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黨的末日瘋狂(組圖)

2009-05-25 01:53 作者: 荒原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文章摘要: 太子黨之毒,不亞於古代外戚、奄人專權之害。在極端愚昧的荒蠻時代過去僅僅三十多年,暴政尚在中國大地上不斷地上演之際,那些自感失落的八旗遺少們卻欲以極權重治中國,何其荒繆與無恥! 其橫行中國之張狂,是對所有國人的宣戰。太子黨, 已成為普通國人和體制內非嫡傳派系的共同敵人。

一、太子黨的定義

太子黨,在"家天下"的帝制時代,是指由皇帝指定的皇儲-皇太子為主要領導的利益集團。在紅色極權時代,統治集團從 "家天下"擴展為"黨天下",太子黨則寬泛到由黨集團內部"一代職業革命家"們的嫡系血統,即所謂"紅色後代"所結成的利益集團。紅朝立國日久,至"紅後主"時代又有所擴展,不論官級高低勢力大小,只要是沾"黨"字邊者之後代,皆稱為太子黨。

"紅色後代"們"繼承革命傳統,爭取更大光榮",從昔日的紅衛兵、造反派、小闖將演進為當代橫行霸道的太子黨,雖歷時久遠,但其"子承父業"的君主帝制思想理念卻從未有任何改觀,且在共同的階級利益述求下,大有"緊密團結在黨的旗幟下",重振旗鼓重新整合,"將革命傳統發揚光大",重執中國政治牛耳之強勢。

從"黨中央"高層到地方小吏所有太子黨勢力範圍內,雖也有細分派系和不同的利益構成,但在"維護黨的領導"這一原則問題上,則是天然地存在著"高度共識"的,也因此構成了獨立於其它市民階層和社會利益團體,高高在上的一道怪異的權貴風景線。

二、太子黨的形成

祖上餘蔭,是太子黨張狂難抑的最大資本。

毛太祖時代曾言: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結底是你們的。此言雖無特指"紅色後代",但"紅色江山代代傳"的制度規則,卻證明了毛當然不希望江山落入"外人"之手。

中共老人陳雲也說過:江山只有交給"紅色後代",才是最為保險和安全的。他還說過:江山是用兩千萬人的生命換來的,決不能在一朝一夕之間將之丟掉。

赤軍蠻將王震在89.64.時更狂言:這夥小兔崽子們竟敢與老子來爭政權,這茅坑是老子挖的,誰也別想佔這個位子!!!

也有人說過:紅朝的江山是用六萬人的性命換來的,要想改變中國,你先拿出六千萬條人命來換!!!

文革中"純種"的紅衛兵造反派們曾經面臨與外派的紛爭,在得到毛的暗中偏袒護佑時,私下亦曾感念其恩德:看來主席還是向著我們"紅色後代"的。

有部分太子黨為自己曾經歷過"上山下鄉"的所謂"磨煉"而自鳴得意並大放厥詞,但不要忘了他們的"磨煉",是在祖輩的有意安排之下,事事皆在人力的掌控之中,是可以用權力隨意拿捏其進退的程式化"鍛練",而不是普通百姓那種被極權"流放"之後,還必須以個人之力面對種種漫漫無際的無知未來。這是一個中國式平民用青春和未來做代價的"苦難"歷程,與太子黨的"鍛練"無關。

"鍛練"與"苦難",雖在某一時間段上的表現可能類同,但卻有著本質的區別,更可能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太子黨可以以"上山下鄉"的經歷做為個人縱橫政治舞臺橫行社會的資本,而做為陪襯的普通城市紅衛兵們,卻只能聽天由命隨遇而安,甚至時到如今仍有很多"老知青"尚難以回歸城市的政治原因所在。

