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能安息的四千萬冤魂

2009-04-17 14:07 作者: 朱萬利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今年是中國大陸大飢荒發生五十週年。

早在60年代初期,臺灣媒體多次報導說,大陸餓死了三千多萬人,當時無人敢相信,認為是臺灣在進行反共宣傳。西方一些媒體也有中國大陸發生飢荒的報導,而中共當時一概視為「惡毒攻擊」和「造謠誣蔑」。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曾說:當時餓死的人數要精確統計的話,應在4千3百萬到4千6百萬之間。在文革時期各縣「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被批鬥時曾被機關幹部和紅衛兵揭發出他們任職時造成餓死人的數字。隨著國家檔案的逐步開放和海內外民間研究者蒐集到的地方檔案資料,1959至1962年餓死人數為四千萬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回顧一下:

天府之國的四川省在迫害狂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的統治下餓死人數全國最多,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812萬,現有文件可查的實際餓死數字至少是1000萬;當四川餓死人的災難還在繼續時,李井泉官升一級,成了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書記。在1962年1月的中央工作會議(即七千人大會)上,李不得不在四川組的小會上作檢查。檢討通不過,鄧小平兩次到四川組去為他開脫,四川餓死上千萬人的事就不了了之。

河南省是全國大躍進的紅旗,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200多萬,實際餓死700萬。其中信陽地區1958年有800萬人口,5年後有人口400萬,當時的信陽事件震驚了黨中央,中央查出了到60年4月信陽地區就餓死至少一百萬;其中息縣639村死絕,餓死達11萬人;固始縣400村死絕,餓死10萬;遂平縣全縣走成空村;正陽縣餓死8萬;新蔡縣餓死10萬……以省委書記吳芝圃為首的河南省委應負主要責任。

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李葆華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200萬,實際餓死250到300萬之間;僅1960年一年,安徽省就有192萬人餓死。其中鳳陽縣8400戶全家死絕,發生600多起人吃人事件,餓死10萬;赤壁縣餓死12萬。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還拒不認賬。

甘肅省委書記處書記何承華竟然在電話中欺騙周恩來說甘肅有餘糧,農民連大餅油條都吃不完,結果糧食外調造成甘肅至少150萬人餓死,到最後甘肅實際餓死至少250萬,大量出現了人吃人事件。

湖南省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86萬,實際餓死200萬;寧鄉縣是劉少奇的老家,劉的姐姐劉少白家中在一個月裡接連餓死了兩口,她的兒子因用米糠充飢,屙不出屎而活活憋死。

山東省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335萬,實際餓死700萬。

河北省委當時提出了「吃四兩晒太陽」的口號,實際餓死170萬。

貴州省實際餓死100萬。其中「革命聖地」遵義最嚴重,農民成批成批的餓死,有些地方全家全家的死絕,成堆成堆的埋人,大量的人吃人事件發生。1960年7月中央收到了貴州的報告,才知道了「遵義事件」。

廣西在第一書記「左王」韋國清領導下,於1959年9月開始「反瞞產」運動,他親自坐鎮桂林地區指揮,使搜糧運動遍佈廣西,留給農民的口糧每人每天不足四兩。韋國清自己承認的餓死數字」是三十多萬,當時廣西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50萬,實際餓死60萬。

富庶的江南水鄉江蘇省餓死50萬,其中高郵縣餓死37000人中,17000人是兒童。

魚米之鄉的湖北省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40萬。

廣東省當時上報中央的餓死數字是10萬,實際餓死27萬。

雲南省向毛主席報告說省裡因腫病而大批死人,腫病就是吃不飽造成的。雲南省實際餓死30萬。

遼寧省實際餓死近40萬,其中瀋陽郊區餓死6萬人,有5.5萬人是新民縣農民。

新疆白城地區,當時就有6萬人被餓死,當幾千名飢餓的民眾聚集在伊寧市的伊犁州政府門外呼喊「要糧食」時,新疆軍區司令王震下令開槍。大街上至少有幾百具屍體。隨後約有15到20萬當地人逃離新疆湧進蘇聯境內。1961年新疆伊犁地區爆發的那場全民暴動,真實起因是飢餓,而中共官方至今還把它說成是反革命暴亂。

