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連載】轉化不果有「外遇」 惡毒長舌是警察(廿五)(圖)

我的父親和母親(廿五)

2009-01-12 20:06 作者: 張霜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4年4月紐約唐人街的法輪功大遊行

falungong
  2006年1月加州法輪功遊行隊伍中的扇子舞

四十七 轉化不果有"外遇" 惡毒長舌是警察

這個國家是用流氓手段治國的,所以流氓是這個流氓共和國的中流砥柱,也因為這一點,流氓也就在這個流氓共和國提供的合適的生存環境下如糞蛆一樣的繁殖起來。在共產黨的獨裁暴政下,中華兒女想要做一件好事,不知道要付出多麼慘重的代價,這種辛酸在勞教所的法輪功修煉者們都是有真真切切的體會的。所以你要想不上當,就千萬別相信那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們"的鬼話。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3年8月明慧學校的小弟子在煉功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鎮壓前深圳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有一次,我聽母親說到一個強姦幼女犯被判刑,便拍手稱快地說:"總算他們也不得不做一件好事了吧!"誰知母親竟聲音慘淡地說:"也未必,你知道現在中國的各地專政機器可真是‘求氓若渴'啊!如果那個無賴是個人性全無的渣子,說不定他一進入那些地方,就會發現那才是他生活的天堂呢。不是有句詩說得好‘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成名萬骨枯'嗎?只是可嘆無數紅朝異己成為那些貪官酷吏陞官發財的施暴對象了。" 接著,母親給我講了一些殘暴的流氓"英雄"在勞教所、監獄因其"不俗手段"發跡的故事,以及無辜良善的冤民如何在裡面被野蠻對待,含痛飲血的慘像。一聞之後,不覺心中烈焰升騰,母親有詩云:

淚落心中烈焰騰,蒼天何故降此牲?
鐐銬酷刑加國士,更虐豺虎與狼蟲!
流氓暢笑因得計,人渣黑牢作梟雄。
護國兒女浴血處,蛆蟲更分一杯羹。
磨牙吮血體肥碩,禍國殃民事充盈!
今日諂笑明哀號,我亦無詩送瘟君!

就在母親同陳小東會見後的第三天,六組的在押法輪功人員鄭萍被探視的丈夫大打出手,回到苦役車間時,人們還看到她的嘴角在流血。鄭萍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法輪功修煉者,而且性格倔強,她對那些來轉化她的猶大或警察,不經意就流露出自己的不屑與蔑視。她走起路來目不斜視,昂首挺胸,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看得黑牢裡的警察們非常惱火。然而他們的各種折磨手段對鄭萍並不怎麼奏效,因為鄭萍是個孤女,跟養父母長大,養父母對她並不親善,幼年受盡打罵,小小年紀便飽嘗顛沛流離之苦。煉就的一身鐵骨和桀驁不馴,使勞教所的酷刑與加期都顯得蒼白無力。勞教所裡的邪惡力量對她束手無策,又自不甘心,一直苦於沒辦法教訓她一頓,所以鄭萍成了他們的一塊心病。

每當警察對人談起鄭萍時,因為她的堅決不轉化,警察總是惡狠狠地造謠說:"這個人很壞,不服管教,而且還有精神病,千萬離她遠點!"新進勞教所的和那些期盼減刑,積極靠攏巴結的人就很自然地對鄭萍很疏遠,倔強的鄭萍無論怎樣難也不會奴顏卑膝,笑臉相迎,這使鄭萍本來就艱辛的黑牢時光變得更加艱難。幸好還有丈夫對她的關心和愛護。鄭萍的丈夫張沫雖然不煉功,但他深知妻子是個好人,被邪黨關押那是被冤枉的。張沫每月打小工做苦力,也不過只有四、五百元收入,但是每次探視都知冷知熱地關心著妻子,總是給鄭萍買點好吃的或好看的飾品。他們還有個兩歲的小女兒,看得出來張沫也沒有能力把女兒打扮得花枝招展,但那小姑娘生得白晰秀麗,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所以每次在會見室看見這一家人時,好心人都為鄭萍高興,在勞教所的冷漠與白眼中,鄭萍難得的有這樣其樂融融一家人團聚的時刻,真是溫馨。

