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蔚專欄】六四的勝敗完全在民眾的一念之間

—喚醒國人之245

2009-06-08 23:29 作者: 劉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2009年是六四20週年。我們不會忘記那些倒在中共軍槍口下,履帶下的同胞們。他們是為我們這些活著的人死的,我們有責任繼承他們的遺志,讓中國實現民主公平。

有人說八九民運敗了。現在看來是敗了,但這個敗主要是當年追求民主公平的學生,市民中多數人認輸了,不講話了,放棄這樣的追求了。我們管他們叫八九認輸派,簡稱認輸派。現在八九人員90%以上都是認輸派。就一個社會活動/運動而言,一方認輸那就是真正地輸了。他們為什麼一定要認輸呢?王丹,張健,袁紅冰,辛灝年,胡平,王軍濤,李天笑,我劉蔚都不認輸。

是否認輸應看活動的內容。籃球是看誰進的球多,不是看誰的數學好;圍棋是看誰在棋盤上佔的地盤多,不是看誰的槍打得好;社會活動是什麼觀點能獲得更多人的認同,不是看誰的機槍多。八九民運屬於社會活動,學生們提出的民主公平的觀點獲得了單是在北京就有300萬人上街支持,基本上能動的都出來了。這說明這個活動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而共產黨在1989年6月調動軍隊從北京外圍從四面衝進天安門廣場,一路用機槍掃射人群,殺死了成千上萬的人。就這場民主活動本身而言,中共的做法完全是耍賴。好比我和人下棋,本來我把他將死了,結果他把我踢倒在地,說他贏了,你說我能承認嗎?就八九民運而言,如果要認輸,除非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說學生的反腐敗,要民主等要求是錯的,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否則我們實在沒有理由認輸。從1989年4月15日我們弔唁胡耀邦開始,我們八九人員就沒有說過,「共產黨,我們來比比看誰的軍事力量強。」

我們可以對比一下法輪功。法輪功從1999年開始就被共產黨鎮壓,它的傷亡應該比八九人員更大。但10年後的今天2009年沒有人說法輪功輸了。為什麼?很簡單,法輪功學員不認輸。還是我們上面說的,社會活動是看什麼觀點獲得更多人的支持,不是看誰的軍事力量強。共產黨1999年開始的鎮壓同樣是耍賴。法輪功當然沒有理由認輸。對於各路追求真理進步的人來說,我們認為,「共產黨你力量大,你把我打了,搶了,你不就是個強盜嗎?」

相比之下,原八九人員還有一個有利條件就是當時他們獲得比法輪功大得多的國際支持。單是1989年後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澳大利亞等自由世界不與中共做生意,制裁中共,使中國在1989,1990,1991三年的經濟產值都是下降的,百姓什麼生意都不好做。1989年在全國各地參與八九民運的人估計達5千萬人以上。如果這5千萬人抓住這三年的時光講真相,講中共的殘暴受到了中國人民,世界人民的反對,事實擺在這裡。那共產黨可能真的如一些人估計的在六四後兩年就垮臺了。

而我們再看看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時面臨的狀況。1999年到2008年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當然老百姓是沒有得到好處的,財富都被中共官員們拿走了,而國際上不僅不再製裁中共,而且否定它的聲音都很少了。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國內外人員的不理解,不關心,但是他們就是不認輸,就是講真相。對比一下八九人員與法輪功學員,我們不難發現,八九人員敗在意志薄弱,法輪功學員勝在意志堅強。說法輪功學員勝了是指反對迫害的勝利,推翻中共的勝利還沒有到來。

這些年來一些人說學生的失敗是因為沒有即時妥協。我想我們需要明確的是幾十年來共產黨只給了中國人一個自由,就是給它的局長們掙一輩子錢,消耗一通糧食就走,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不要說反對它,你就是不表態支持它,不交錢給它,它都要來打壓你。你說你不參加任何活動,單是它武力霸佔老天給你生活的土地,不給你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的福利,同樣能把你害死。如果我們作個調查,我們可能發現,這些年在那5千萬八九人員中,多少人沒有倒在六四的夜晚,卻倒在了他們沒有參加任何活動的日子裡,因為沒有住房,醫療。2000年以來中國每年320萬人非正常死亡,200萬人採取自殺行動。這些人都不是反對共產黨的人,真正反對共產黨的人是不會自殺的。因為你要反對它,你自己就必須活著,你死了怎麼反對它?所以八九民運期間,學生們採用什麼策略並不影響其勝敗,決定勝敗的是八九人員的意志力/耐力。其實八九民運/六四的勝敗完全在中國民眾的一念之間。

2009年的6月4日六四二十週年過去了,共產黨還是沒垮臺。我想我們紀念六四應該落實到每天的行動中,每天有機會就講真相。法輪功學員能做到的,八九人員同樣能做到,當然你要不該認輸的時候去認輸,那的確沒有一點辦法。我也參與了1989年的民主運動,今天20年後,我還在參與。不要講什麼條件,我是中國的普通百姓,一個頭,兩個手,400元人民幣一個月,遍街都是的人。我不比別人多任何資源/條件,籃球也打得沒你好,但我就是在不該認輸的時候不認輸。

週年紀念好比吃年飯,而平時才是主要的。今天2009年那5千萬八九人員要想贏,機會還是在這裡。你從今天開始講1989年的真相就對了。你一個月給一個人講,五個月下來就是五個人了。不要感到無奈,老百姓現在有能力拿下共產黨的縣政權,詳情見我後面的《在中國的日子》。

