物,平時看到我言行自由,但絕對看不到黑社會的化學藥劑在體內在發生反應。當多數人認為中國沒有超大型黑社會組織的時候或許它早已經成型了,如此的話他們就可以在官場利益集團、在股市、在社會中興風作浪了。

打黑除惡我們還需要正視一些現實:

1、想一次性剿滅所有黑社會組織是不現實的,打黑除惡行動中年年必有漏網之魚,相比之下黑社會組織中的大魚更具有漏網的條件,所以還會有更大的黑社會組織隱藏在更深處。
2、中國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可能至今還沒有被打掉,因為它比其他黑社會組織有更優越的條件,他們與一些官員抱得更緊、牽扯也會更深更多。一些官員會為其保駕護航通風報信拖延時間極力斡旋洗脫罪名報復舉報人。
3、打掉一個盤踞十多年的黑社會組織要牽扯多少官員的名聲地位前途刑責甚至性命,所以才有一些官員為黑社會勢力不遺餘力地斡旋,一般的力量很難讓其解體。如何瓦解這層關係也是打黑除惡中很重要的課題。
4、領導人的意圖和執行過程可能完全是兩碼事, 領導人看不到這一點,這就是所謂的政策與對策。 有的為黑勢力「磨洋工」、有的會為黑勢力走形式走程序,有的採取推諉等手段避開為黑社會組織定性的證據,為黑社會「洗白」不遺餘力。
5、一些張牙舞爪、虛張聲勢的黑社會組織往往成為不可能長得很大的黑社會組織。浙江黑勢力不開軍車、不是整天手握刀槍,但他們依靠各種化學藥劑依靠所勾結的政府機關依靠挾制、所利用的人員展開犯罪活動。
6、同時必須看到一個嚴酷的現實:「貓鼠同穴」。打黑的官員與黑社會、奸商推杯換盞嘀嘀咕咕確實廣泛存在,他們商議著如何繞圈子如何避重就輕、如何洗脫罪名、如何糊弄報復舉報人。
7、不定性:抓住幾個人放著表示萬事大吉,就算交差了。避開黑社會的犯罪實質抓些雞毛蒜皮的事處理一下來應付法律,這樣就可以敷衍百姓和領導人。

社會有識之士如何看黑社會組織的危害

我比較贊同《中國的黑社會究竟有多黑?》文章中的觀點,現摘錄幾句,希望能從中體會一些人對黑社會組織的憂心:
一些地方的黑惡勢力已經完成罪惡的「原始積累」,不甘於地下,開始直接向政治領域滲透;權力的庇護是黑惡勢力膨脹的直接原因。

黑社會組織的「老大」有專門為其出謀劃策的智囊團或顧問團;有人專門負責殺人、搶劫;有人經營合法產業,為非法所得進行洗錢,並在此基礎上有建立一整套財產分配和福利保障機制。

存在著黑社會性質組織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反社會的犯罪勢力與政治、權力的結合。這必然嚴重破壞了社會體系的正常運行,甚至於影響政權的穩定。黑惡勢力向政權組織滲透的活動如果不能得到及時的遏止,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再等閑視之,任黑社會性質組織滋生蔓延,那將是我們國家、民族的一場大災難。

「黑社會組織已從早期的單純暴力型的集團犯罪,開始向政治、經濟領域滲透,有的甚至可以左右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影響國家的政治政策。」

如果領導人想知道遭遇不公的民眾在想什麼?看看現實中的這些人在做什麼? 在為強權惡勢立石碑塑跪像,在偷偷歌唱在默默詛咒。我們沒有辦法我們只有這麼做。【2002年我確實為浙江黑勢力製作了石碑】

