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者夏業良致中宣部長劉雲山公開信


據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報導,北京大學學者夏業良12號發表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公開信;公開信表示,劉雲山在央視火災後即使不引咎辭職,「也至少要向全國納稅人道歉」。公開信還對中宣部對意識形態的控製表示譴責。

夏業良在公開信中駁斥了劉雲山就央視火災的巨大損失所作的「狡辯」,那就是:「央視的錢都是自己掙的,靠企業的廣告支撐的」。夏業良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據他的推測,劉雲山也許是想藉此淡化央視火災的損失:

「 我是推測他的意思是這個意思,因為他為這個事情最應當負責任的人,到現在沒有道歉。我認為他應當引咎辭職。已經過去100天了,你應該給出一個說法是不 是?沒有人站出來表示自己有責任,表示出歉意,這幾十億的資產就沒有了。我說,一個官員如果貪污100萬可能都判很高的刑,甚至還有判死刑的,那麼,既然 這麼大一筆的資產損失了,為什麼就沒有人為此負責任?甚至連道歉的話都沒有?平時他們總是自命自己是正確的,永遠正確,他們總是來評判別人的思想不正確。 」

夏教授抨擊中宣部對意識形態的控制:


「你知道中宣部,他們平時的職能就是管全國的意識形態,不管是報紙、雜誌、電視 臺,有什麼東西就是他們說了算,他們說對就對,他們說不對就不對,就不允許出版,不允許發表,而且沒有任何理由,任何理由都不給你。最近,北大出版社有本 書叫《夢縈未名湖》,是很多人寫的文章,寫了一個紀念文集,也沒有什麼很敏感的東西,但到最後,出版社接到通知說不能出版。就是中宣部打的一個電話,也沒 給任何理由,說不能出版,就不能出版。所以,我對這種封建專制的倒行逆施的現象極為不滿。我覺得,一個國家怎麼能讓少數部門或少數個人來控制思想?你憑什 麼說你的思想比別人高明?你要有不同的觀點可以公開爭論。你憑什麼說別人的觀點就是錯誤的?就不能出版?哪怕是在過去四十年代、三十年代國民黨那個時期, 他雖然有查封,他一般給出一些理由。而現在中宣部查封一些出版物,沒有給任何理由,甚至連文字都不留,就是打一個電話,也不說明自己是誰,只是說是中宣部 的。就用中宣部這三個字就可以作為生殺的武器,可以消滅一切出版物。」

這位學者在致劉雲山的公開信中指出,「全國所有有關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的研究課題指南和研究經費都在中宣部控制下發布,這是中國學術思想和知識界的奇恥大辱。」夏業良說,學術必須獨立:

「 首先要求學術獨立,大學要像大學的樣子,研究機構象研究機構的樣子。哪有說所有的學術和教育機構全部都依附於黨的宣傳部門?這是非常可笑的事情。過去五十 年代就有老知識份子說過,不能搞黨天下,後來越搞越厲害,反右之後,沒有人再敢反黨的絕對領導了。黨獨攬了一切。你搞學術,學術研究按道理是思想自由、學 術自由,他才能夠搞得好。為什麼當代沒有大師了?以前,我們引以為自豪的大師都是解放前培養的,那為什麼沒有大師了?就是因為你老是用黨的棒子來指揮人 家,什麼要思想正確。什麼叫思想正確?那你思想正確的人做出一點學術給別人看看?」

夏教授不能掩飾他對由不學無術的人控制學術的現象的憤懣:

 
「 特別不能理解的是,這麼大一個國家,你說人才濟濟,你要想管思想意識形態,管文學藝術,肚裡有點墨水才行對吧?就是過去在毛澤東時代,那還找了些秀才來管 這些東西。你現在找的這些人,真是不學無術。(記者:夏教授,你信裡面好像提到劉雲山學歷不高,是不是?)是內蒙古一個中等師範學校學政治教育專業畢業 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