我想1989年6月4日後,如果多數八九人員都像我劉蔚這樣,那共產黨也真可能在1991年就垮臺了,就是老百姓不去參加中共的軍警都不得了。同樣多數人會說,「八九民運取得了巨大勝利,喚醒了民眾,讓劉蔚這樣上千萬的人走上了推翻中共的革命道路。」現在八九人員中還沒有一千萬我這樣的人。而誰要像我這樣根本不需要任何條件,他只是不認同強盜就行了。還是我們說的,勝敗就在一念之間。

啊,看古今,歷史的長河波浪翻,一道道嶺來,一條條河。上面這些情況要放到我劉蔚的長文《在中國的日子》中才能看得更明白。

2009年6月張軍,劉蔚,王紅,李燕在中國一地談起了劉蔚的長文《在中國的日子》,它講述中國民眾沒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面臨中共的各種人為收費,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2008年的經濟危機根本不會結束,除非廢除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一個人既不應向人借錢,也不應借錢給人,望子成龍,望夫成龍都是害人害己,百姓要想生活好必須建立公平的財富分配制度,2009年中國民眾的生活及其絕望和希望。

全文上萬字,讀者一次看不完可存檔再看。我們每週會更新《在中國的日子》,各位看看它下面的日期就知道了。我們全文的內容都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

在中國的日子

劉蔚  2009年6月7日

「這些年中國老百姓普遍反映生活困苦,常常被問到的一句話是‘你以後怎麼生活?’而在歐美等民主國家是不存在這樣問題的。佔用了老天給民眾生活的土地,礦產的政權就必須給每個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它若不能提供,則不能佔用百姓的土地,誰也沒有請它來佔用我們的土地。

「來自西方的共產黨在中國建政以來,武力霸佔老天給中國民眾生活的土地,礦產等所有資源,局長們白佔這些資源自己去發財,完了連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都不給民眾,還對民眾進行各種人為的收費。同時他們一手決定民眾收入,一手決定民眾支出/物價,實際上收民眾80%以上的稅。現在2009年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的平均收入約是400元人民幣一個月,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費是133萬元人民幣,其中住房需要約48萬元,教育,醫療各10萬元,就是說老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你說生活在中國怎麼可能不苦?」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真正在這按權分配財富體制中得利的只有霸佔了百姓土地等資源的師局級官員們。2007年中共局長一年的工資,津貼,福利就達300萬元人民幣,是他的合法收入。2007年3000名中共高幹子弟佔有的財富達2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今天2009年中國0.4%的人佔有那裡70%的財富。不白佔老天給我們民眾的土地,礦產,他們可能獲得比我們多千倍,萬倍的財富嗎?城市裡靠我們百姓的土地和百姓勞動建起來的住房又哪裡有我們百姓的一份?都被局長們霸佔起來了,高價出售。今天中國的主要矛盾就是13億人與壓榨他們的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局長們之間的矛盾。

「其實人類社會主要就是一個社會財富分配問題。公平的財富分配制度裡百姓的生活自然會好。為什麼中國那麼多人要出國生活?現在出過國的人估價都幾千萬了。美國,日本,英國這些國家有的住房,學校,醫院,中國都有。但那些國家的財富是全體百姓的,每個人憑居民證到政府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而在中國,百姓是一無所有,還被共產黨進行各種人為收費。中國2008年開始的經濟危機根本好不了的,百姓的錢已經被掏空了,除非共產黨下臺才可能好。現在就是共產黨一再貶低的俄國,印度,百姓都有教育,醫療的福利,也就是說上學,看病拿藥是政府買單,」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其實民主就是大家參與分配社會財富,大家參與分蛋糕。中共局長們一心壓榨民眾,它自然不會讓大家參與分蛋糕,自然不會實行民主,它的政權沒有哪一級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今天2009年世界190個國家中已有120個國家實行了民眾一人一票選總統的民主制度,今天一個不是民眾選出來的政權/政府就是一個非法政府。同樣,中共製定法律的人大代表不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如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是北京市兩千萬居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制定出來的法律也從來不經過民眾一人一票的表決通過。所以中共政權及其法律根本上都是非法的。中共局長們的目的無非是按權分配財富或者說掠奪人民。在這樣的體制下,百姓無論創造出多少財富,也是一無所有。中國現在有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相當於13萬億元人民幣,那就是13億人平均每人按理應分到1萬元人民幣,但百姓分到了什麼呢?一分錢也沒有。

「為麻痺民眾,中共還拋出各種謬論。比如講政治不好,政治就是對社會財富的分配,老百姓當然會關心。它還說造謠。造謠指明知是這樣的情況,卻說成其它情況。比如中共明明知道八年抗戰23場戰役中22場是國軍打的,它還說它是抗戰的主力軍,這就是造謠。而人們因為估計錯誤的言論不屬於造謠。就是學生參加考試,你也不能要求他得100分,不能說學生們都在造謠。我們的意思是說13億人完全可以就各種事情發表看法,只要你不是明知道是這樣,還說是別樣的情況,均不是造謠。中共說中國要穩定。其實對於我們老百姓來說,沒有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被收各種稅費,還有比這更亂的嗎?從1949年開始,中共就在中國製造著巨大的動亂,於是才有這麼多人要出國。中國的人均佔有土地超過日本,英國,德國,中國人也不愚笨。中國歷代百姓有老天給他生活的上萬平方米的土地,過著諸葛亮未出山前的衣食無憂的生活。

「革命是重大進步,不是共產黨說的殺人才是革命。人類的進步主要是社會財富的分配更加公平。顯而易見,共產黨給中國帶來的不是進步,公平,而是倒退,搶劫,它才是反革命,反動派,最大的漢奸。1999年12月9日它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全面勘分邊境條約》,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愛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一系列霸佔中國150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條約。清政府是打敗了才簽的,它沒被打也去簽,是有意賣國。它所謂外向型經濟將中國的人力,環境等資源以商品的形式廉價地出賣給外國人,2008年華東地區合資企業的工人一個月的工資就約900元人民幣,這樣的經濟其也是賣國經濟。