1959年之前,西藏從未發生過飢荒,更沒有餓死人的記錄。1959年,中共強行對西藏進行社會主義改造,把大躍進和公社化的那一套搬到西藏,而且把西藏糧食大量運往內地支援內地,嚴重時連種子都不剩,造成34萬藏人死於飢餓。曾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的十世班禪喇嘛,給周恩來寫《七萬言上書》,提到藏人因斷糧而成批死亡,有些全家人死光,他悲憤道:「從前西藏討飯的,還有一個碗;如今討飯的,連一個碗都沒有。」因為上書,這個在西藏地位僅次於達賴喇嘛的活佛班禪喇嘛,竟被中共投入監獄,關押10年!

餓死人數相對較少的省:福建省實際餓死17萬;吉林省16萬;浙江省11萬;青海省,陝西省,江西省實際餓死均10萬;黑龍江省6萬;山西省4.5萬;內蒙古2萬;寧夏2.4萬;北京市郊區農村餓死4萬,上海市郊區農村餓死2.2萬,天津市郊區農村餓死3.5萬。

當時全國各處的勞改所及監獄裡關押了1000萬犯人,包括政治犯與右派份子們,他們當中究竟餓死了多少,沒有得到準確數字。

寫完上述數字,我的眼淚止不住地落到了鍵盤上。當年有26個省曾上報給中央餓死人的數字,所以連中共中央黨校內部文件都不得不承認餓死有2500萬,這是當年上報的有檔案可查的總數。

我說這四千萬冤魂永遠不能安息,原因在於:

一至今中共不完全徹底地承認錯誤,不還原歷史真相。中共把大飢荒的原因說成是嚴重的三年自然災害,加上蘇聯政府撕毀合同並且逼債,使我國經濟發生了嚴重困難。

請大家讀1989年水利電力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災荒史》;1997年水利電力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水旱災害》和《中國水利年鑑》;讀王維洛的《天問--「三年自然災害」》;讀金輝的《風調雨順的三年—1959至1960年氣象水文考》;再讀各省各縣的水利統計年鑑。這三年沒有全國範圍的大規模嚴重洪澇災害,全國約10%的農田受旱災洪澇災,即便是在受過災的地區,也是在三年中的某一年受災而已;而且出現的旱災程度遠未構成「嚴重」的自然災害,更談不上是「百年不遇」的自然災害。1960年《人民日報》的國慶社論說兩年來,全國大部分地區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1960年又遇到了百年不遇的自然災害。於是「三年自然災害」這個中共建政以來的最大謊言便年年講下去,成了真理,而流氓領袖毛澤東和中共政權集體性的罪孽被徹底掩蓋了,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1960年7月16日,蘇聯照會中國政府,單方面決定召回專家,並撕毀專家合同書,廢除科學技術合作項目。蘇聯毀約發生在大躍進已經造成經濟崩潰之後而不是之前,1960年上半年已經餓死上千萬人了。蘇聯毀約停止對華援助主要是軍工項目和工業方面;撤走在華專家,主要是在中國核工業部門及其研究院協助中國研製原子彈的專家,這不直接造成飢荒,與餓死幾千萬毫無關連;蘇聯的「逼債」被過分誇大了,所謂逼債其總數目十億元上下,談不上是造成我國經濟在1959年到1961年發生嚴重困難的原因。三年大躍進中,全國沒有效益的計畫外建設投資245億,全國報廢的工程折合人民幣達150億元。當時的副總理李先念說:「大躍進……國民收入損失了一千二百億元」。逼債十億的數字小得不值一提。

再看看當時的二則外貿消息吧,一是《中蘇貿易會談公報》,公報說,「對於中國因農業遭災而在1960年貿易業務中產生的對蘇聯欠帳問題,蘇聯方面表示充分諒解,並向中國政府提出,上述欠帳在五年內分期償還,不計利息。蘇聯還建議,在這年8月底以前以借用的方式供應中國五十萬噸糖,以後在1964-1967年期間歸還,不計利息。中國方面以感激的心情接受了這一建議。」(見1961年4月9日《人民日報》)

