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在這十二月的人間閒話

2008-12-24 03:02 作者: 蘇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在的我不太愛吃水果,也找不到特別嗜好的東西,終日埋在我的洗心齋書房讀古山水圖或鈔趙松雪的五律詩,鉤沉先賢高緒以覓此蕭瑟人間的三昧奧義,而把自己比成古代山水詩境裡風雪中的過客或日本浮世繪在孤獨回歸的旅人。有時夜不成寐躺在床上,心裏浮現出一幕幕灰色的冷調的景象,使我清醒我所在的時代以及在這個時代我所在的位置。

眼下黯黯的烏雲與淒厲的北風縈繞在失業、蕭條、貧窮、暴力與恐怖諸元素構成的中國大陸社會。所謂的燈紅酒綠與盛世的華章祗是中共當局自欺欺人的死亡幻戲,而背後的骷髏才是這所有繁華的根底。

這片土地上苟存人們沒有保障、沒有希望,沒有溫暖、沒有道德也沒有明天。人們的生活環境是一個在互相哄騙、互相殘害、互相奴役、互相爭鬥、沒有任何公義的類人間的妖獸叢林。

現代的中共社會可謂是歷史上最不可思議的一個黑暗王朝。政府雖然腐朽與邪惡卻化為被其征服的愚民所需要強權。官吏們顢頇低能淫亂卻有眾多的少女願意為之受孕,哪怕是亂倫也不在乎。外國的商人儘管口裡說著人權民主的普世價值,卻爭相的把大把的金錢提供給這個社會任它花費,讓它的罪惡能得以繼續。自由國家的領袖也高舉起酒杯向這個社會的暴君一次又一次的致意。

而且在這個社會做惡是一種「自由」,是一種「偉大」,是諸政府的「教化」。而所有的善良正直卻是一切無能者們的「惡德」,是大眾嘲弄侮辱的對象還可能秘密的被殺掉甚至於被活活的摘下器官。而那些弒天的做惡者不擔心受懲罰,哪怕是來自上帝的小小的一次天譴。

夜深了天更黑了,我的咳嗽聲在這小屋中居然有些空曠,我打開電燈,開起暖氣,背靠著枕頭默默的想起以前一首非主流的這樣的一首詩:

我要來了死神的權杖,

走入了唯黑暗的森林,

前面彷徨著無頭的冤靈。

惡鬼們吐著地火的妖詩,

向娼妓賣弄著血之獸印,

畜生們!

我記下了你們將來的死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