「中國本來是好的,幾千年的文明國家,百姓不但生活無憂,而且是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伊斯蘭教等各種信仰自由傳播的國家。宗教是教導人善良,公平的,壓榨百姓的中共自然會打壓各種百姓的信仰。現在2009年世界60億人,其中基督徒,含天主教徒約20億人,佛教徒約10億人,伊斯蘭教徒約10億人。就是世界75%以上的人是信神的。在中國的13億人中,基督徒有1億人以上,法.輪.功有1億人,佛教徒有1億人,」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鑒於幾十年來在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中,好人吃虧,壞人得利,我們覺醒人士,就是覺醒了的老百姓提出來了,平分共產黨轄區的財產,主要是房地產和貨幣兩項。2007年全國人均建房使用面積達到23平方米,未來民選政府以23平方米使用面積的住房為單位編號,讓13億人不花一分錢抽籤領取,死後不遺傳,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將中國現有上100萬億財產平分給13億人,宣布人民幣作廢,13億人每人到民選政府領取10萬華元,幣值與人民相當。同時扣除沙漠、冰川、森林、辦公樓、道路佔地,算上樓房地,10億滿18歲的成年人人不花一分錢,到民選政府抽籤領取老天給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包括住房地、商用地、耕地三種地,總面積在一千平方米以上,死後不遺傳,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沒有房地產稅。

「一畝地是666平方米,一年產糧食600斤,足夠一個人吃一年了。這樣現在和未來每個中國人的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都解決了。這些制度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就實行,贊成票不能超過反對票就不實行。覺醒人士提出來的是使中國人從沒有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解決不了到中國人有自己的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無憂的偉大的中國全民大革命。凡是多半或基本上贊同覺醒人士方案的人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告訴贊同的人再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這樣繼續下去,我們覺醒百姓就是幾何級數在增長。當哪天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了這些真相,共產黨的反動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只有解放全國人民,才能解放我們自己。成為覺醒人士現在不需要登記,就像你喜歡看書,他喜歡看電視一樣,不需要誰的批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好啊,百姓覺醒了。今天中國每一位滿了18歲還沒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共產黨害的。我們把2009年收入達到3500元一個月能解決住房,醫療等基本生活的人都算為富人好了,今天的中國是1%的富人和99%的窮人。就是中國最富的2%的能買房的人也是被壓榨/搶劫的,按紅魚的法律,現在買房就是買70年的使用權。這就意味著所謂的白領們辛辛苦苦當幾十年房奴,最後房子也要被局長們沒收。

「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從1999年到2009年10年間在困苦民眾,信仰民眾,其它有良知的民眾不斷講真相,現在中國做什麼的問題已基本解決了,那就是結束共產黨的統治。今天98%的民眾都希望它垮臺了。現在民眾面臨的問題就是怎麼做,這也是我們這篇文章談的一個要點。目前老百姓面臨最大的問題還是武裝力量在中共那一邊,百姓手無寸鐵,」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四個人一愁莫展,走到了一個幼兒園,想看看無憂無慮的孩子們怎樣生活。

看見有100個孩子被10個孩子追得到處亂跑,那10個孩子手裡拿著水槍,噴射著紅色的水。一位穿藍毛衣的孩子對四位說,「每過3分鐘,這10個孩子的水槍就被收到一個自稱是班長的那孩子,他們就退伍,然後班長把水槍發給另外10個孩子,他們又去對100個孩子射水,那紅色水到衣服上是洗不掉的,而且被認為死了,一天沒有東西吃,我們不願被射到的孩子就被槍孩抱,或者罰做苦工,產品都交給班長。我也當過槍孩,其實我們心裏都討厭這個遊戲,因為最後得利的只有班長,我們都是受害的。無奈班長在10個槍孩中設立不少官員,看著他們,」藍毛衣的原槍孩說。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用班長設立的指揮體系去廢除它呢?等哪天我們又有了紅色水,裝滿水槍,這時出來一個人說,‘對於願意廢除這個遊戲的人來說,從現在起直到廢除這個遊戲,你們手裡的水槍和紅色水不會收回。’這下願意廢除它的槍孩就不怕了,敢於保衛其它義舉的槍孩了。這時忠於班長的一名官孩的能量就與我一名普通槍孩的能量一樣,一人一把水槍,他要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他不要,就把水槍留下,離開隊伍,我們不射他。這個辦法叫水槍並舉法,或者叫武裝競選法。現在我們幼兒園需要做的就是廣傳這個義舉的主張,同時我們讓普通孩子自己學習水槍如何上子彈等軍事知識,這樣他們自己也可能起義,我們爭取在一小時內廢除這個害人的遊戲,」一位綠毛衣的普通孩子說。

然後這些起義主張就在110個孩子之間嘰嘰喳喳地講著。一小時後,還真發生了上面的場面。10個槍孩,水槍朝天並舉,裡面的紅色水清晰可見,保險都定在發射位置。水槍槍口不對人,除非要消滅誰。有3個槍孩離開了隊伍,把水槍留下了,不知道他們是忠於班長還是心裏中立。7個槍孩起義了,十分鐘內起義的槍孩達到了20人,因為普通孩子踴躍參加義軍。這下班長沒辦法了。他沒有槍孩,這110個孩子就不怕他了。孩子們說,「現在好了,我們不用玩這種害人的遊戲了。」班長被廢除掉了,孩子們自由自在地一人一票投票決定他們喜歡玩什麼遊戲了。