其二則是《中國與阿爾巴尼亞經濟會談公報》,「中國政府同意對阿爾巴尼亞在建設化學、冶金、電力、建築材料、輕工業等二十五個項目方面,提供成套設備和給予技術援助。同時,中國還同意向阿爾巴尼亞供應糧食和其他主要食品。(見1961年4月26日《人民日報》)  

就這樣,國庫的銀子流水般散給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古巴等等,雖然中國人民當時正在餓肚子。看過這二則外貿新聞,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1961年,經周恩來提議,中國向蘇聯提出,就近向蘇聯的遠東借二十萬噸糧食,用以解東北的燃眉之急,蘇聯如數借給了中國,「使東北糧食困境及時得到緩解。」東北餓死較少,蘇方出借糧食是原因之一。而中共嚴密封鎖消息,不讓老百姓知道蘇聯借糧給東北度荒的事,煽動老百姓的反蘇情緒,使老百姓誤以為中國的「困難」來自「蘇修」破壞。中共說謊加栽贓,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二.大飢荒是十足的人禍。

大飢荒是毛澤東與中共的一連串政策失誤造成的。劉少奇在七千人大會上講大飢荒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事實上是十足的人禍。

1.糧食減產不是因為自然災害,而是耕地拋荒和棄收。各地青壯年農民都煉鋼鐵和修水庫去了,大躍進時九千萬農民參加了大煉鋼鐵,沒有照顧好農田,各省播種面積不及往年的四分之三。

2.1959年7月的廬山會議錯誤地批判彭德懷,使黨內無人再敢講真話,大躍進便是一次全國集體編造謊言的大爆發,於是錯誤政策一直走下去。

3.從中央到地方幾乎所有幹部都吹牛皮,謊報糧食產量放衛星,於是按謊報產量推算的數字向農民高徵購糧食,使農民嚴重的口糧不足,甚至刮走了種子,導致1960年春農村大面積餓死人。

4.1959年底,錯誤地發動了「反瞞產私分運動「,再次奪農民的口糧。為了追逼糧食,許多幹部在千方百計地掩蓋災情,成了人性滅絕的禽獸。河南息縣防胡公社婦聯主任黃秀蓮割了四個社員的耳朵,其中一人死去。光山縣用罰凍的刑罰逼迫農民交出糧食,槐樹店公社有十三個孤兒活活被凍死在山上。河南信陽地區在追逼糧食的過程中拘留、逮捕了一萬餘人,其中七百人死在拘留所和監獄;安徽鳳陽百分之十二點五的農民遭受過刑罰,被用繩子勒死、割鼻子等器官,甚至活埋小孩;被迫害人數達2萬8千零26人,其中441人被酷刑致死,383人終生殘廢,被關進監獄的2千餘人中,有382人死在獄中。運動中各縣派民兵封鎖村莊,街頭、交通要道都設了關卡,認為逃荒會有損黨的威信,口號是「農民餓死可以外逃不行」。從1959到1961年,周恩來連續三年籤文件不許農民要飯,發出《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全國開始大抓「盲流」。中國的歷代王朝早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從災情呈報、災情調查、災情評價到救災措施的救災制度。中共不許農民逃荒尋活路,將他們困在家中活活餓死,這是中國歷代王朝從沒有過的做法。而有幸活下來的人也因為飢餓而無力操持農活,繼續荒廢了農作物。

5.大量出口糧食又沒有及時進口糧食。中共在1959和1960兩年裡共出口糧食680萬噸,買了幾十萬兩黃金。當時有人建議應在國際市場上拋售黃金,但周總理不贊成這樣做。他說:「黃金不能賣!我們不僅沒有賣黃金,而且還利用金價比較便宜的機會,每年買進幾十萬兩黃金,年年買進,一直買到1970年」。毛澤東在1960上半年拒絕批准進口糧食,面對糧食減產農民大批餓死,到了1960年底毛才同意進口糧食,1961年3月進口糧食440萬噸,太晚了!只要不出口糧食或1959年底馬上進口糧食,那四千萬人會餓死嗎?當時毛澤東與中共想造原子彈、導彈,好揚威世界,急需用大量黃金與外匯進口相關的設備材料,「兩彈一星」升天了,四千萬生命入地獄了。

