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風聲緣何時緊時松




周光全
安徽巢湖「賣官書記」周光全受審

6月7日,新華視點披露了安徽巢湖原市委書記周光全的腐敗"軼事-根據查辦風聲反覆受賄退賄.

在周光全任職巢湖市委書記的57個月裡, 80多次受賄達300餘萬元.不論是個人職務提拔升遷,還是工程項目啟動,都成了撈錢的由頭.他辦事"盡心盡力" ,不管在不在職權範圍內,收了錢就一定設法幫忙.而且,風聲一緊忙退錢,風頭一過又收錢,又是他愛賄的一大特點.在反反覆覆中, "受賄事業"如滾雪球般呈波浪形曲折向前,最終墜入深淵.

周光全的收錢退錢收錢模式,並非個別,很多貪官都經歷了這樣的一條曲線墮落之路:從不安到坦然,從害怕到無懼,從拒賄到索賄,從黨與人民的好幹部到階下囚,教訓深刻.

在此想起了一個主人與狗的現象.

"主人帶著狗在街上散步,狗總愛跑在前面,跑遠了,又會折回到主人身邊.一路上如此反反覆覆.抵達終點時,主人走了一公里,狗會走四公里.德國投資大師安德烈在"金錢遊戲"中以"男子是實體經濟,狗是證券市場"來作比經濟與股市的關係.虛擬經濟雖然跌跌宕宕,起起落落,終究是實體經濟的睛雨表,圍繞實體經濟運行.

筆者以為,如果官員的貪腐行為好比是小狗的話,監督機制則是主人.在官員的任職期間,監督機制應是伴隨官員一路前行,監督機制失靈,如同小狗失去了拴牽.貪腐的小狗一旦偏離監督,就會偏離官員的做人原則與法規,便會跑得很遠.現實中,監督的風聲緊時,如遇有上級來巡視檢查時,貪腐的小狗會回到主人身邊嗅一嗅,收斂一些,風聲稍鬆,又會跑遠.於是,在官員任職的路上,有關監督若忽緊忽鬆,貪腐的小狗便忽近忽遠,一路上總在不斷犯錯.監督也許只松1公里,貪腐行為卻墮行了4公里.真是監督機制差之毫釐,貪腐就謬以千里啊.

於是我們看到,周光全57個月裡, 80多次受賄達300餘萬元,收錢的密度,頻率不可謂不大, "第一貪紀委書記"曾錦春涉嫌受賄金額總計3152.25萬元,另有960.75萬元財產來歷不明,在任期間,日均進賬2萬多元,監督的主人對小狗失控, 小狗在貪慾的路上跑的一發不可收拾.

官員貪腐中的這種主人與狗現象值得深思,不能總是讓貪腐的小狗跑遠了,千呼萬喚都叫不回了,才後悔不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