四位看完,眉頭都舒展了。

「好啊,可連發的槍也叫機槍。這個起義辦法叫機槍並舉法,也叫武裝競選法,到時候一挺機槍,一張選票。我看孩子才是最聰明的,我不明白那麼多父母為什麼還打孩子,因為高考把孩子逼得自殺。一支部隊有三分之一參與起義就可以了,真正願意付代價保衛中共師局級官員的不到5%,剩下的人留下武器,離開,讓民眾參與進來,」張軍說。

「中共還熱衷於對百姓搞軍訓,中學搞,大學搞,但同學們普遍反映沒學到什麼軍事知識,只是被隊列訓練,衛生檢查等沒有實戰意義的事情折磨。一些學校軍訓幾個月,一年,其實成為一名會使用武器的軍人30分鐘就夠了。使用武器主要是兩步,上子彈和拉槍栓,定保險。彈夾裡面有彈簧托住子彈,所以上4發子彈到可裝30發子彈的彈夾的話,這4發子彈就是在彈夾頂部而不是底部。上子彈其實是從彈夾上部開口把子彈一發一發壓到彈夾裡。第二步以81式衝鋒槍為例,槍管朝前,就是拉槍左邊的槍栓,其目的是把彈夾裡的第一發子彈送進槍管,保險在槍的右邊,將它撥到單發或連發上,扣動扳機就可以開火了,撥到保險位置則不能開火。

「其它還有瞄準,槍口不可對人,除非你要消滅誰等知識,普通人30分鐘就可以成為一名會放槍的合格士兵了。我們就是應該全民學軍,這裡的軍指軍事,不是共軍,」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共派人員說我們攻擊了誰,不得了了,要消滅我們了。該否定就否定,該肯定就肯定。同時我們可以告訴那些人,在中國各方面都有人支持我們,只是你以為沒有。比如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你聽不見一點反對它的聲音,但當時各方面有相當部分人是反對它的。如果我們真如那些人說的那麼孤立,我們早就被消滅掉了。我劉蔚在大陸著名論壇發表《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從2007年就開始了,到現在2009年累計的點擊量都超過了一百萬。在單位,論壇共派人員恨不得把所有的貶義詞都加在我們頭上,但他們從來不敢就他們的觀點或我們的觀點讓民眾進行一人一票地表決,而我們是從來願意民眾來表決的,可見,共派人員心裏明白多數人是贊同我們的,他們自己才是少數。

「同時只要中共的《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網,中央電視臺等主要媒體一天不否定我們的文章,中共就被我們駁倒了一天。如果它要否定我們的文章,就應附上我們文章的全文,讓讀者知道是怎麼回事,知道雙方的觀點及其依據。今天我們民眾就兩個標準。判斷我們生活好壞的標準是我能否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這四項基本生活。判斷我們言行是否該做的標準是設想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的話,贊成票是否超過反對票。我劉蔚判斷13億人看我的這篇文章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所以我就發出來。我的二百篇《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在海外博訊*新聞網站的博客,名字在那裡的作者群中。在這些文章中當然越是最近寫的對時局的針對性越強,」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幾十年來紅魚黨搞的所謂公有制其實是其官員私有制,單位職工根本不能對單位的各種事情進行表決,幾千個人服從幾個人的決定。2000年以來紅魚/中共在名義上也將企業劃歸了官員及與之勾結的人員,還將職工的住房,教育,醫療等福利取消掉了。2008年中國的民營企業的產值和就業人數已達全國的60%以上。中國也再不是所謂公有經濟佔主體的國家了。今天中共已經沒有什麼主義了,除了赤裸裸地搶人,今天我們反對它就是反對腐敗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們高興地看到2008年1月1日有意結束共產黨統治的中國過渡政府在美國成立了,伍凡任總統,袁紅.冰任議長。伍凡總統已經於2008年下達了第二號總統令,那就是全國軍民隨時隨地結束中共的統治,成立民主政府。到2009年6月已經有5500萬中國人以包括化名在內的方式退出了來自西方的共產黨及其共青團,少先隊。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提出來的在家革命也完全可行,它與在一個市,一個省,或全國的總罷f工,總罷f課,總罷f市相似,罷f市對民眾來說就是不去買東西。其實今天中國有兩億以上滿18歲的人沒有收入,他們整個星期地同時進行著這三樣,進行著在家革命。

「各界人士提出以藍色作為中國民主公平的顏色,我們贊成,你可以用一件藍色的衣服,一個藍色的包,一本藍色的書,或者就是藍色的天空,海洋。一些民主人士也提出了民眾穿白衣或白褲紀念1989年為民主獻身的人們,我們贊成這樣的白衣行動,每年的5月,6月各位能穿白色衣褲就盡量穿好了,現在中國污染嚴重,乾旱高溫加劇,5月,6月已經相當熱了。我們現在每天聽希望.之聲電臺,在網上也可以聽,」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中共一貫抓打民眾活動的領導人,所謂槍到出頭鳥,使民主活動難以開展。其實一個活動的開展需要民意和領導人兩樣中的一樣,中共的活動沒有民意,所以它必須要領導人。而我們百姓追求民主公平的進步活動本來就有了民意,可以不需要領導人。比如我們在小區小街游.行/步行,是否進行,是否打橫.幅完全可以由相關人員一人一票來表決,將各項表決的票數記錄下來,各種事工也可以抽籤抽出,這樣活動本身就體現了民主公平。不必向中共警察申請,申請了它也不會批准,我們不走到城市幾條幹道上還不應說是游.行,我們就在小街上一天走一兩個小時,我們也不願把大家搞得很疲憊。如果我們走到幹道上就在人行道上單列行進,穿同樣顏色的衣服,邊走邊對人行道上的人說,‘我們要住房福利,’‘我們要醫療福利,’‘我們不要污染’等一樣會有效果。