八年抗戰期間中國人因戰亂死亡2000萬,三年大飢荒餓死四千萬,中共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短期內餓死人數的最高記錄!中國在無內憂.無外敵入侵情況下,無全國範圍的嚴重自然災害情況下,由於毛澤東的獨裁專制和全黨幾百萬幹部的配合,使錯誤政策一直走下去,最後釀成了人禍,走向了大飢荒。中國農民是幫助共產黨打天下的主力啊!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三.罪魁禍首是毛澤東。

在大躍進一開頭,毛就告誡中共高層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準備。在為大躍進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毛大談餓死是「白喜事」,「是喜事,確實是喜事」。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被帶去看餓死的人堆時,幾乎是在重複毛的話:「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有些地區規定餓死人後「不准哭」,「不准帶孝」。

在三年大飢荒期間,毛澤東不吃肉是事實,但毛澤東開始在全國各地大修行宮。人民大會堂的北京廳改成了毛澤東專用的「118會議室」,裡面的裝潢、傢俱、吊燈遠勝於克里姆林宮的規模。廬山管理局為毛興建了一座巨型別墅,比原國民黨政府總統蔣介石的別墅「美廬」大幾倍,於1961年8月完成。湖南韶山滴水洞是在中國老百姓最飢餓的1960年下半年開工的,直到1962年底才完成,耗資一億二千萬元,有人計算了一下,如果1960年毛澤東用建別墅的錢去買糧賑災,那樣湖南就不會餓死200萬了。同時建造的另一個行宮是上海的西郊賓館,連同園林佔地一千多畝,上海市委稱之為「四一四工程」。當時各省市競相為毛澤東建賓館、建帶游泳池的「水晶宮」。大家要知道毛澤東的行宮多數是在這期間建的,不是建於個人崇拜盛行的文革期間。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中共黨天下的地方官只對上負責報政績,不用管老百姓的死活。像四川李井泉這樣的餓死上千萬人的地方官,甘肅的張仲良和何承華,山東的舒同,安徽的曾希聖,廣西的韋國清,河南的吳芝圃,新疆的王震等等,一個也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餓死四千萬也沒使毛澤東與中共進步,接下來毛澤東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再次使中國走入了浩劫。毛澤東的思想仍是「指導」還在「堅持」,他的殭屍還在北京的中心,他的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四.中共至今不允許人們紀念與反思大飢荒。

上海的人口理論學者金輝,只因寫文篇探討大飢荒真相,就被抓起來;張藝謀反映大躍進的電影《活著》被定為禁片;丁抒全面真實的介紹大飢荒的著作《人禍》被定為禁書;大陸內的電腦網路與刊物嚴禁刊登有關大飢荒的真實報導;不許拍揭露大飢荒的影視片;更談不上建大飢荒紀念館與紀念碑了。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中共在1981年的《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裡,已經給大飢荒做結論了,這個「黨」是不會錯的,是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於是對大飢荒不許人們公開地進行學術研究,也沒必要研究了,必須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嘛。誰再堅持研究,發出不同的聲音,現如今就是「泄露國家機密罪」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了。四千萬血債不許被提及,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那些80與90年後出生的大陸「愛國憤青」們,你們對大飢荒瞭解多少呢?中共60年來就是靠著壟斷新聞媒體掩蓋真相,對全民實行洗腦教育來維持其獨裁暴力統治的。如果全民知道大飢荒真相,人民會逐步認識到中共政權的本質,看透其執政的非法性。

等中國真正走向了民主憲政之路,要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查清所有歷史事件的真相。即便到了那時,這四千萬同胞本人也不能得到國家給與的賠償,他們多數又沒有後代,談不上由後代來領取國家賠償,你說那四千萬冤魂能安息嗎?

海內外全體中國人都不要忘記大飢荒遇難的四千萬同胞!

2009.04.17於紐西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