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製造深圳政治地震,或許能震懾諸侯於一時


中國的人間悲喜劇,令人目不暇接,幾乎每週都傳出幾件驚天動地的新聞。前一週,6月5日一天之內就發生兩大慘劇,上午,成都一部公車燃燒百餘人死傷,下午,重慶武隆縣鐵礦山體垮塌,又是群死群傷,幾十人被困井下。此前,陝西漢中傳出數千人被瘋狗咬傷,近十人死於狂犬病,政府發出殺狗令,數萬家犬面臨滅頂之災。上週的轟動新聞,則有一點喜劇色彩,一件是吉林松原市的高考舞弊大案,案犯之猖狂,技術之先進,前所未見;另一件,就是深圳市長許宗衡突然落馬。所有這些災變,無不折射中國地方治理失敗,社會災難深重的困境。

有網民指出,許宗衡的下場,毫不令人意外,此人人品低下,買官賣官的醜行早已在網上曝光。既然如此,當局爲什麽早不把他搞掉,偏偏此時讓他下臺?這正是許多人關注的問題。幾天來,謎底逐漸揭曉,令人對中國當前大局之混亂,主政者之昏庸,更多一層瞭解。

現在看來,深圳的政治地震,起因於5月下旬市人大《關於農村城市化歷史遺留違法建築的處理決定》。6月1日,決定公布,許多人立即將其視爲小産權房"轉正令 ",預期深圳的小産權房可能拿到全國首個"准生證"。國土資源部立即對此作出反應:"深圳小産權房轉正是個例,不具普遍性"。

但是,這個反應未能阻止深圳大量"農民房"順勢漲價,更未能打消人們擔憂此事對商品房市場的衝擊。

6月5日,許宗衡被"雙規"的消息在深圳傳開。6月9日,消息得到證實,深圳某機關人士還透露:許"被查涉及的原因確實與深圳的地産有關"。

6月9日,國土資源部明確表態,深圳市人大的決定,處理的是國有土地上的違法建築,與在農民集體土地上違規違法建設租售的"小産權房"有本質區別。要求各地堅決制止、查處新建"小産權房",嚴格依法查處大量存在的"小産權房"等違法用地、違法建築行爲。

很明顯,"小産權房"問題是許宗衡落馬的關鍵,但爲什麽此前中央不阻止深圳的決定出臺?"小産權房"爲什麽令當局如此緊張,以至使用非常手段來干預?

十幾年來,擡高房價,壓低工資是政府借城市化大潮發財的主要秘訣。於是,城市出現一個日益龐大,以農民工爲主的"無房族",他們買不起也租不起政府認可的合法住房,只能擁擠在"城鄉接合部"的"農民房"中。這個問題在深圳格外突出,因爲80%以上的居民來自外地。儘管政府多次"梳理"違規建築,但不可抗拒的經濟法則使得"農民房"越禁越多,成爲地方官員尋租的一大財源。

深圳的一項調查披露,"農民房"的面積已達1.2億平米,佔住房總面積49%,加上其他小産權房,比例竟高達71%,居住著900多萬人口。

這些沒有"准生證"的住房,建築標準也迅速提高,有的高達二十層,電梯水電,一應齊全,與合法住宅質量相當,近在咫尺,價格卻僅爲1/3,對於那些買不起合法住房的人和投機者,極具吸引力。事實上,據CCTV報導,一個完整的産業和銷售鏈,早已形成,投資者甚至可以分期付款。

既成事實和地方官員的既得利益,決定了深圳政府除了讓"小産權房"合法化,已別無他途。這正是深圳人大"決定"出籠的背景。令人不解的是,中央爲什麽事前不禁,事後又大動干戈?

唯一的解釋,就是中央當局已進退失據,亂了方寸。今日中國亂象叢生,張顯在地方,根子在中央。胡溫無能,除了顧此失彼的臨時應對,完全沒有本事對國策進行通盤的合理謀劃,只好把一切關乎長遠的困難決斷,留給後任。"小産權房"即是難題之一。但是,一些難題在局部已無可再拖,地方擅自突圍又帶來巨大的全局風險。

那麽,倘若此次中央不對許宗衡來一個"就地正法",會有什麽後果呢?當局害怕的是,全國會掀起"小産權房"開發的新高潮,衝擊房市,顛覆財政和金融穩定,進而震撼大局。

中央製造深圳政治地震,或許能震懾諸侯於一時,但問題是,幾億城市"無房族"的安居一日無指望,中國又焉能有一日得安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