「幾十年來共產黨只給了民眾一個自由,就是給它的局長們掙一輩子錢,消耗一通糧食就走,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毛澤東時代就害死了8千萬人,2000年中國每年320萬非正常死亡,單是每年採取自殺行動的就是200萬人。這就看各位怎麼想了。今天你要被壓榨一輩子,機會來了;今天你要成為革命者,甚至民族英雄,機會也來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最近出現的楊佳,鄧玉姣事件不但是中國民怨的冰山一角,而且是民眾消滅中共基層人員,包括黨員,非黨員行動的冰山一角。就我們知道的中國2008年出現了7千起襲警事件,5千人被追捕。中共基層的軍警,城管,法官,書記,老師,村官官還有多少人被襲被消滅掉呢?綜合我們各方面瞭解到的情況,估計每年有上萬它的基層人員被殺/消滅掉。中國有約2000個縣,就是現在每年平均一個縣出現5起這樣的事件。中共的媒體是不會說這些的,特別是攻擊者/英雄沒抓到的時候,它不願百姓,不願它的基層人員知道有這麼多男楊佳,女楊佳在武力反對它。

「土地權,福利權,辦報權,結社權,選舉權已經是一個人90%以上的權利了,在中共把我百姓這些權利都剝奪去的情況下,還要因為我表達了什麼觀點,包括治國韜略,起義主張,有什麼愛好,包括信仰,或在哪裡步行了,開口說話了,就要對我的身體,物品有動作,我就只有爆炸了,炸藥就是這麼造的。這也是正當防衛了,正當防衛就是避免自己或別人的身體,物品受侵犯而採取的動作,」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你中共基層人員列隊來的時候,吃得飽飽的,還帶著傢伙,這個時候我老百姓不和你頂。等哪天我碰見你一個人在餐館吃飯的時候,我一個石頭,或者一個鎯頭,一個全力出手,你就完了。你渾身挂導彈,機槍沒有用,後面有幾百萬軍隊保衛你也沒有用。一個女人決意消滅掉一個男人也不難,鄧玉姣已經證明了。我老百姓沒槍炮,打常規戰爭打不過你,但我就有這點核武器。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反正現在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如果你中共有一定收入,職務的人員都不在乎,那一無所有的我平頭百姓更不會在乎。這是我們百姓的除暴安良法。

「中共基層的軍警,城管,法官採用一體化管理,對百姓基本做著相同的動作。對他們,我們可以採用楊佳方式,就是這個城市的警察對我的身體或物品有了動作,我就消滅這個城市的警察。中共基層的書記,老師,村官鄉官有相對好的,也有惡劣的,對他們就是誰害了我,我就消滅誰,不能找其它的書記,老師等來消滅。除暴安良的英雄在很大程度上是為我們付出的,是為我們死的。如果我們不稱讚英雄,中共的基層人員會繼續無限制地欺壓我們。2008年江蘇一高中的老師就將一下午上課遲到的男生罰跑而死。我們不是成規模地消滅中共的基層人員,對絕大多數民眾來說就是稱讚英雄。每年一個縣有兩起除暴安良的事件,現在已經有了,加上民眾的廣泛稱讚英雄,就能對中共基層人員起到極大的震懾作用,他們會想,‘還要不要為共產黨給我碗里加兩片牛肉,連吃飯的傢伙都沒了?’中共基層人員已經有相當部分人站在人民這邊了,望更多的人站在人民這邊,我們已經在總體上肯定了胡耀.邦,趙紫.陽。

「民眾廣傳除暴安良法對各派人員都有好處。對百姓當然是減少中共對他們的打壓,對中共基層人員來說,也是告訴他們真實的狀況,那就是現在百姓的火氣很大。如果2009年5月被鄧玉姣殺死的中共官員鄧貴大的親友告訴他這些,他不對鄧玉姣等百姓的身體有侵犯,他也不會被消滅掉。我們文中的廣傳是指一個人給5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照此辦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除了軍隊,民眾也可以起義,有兩支槍,不管幾個人呼喊起義,其它民眾應參與義舉。有了帶頭人,有了槍,你不起義還等到什麼時候?民眾如果不想繼續被欺負,也應學習槍栓在哪裡等軍事知識。同時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中共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地區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地區。這些就是我們關於中國軍民起義的機槍並舉法,民眾起義法,全民學軍法,鄰近指揮權四項主張。就我們的這些重要觀點,我們都是估計13億人中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才提出來的,願意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至於說現在不能表決,那不是我們的問題,是共產黨的問題。望所有願意在哪天中午吃飯時聽到哪裡起義的人廣傳我們的四項起義主張,」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軍魚用的糧食和武器都是靠老天給我們民眾的土地和我們的勞動提供的,是我們養了他們。難道我們連給他們講兩句話的權利都沒有嗎?至於他們是否接受由他們自己選擇。軍隊到底是該13億人指揮還是中共的幾個軍委委員指揮,這就是我們爭的問題。誰更能代表民意,誰就更有權指揮軍隊。民主國家的總統就是武裝部隊總司令,有些總統可能根本沒當過兵,但他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最能代表民意,所以當然是武裝部隊總司令。