當我舉報黑勢力受挫,當面對黑勢力化學藥劑的侵害很無助的時候,當時我為宣泄情緒就想寫首歌來歌唱巍然屹立的保護傘和黑勢力。這些文字很粗糙且完全情緒化。

如果我以怨民的身份歌唱偉大的黨英明的政府壯美的祖國就顯得很假了。

黑幫黑傘歌 (2008-3-12)
黑傘黑幫兮一家人/黑幫猖狂兮民倉惶/求告無門兮可奈何/沒奈何兮我立碑/官兮官兮民奈何/官兮官兮民奈何。
官無能兮民無奈/黑幫黑傘兮情誼長/沉冤不雪兮可奈何/沒奈何兮塑跪像/黨兮黨兮民奈何/黨兮黨兮民奈何。
黑幫黑傘兮走夜路/夜路長兮多風雨/風雨急兮何所懼/黑傘遮體兮脫黑衣/蒼生常嘆兮權有疾/法兮法兮奈若何/法兮法兮奈若何。
天網恢恢兮奈若何/黨紀國法兮奈若何/誰與民兮心連心/民兮民兮可奈何/民兮民兮可奈何。
沒奈何兮發毒咒/天塌地陷兮葬惡魔/重造乾坤兮換個天。

六、給領導人看看為保護傘和黑勢力設計的建築(效果圖)



2008/12/13/20081213174516759.jpg


首先說我不願意這麼做,這是沒有辦法的時候才用的辦法。

正常情況下國家領導人看不到這些東西。我想,它不是哪個人隨意杜撰的而是源出真實事件來自當今的現實生活,讓領導人大尺度地接近一次現實又何妨?我認為長跪亭映出是民意,其中有無奈有吶喊有寄望有詛咒更有默默地抗爭,它從某個

角度反應著現代社會的陰暗面,領導人也應該看到這些層面。

我們的筆和口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如果遭遇強權惡勢遇到長期執法不公,老百姓接下來唯有忍氣吞聲只能坐著等死嗎?他們唯一的路就是坐在家裡等著執法部門的通知嗎?如果掌權的人說句「不行」,老百姓就永沒有出頭之日了嗎?浙江黑勢力殺人、偷稅、投毒用化學藥劑侵害人的身體但他們仍可以長期逍遙法外,我們怎麼辦?

我無論如何努力都不能奈何保護傘和黑勢力這兩股邪惡勢力的情況下只有想想有沒有其他辦法,比如給領導人寫封信;我的拳頭確實敵不過邪惡勢力的化學藥劑和刀槍權勢我就想到了最無奈的辦法,我要用最原始的武器---為保護傘和黑勢力塑跪像,讓這些猖狂的邪惡勢力在長跪亭前世世代代跪下去。

我於2005年構思完成長跪亭的效果圖,並計畫08年春節前按此圖做出長跪亭的實物模型,待時機成熟將在河南商丘睢縣修筑長跪亭,讓人們世世代代端詳保護傘和黑勢力的醜惡嘴臉。

這是老百姓沒有辦法的辦法

如果說誰也沒有權力讓誰跪下來,保護傘和黑勢力怎麼有權力侵害他人?只許他們殺人、侵害別人,不許他人反抗,這是哪裡的王法!

如果說讓他們跪下來有錯,那就乾脆到杭州砸了岳王廟?讓宰相秦檜等人公然跪給岳飛的人沒有錯我又錯在哪裡?
如果現實中保護傘黑勢力給人平等、公平,他們就不用跪在這裡了。他們用不平等對待別人,別人就以下跪贖罪的形式展示這種不平等。

如果說這種形式粗俗,我說這是老百姓沒有辦法的辦法。多年來我每次報案的時候都是有禮有節,可還不是一次次遭到拒收材料證據、遭到毆打羞辱後又被關進精神病院折磨。

善惡化作民間事,千秋萬代警後人

我覺得長跪亭有它存在的意義。

我希望長跪亭能讓一些官員明白燈紅酒綠以外的世界還有黑勢力用化學藥劑等傷害民眾殘害生命製造不安;也希望長跪亭可以讓一些人畏怯、讓一些人羞愧、讓一些人深思、讓一些人回頭。

其實長跪亭就是一個故事,人們看到它的時候不禁會問:跪下的人是誰?是誰讓他們下跪?為什麼要他們下跪?他們做了什麼昧良心的事才落得如此下場?他們什麼時候可以重新站起來?面對此景人們會反躬自問:這就是作惡的下場嗎? 那麼

長跪亭的意義正如我為它配的一幅對聯:善惡化作民間事,千秋萬代警後人。

七、如何釋放那憤怒的火,要民眾為正義而自行執法嗎


黑社會勢力利用化學藥劑傷害民眾、利用執法機關欺壓民眾;政府公務人員則採取推諉、行政不作為甚至毆打羞辱非法拘禁民眾、甚至於猖狂到滅絕人性送精神病院強制吃藥治療的地步,這些作威作福的姿態喪心病狂的舉動是在一天天、一個個累積矛盾以致釀造悲劇。