長久以來的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的政治傳統還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打江山兒子坐江山"的霸王盜匪羅輯,從未能夠完成從革命黨到執政黨的理性轉型,這一鐵律到今天仍未打破。雖然法律表面上並沒有明著表述要"將革命江山傳於紅色後代",但在實際的法律操作和現實政治生活傳承中,卻一直是在實實在在地按照這條潛規則運行的。

"政府一直在推動法治建設,法律教科書上卻還在說, 法律是統治階級的工具;開放是與改革並列的國策,但教科書裡卻把近代史上簽訂的所有對外條約稱為不平等條約。政府倡導弘揚傳統文化,專業京劇院團卻在一出接一出地復排革命樣板戲;政府提出建設和諧社會,那邊一臉幸福的孩子們卻在大唱‘血債要用血來償'"----秋風推廣"樣板戲"凸顯官員的價值混亂

太子黨從當初為極權政治服務的"革命小玩偶"一路走來,到後來成為經濟改革時期的最大受益者,所有"事業和成就"皆是在黨特權的疪蔭下,在祖傳"免死牌"下得以存活的。太子黨勢力充斥社會政經各層現象已屢見不鮮,具體例證不勝枚舉,想來只要是中國人皆有深切體會,其惡行亦多令人深惡痛絕。

太子黨們"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喝的是狼奶,吃的是人肉,講的是血統,唱的是紅歌,見的是暴政,學的是專權,在"黨天下"的江山穩固之後,蛻變為唯我獨尊為所欲為的紈絝子弟,少了些上輩的"神韻風流"和"鐵血豪情",多了些二代的蠻橫和驕奢,志不大而才亦疏,道無伸而德亦難現。

這一切,讓人想起了歷史上的秦胡亥、劉阿斗、隋楊廣諸位"二世"先賢們,還有三國時期的"二世"大將夏候懋,古今相似之處不一而足。赤黨一代革命家們想不到自己"種下的是龍種,生出的卻是跳蚤",子孫們的沒落命運亦亦難逃歷史定律。

三、太子黨的表現

1. 借屍還魂

重慶晚報5月20日訊:"昨晚,一臺不同尋常的演出在人民大禮堂舉行,由共和國開國元勛後代組成的‘將軍後代合唱團',用激昂的演唱拉開了共和國六十華誕全國巡演的序幕。市領導薄熙來、陳光國、邢元敏、張軒觀看了演出。"

紅色革命後代"西南王"薄熙來不甘於屈身西南一隅,不滿足於僅僅在當地唱"紅歌曲",發"紅簡訊",以及重塑中國最高最大毛祖金身,大肆"折騰"重慶這些"小兒科"動作,為此進行"合縱聯橫",與遍佈全國的紅色後代們組建了一個名為"將軍後代合唱團"的政治集團,新的紅色黨團"外鬆內緊",各色行政職務和操作功能一應俱全,赤裸裸就是一個"太子黨"。----在民間團體難以得現的神州大地,為何"紅色後代巡演團"可以橫空出世?它符合社團登記的程序,完成了所有登記手續了嗎?

太子黨將紅色後代的強大勢力昭昭然展示在國人面前,而薄氏更欲入主中南海,執掌中國政治牛耳之意,實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140名開國元勛後代組成合唱團","將軍後代合唱團",如果去掉了前面的定語,一個"合唱團"的出現,本不值得讓人關注,但有了這些賴以生存的精神符號,則另有了一層血統正確論和專制主義的暴虐。紅後代們在上輩已成故人之後,在治國理念上沒有任何自我創新和大膽進取的氣魄,不得不掛著"140名開國元勛"、"將軍"的祖宗招牌,行復活"黨教"以求自保的倒行逆施之實。這種借屍還魂之末日瘋狂,說明瞭紅教正宗意識的現實無奈和精神沒落。

"我知道,很多人都是衝著我們的父輩來看我們演出的,我謝謝重慶市民。"賀柄炎的女兒賀北生說"是在替父輩唱歌,而不是為自己唱"。

如果明白了中國式愛國就是愛黨的本質,也就很好理解本次太子黨們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本質了。人常言"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後三十年看子敬父",人們的熱情當然緣於對其父輩的敬仰。但可悲的是子孫輩不思進取躺在先輩的另類"功德榜"上吃祖宗飯,這種祖宗飯又能吃多久呢?若說"是在替父輩唱歌,而不是為自己唱",那為何不老老實實在家中"緬懷先輩自鳴清高",卻非要橫空出世大肆張揚意淫國人呢?這種似是而非的"鬼話" 誰會相信?

