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聲「對不起!」真的那麼難嗎??(圖)

2009-06-07 22:05 作者: 作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說一聲「對不起!」真的那麼難嗎??

 說一聲"對不起!"真的那麼難嗎??

一個普通的中國人用漢語對他人說一聲"對不起"可能要比用外語說"I'm sorry!"要難一些。如果我們還記得自己上一次用中文說"對不起"的緣由的話,我們大概會發現那不是在舞會上踩了舞伴的腳,就是不小心碰灑了別人的茶杯等等不會讓我們"丟面子"的小事。

做為中國人,我沒有看到過哪個排隊夾三兒的人在爭先恐後之餘說過"對不起";我也沒見過哪個擠上公車和火車的人在搶到座位後對站在面前的、付了同樣票價的人說過"對不起!"從小學到大學,我也不記得哪位老師教授因自己的失職或失誤等向我們說過"對不起";工作後,我沒聽過哪位基層幹部對下屬認真地說過一聲 "對不起!"

這些人當然不是"完人"。回想起來,他/她們中間有很多是令人鄙視外加同情的。但是,無論官職大小,她/他們對人格的理解似乎被"臭面子"阻礙了,有的甚至為了迴避"對不起"這三個簡單的中文字不惜錯上加錯和嫁禍他人。

而一個中國的政府官員用自己的母語向他的百姓們真誠實意地說一聲"對不起"可能就難於上青天了。一個普通的中國人如果能親耳聽到自己的官老爺對自己說一聲"對不起"的話就更罕見了!

中國人對"腐敗"這個詞彙是不陌生的。但是,有誰聽過見過腐敗的官員對他/她們的"上帝"--中國老百姓--說過一聲"對不起!我私吞了你們的血汗錢!"或 "對不起,我的失職導致了你們家屬的意外死亡!"或"對不起,我故意說瞎話是為了保住我的烏紗帽!"或"對不起,我故意顛倒了黑白,讓你蒙冤受委屈了!" 或"對不起,我故意沒有把你們當人看,騎你們頭上拉屎撒尿做威做福!"????

說一聲"對不起!"真的那麼難嗎?拋開那層千百年的臭面子和臭架子真的那麼難嗎??

"臭面子和臭架子"都不是天生的,也不是遺傳的,而是後天培養出來的臭毛病,是不健康環境裡生長出的細菌,是不公正的思維裡繁殖出的臭流感!所以,那些貪官污吏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就算站在審判台上,他/她們也不會吐一聲"對不起!"其中一個原因是,在她/他們生前,沒有一個統治過他/她們的上級向他/她們道過歉、認過錯!所以,一代一代,"臭面子"變成了烏紗帽下的那張皮笑肉不笑的臉!"臭面子"也自然成了人於人之間的一條"臭水溝"--人人迴避,視而不見!

可是,在"臭面子"至上的現代中國政治文化裡也會有"倒霉蛋兒"--就是敢於認錯的人、敢於扔掉臭面子而真實地作一把"人"的中國人。

趙紫陽在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上--在溫家寳的陪同下--親自走下莊嚴的人民大會堂的一層層台階,走到了餓得半死的青少年大學生中間,他沒有穿龍袍馬褂的大架子,也沒有笑裡藏刀的假面具,在嘈雜的人群中,趙紫陽大聲地對中國的大學生們說了一聲"對不起!"

因為趙紫陽心裏深深理解千百萬的窮學生不是吃飽了學校大食堂的粗茶淡飯撐的來絕食的、來胡鬧的;做為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趙紫陽更明白"無風不起浪"和"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的簡單道理。

說了一聲"對不起"之後,那些天真的、渴望自由痛恨腐敗的、絕食的中國大學生再也沒聽過這位黨的總書記的聲音。他被排擠下了臺,被軟禁了。趙紫陽的女兒在自己的父親去世後說:"爸爸終於自由了!"

趙紫陽,前中共總書記,六四後的"國家囚犯",沒有愧對中國人,沒有因高高在上而喪失人的良心與良知。他的聲音和音容笑貌繼續提醒著活著的中國人:不要等到死才意識到那張臭面子的毒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