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週年:專訪吾爾開希(圖)

2009-06-05 12:41 作者: 唯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居臺灣,有"永遠的學生領袖"之稱的吾爾開希,在八九民運期間任"北京高自聯"主席,六四後名列被通緝學運領袖的第二位,在海內外擁有高知名度。問起往事如果能重來一次,還會不會做同樣的事?尤其是如果知道會有這樣血腥的結果:

六四二十週年 :專訪吾爾開希

視頻照:吾爾開希接受本臺專訪(RFA特約記者唯思攝)

吾爾開希:如果把這個問題拆成第一,我會不會後悔,我絕對不後悔。而且對曾經參與這件事感覺相當自豪。第二,如果有機會回去,能不能修正過去的做法,也一定會。但這是假設如果我們今天冷靜的頭腦和知識裝到二十歲的身體裡面。我還是覺得以當時二十歲的年輕人能那樣做,算是不錯的。王丹講過一句話:政府有罪,學生有錯。類似的話我們天安門出來的學生都講過,這是過份寬大的胸懷,我們當時說這番話是基于謙卑,謙虛,反省的心態。但在政府的罪沒有被追究之前,不應該追究學生的錯。二十年過去了,希望這樣一個追究政府當年犯罪的日子能早日到來,不需要再等二十年。

提到中國過去二十年的民主進程,吾爾開希表示就不能不講中國的經濟快速發展。他認為中國在鄧小平南巡後出現了重大變化,就是共產黨接受了學生在89年所提出來的私有化的口號,而承認私有產權正是民主化的一個重要發展。

吾爾開希:承認私有產權給了中國人民更多的經濟自由來換取政治上的合作。這是一個交易,共產黨和老百姓的交易,這個交易當然是個爛交易,因為政治自由,經濟自由都是我們的自由,本來就該屬於我們的,是個糟糕透頂的交易。但是這個交易是成功了,老百姓是接受了。於是就有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中國的經濟快速發展,人民享受經濟自由,同時用那個經濟自由來武裝自己,讓自己更有力量去追求更多的自由,包括追求更加公平的環境,更大的言論空間,更獨立的司法。於是就有了過去這十幾年中國社會的變化,也就是所謂民主化的發展。

吾爾開希:過去十幾年中國的民主運動海外民運根本不是重點,連配角都沒扮演好,我們辜負了很多人對我們的期望,就是希望我們能團結共同對抗共產黨。可能海外民運的處境不那麼容易,人數不多又散居世界各地,都有安身立命的問題,同時失去了主要的戰場和舞臺。而真正的主要戰爭和舞臺是在中國境內,老百姓確實在推動中國民主化方面不遺餘力。

眼看著在海外流亡的時間就要超過曾在中國生活的時間,吾爾開希感性地表示流亡是一種精神酷刑,是每天情緒中都包含著一絲憤怒,都要對未來是否有希望跟自己辯論,所以二十年的時候他最大的夢想就是回到中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