需要指出的是,凡能參加"紅後代歌唱團"者,多是賦閑的世襲貴族,而那些尚處事業顛峰期如李、江家族中人,則是其在精神和物質上的硬實力支持,因"日理萬機"顯然沒有親身參與的"雅興",也許哪一天"榮退"之後,進來相互唱合也是必然。

2. 惡行代表


①.薄熙來

在薄氏治下,屢現暴力政治與紅色荒蠻之惡像。

5月13日下午五時許,北京律師張凱和李春富受當事人委託,為今年1月28日發生在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的重慶市民江錫清"躲貓貓"死亡事件提供法律幫助時,在重慶市江津區辦理案件過程中遭遇幾十名地方公安人員非法拘禁和暴力毆打,並被反銬帶至派出所拘禁,直至凌晨12 點40獲釋。----公安酷刑拷打執業律師,是當局對人權赤裸裸的踐踏, 是公權力黑社會化的明證,代表著太子黨政治公信力的徹底喪失,

稍前08年重慶嚴打,薄氏暴虐無度,使無辜與罪犯不分,使監獄人滿為患,引起民怨沸騰。更在城市日常巡邏中,先於其它城市為警察配備裝甲巡羅車,將平民視為隱形暴民,其暴虐可見一斑。

若再前追其大連任上諸端,從"蟻力神"官商聯手騙人案到不遺餘力迫害"法輪功"案,和臭名昭著的大連"人體乾屍產業"之一枝獨秀等,則更為世人所不恥。

薄氏早年於文革時期,對其父薄一波極盡反判之能事,從政治上劃清界線,從行為上特立獨行,已讓人側目。但在從政後,卻又"不計前嫌"重繼父親政治遺產,乃得飛皇騰達。

薄氏在父輩尚存人世時,為一己之利而不惜與父輩決裂,這種不為人恥的往事,數十年後的今天深糾似顯苛刻,但在其父輩已長眠地下之後,卻將父輩政治遺產於衣冠塚中重新掘出並另行包裝,以為己用之政治"本錢",則是萬世難卸的人格恥辱了。






②.李鵬

中國最大最"成功"的老牌太子黨,在紅朝政治最為開明的80年代崛起於政壇,並在後期主政國務。主政其間以公謀私,在中國無出其右者,遂頻得惡名。

在中國89.64民主運動到來之際,自願甘當絞殺民主的劊子手和急先鋒,用民主人的鮮血鋪就了他的政治仕途,從此也成就了中國最大的官僚資本家族---中國電力產業的李氏壟斷集團。

----特別需要國人警記的是,在一如既往的專制制度下,上一個64災難我們沒能避免,誰能保證中國不會再出現下一個64災難呢?

③.賀捷生

賀龍女兒,因其父賀龍另立新室而至父女反目成仇,在文革中對父親賀龍進行了"堅決徹底的批鬥和揭露",賀龍後來的早死之"功",不能說與她沒有關係。

④.林豆豆(林立衡)

林彪女兒,為得君王之歡而賣父求榮,國人多曉其事,此不多言。


④.江綿衡

江澤民長子,太子黨新貴,得道於89.64之後,騰達於封網工程,以中國社會的言論自由,民主人權之倒退為代價,成就了江氏信息家族的壟斷地位。

薄、林二人有違人倫孝道之劣行,得益於其父輩非人性的"革命人格"基因影響,紅後代們於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亦是因果報應善惡輪迴,此現像在"革命家庭"中也不是少數和特例。