然而,邪惡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為了能夠讓鄭萍轉化,他們不會容忍鄭萍有一丁點的溫暖。他們看出了這是鄭萍的唯一軟肋,是她可以被攻擊的弱點。一次家屬會見,張沫在等鄭萍時,和在會見室"閑逛"的陳小東相識了,他有意笑咪咪的同張沫寒暄,還"好心"地刻意透露了鄭萍在勞教所裡的"秘密"。那含沙射影的話讓張沫很快悟出了妻子的不軌。他請警察證實妻子的無辜,而那警察卻顧左右而言它,故意吞吞吐吐的,這使張沫確信證據確鑿,鄭萍在勞教所竟然紅杏出牆!單純的可以說是愚笨了的張沫"茅塞頓開",痛不欲生,"鄭萍,你是怎樣的對不起我啊!"他的心痛苦著,呼號著。當一無所知的鄭萍推門進入會見室時,迎接她的是一陣暴風驟雨般的拳打腳踢。

張沫打累了,氣急敗壞的坐在椅子上大罵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我帶著孩子辛辛苦苦的幹活,你不感激我倒也罷了,還在勞教所陪人睡覺,給老公戴綠帽子,你怎麼能這樣啊?"說著他傷心的哭起來,一把把自己省吃儉用買來的給鄭萍的東西扔到院子裡,恨恨的說,"我再也不會待見你,我,我把好東西都餵狗也不會給你吃!"鄭萍被丈夫突如其來的辱罵和拳腳弄糊塗了,好長時間沒回過神來。當她看到在不遠處談笑風生的陳小東和轉化她的警察時,頓時明白了自己受到這場"誤會"的原因。她冷靜下來說:"張沫,你聽到的話是造謠,你不要受壞人的挑唆了。"但是已經失去理智的張沫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你還敢犟嘴!人家是什麼人?人家是警察!幹嘛造你的謠?"暴怒中的張沫心智全無,根本無法聽進去任何解釋,他已經完全相信了警察的"佐證",認定了妻子欺騙了自己。他啪啪又是幾個耳光, 聲嘶力竭地發泄著。鄭萍放棄瞭解釋的念頭,無奈的看著丈夫趴在椅背上大哭,直到警察過來說:"行了,以後回家再管老婆去吧,會見的時間到了。"張沫指著鄭萍的鼻子,意猶未盡的罵道:"臭娘們,你給我老實點,否則你等著,下次我還揍你!"

張沫走了,帶著妻子莫須有的罪名和說不盡的淒涼,鄭萍回到了監室,也帶著一顆受傷的心和滿身的傷痕。警察卻笑了,滿意於自己導演的劇情有了完美的結局。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6年1月北歐學員集體煉功

四十八  因得大法逢神喻 永不回頭修心誠

鄭萍是由有四個親生兒女的養父養母帶大的,養父養母已經有了四個孩子,怎麼還會收留鄭萍呢?說起來這又是一個悲慘的故事。鄭萍剛出生四天,在大學教書的父親便被打成右派了,當局不但對他進行了百般折磨,並且勒令他們全家立即下鄉勞動改造。那是個極度貧困的山區,對於鄭萍這對只識做學問的父母來說,那裡的生活會怎樣,他們一點都沒有概念。被整治得缺衣少食的父母想給剛剛出世的女兒找一條活下去的路,想著留下孩子在這裡總歸會活下來,就在匆忙之中死乞白賴的把女兒留給已經有了四個孩子的鄰居鄭家,說安頓好便一定會來接女兒。

下鄉不久,鄭萍的父親就被公社的幹部趕去興修水利,寒冬臘月,在野外幹活,就連當地的貧苦農民都很難堅持,更何況整天坐在辦公室裡的一個文弱書生。果不其然,鄭萍的父親經受不住風寒,得了病,高燒不退。但在那樣的年月,他們這些"牛鬼蛇神"哪兒有休息的權利,鄭萍的父親被強迫著繼續在工地上勞改,他的咳嗽越來越重了。然而不論他病得怎樣嚴重,那些人就是不讓他休息,直到把他累得躺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氣絕而死。鄭萍的父親就這樣活活地被整死了,那時他還不到四十歲。鄭萍的母親,一個被困於窮鄉僻壤的文弱女子,要想從這片荒地中刨出食來,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帶著一個四歲的兒子。為了兒子,她怎樣都得活著啊,她自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苦苦支撐著,想著能夠把兒子養大,至於那個扔在鄰居家裡的女兒,真是連想都不敢想啊。接過來不是死路一條嗎?哪裡還敢接啊!只是可憐了一出生就被拋棄,飽嘗人間冷暖的小鄭萍。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臺灣法輪功腰鼓隊的小弟子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法輪功修煉者的美術作品

