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再論國民黨為什麼總輸給共產黨?

2009-05-28 22:55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四年前(2005年7月),我寫了《國民黨為什麼總輸給共產黨?》,主要論證的觀點是:國民黨總輸給共產黨,是因為它丟失了推進中國民主--學美國共和黨代神斗魔--的歷史使命。國民黨從孫中山、蔣介石(蔣經國),到李登輝、連戰(馬英九),總輸的根源是半神失修的親民·民權思想輸給全魔的馬列主義。臺灣和大陸須堅信神,聯手在民主化過程中使中華弱善文化去弱而強。論證這些思想的時候,我提到了法輪功,卻還是一個文化基督徒和自由民主鬥士,基本上還是法輪功盲。所以文章中不僅一些詞語和思維還在黨文化中,論斷也比較浮淺。如今修煉法輪功三年了,再論國民黨為什麼總輸給共產黨,希望能修正以前存在的問題。這可以像辛灝年《誰是新中國》那樣成書,有理有據且史料翔實。出於多種原因,我暫時還做不到。這裡呈現的只是三個分解問題的解答綱要。

一、國民黨真正的歷史使命是什麼?

國民黨真正的歷史使命是:推進中國民主--學美國共和黨代神斗魔。這是我四年前民主革命史觀的回答。這一見解基本上是辛灝年《誰是新中國》的回答的邏輯延伸,跟辛教授一樣可以著書立說地自成一家,卻都不能合乎邏輯地解釋"傳九退三"活動為何成瞭解體中共的大潮。以神創史觀作答--國民黨真正的歷史使命是:為中國共產黨在大陸創建邪教國寨製作共和外衣--則可以。

當然為中共做嫁衣,絕非國民黨的主觀意願。依照其主觀意願或民主革命歷史觀,國民黨的歷史使命的確可以解釋為,在大中華民國時期推進中國民主事業,在當今臺灣和大陸對峙時期以"自由民主"的政治旗幟統一大陸。但國民黨在大陸統治時期以黨國軍政、訓政形式堅守自由於始終,緩行民主到1946年,歷史地看它還是革命大黨在實行中華儒家的家國政治,只是採用了共和政體的形式。也就是說,國民黨統治大陸還沒有正經地與西方民主憲政的公民城市(公社)運動相結合,所謂推進中國民主事業還是我們學者的主觀推論和心願。所以在當今臺灣和大陸對峙時期,以"自由民主"的政治旗幟統一大陸,更是想都沒想。

歷史事實是,國民黨確實成了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共和隧道"的工程部隊。

看維基百科可知:中國國民黨是孫中山所建的中國原生政黨,其來龍(前身)依次為興中會、同盟會、國民黨及中華革命黨,先是清朝末年一有鮮明中華會黨傳統,成員稱兄道弟的反清革命朋黨;清朝滅亡後受日俄英美西方民主革命文化影響,轉變成為組織護國、護法與軍政、訓政等國民運動的革命政黨。

國民黨組黨歷程漫長曲折:1894年11月,孫中山在夏威夷檀香山組織愛國華僑成立反清復華、創建民國的興中會,此為中國國民黨最早的發端;1905年8月,興中會在日本東京聯合流亡海外的留學生組織華興會、光復會等反清革命會黨合併成立中國革命同盟會,簡稱同盟會,以"民族、民權、民生"三大主義為政治宗旨;1912年8月,同盟會由宋教仁推動重組為國民黨,之後通過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國民黨被袁世凱強行解散之後,由孫中山在日本東京重組為中華革命黨,參與和組織北伐護國、護法戰爭;五四運動五個月後的1919年10月,中華革命黨恢復國民黨稱呼,全稱為中國國民黨,繼續組織北伐護法戰爭。

從興中會到中國國民黨,創立歷程25年,其"反清復華、創建民國"與"民族、民權、民生"之三民主義政治主張,完全基於中華本土儒家孔孟之道的"貴民"文化和明清之交黃羲之、王船山等儒生反君主專權的思想傳統,共和政體形式上直接源於美國、法國等西方政體,精神實質上卻是三千年前中國西周井田制和一千五百年前的均田制相結合的中華自由與均富的倫理理想。中國國民黨基於中國(家庭)倫理社會,承襲了中國重家人親情、鄉誼的裙帶、散漫關係,缺乏革命必備的、超家族的團體紀律性(遵紀守法自律的公民品格),因而面對不把憲法和國會當回事的北洋軍閥,其護國、護法的國民革命戰爭都難有英國、法國、美國基督徒公民那種同仇敵愾、不被分化瓦解的戰鬥力,必須藉助外力改組黨。