太子黨惡行,數言難現滄海一粟,莫及其萬分之一。

四、太子黨瘤毒

1、紅教的沒落

當今中國雖然已現民主端倪,但專製表象依然強勁,出現種種"倒春寒"式的復辟反覆,是偶然中的必然。

但一秋之貉的太子黨們已從以李、薄為代表的一代衍至二代、三代,在世界民主大潮的衝擊下,身為紅色後代的諸君,因為祖風不再而一時政治失勢,眼看著父輩打下的江山或有旁落它人之險,自然心有不甘,乃大行"折騰"之能事。

為了延續萬世香火,力挽黨教精神之沉淪,重塑黨教之獨尊,進而保證其政治權利和物質利益不但不能受到任何損失,還要再有更大的"進帳"這個根本目的,只能利用現有權勢祭起那面祖宗的破旗,以太子黨們共同的貴族血統特性來整合現有實力,想方設法樹立"紅教正宗說"和"血統論",在現代科技的七彩外衣下,以科技為媒,以暴政為基,大行復古之實,與那些崇尚重讀孔經的圈養新儒們一唱一和,在現代與古代的時空之間相得益彰地共同構成了當代中國一幕幕復辟醜劇,赤裸裸暴露出紅朝後代們的另類精神世界。

要說紅朝的太子黨們,實在是沒有蔣氏太子經國先生那樣在先輩暴力崇拜的基礎上,竟能扭轉乾坤成功實行民主轉型的進取精神,反而是處處想著用愚昧落後的馬列宗教統治中國,繼續實行專制,實在是其輩的悲哀。

對人民採取恐怖手段,是紅朝萬惡的政治制度本質所決定,但最終恐懼的反是統治者自身。目前中國群體集體事件突發不斷,當局最害怕中國公民社會的覺醒。但是,中國的公民社會已經逐步成熟,要想繼續維持黑暗統治已是昨日黃花風光難再了。

2、復辟的危害

太子黨打著先進性和高尚性的大旗,卻繼承祖訓奉行血統論,祭起"繼承革命傳統",或是"愛國主義"的反民主逆行,與人類普世價值是格格不入的。公然以納稅人之血汗錢,行個體集團之私利,這種以國家制度做為保障的"國家犯罪"行為,已足以讓其引頸受死一萬次。

太子黨之毒,不亞於古代外戚、奄人專權之害。在極端愚昧的荒蠻時代過去僅僅三十多年,暴政尚在中國大地上不斷地上演之際,那些自感失落的八旗遺少們卻欲以極權重治中國,何其荒繆與無恥! 其橫行中國之張狂,是對所有國人的宣戰。太子黨, 已成為普通國人和體制內非嫡傳派系的共同敵人。

"我死以後,哪管洪水滔天"的一代"革命家"們為子孫們留下的是滿眼洪荒遍地流毒的中國和視專制為精神法寶的人治理念,所以如有人欲圖在太子黨身上實現中國的民主社會轉型之功,無異於痴人說夢。

昔日的紅衛兵造反派,現在的太子黨們本次大張旗鼓推出的"紅色風暴",無異於另一場"文革回歸運動"。這是在中國幾十年改革開放以來,其類荒蠻的政治作為已多為歷史所拋棄之後,欲重振旗鼓的末日瘋狂。

如果說這是太子黨精神的一種歷史合力所致,那麼打破這種沆瀣一氣的荒蠻復古,同樣需要另外一種更為先進的全社會大眾參與的歷史合力來對抗之,那便是以民主、科學、自由的現代文明理念來反制其愚昧落後的專制主義精神思潮,將中國重新引導至世界主流文明的大家庭之中。

原題:紅腥再現中國——看太子黨的末日瘋狂


来源:自由聖火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