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獵艷步步緊逼 女醫生半推半就被包養十年(圖)


2009年1月22日晚,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播發了原福建省委常委、秘書長陳少勇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消息。

漂亮女子黃美娜剛從澳大利亞回國,這條新聞在她心裏掀起巨大的波瀾。原來,黃美娜給陳少勇做了近十年情婦並為他生了兒子,陳少勇曾給了她無數的希望和幻想,她則為此付出了近十年歲月和曾經幸福的家,而浮華的背後是骯髒的交易和墮落......

1989年,黃美娜從福建醫學院畢業後成為福建一家大醫院康復科的醫生。次年,黃美娜和在省直某機關工作的男友孫浩結為夫妻。1993年,他們的兒子出生,日子平淡而幸福。然而,1998年9月的一天,黃美娜平靜的生活被一個官員的出現攪亂了。

那是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康復中心的患者不多。在走廊裡,黃美娜看見院長和中心主任陪同一個中年男人走來,她很自然地同他們打招呼。中年男人顯然對一襲白大褂的黃美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中年男人就是時任莆田市委副書記的陳少勇。

此後,陳少勇每週都要從180公里外的莆田市驅車來福州,找黃美娜理療。兩人一回生兩回熟,慢慢也就成了熟人。

儘管陳少勇對黃美娜垂涎三尺,但黃美娜不為所動。1998年10月中旬的一天傍晚,黃美娜突然接到院長打來的電話:"陳書記今天頸椎病加重了,他現在就在福州,你去出診一下,按照加班給你補貼。"對於院長的安排,黃美娜不便拒絕,於是換了衣服,帶上針灸用具坐上陳少勇的車......

淫棍貪官 陳少勇

黃美娜到了才知道,陳少勇住在莆田駐福州辦事處招待所。秘書把黃美娜帶到陳少勇的套房,然後輕輕地帶上門退了出去。見黃美娜有些緊張,陳少勇熱情地招呼她,漫不經心地說:"穿白大褂的黃醫生漂亮,沒想到,穿日常衣裳的黃醫生更加迷人......"黃美娜只得硬著頭皮請陳少勇坐下來,先按摩,再針灸。

不到十分鐘,陳少勇就要求結束針灸。他說:"其實,今天請黃醫生來主要不是為了治病,而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陳少勇頓了頓,順勢坐在黃美娜坐的沙發上,親昵地攬住了她的腰。

黃美娜一下子掙脫出來,霎時漲紅了臉。她鎮定了一下,問商量什麼事。

"當然是你工作上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在這家醫院並不順心,你不想調個更好的單位嗎"陳少勇不急不慢地說。

黃美娜被他說到了心病,但她不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換取順心的工作。但她隱約覺得,陳少勇是不會放過她的。

11月初的一天,院領導再次讓黃美娜為陳少勇出診。這是工作,她沒辦法拒絕。這次,陳少勇倒是開門見山,說從見到黃美娜那天起,他對她的思念幾乎到了茶飯不思的地步......

一個月後,黃美娜忽然被提拔為康復中心副主任。與此同時,她的老公卻從機關的重要崗位被莫名其妙地調到一個可有可無的崗位。黃美娜自然明白個中玄機,但有苦難言。

儘管莫名其妙地當上了康復中心的副主任,儘管收下了陳少勇的大鑽戒,黃美娜對陳少勇仍是敬而遠之。陳少勇幾次請她去招待所的包房給他理療,她都拒絕了。這讓陳少勇很窩火。

1999年3月,因為有人舉報黃美娜處理醫患關係不當,黃美娜從副主任降回到普通醫生。這樣一來,黃美娜臉上挂不住了,託人聯繫了幾家醫院辦調動手續,但都被拒絕。

不久後,陳少勇再次約見黃美娜,他"情真意切"地表達自己對她的傾慕,並表示不破壞她的家庭,同時以她老公的事業相要挾。因為擔心陳少勇再做出不利孫浩的事,黃美娜最終妥協了,但她提出條件:她只能陪陳少勇一次,而陳少勇必須把她調到另一家醫院,而且必須是副主任級別;此外,陳少勇必須將孫浩從副科提為正科。

1999年5月,在招待所陳少勇的住處,黃美娜懷著複雜的心情倒入陳少勇的懷抱......

很快,陳少勇把承諾全部兌現,黃美娜對陳少勇的排斥也沒有那麼強烈了。

與黃美娜一次激情後,陳少勇自然欲罷不能。於是,在加緊送禮討好黃美娜之餘,他也會安排燭光晚餐、海邊賞月吃海鮮之類的浪漫約會。漸漸地,黃美娜在一種說不出的情緒中,開始享受起陳少勇帶給她的奢侈生活。

幾次歡情後,陳少勇覺得,與黃美娜的老公一起分享自己中意的女人,這樣很不痛快。一天,兩人在福州長樂市漳港海邊吃完飯,陳少勇說:"乾脆我們都去離婚,這樣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一對了。"黃美娜說:"不行,我已經背叛老公了,不能再丟下孩子!"陳少勇提出新方案:"離了婚,你可以跟我到莆田,在當地機關找個你喜歡的職位,我也可以幫你的老公升到副處。這樣,也不算虧待他了......"

