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淚痛訴兒冤 鄉民呼喚除頑凶

2009-01-07 05:44 作者: 汪柏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叫汪柏華,男,湖北省鄂州市段店衛生院退休職工。我獨子汪志剛,原段店鎮衛生院副院長,生於1969年7月19日,因鄉鎮衛生院效益不景氣,加之家庭經濟拮据,近幾年外出打工。2008年5月開始,在武漢一私人診所上班。2008年12月22日回家輪休,23日返漢途中,因與人口角竟被人活活打死,頑凶棄屍而逃。

事後得知,當天下午1時20分,我兒從家乘座鄂州到葛店班車至華容,轉乘華容華松客運站客車至漢,車行一段路程後,我兒因小便在急,要求司機停車方便,回到車上時,一廖姓男士(廖智斌)凶神惡煞衝著我兒謾罵:「老子的時間很緊,你耽誤了老子的時間怎麼辦?」一向與人為善的兒子,連聲向廖智斌賠不是,但廖智斌仍未善罷甘休,不但繼續謾罵,而且動手推打我兒,我兒左躲右閃,不斷賠禮,廖智斌不依不饒,我兒忍無可忍,出言頂了幾句,廖智斌罵道:「混帳東西,你還敢頂撞老子,老子今天要你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睛。」並立即拿手機撥打他兒子的電話:「你趕快過來,給老子收拾這小子。」不到十分鐘時,一輛灰白色麵包追至我兒乘座的客車前,將客車強行攔停,車上下來四位年輕人,他們手持鋼管、釘錘、砍刀衝上客車將我兒拽下客車,為首的廖振提手就給我兒一大嘴巴,將我兒門牙打落四顆,當場鮮血直流。兒知道事情不妙,拚命掙扎,並連聲喊救命。但我兒獨自一人怎能抵住他們四人的蠻力?我兒被他們扭住強行拖上麵包車,廖智斌也尾隨他們一起上了麵包車,臨走時廖智斌丟下一句話:「別多管鬧事,誰要報警老子要他的命。」頃刻,他們的車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裡。

幾分鐘後,麵包車開至華容鎮葛閔村村部旁,他們像老鷹抓小雞似的將我兒摔下麵包車,他們手持鋼管、釘錘、短刀對我兒進行輪番圍攻,對頭部進行暴打,此時我兒已血肉模糊,面目前非,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他們又將我兒拖至村部對面的一所廢棄小學院內,打來井水,驚醒我兒,我兒被冷水潑醒過來後,跪地求饒,連喊救命,廖智斌罵道:「給老子往死裡打,打死是老子的事。」廖振(廖智斌之子)掄起鋼管照著我兒頭部猛擊,其他幾位也不甘示弱,姜擁軍、楊立、萬開祥三人圍上狂毆,我兒子被再次打昏,他們又打井水,潑醒我兒,我兒醒後繼續求他們饒命,廖振狂笑:「小狗日的,你還想活命,老子要的就是你的命,給我往死裡打。」說完帶頭圍毆我兒,前前後後反反覆覆四次打昏我兒又用冷水驚醒,可憐我苦命的兒就這樣被他們活活打死。

噩耗傳來,把67歲的我又一次送到了死的邊緣。我兒九六年七月因急性重症肝炎住進武漢同濟醫院,當時同病室三人中二人被病魔奪去了生命,我兒花掉東借西湊的、至今尚未還清的二十幾萬元巨額醫療費後奇蹟般撿回了生命。死裡逃生的我兒,滿以為大病不死,必有後福。誰知,殘酷的現實再一次捉弄了我這苦命的人:兒子無端被歹徒奪去了生命。事雖如此,我仍在妄盼我兒子能再次奇蹟般回到我身旁。

我的妻子黃重喜、大女兒汪志紅、小女兒汪小紅第一時間聽到這不幸的消息,她們都已淚流滿面,痛不欲生,被這橫遭慘劇折磨得人不像人。特別是我年邁的妻子,哭得死去活來,險些為此喪命。

兒媳、孫子更是悲痛欲絕,路漫漫,何去何從。上高中的孫子,第一眼看到他爸爸被歹徒打得不成人形的面容時,一向很堅強的他,一下子也悲痛交加,從憤激的內心發出「我就是棄學,也要為我的父親鳴怨報仇。」

鄉里眾親、街坊鄰里、親戚朋友,聽到這消息的人,哪一個不淚如雨下,憤憤不平?我兒一向口碑非常好,與人為善,競在光天化日之下、人群雲集之處被人打死,誰能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呢?憤激之時異口同聲發出「不除頑凶,天理何在?民憤何平?」

我,平民百姓一個,既無高朋智友,又無高官至親,人性本能決定了我拼著老命也要為兒鳴冤雪恨。我深知,有黨和政府為我作主,有廣大網民和各位正義之士的大力支持,血債一定能用血來還,「不殺豺狼決不下戰場。」

藉此之機,求助於社會各界,為我及全家鳴冤叫屈,還法律的尊嚴,還社會一個公道。同時,我很疑惑,為什麼事發過程中車上乘客無一人勸阻?綁架下車後競無人報警?拖至葛閔村村部行凶時,當時村部正開會,他們目睹了此事,為何不制止?也不報警?最後得知,這幾名頑凶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廖智斌及其子廖振,幾年前開貨車,將一名學生撞倒,傷者呼救,他們下車後,非但不採取救助措施,反而用腳踢人家兩下,並惡狠狠地罵道:「找死!」然後上車,將車又倒退兩下,將該學生活活輾死,事後競賠償幾萬元判處緩刑百事大吉;姜擁軍在緩刑期;萬開祥,人稱「殺手祥」;楊立,轉業軍人、小混混。凡問及這幾個人,人們都怨聲載道,就在這幾名頑凶的居住地,華容地區的居民都對他們的行為敢怒而不敢言,談論他們都退避三舍,怕惹禍上身。當得知他們都被緝拿歸案,無不拍手稱快,為民除害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有的說:「這次不將他們處死,華容街就永無寧日。」有的說:「他們不死,華容將會三天兩頭就有殺人放火事件。」還有的說:「不將他們嚴懲,這裡的人整天提心吊膽怎麼活命啊!」甚至更有人說:「光天化日之下,這樣殘忍的事件發生了,不嚴懲他們,法律的尊嚴何在啊?老百姓怎麼安心過日子啊!」

鑒於上述情況,我及全家在這悲痛欲絕之時,對各位正義人士的正義行為深表謝意,我們會永遠記住你們的。同時,求助於各界人士,為我們伸出正義之手,給我們提供法律援助,實現懲凶除惡之目的。不達目的,我心何安?民心何安?和諧社會又何以實現?

謝謝各位!

汪柏華

二OO九年元月五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