「對於13億人來說,如果你在這裡看到我們說的,不能有任何行動,包括講我們的觀點,主張,那我們就是到你家來坐下來與你談兩個小時,你就能行動嗎?恐怕還是坐在家裡看著共產黨誣蔑我們祖宗的影視,度過一生。這裡我們也呼籲民眾每人在家隨時準備一個月的糧食,如果你是三口之家,就隨時準備100斤糧食。一是防備糧食短缺,價格上漲,二是我們革命活動的需要,比如在家革命,」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在中國過去幾十年沒有哪一級政權領導人是民眾選舉產生的,各級領導包括軍警的領導沒有絲毫的民意,在這樣的情況下,軍警就該歸民眾直接指揮。有人說,‘那是否一名百姓就可以指揮一名軍警呢?’我們按公正公平的原則來看看。中國13億人,現在2009年約500萬軍警,其中軍隊約200萬,武警約100萬,警察約200萬。13億人中扣掉未滿18歲的約3億人,就是滿18歲的10億民眾養著500萬軍警,平均200名百姓養1名軍警。在中共全方位打壓下,能夠表達自己訴求的人佔願意表達自己訴求的10%不到,或者說10個被壓迫壓榨的人有9個以上不敢表達。那麼今天有1名百姓表達訴求,他至少代表10個人有類似的訴求。比如說在一個100萬人的地方,今天有1萬人一起在街上走了,很保守的估計,他們代表那裡10萬人有類似的願望。所以今天2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名軍人或警察,20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0名軍警,以此類推。這就是民眾的一個人權。至於說民眾指揮幾名軍警起義,他們是否有膽量那樣做,這裡不多討論。至少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不打有訴求的百姓,指揮他制止別人打百姓。這叫民眾指揮權,它適用於平時和起義的時候,」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13億人應該廣傳民眾指揮權,軍警是我們13億人的,不該是共產黨幾個委員,政委的。至於到底是誰的,就看各位平時是否講這些真相了,你平時不講,等你哪天沒房子住,沒教育,沒食品,沒醫療上街時,看見來了一隊軍警,再想起去講,是不是有些晚了?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重在平時,不要老是想著臨時抱佛腳。

「對於軍警來說,要想根本解決生活還是要廢除壓榨人的制度,建立公平的社會財富分配制度。民主國家就是沒有工作的人這些基本生活都是有的,而在中國不要說普通士兵,就是營團職的退伍軍人現在好多人都解決不了自己的基本生活。2009年兩萬名多數營團職的退伍軍官投訴總政治部,說發給他們的8萬元人民幣復員費不夠他們生活。同時你軍警是聽我們百姓的好還是聽幾名軍委委員,政委的好?我們至少不會像他們那樣有意折磨,傷害你們,不會搞隊列訓練,正步走的閱兵式,把你們的腳都走起泡了,頭都轉暈了,也不會搞繁瑣的規定,比如進入室內時軍帽應取下離身體10厘米,苛刻的衛生檢查,也不會叫你們一個小時站在烈日下,或站在水裡,」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在中共治下,百姓被打了,搶了,騙了,就是說了是誰幹的,中共的警察,法院多不受理。沒有他們,我們百姓一定能維護社會治安,但那樣中共就會說,‘你們在破壞社會秩序。’於是盜匪橫行,警匪一家,百姓只有把自己關起來才安全,鐵門成了家家必備。一個人出去走一走,每天都能看見打人,罵人的事,而這些在美國等民主國家一年也看不到一起,鐵門也看不見,每家都是一個木門,」王紅說。

「是啊,如果軍警聽我們百姓指揮,他們自己的問題,中國的問題都解決了,這就需要13億人每個人來傳播這些救國救民的道理。我們有底氣是一方面,同時我們應小心,對於百姓來說,我們沒有叫你一天給10個人講,雖然做到這點現在不難。我們說的是一個人可以一個月給一個人講,五個月就是五個人了。過去10年13億人說,‘共產黨無官不貪,欺壓百姓,該下臺了。’成了家常便飯。它何嘗願意百姓這樣說呢?今天它還是那樣壓迫,壓榨人民,那現在我們百姓談起義及四項起義主張,民眾指揮權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也是一定會發生的。這些主張是我們在2009年4月提出來的,我們希望在一年之內就是到2010年4月,全國軍民相當部分人,如三分之一的人就上面的觀點形成共識。

「就民眾傳播我們的四項起義主張,除暴安良法,民眾指揮權來說,不需要更多的物質條件。我們只需要在現在已經是家常便飯的‘共產黨無官不貪,掠奪百姓,該下臺了’等話語後面加上‘楊佳,鄧玉姣是民族英雄,’‘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共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地方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地方’‘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等話語就行了。作為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我有權對這個國家的政治經濟發表觀點。單是你中共政權佔了我百姓的土地,還不給住房,醫療等四項基本生活的福利,我就絕對有權把你推翻掉,誰也沒有請你來佔我的土地,」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中共局長們為繼續壓榨人民,在民眾中設立各種名次,官員,包括學校的前十名,少先隊員,團員,黨員,40人的班設立20幾名學生幹部,高考,考研,求職等等。一些民眾以為在局長們設立的各個角鬥場裡能有好,結果只是給局長們掙一輩子錢,傷害纍纍地走了,我們前面兩代人就這麼過去了。還有一些人自己被搶了,包括土地被佔了還沒有住房等福利,不去找搶它的政權,而去找親友解決,包括借錢,望子成龍,望夫成龍。結果也就是害人害己,誰滿了18歲沒有自己住房,醫療了,中共的媒體會報導嗎?根本不會。

「民眾之間爭奪升學,求職的各種機會不是出路,獲得公平才是出路。我朋友在美國,沒有工作,一樣有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我現在就是用個錄音機講這些真相,每次按下電鈕就講了。在我們參與革命/進步,每個人應該清楚我們爭取的是什麼,這就是公民練爭取民主公平事業的內功,這些年這事業進展不太大的重要原因就是多數人不練這個內功。這就必須清楚一個滿18歲的人的責任和權利,我們總結如下。

