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圖)

2009-04-21 22:28 作者: 馮海聞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已故國務院副總理黃菊的大秘書王維工,日前因身涉上海社保案收受巨額賄賂而被判處死緩。這個中共建政以來首次因腐敗而被判刑的中南海大秘,見證紅牆政治的波詭雲譎,亦身處官商勾結的漩渦中心,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太多的罪惡,按理他罪叉誅,但據說「舉報有功」,所以處以死緩。王維工到底舉報了什麼?對中共政壇今後有何影響?引起外界的關注。

王維工原為上海市委辦公廳秘書,一九九四年出任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黃菊的秘書。此後他在上海的任職,最高為市委辦公廳副主任及上海市委副秘書長。中共十六大之後,王維工進入北京,在國務院辦公廳繼續擔任黃菊的秘書。

王維工人脈資源廣

王維工精於逢迎,擅長人際,侍奉各政界要員,並通過打造「夫人俱樂部」建立廣泛的人脈資源。這個「夫人俱樂部」的實體,正是大名鼎鼎的上海市慈善基金會。這個機構設址於上海盧灣區製造局路八十八號的金灣大酒店內,而黃菊的夫人余慧文則在這家基金會中擔任要職,王維工及這個「夫人俱樂部」的數名負責人都是江蘇吳江人,因此與同為蘇州人的張榮坤相識。

張榮坤雖然年輕,但對官場中的有力人士從來不吝金錢。在張與王維工的交往中,每次見面,必定送錢,而且幾乎以美元為主,少則五萬美元,多則二十萬美元。當然,張榮坤也沒有白投資,當張要收購上海路橋股份時,王維工便張羅陳良宇與張榮坤吃飯,陳良宇當場拍板給予支持,使張以極低價拿到上海路橋的股份。正是三人關係如此密切,當上海社保案案發後,王維工又率先給陳良宇通風報信,通報案情,謀劃對策。

由於黃菊分管金融工作,王維工在金融領域染指很深,這在其情婦康燕身上展露無遺。康燕是軍中護士出身,後轉業至《人民日報》華東分社,她與王維工在寫《解讀上海》一書的寫作過程中擦出「愛的火花」。王維工特地親自操刀為該書作序──「歷史不會忘記,人民永遠記住」,同時還運用各種關係、資源推廣此書。此後,在王維工的「關照」下,康燕扶搖直上,先後擔任人民日報社旗下的國際金融報社社長,以及上海文廣集團副總裁。

與此同時,康燕也成為王維工在金融領域進行官商勾結的前臺代理人。康燕與上海諸多政商要人關係甚佳,上海及周邊地區的銀行主管,都是康燕人脈關係網的重要部分。康燕與王維工合作最高峰的時候,是共同寫作《見證中國金融》一書。王維工利用擔任黃菊辦公室主任的便利,積極為康燕穿針引線。《見證中國金融》一書的首髮式,多位副部級以上官員出席捧場,由此可見王維工的動員能力有多強,他與康燕的關係又有多深。

日記本成定時炸彈

王維工有寫日記的習慣,喜歡將看到的、聽到的事情記錄下來,很多他介入其中的官商勾結情節、政要人物的臧否、紅牆政治的內幕交易、高官夫人子女的愛好,一一被這個有心人記錄在案。當他被雙規之後,這些日記本也成為政治定時炸彈。官方稱其「揭發有功」,是不是就是這些材料,成為中紀委引而不發的炮彈呢?王維工雖然身陷獄中,卻使很多台上的人如芒在背。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消息人士說,黃菊生前向中央表態:對於其秘書王維工的違紀行為,按規定嚴辦。圖為05年9月,王維工(左一)隨同黃菊(中)考察雲南。


拓展閱讀:

"上海幫"的女人們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隨著灰頭土臉、目光呆滯的陳良宇被定罪判刑,胡溫當局已將"上海幫"大體修理完畢。唯一尚未了結的公案是:如何發落已被"雙規"大半年的黃菊的大秘書王維工。"上海幫"大樹既倒,妻隨夫貴的"上海幫"的女人們的長袖善舞也隨著一一曝光,無以遮掩了。