屢戰屢敗之際,1924年中國國民黨被迫偏離儒家思想文化正道,而接受蘇聯共產黨的建黨、建軍指導和軍事援助,吸收中共黨員(蛔蟲)入黨(肚)內,兩次要求加入共產國際而被拒絕,作為準共產黨組織(蔣介石列名共產國際中央執行委員會名譽常委),不自覺地充當了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共和隧道"的工程部隊:1928年,奉系張學良宣布"東北易幟",效忠於中華民國國民黨執政的政府,中國自國民革命以來13年的分裂局勢結束;1945年,國民政府領導對日抗戰勝利,廢除自清朝以來中國與世界列強簽訂之對中國不平等條約,中國躋身為全球四強之一和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之一。可惜國民黨這些政績都成了中共邪教創建山寨國(大井岡山寨)的"中華共和嫁衣":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在國共內戰中失敗,而中共10月1日在北京成立中華(偽)人民共和國,強制地"接收"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共和制統一成果;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以76票的多數通過中華(偽)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和迫臺灣退出的提案,霸道地"接收"了中華民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贏得的國際強國的成果。李鬼扒了李逵的皮。

2、國民革命四次,都是怎樣被挫敗的?

所謂國民革命,就是中國國民黨1924年之後組織國民的北伐護法、剿共與抗日護國、反攻大陸的自由民主革命,共四次,基本上都被共產黨挫敗。

(1)北伐北洋軍閥統一中華民國,被共產黨發動農民做強盜(土地革命)和土匪(暴亂上山)的十年國共內戰所破壞。孫中山聯俄、容共,中共用國民黨的能量,破壞國民革命北伐。國民黨在1924年之前的北伐護法戰爭,是西南軍閥與北洋軍閥的北伐戰爭,與國民沒什麼關係。但五四運動之後國民黨受蘇共蠱惑,與工農聯合;1924年孫中山聯俄、容共之後,有了五卅運動、省港罷工和1926∼1927年"中國國民黨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 ,國民黨因此而成為真正的國民黨,其革命真正具備了國民性質。共產黨如同後來偽造領導抗日戰爭的歷史一樣,偽造了領導農民運動的歷史,竟瞞天過海讓人信了。更讓國民黨淚流成河地是:共產黨用國民黨廣東、江西、湖南、湖北黨部的人力、財力掀起農民抗捐稅運動高潮之後,又折騰土地革命引農民羞辱北伐軍官家人,更在國民黨對共產黨的背叛性破壞反擊之後發起了星火燎原般的軍人和農民暴亂。1927∼1930年共產黨發起農民暴亂幾百次,相繼轉入農村建立土匪山寨,使國民黨1928年統一中華民國只在城市範圍有意義,長江以南八省農村被共匪掏心挖肝給了蘇共。

(2)十四年抗日戰爭最終的勝利,被中共所謂"敵後抗日"政治魔術竊取。1930年底國民政府依憲法和法律對全世界都必討伐的亂國盜匪進行清剿,中共性命屈指可數之際,1931年日本製造九一八事變侵佔中國東北,給了共匪鄉村叛亂和山寨割據極大的緩和時機。當日軍侵略在華北緩行時,國民黨即刻抽出兵力步步為營地把共匪紅軍主力趕出了江南八省。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蘇維埃中央政府頃刻之間檣櫓灰飛煙滅。中共成了政治和軍事的"流浪狗",竄到陝北黃土高坡的窮鄉僻壤等張學良和楊虎城打死時,在中共特務的挑唆和策動下,在西安學生受中共指使、給蘇聯減壓的"愛國"的賣國熱情的感召下,兩個打狗者竟然違背中華幾千年的倫理道德傳統,發動兵諫,以下犯上地把正在努力保衛國家的蔣介石委員長抓了,逼國民黨跟共產黨簽下城下之盟。七七事變之後的全國八年抗戰中,中共加入所謂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吸取國民政府的能量,八路軍和新四軍從1937年精疲力竭的幾萬殘兵,在敵後抗日的騙局中壯大成為1945年生龍活虎的120萬正規軍隊,控制長江、黃河流域十幾個省的廣大農村、上億人口,擁有日本關東軍的精良武器裝備。所謂中共抗戰區成了在中華民國的梵蒂岡。