        責任:           1 不干打人,搶人,騙人等害人行為。           2 如果生小孩,養他到18歲。

       權利:         1 選舉縣長,省長,總統,議員         2 領取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後不遺傳。          3 領取住房福利          4 領取食品福利           5 領取教育福利           6 領取醫療福利           7 有表達的權利,包括口頭,書面,游.行           8           對於有意侵害這些權利的人有正當防衛的權利,這就包括起義的權利。

「只有今天中國才有子女養父母的法律,民主國家都沒有這樣的法律。只有中國才會有一對夫婦上面養四個老人,小面養一個小孩。根本上,每位公民的住房,醫療等福利應該是佔用了公民土地,礦產的政府提供。讓沒有土地等資源的公民/居民,企業去承擔,沒有道理。企業自己都不知道明天能否生存,中共把福利的責任讓居民和企業承擔是推卸責任。同樣中共局長們所謂給你的待遇其實是搶你10元,還你2元,然後把那2元叫給你的待遇,」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幾十年來由於它不顧環境地進行工業生產,給我們的大好河山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1990年代以前,中國只有重慶、武漢、南京、吐魯番四個火爐,現在華北,華東所有大城市都成了火爐。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以往是上千平方公里,2007年只有50平方公里了。有人說,‘以後中國會更好。’那除非是它下臺。其實隨著它1990年代以來把城市人創造的企業,住房,食品,醫療等福利瓜分掉,取消掉,乾旱高溫加劇,農村人種田更難了,多數人的生活水平與1980年代相比是下降的,更比不上幾千年我們祖先的生活,」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這樣,一些百姓因為中共對民運有負面報導,就不參加追求民主公平的活動了,這是不應該的。其實沒有特定意義上的民運。應該說民眾追求民主公平或者進步都是參與民運,我們就叫參與進步好了。共產黨不允許百姓成立自己的組織,所以民運主要不是組織,而主要是社會效果。我們前面說了,現在2009年民眾做什麼的問題已基本解決了,現在的問題就是怎麼做,或者說進步辦法。為此各界進步百姓提出並實踐著呼籲改革,訴說真相,在家革命,勸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簡稱勸退,除暴安良法,軍民起義法包括四項起義主張,鄰近指揮權等各種辦法。這些辦法都意在推進中國的民眾公平或進步,都是好的。

「改革是統治者進行的推進民主公平的活動,革命是老百姓進行的推進民眾公平的活動。所以今天只要不是寄希望於中共政權自己改革,而又希望中國民主公平的人就是在參與革命。長期以來共產黨分化進步百姓的主要是利用採用不同辦法的百姓間的爭論,它跑來說,‘你看見沒有,他們的路數與你的不一樣,你不要支持他們,更不要與他們搞在一起。’在這方面,它已取得了相當的效果。我們進步百姓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去爭論誰的進步辦法更好。我們所做的首先是為我張軍,你劉蔚,他張敏,李勇各人被中共打了,搶了,騙了討回公道,拿回屬於我們各人的權利,財富。其實民主人士/進步百姓沒有任何神秘的地方,我們與其它百姓的區別只是我們受了欺壓,我們要討回公道,被搶了要拿回來,而其它百姓就忍了,」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每個人拿回屬於自己的權利,財富不能叫鬧事,去拿不屬於自己的才叫鬧事。每個人拿回屬於他的東西當然有權選擇適合他自己的辦法,從上書胡溫呼籲改革到訴說真相到發動起義由他自己選擇。自由的重要方面就是百姓有選擇各種進步辦法的自由。參與進步的人多了,自然會在社會上形成合力。我們不是誰指揮誰,你滿了18歲還沒有自己的住房,醫療等基本生活的福利,也沒有選舉領導你的縣長,市長的權利,別人不知道你的才能,所處的環境,你自己決定採用什麼辦法。

「其實這與人們學習英語,數學,物理,文學一樣。對於一個人來說什麼學習方法/辦法最好?那就是能使他一天花最多時間在上面的辦法就是最好的辦法。這個人學英語可能是看英文影視最好,那個人可能是看英文作品最好,看各人的愛好了。中國的進步也是同樣的道理。有呼籲中國進行漸進改革的,如果他對此的確有熱情,一天花幾個小時在上面,那他就該這樣做;有勸退的,如果他每勸退一人比掙了100元人民幣還高興,那他就該去進行;有組織起義的,如果他對瞭解當地情況,學習軍事知識很有熱情,他當然應該去做。還是我們說的,只要一個人沒有打人,搶人或騙人,他就是對的,就不應被否定。應該被否定的只是打人,搶人或騙人的人。我們否定共產黨,就是因為它在打人,搶人,騙人。打人,搶人或使用暴力指對無辜人的動作,而中共人員不是無辜的。所以民眾除暴安良,武裝起義不是使用暴力,而是解救百姓的義舉。楊佳,鄧玉姣不是暴徒,二戰時的盟軍也不是暴徒,」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各進步辦法之間毫無衝突,還是相互配合的關係。張軍一天花四小時呼籲改革絲毫不妨礙我說楊佳,鄧玉姣是民族英雄;我這樣說也絲毫不妨礙李燕去學習槍栓在哪裡等軍事知識。我在勸退,訴說真相,推廣除暴安良法,書記/老師會想,‘還是不要去動劉蔚算了,他有幾句怨言就讓他講嘛,我一動,他哪天給我來個全力出手,我被消滅了,百姓還說他是英雄。’