1994 年,黃菊夫人余慧文在丈夫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後不久,便要求"挑點擔子做點事",於當年5月7日發起成立了上海市慈善基金會,由時任上海市政協主席的陳鐵迪掛名任理事長,余慧文當副理事長。余慧文在基金會負責聯絡上海市主要領導的夫人們,包括吳邦國夫人章瑞珍、陳良宇夫人黃毅玲。基金會遂成聞名遐邇的 "夫人俱樂部"。

余慧文主管基金會最重要的資金募集工作。她明碼標價:凡是個人捐贈50萬元,企業捐贈100萬元以上者,可獲領導人夫人接見;捐款超過300萬元以上者,可任基金會理事,累計達到1000萬元以上者,可任常務理事----這樣就能經常與這些夫人們歡聚一堂,也就意味著能接近上海最有權力的領導人了。於是,港澳台商和江南一帶富商,無不對"夫人俱樂部"趨之若鶩。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圖:張榮坤的妻子張櫻是中學同學。

剛被判刑19年的蘇州商人張榮坤,為何在上海灘獲驚人功業?其全部奧秘就在於敲開了"夫人俱樂部"之門。他不惜舉債和向銀行貸款來捐款,當上了上海市慈善基金會副監事長,鋪平了向高官行賄的綠色通道。張榮坤及其控制的沸點投資、福禧投資行賄總額高達3083萬餘元,其中給王維工的就有933萬元,向原上海社保局局長祝均一、其妻黃華、女兒祝妮卡行賄約131萬元,向陳良宇的秘書秦裕行賄約40萬元。余慧文與富商勾結的劣跡目前在坊間愈傳愈烈,不過中央並沒有動她,只是不批准她赴美探親。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圖:余慧文(右)又主持太太俱樂部一次活動了。

陳良宇和其夫人黃毅玲是中學同班同學,比陳大兩歲。黃毅玲自2002年成"上海市第一夫人"後,在"夫人俱樂部"中與余慧文一樣活力四射。陳良宇垮臺後,調查組發現黃毅玲擁有很多上海企業的股票,其中包括周正毅農凱集團的股票。黃毅玲和兒子陳維力還經常接受一些企業的邀請出國遊玩,接受他們贈送的名貴字畫和貴重物品,其中陳良宇的"小兄弟"陳超賢就曾送給黃毅玲百萬巨款。甚至還有人以陳良宇父母的名義買房贈送黃毅玲和陳維力。

陳良宇像毛澤東那樣十分好色,有多名"女友"。從1991年開始,他先後有兩名相好多年的情婦,其中一人曾3次墮胎。除此之外,他還零敲碎打找女性無數,每次完事後均以現金交付,少則幾千,多則上萬,並為"女友"家人安排工作。

 港媒:中南海第一腐秘留下的疑問

黃菊的大秘書王維工,看上去老實本分,實際上也花得一塌糊塗,有"8+1"的說法:8個情人和一個老婆。在9個女人中,有一人被拘捕,她就是王維工的情人,原人民日報旗下的《國際金融報》社社長康燕。她因為利用與王維工的親密關係,為富商牽線搭橋,協助批地批貸款,從中牟利而被"雙規"。

現年45歲的康燕於2001年出版了30萬字的《解讀上海》。書中對黃菊、陳良宇極盡阿諛吹捧之能事,上海市不少機關、單位受命攤派購買,因而銷量衝天。康燕任社長期間,《國際金融報》的發行和廣告也大有起色。那些部長、省長、行長知道她與"黃菊首秘"的親密接觸,誰不樂意在那上面登點廣告取悅康燕?康燕精明、老到,她並不諱言與王維工的非同一般的情誼:"說王維工同志是我的良師益友恐不為過,無論是在上海還是在北京,無論是對我的新聞採訪還是對我的個人專業寫作,他都傾力協助有求必應。"

康燕憑著與王維工的關係和她經營起來的人脈,由《國際金融報》社長再升至上海文廣集團副總裁。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與如日中天的"上海幫"搭上關係之後不過五、六年光景,"上海幫"的末日就來臨了。黃菊撒手西歸、王維工落網之後,她的人生風光之旅也就走到了盡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