保護傘和黑惡勢力認為憑他們的能力可以無限期地週旋下去糊弄下去,有自信很好但最好別看走了眼。

保護傘和黑勢力是政府與民眾之間障礙與矛盾的製造者,這些矛盾遲早要激化,只是對象不同、方式各異、時間遲早的問題,爆發了就是一場悲劇,這些污染物無疑一次次地拋向這個社會,日積月累整個社會就會烏煙瘴氣污濁不堪。

當社會逼著民眾為正義不得不暴力復仇、自行執法的時候,一個暴民時代就臨近了。民眾退縮和迂迴不能解決問題,求助於政府又屢屢受阻,無奈之下他們只有選擇用自己的方式代替執法。如果不及時化解這些人心中鬱積的陰暗與仇恨,他們就可能做出一些驚世駭俗的事情。

為什麼我們習慣於到事後再作深刻反思呢?

到這時我才發現我依然深愛這個社會

「上海襲警案」致警察6死5傷。 如果我們僅僅將癥結歸為凶犯楊佳缺乏耐心、偏見狹隘、心理扭曲以致泛殺無故是片面的,楊佳不殺死幾個人他就不能活下去嗎?他不希望自由快樂地生活在這個社會上嗎?楊佳殺人並不是命中注定的事,所以社會必須作出自我反思,到底哪裡不順暢不和諧才釀成這個不該發生的悲劇? 所以社會應該向自食惡果的凶手楊佳和事件中死傷的11位警察說「對不起,本來可以不這樣的,本來大家都可以過得很好...」

我注意到相當一些人竟然對凶犯楊佳滿懷敬意並稱楊為英雄好漢,把凶犯美化為為民除害替天行道的大俠。政府應該從日漸增多的殘暴事件中反省自己,認識到殺死警察的楊佳之所以被一些人讚賞是有深層原因的。

當貪官黑官黑社會分子被送上審判臺斷頭臺時, 民眾無不叫好:「你們想不到也有今天吧?」「給他們判得再重些」,有些人到死都不知道有這麼多老百姓如此恨他們。

一些民眾為什麼要歌頌暴力讚美血腥為什麼缺少應有的憐憫,這個社會怎麼了民眾徹底迷失了嗎?

其實我發現民眾並不缺少憐憫心,這一點可以從現實生活中看出來,在汶川震災之後,我所在的這條街並沒有單位組織捐款,兩個蕭山人趁機騙捐,小商戶不管真假紛紛解囊。其實這些商戶大多還蠻節儉的,自己的小孩討一元零花錢可能會被這些「老闆」打罵。【幸好捐款的商戶發覺有詐而後舉報,有的則強行討回了捐款】。可見民眾沒有麻木也不缺少憐憫心,只是對不同的對象他們有不同的反應,所謂「親者痛,仇者快」 。

儘管我今年生意不太順利股市中又不見收成,儘管我被政府中的害群之馬羞辱敷衍陷害過,但這個社會沒有錯,我仍專門跑到銀行小捐了兩筆,到這時我才發現我依然深愛這個社會,儘管長達10年求告無門我還沒有對政府完全失去信心。

希望領導人不要再讓這些官員為了一個黑社會組織在民眾面前吞吞吐吐不置可否了,敦促他們給民眾一個正面回應並在最短時間內徹底解決問題。

以上請領導人斟酌。感謝您在百忙中閱讀我的長信!

祝全家安康 一切順遂
許國峰 於杭州蕭山
2008年08月08日



附一:2008年5月30日我到蕭山公安局報案的經歷

2008年5月30日星期五,我去了蕭山公安局刑偵大隊報案,我提著投毒證據,攜帶裝訂成上下冊厚達453頁的舉報材料。接待我的是警號是111509年輕警員。他沒有佩戴工作證我也就無從知道他的姓名,我只有記住了他的警號。