「一些進步百姓擔心其它的進步辦法會遭來共產黨的打壓,因此否定別人的辦法。這幾十年的歷史表明任何追求民主公平的活動,和平的也好,武力的也好,共產黨都會狠狠地打壓。右派,政治犯,1989年的學生,法.輪.功哪個不是和平的?就是你‘出身不好’都要打壓你。還不要說你反對它,你就是不表態支持它,不給它交錢,它都要打壓你。你給它當奴隸,它一樣害得你生活困苦。中國人要想不受它的打壓,想來想去還是只有把它推翻掉。它也不可能把13億人都殺光,殺光了它壓榨誰?它就是把中國人殺得只剩100人,它還是會面臨97人的反對,因為獲得公平是人的天性。所以各位進步百姓不應該論證誰的進步辦法好,更不應該否定別人的進步辦法。

「還有一些人擔心共產黨減少對民眾的打壓來換取其繼續執政。如果它還給我們一部分權利,財富,我們表示歡迎,但不表示我們剩下的權利,財富就不要了。我們每個人一人一票選總統的權利,每個人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醫療等四項基本生活的目標一定要實現。有了這樣正確的態度,就不怕共產黨來分化進步百姓了。如果能像我們一樣看到別人的長處,肯定其它人的進步活動,一定能讓中國的進步力量健康發展,」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目前不少進步百姓講三句關於中國社會的話,兩句是否定共產黨,一句是否定與他路數不同的進步百姓,結果抵消掉一句,變成只剩一句話否定共產黨。我們現在不要去否定其它進步百姓了,講三句話,三句都是否定共產黨。這將大大減少我們進步百姓之間的內耗,大大提高我們的效率。所以請各位廣傳我們的這個觀點,那就是各位進步百姓有權選擇各種辦法實現中國的民主公平,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照此辦理,」劉蔚說。

「在一些進步百姓活動時,常常會對一些人的冷漠感到失望。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在推進社會公平上起的作用。唐朝的富人是誰?沒有人知道了,人們記住肯定的是窮困的杜甫。美國南北戰爭時的富人是誰?沒有多少人知道了,人們記住肯定的是林肯。因為他們為推進社會公平起了作用。同樣,今天那些不願實現人生價值而就願把自己降低到物慾的人,我們由他們去。人要是只有物慾,那真不如動物。動物不用上學,就業就什麼生活都有了。就我們來說,能說服一個人參與結束中共的統治就起了作用,能說服兩個人就是成功的人生。 「伍凡總統說得好,‘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政權。’東歐,前蘇聯的民眾為什麼能實現民主?波蘭女人被那個政權搶了就罷.工,而中國女人被政權搶了就投親靠友,包括望子成龍,望夫成龍。劉蔚錢沒你多,打籃球打不過你,但共派人員,我們進步百姓,其它百姓都不會懷疑,那就是如果中國有1億個劉蔚,共產黨的統治一年也維持不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今天2009年中國還是有不少人在紋過飾非。當我們給他們談到中國民眾生活的困苦和推進中國進步時,他們總是找種種理由說改變我們不能改變現狀。到底是他們不贊成結束中共的統治,還是別人不贊成?這裡我們希望13億人每個人能真誠地面對自己,真誠地面對別人,說出你認為你自己和別人的態度。比如,‘我李勇是贊成共產黨下臺的,但是我想其它大部分人不贊成,所以它下不了臺,’或者,‘我贊成它下臺,其它大部分人也贊成,所以它會下臺。’而不要再籠統地說,‘不可能,’。有人說,‘你想造反?’我們說,‘是,我想造反,如果你也想造反,外面三分之一的人想造反,其它人基本上中立,這個反怎麼造不起來?’

「現在講互動,也就是相互作用。2009年重慶一富豪找女朋友,又是40幾位美女去應聘。這些人不想想,為什麼她們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自己不能解決,而必須靠別人來解決?我就是個軍隊的團長,本來願意起義,但看見你這些人沒有道德,不會參加義軍,那我又敢起義嗎?如果我看見周圍人都在談起義的願望和主張,我當然能考慮發動起義。畢竟人生的主要意義不是多吃兩片牛肉。我們估計大部分的營級軍官,相當部分的團級軍官,不定數的旅/師級以上軍官是願意起義的,」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多年來13億人苦於沒有兵器,一直覺得無奈。2009年5月我們跑了許多地方,詢問了兵器方面十幾位人員,看了機槍,步槍,氣槍,彈弓,弓箭。經過我們反覆比較,思考,最後發現普通百姓居然有彈弓,弓箭,刀三件兵器可以獲得,可以使用。一些人可能獲得氣槍。中共在全國80%以上的縣是沒有駐軍的,我們拿下縣政權就是攻佔縣委,警察局等兩幢樓的事情,有40米殺傷力的兵器就可以了。而弓箭,彈弓等冷兵器就能做到。10人主動出擊就可能拿下一個縣政權。

「關鍵是百姓平時要練會一樣兵器,許多人知道的刀/匕首,我們這裡不多說了。弓箭或彈弓每天練一小時,練兩個月下來應該可以了。你不練而去看中共拍的侮辱我們祖宗的影視,時間一樣會過去。至於拿下一個縣後,下一步怎麼辦是後面的事情。從不能拿下縣政權到能拿下縣政權就是向結束中共統治向前進了一大步。至少現在我老百姓有能力與你中共的當地官員同歸於盡。兵器方面更詳細的信息見我在博訊網站的博客中的‘為百姓找兵器—喚醒國人之244’,」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就我們談的起義,我們只要爭取到三分之一的人願意起義的人就夠了。願意冒風險保衛中共師局級官員的人不到5%,其它人在沒有被解放的時候是中立的,被解放了可能參加義軍。所以今天民眾就是廣傳我們的四項起義主張,民眾指揮權,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照次辦理,爭取在2010年4月全國有三分之一的人讚同我們的起義主張,為全國軍民的起義創造條件。讓我們各位在這場偉大的中國全民大革命中不要缺席吧,」王紅說。

13億人是一樣的痛,一樣的淚,起來,向著美好的新中國前進!

全文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