鄭家本就有四個親生孩子,在那個年代,誰都不富裕,本就缺衣少穿,鄭萍這個無端塞進的一張嘴就更加讓人厭煩了。艱難的日子,養活自己的孩子都實屬不易,又要養一個別人的孩子,怎能不怨?所以鄭萍在鄭家時,鄭家的幾口人從來也沒有誰把她當作自己的家人,對她總是呼來喝去,張口罵抬手打的容納著她,總算是沒有攆她出門而已。而鄭萍除了鄭家父母,哪裡還會奢望其他人能夠疼愛自己呢,小女孩小心翼翼地長大著,終於到了上學的年齡,鄭家沒有給她報名,她向鄭父請求說:"爸,也讓我上學吧。"鄭父說:"你的父母毫不負責任的把你扔到我這兒,我管你吃喝已經算盡力了,哪裡還有錢供你上學呢?這你可不能怨別人,這就是你的命。"在艱難環境中長大的鄭萍雖然吃了很多苦,卻也磨練出了不容易服輸的性格。既然不能上學,從那以後鄭萍就開始自己學寫字,她把哥哥姐姐學過的舊書藏起來,有空就記下那些字的筆畫,夜裡就在自己的肚皮上反覆的畫,直到記熟了,再到街上找人問讀音和詞義。鄭萍就這樣憑藉著自己的毅力慢慢地長大了。

在鄭萍二十五歲的時候,一次鄭家打傢俱請來了木匠師傅和他的徒弟,這樣鄭萍認識了做小工的張沫。張沫自幼父母雙亡,跟哥嫂過日子,在貧窮的農村一樣是受盡白眼的。好容易長到十六歲,就離開了家,開始了四處打工的生涯。張沫身架很單薄,人也不太靈透,沒有什麼技術,打工也只能做個小工而已,所以在打工的隊伍中,他也是收入最低的。張沫的這種境況使鄭萍很中意,鄭萍自己長時間寄人籬下,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人關心過她,讚賞過她,使她心裏有著揮之不去的自卑感,只有和張沫在一起的時候,她心裏才會輕鬆起來,覺得有了自信和幸福。兩個苦孩子很快確定了關係,結了婚。

他們的婚禮簡單極了,領了張結婚證,租了間小廚房,在得到鄭家父母同意之後,抱走了自己在鄭家蓋了多年的被子,就算完事了。雖然這樣,兩人都無限歡喜,兩個在世上完全孤單的人都覺得自己有了親人,有了自己要關心和關心自己的人了。婚後的日子,鄭萍也像別的女兒一樣,有空就回家看看父母,但是後來她發現,父母並不需要見她,因為他們自己兒女的大事小事已經令他們接應不暇,哪裡還有時間和精力再來惠顧鄭萍呢,她哭了一場後也就很少再回"娘家"了。

可是結婚幾年了,鄭萍和張沫卻沒有孩子,因為鄭萍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從小到大營養不良,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損傷。鄭萍去醫院檢查後,結果竟然是要孩子的希望渺茫。夫妻兩個也就淡下心來,想著既然這樣,那就兩個人好好過日子吧。後來經一個朋友的介紹,鄭萍學煉了法輪功,誰知道只煉了半年,鄭萍就懷孕了,兩口子歡天喜地,沒想到法輪功竟然讓他們夢寐以求的心願了了。後來張沫也有了正式工作,分了房,兩口子喜不自勝。鄭萍知恩感恩,一顆修煉的心更加堅定了。到全國瘋狂打壓法輪功時,他們的孩子已經兩歲了。鄭萍雖極愛自己的女兒,但是卻不想違背自己的心,因為鄭萍的堅持,不肯寫保證不煉功的保證書,很自然地被抓到轉化班。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1年2月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1年2月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在轉化班上,天天就是看洗腦電視,要求不能違背"黨",轉化幹部要求大家不但不能煉,還要把書都交上來。鄭萍想到自己的女兒,真想回家啊,所以她就給丈夫打電話,讓他把書拿來,自己好交上去。當丈夫把書交到她的手上的時候,她忽然感到有些不舍,這是自己煉功的書啊,因為煉功,自己不但病好了,還有了寳寳,就這麼交上去,是不是不對呀?她有些猶豫,無意中打開了書的扉頁,這時她驚呆了。她看到了那書中的天空變得好大好大,那些法輪飛快的旋轉著,看見師父從蓮花座上站了起來,衣帶飄灑,對著她在打大手印,而且滿眼是淚,她的心痛極了。"啊,師父啊,我這麼做怎麼能對得起你呢?"她把書抱在懷裡,決心不交了。