警察讓我到醫院去化驗一下這些證據

警員111509嫌我的材料太厚:「這麼厚讓我什麼時候看完?」 這期間也進來三四個穿黑短袖的人嘲笑我的材料太厚。一般來說也是這個單位的人。

警員111509 說:涉及偷稅的事要到經偵大隊報案。

111509提出沒有證據這些材料有什麼用,我就把塑料袋裡的證據提給他,還告訴他,舉報材料裡面有好多重要線索。他沒有接著有沒有證據的話題說下去。他說,讓我到醫院去化驗一下這些證據,如果醫院開證明說這些裡面有毒,再拿著證據報案,我剛與他辯解幾句就覺得不對勁,如果和他辯論這麼簡單的問題我不顯得太蠢了,他們故意說這麼蠢、這麼猖狂的話,我何必順著這條道跑下去。

警察讓我到犯罪份子所在地報案

我的戶口在城廂鎮,案件涉及殺人、投毒,我不到蕭山區刑偵大隊報案該到哪裡?

我對警員111509說:你對報案表個態吧,是不接受我報案嗎?還是我不該到這裡報案?

他說:按管轄我該到下面的派出所報案,萬向集團在寧圍,你該到寧圍鎮派出所。

我心想:你NND的,老子應該先到萬向集團的經警大隊報案,他們給我開個證明我才能報案,這些蕭山的狗雜種真的會胡扯。我只能心裏這麼想,我不能出口罵他奶奶。

警察說案件太大,他們這個單位小管不了

警員111509說,這個案件太大,涉及殺人、投毒、偷稅數億,他們這個單位小管不了,要我往上去,這個案件只有公安部才可以問。

我說:你們管不了你們可以向上級反應,也不應該是我去反應。 111509沒有回應我這句話。

以前沒有處理你的案件,現在也不會處理

我去報案,蕭山公安局連給報案登記都不肯做,我的材料就這麼可怕嗎?

我要求警員111509留下我的材料和證據,被其拒絕。

我再次要求警員111509對我報案表態:你對我報案給個態度是接受還是拒絕,有個結論,大家各人該做各人事。他說:你以前來這裡報過案,以前怎麼樣現在還怎麼樣,以前他們沒有處理,現在也不會處理。你說不清楚,我怎麼接受報案。

我覺得再去對這些無聊話、枉法的言行做辨白,指出誰對誰錯是對我智力的侮辱,我怎麼能讓一個與黑社會為伍的機關侮辱了自己清白的大腦呢。

我說:你不接受我報案也可以,你做個登記吧,做個登記總沒有事吧,登記一下我報案的證據和舉報材料。 他連個登記都不肯做,我的材料有這麼可怕嗎?

不是我可怕,不是我的材料可怕,是事實和證據可怕,這才是黑社會勢力畏懼的根本所在。如果想讓他做報案筆錄根本是不用去想的事情。

我告訴警員111509:以後再說吧,臨走我心平氣和地向他說聲「謝謝」。

我告誡自己:這就是現實。

蕭山公安局的目的是為了躲避黑社會組織的犯罪證據

他們這麼逃避、拒絕報案,到底為什麼?

他們一個最明顯的目的是避開浙江黑勢力的犯罪證據。

我拿去的證據都是100%混有化學藥劑,他們收下來就可以對這個黑社會組織定性了。

公安局的人竟然躲避黑社會組織的犯罪證據,真的他NND的罪大惡極!

黑社會的主心骨在哪裡? 如果說111509主動請纓為浙江黑勢力保駕護航,他也太托大了。

浙江黑勢力的主心骨是誰?是哪些人?

公安局實質上在庇護浙江黑勢力

這種拒收材料和證據的不作為行為實質上在庇護這個黑社會組織,照這樣子,黑社會豈有長不大的道理? 這個公安局是幹什麼用的?是專門為黑社會勢力設的嗎?老百姓的聲音就是這樣一步步被扼制的。

公安局最怕的是沒有證據,老百姓把黑社會勢力的證據送到他們的跟前,他們這些畜生竟然躲開去,如果說蕭山是浙江黑勢力發展壯大的一片肥沃的黑土,不知道廳長、局長要不要出面澄清。 就此我們不禁要問一句僅僅是黑社會錯了嗎?

庇護浙江黑勢力的主力還居於打黑除惡的一線

我報案被拒的事實可以說明一點:庇護浙江黑勢力的主力還處在打黑除惡的一線,不管是明是暗都是一個主導力量。獨獨一個公安局長是托不起一個黑社會組織的,他也不敢這麼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