(3)抗戰之後四年內戰,國民黨被共產黨的"人海邪術"和"統戰妖術"打敗,失取大陸政權,民國大陸成為中共國寨。1946年,中共作好內戰準備之後,憑藉日、蘇裝備的百萬正規軍和八年的養精蓄銳,拒絕學習西方共產黨做憲政黨放下武器的做法,以"解放軍"的邪氣、匪氣將中華民國再帶入內戰之中。中共不失時機地發動"土改",破壞兩千多年中國農村的地主鄉紳自治的傳統,公然以燒燬地契的方式非法搶奪土地,操控了農民的生存資源。而後挾電攜雷般地挾農攜民地組織上千萬農村民眾,組織民兵、擔架隊、運糧隊等隨軍作戰,在戰場上以軍民合成的人海,邪惡地圍困或死拼國民政府軍隊,贏得前線戰役的勝利;在民國統治區域以妖魔般的謊言統戰文化人、學生、民眾,把戰局中政府及其軍隊的雀斑錯誤或臀瘡失誤誇大為渾身罪惡,信口開河地許諾給人壓根兒就沒想兌現的錢財權力和自由民主,騙取了百姓寄希望於中共給社會安寧與和平。中華民國撤離到臺灣之後,大陸成了中共以戶籍與河山為柵欄的大井岡山·瓦崗寨。

(4)中共創建國寨60年,以人為質、舉家迫害地發動政治運動,使民國遺民淪為中共邪魔的活鬼。孫中山、蔣介石無論出於歷史傳統、社會倫理、個人認識等原因中的哪一種,或者三者兼有之而不明確堅定地反對蘇共和中共,抱著與虎謀皮心術和以胸暖蛇的愚情跟共產黨合作,心智被邪靈妖術操控,終究還是中華文化傳統和倫理道德的守衛者,所建和所護的中華民國始終還在中國"天地君親師"的正道上行走。雖然以"民"國代"君"朝,中國人的身體依然承載傳統文化的魂靈:中山裝裡跳動的是中國人的心。從土改、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傾、四清,到文革、反自由化、鎮壓六四學生反腐運動、迫害法輪功健身心修煉,等等,黨文化變異了中國人:說話粗痞,斗性十足,有辱斯文。國民黨兵敗臺灣依然念想中國,又獲神的眷顧。臺灣有了經濟騰飛和自由民主。真正的中國在臺灣,中共很恐懼,故而施展流氓手段謾罵和隔離臺灣民主。民主臺灣從李登輝開始放棄反共北伐的三民主義大業,中國國民黨去中國化而選舉落敗;連戰時期更軟弱地與共產黨求"和解共生",今日臺灣很像龜縮島嶼的現代南宋。

3、為什麼三民主義大業總受挫於共產黨?

一句話,是歷史安排了中華仁義人情思想敗於西來邪魔文化。神話傳說和先秦經典呈現的中華儒家倫理道德是道家修煉搭臺、儒家修養演戲。只要中國父親、老師、師父真正在修煉,虔敬信神被管著,仁義就會超越於人情侷限深具力量。中國近現代的不幸在於,從北宋以來,歷史就在精巧地安排西方撒旦邪魔從天主教壓制下脫困增力,安排東方父子、師生和師徒迷失在倫理關係的人情中軟弱。