終究還是有人交了書,馬上就回家了。"鄭萍,把你的書交上來,就可以走了。"那個負責人說。"不!我不交!!!"鄭萍堅定的回答讓負責人吃了一驚,"怎麼回事啊,你不是要交的嗎?""我剛才想交,但是我現在不交了!"鄭萍死死的抱著書。"告訴你,誰交書誰能走,你要是不交,就是頑固不化,那是要被勞教的,你傻啊,犯得著嘛?"有個幹部說。但是鄭萍像釘子一樣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什麼也不聽,可是她的心裏卻像是在進行天人大戰一樣激烈。這些她何嘗不知道啊,況且家裡還有相依為命的丈夫和稚小可愛的女兒在等著她,她何嘗不想回家啊。但是她一想到師父的手印和師父眼中的淚水,這些顧慮就好像都不存在了。慈悲的師父為了弟子們耗盡了心血,而弟子在修煉的路上日益精進,誰都能深深體會到這是一部天法,裡面都是教人如何向善,升華提高的宇宙真理,只要把法真正學進了心,沒有一個弟子願意違背自己的心說謊,願意辜負慈悲苦度的師父。鄭萍慢慢地下定了決心。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西班牙法輪功學員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5年七月在美國首府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這時門忽的一下開了,渾身是泥和血的張沫站在她的面前,"快!快!簽了字我們走吧,我剛才撞車了!"鄭萍看到丈夫渾身的血跡,一下子哭起來,"張沫,你怎麼那麼不小心!"想著自己可能不能再照顧張沫和女兒了,鄭萍心裏心酸極了,淚水也不由得奪眶而出,"張沫,如果一定要簽字才能回去,那我只能暫時不回去了。你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和女兒。我知道對不起你,但是如果我簽字,就對不起師父了,我是不能那樣做的呀!"

鄭萍堅決不簽字,張沫又一門心思想把鄭萍接回家,他們和那轉化班的負責人磨了好久。但是轉化班的負責人說,上面交待了,不簽字,就是不放人。最後,張沫又恨又疼,只好自己回家了。鄭萍知道張沫最終是能理解自己的,果然愛她的張沫原諒了她,他知道鄭萍的性格剛烈,但是正直,所以不簽字他也能接受。鄭萍最終被判了勞教,張沫就獨自帶著女兒,含辛茹苦地等著鄭萍,一心希望勞教期滿妻子能夠安全回家。

然而這樣一點簡單的快樂,勞教所的警察也一定要破壞。他們給鄭萍造謠,腦子一根筋的張沫居然深信不疑。那些謠言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影響呢?張沫的心情到底有沒有好一點?鄭萍不敢再想下去,她覺得前面一片黑暗。邪惡真的要奪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僅存的一點溫情嗎?鄭萍心裏痛極了。她知道,所有的魔難都是在考驗她的心,警察這樣做不為別的,就是要讓她轉化,如果她答應轉化了,一切就會煙消雲散,但是如果那樣,那她還是鄭萍嗎?她堅信自己的信念沒有錯,不論多苦多難她都會堅持下去。

(待續)

點擊此處看全部連載: 我的父親和母親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9

我的父親張興武 母親劉品傑

打電話給韓延青 幫忙營救我父親

各位讀者,自從2008年716日深夜,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撬門而入強行綁架我父母以後,我父親張興武現在被非法羈留在山東看守所已經超過半年了。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分局610系統一直妄圖給我父親判重刑,尤其是610辦公室的韓延青。請廣大讀者幫助營救我無辜善良的67歲的父親張興武,讓他早日回家。只用說一句話:請立即釋放張興武

辦案主要負責人: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分局610辦公室:

通信地址: 濟南市林祥南街161號 郵編: 250001

韓延青: 0531-85084585 手機:13361089206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1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 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父親被連續26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母親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辦護照。今年716日晚上 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 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父親母親。父親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親我父親會被判刑XX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