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洛伐克行凶 中共自曝迫害真相


在國際社會面前,以暴行展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種由中共自曝迫害真相的鏡頭,就發生在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的斯洛伐克總統府外面、中共黨魁到訪的當天下午三點多鐘,斯洛伐克法輪功學員蘇女士被中共特務自背後推落二十多級台階,導致頭部撞地大量流血。

對於一個被中共完全洗腦的黨徒來說,它這樣的行為就是中共的需要;對於蘇女士來說,這是最直接的被迫害真相,而她已不需要自己來講,邪惡主動就自供了;對於不瞭解真相的人們,這是作惡者"強迫"他們瞭解法輪功美好、中共邪惡的機會,因為這種迫害已經到了不再掩飾的地步。

果然,在流血事件發生之後才一個多小時,斯洛伐克十多家媒體都播報了這起中共的醜聞。斯洛伐克的各大電視臺、電臺、網路新聞,都對此事做了採訪。斯洛伐克國會議員弗拉蒂梅爾•泊寇(Vladimir Palko)發出質問:難道中國遊客到歐洲旅遊都身穿黑衣、攜帶對講機嗎?中共政權是否對斯洛伐克進行了干涉?斯洛伐克的一些非政府組織也發表了聲明,譴責中共的暴行,並要求調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人身攻擊。

從報導中人們看到,蘇女士和另外一位女士展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橫幅,並高呼"法輪大法好"。令人震驚的是,她卻被三個身穿黑色衣褲、佩帶對講機的中共特務推下台階導致頭破血流。面對媒體的採訪,蘇女士表現的是平和、莊重和正氣,不僅沒有對暴力的恐懼,也沒有對施暴者的仇恨和抱怨。

上演這善與惡的鮮明對比,雖然不是邪惡的本意,卻是由邪惡本性所決定的。讓斯洛伐克人瞭解法輪功及其被中共迫害的真相,這雖然是中共最不願看到的,但卻是中共自己"表現"出來的。

人們不禁要問:在最需要臉面的場合,一直把"外交無小事"作為"外交準則"以欺瞞國際社會的中共,竟然在其黨魁到訪外國總統時,把暴力演示到人家的總統府,那麼,在一手遮天的中國大陸會怎麼樣呢?如果它還能夠掩蓋迫害的真相的話,它至於這麼不要臉嗎?那些聞所未聞的酷刑,如"約束衣"、"大挂"等,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用於器官移植等等,不都是由這"現"出來的暴行做了最好的說明瞭嗎?

面對法輪功的"真、善、忍"和按照"真、善、忍"修煉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迷信謊言加暴力的中共可能永遠也不會明白:怎麼就"治"不了法輪功呢?

其實,明白人都看的出來,在十年的迫害之後,中共已經由當初的氣勢洶洶變的無以抵賴,而法輪功卻從二十多個國家洪傳到至少一百一十四個國家。一個掌握著龐大國家機器和中國所有資源的不可一世的中共,卻在十年之後的今天為自己的解體而惶惶不可終日,這印證的就是:佛法無邊,惡者自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