國民黨三民主義受挫於中共,說白了,就是半神失修的親民·民權思想輸給了全魔的馬列主義。中國《易經》乾坤兩卦的卦辭都共同有"元、亨、利、貞"四個字,其蘊藏的天道法則心異釋義不同,修儒者可解釋為:創始,亨通,大利,堅貞;父親可解釋為:通天,愛妻,養家,正道;法輪功學員還可認為是:元神通天,求利正行。總之,道家、儒家、法輪功,心性不同感悟不同。元亨屬於天地信仰系統,是利貞經濟倫理的基石。人如果失正道,逐利就走歪門邪道。乾坤文化的"利貞"之經濟和倫理傳統,缺了"元亨"之宗教和哲學傳統的支持,遭遇中共馬列主義宗教、哲學、政治學、經濟學系統化的邪惡思想必定難敵。國民黨儒家以情為貴的"利貞"文化,難敵中共以魔為神的"元亨利"邪教。所以國民黨總是在為中共通共和隧道以禍害世界的工程兵。階級鬥爭系統思想文化背後是天主教在文藝復興時期釋放出來的人欲魔性。國民黨的三民主義是仁義道德文化,沒有基督教神學系統力量支持,除非信奉者背後有神佛撐著,否則只能是輸。

人魔較勁的思想文化較量中臺灣儒家思想政治上乏力,"致良知"仁義情懷難出臺灣島嶼:中華民國想拋掉"民主共和憲政"國家股票上大陸13億"股民"之政治潛力股;舍大國而求小國的島民心態嚴重,缺乏中國化的大智慧和大氣派,不敢出民主統一大陸的政治牌;政治上自私、短視,把大陸胞兄跟中共捆綁在一起看待,不願意擔政治責任,援助大陸恢復民權態度暖昧,只想生意上往來求利,正在丟失民主統一大陸的使命感和援救13億被綁架的政治人質的良知目標,日漸放棄了統一中國的歷史使命和中國化的發展意識,台獨和臺灣意識孕育出臺灣人對大陸人的歧視和對中共的恐懼,不敢反中共認中國,生存空間日漸狹小。

國民黨三民主義事業的歷史安排看中華民國國旗就知道了。國民黨的正色是藍色的,只在旗幟上佔據一角,大部分被紅色佔據,預示國民黨只能偏安一隅,之前在為共產黨開道。按照易經上南下北左東右西的方位,國民黨的角色位置在中國東南,這就是它真正的歷史使命給它的定位。按照西方地圖的方位,中華民國國旗上國民黨的藍色在西北方位,打個顛倒就是東南方位;而象徵共產黨的滿地紅色被顛倒,正好就是今天的大陸。這正是中華民國的歷程。細看中華民國的旗幟,國民黨輸給共產黨的宿命--顛覆到東南臺灣--在中華民國挂旗成立之際就已經注定:從新文化·五四運動到中國國民黨(1919年10月)和中國共產黨(1920年8月)前後腳成立,後來的兩次合作與內戰、蘇聯和日本相繼干預和侵略中華民國,再後來的一切,都是在天象變化下上演歷史安排的角色。

結語:國民黨因為歷史安排的共產黨的共和外衣的裁縫的角色,注定總會輸給共產黨,即使暫時贏,也是在襯托和打造共產黨的邪惡魔性。《九評共產黨》以10幾萬字的一本書--《大紀元》的九篇社論--還原了共產黨及中共一百年來的暴亂暴政、殺人誅心、戰天鬥地、迫害法輪功、毀壞中華魂、鑄造黨文化流氓的邪教集團的真實形象,其暴力和謊言的本質特徵暴露無遺。這樣我們不需要眼睛看見,天賦"邪靈"一詞如章,自動跳出我們頭腦給共產黨蓋印。看國民黨成了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共和隧道"的工程部隊的歷史,我們由衷地感慨:造化弄人,共和政治下家人國民魔化,才有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的禍害。中共是不是邪靈?全看我們如何對待。國民黨拿共產黨當革命黨看待,以軍事力量相搏,三民主義政黨宗旨報廢。國共交戰,死的是人,滿地紅中共就活蹦亂跳。蔣介石如果能夠重視閻錫山關於"共產黨是九尾狐狸精"的評判,以姜子牙對付妲己的方式--聚神而征討,以民國輿論曝光--對付中共,早贏了。當然歷史沒有如果。"傳九退三"才是終結中共邪靈的歷史安排:"退三"讓中共暴力難施展,"傳九"破中共謊言。贏中共不靠國民黨,靠我們自己。共產黨就這樣注定輸定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