無論陳少勇如何遊說,離婚一事,黃美娜堅決不鬆口。1999年8月23日,黃美娜下班一回到家,就發現孫浩不對勁。孫浩陰沉著臉,緊緊地盯著她,忽然揚起手甩了她一巴掌:"沒想到你會這麼下賤!你馬上給我滾!"黃美娜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一天終於來臨了。

黃美娜離婚後,單位同事議論紛紛。她找到陳少勇,主動提出去莆田工作。很快,陳少勇就將黃美娜調到莆田市某轄縣的縣醫院當副院長,並幫她在莆田市區買了一套商品房。這樣一來,黃美娜就成了陳少勇的固定情人。

黃美娜安頓完畢,就開始追著要陳少勇離婚。但陳少勇此時用起緩兵之計:一會兒說現在離婚會影響仕途,一會兒說正在做老婆的思想工作。

為了安撫黃美娜,陳少勇確實把她當成了准太太,莆田的各種高級聚會,他都要帶上她,大家都將她當成了陳少勇的女人。一直到1999年12月,陳少勇當上了莆田市長,婚還是沒離成,他的老婆黃瑤茜還動不動就跑到莆田監督丈夫的婚外情,這讓黃美娜分外難受。

2000年3月,陳少勇指示當地文化部門策劃"莆田文化形象小姐"大賽。選美比賽最後選出了10個名目不一的"形象小姐"。其中三名"形象小姐"被陳少勇收作情人。

這一切自然瞞不過黃美娜。她心裏委實不甘,但又無可奈何。這年8月的一天,陳少勇和蔡華被黃美娜堵在莆田一家賓館。陳少勇一點兒也不慌亂,冷靜地說:"有事回家再說!"黃美娜說:"你已經把我害成這樣了,你到底還要讓我等多久"

陳少勇嬉皮笑臉地反將黃美娜一軍:"你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怎麼喜歡做間諜一樣的事呢更何況,你還沒到名正言順的地步呢!"

黃美娜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她知道自己被陳少勇忽悠了。半個月後,她發現自己居然懷孕了。她原先決定打掉這個孩子,但轉念一想:有了孩子,就可以逼陳少勇跟自己結婚!2001年上半年,孩子出生了。陳少勇知道生的是男孩後欣喜若狂,他給兒子起名陳勝,但對外說是黃美娜的外甥。

2002年5月,在莆田任職十年後,陳少勇被調往福建另一地級市寧德市任市委書記。陳少勇調任後,黃美娜的電話他都不太願意接,經常接了電話就說正在開會,然後把電話挂掉。

在寧德主政後,陳少勇偶爾也會想起他與黃美娜生的兒子,然後利用假日來看望一下,順便"寵幸"一下黃美娜,不過每次都是來去匆匆。2005年5月,儘管到處風流,陳少勇卻官運極佳,他被調回省城,任福建省委常委、秘書長。

2006年之後,陳少勇已越來越少去莆田了,有時兩個月才去一次,探望一下黃美娜母子就匆匆走了。

這時,黃美娜也終於明白,陳少勇這輩子是不會跟她結婚了。既然如此,她還得找個好男人成個家。於是,她把這個念頭透露給陳少勇。但陳少勇不同意,他希望她再等一兩年。

2006年夏天一次出差,黃美娜認識了廈門一家醫院的離異海歸博士,博士開始追求黃美娜。然而,這事讓陳少勇知道了。不久,那名博士醫生竟然主動退出了這段感情,他的壓力實在太大!黃美娜知道,又是陳少勇在其中做了手腳,黃美娜禁不住仰天長嘆。

2007年,黃美娜的父母先後生病去世。她和前夫生育的兒子這時14歲了,已經懂事的兒子唾棄她這個母親,甚至拒絕見她。親人的摒棄和遠離,讓黃美娜內心越發荒涼。

2008年3月,陳勝快7歲了,同學們開始嘲笑他,說他是私生子。黃美娜把情況告訴陳少勇,他沉吟半天才說:"要不,你帶著兒子出國吧!這樣,孩子的前途也會好些。"黃美娜思前想後,也覺得自己在莆田成了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實在很難再待下去了,於是她選擇了去澳大利亞。

2008年6月,陳少勇再任福建省委常委,兼任省直機關工委書記。但僅一個月後,陳少勇的港商情婦鄭少清因為走私過於猖狂被舉報到中央。被審查期間,鄭少清供出了走私團夥中的陳少勇黃瑤茜夫婦。此事引起中紀委關注。紀檢部門掌握其大量貪污受賄的事實後,陳少勇夫婦同一天被雙規。

2009年1月,黃美娜帶著她和陳少勇的兒子回福州過春節,她從電視裡獲知陳少勇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她不禁回想起自己曾經的屈辱,頓時百感交集,潸然淚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