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即墨手足口病嚴重,患童腦炎死亡 (圖)


  「手,足,口病」

據大陸民眾22日最新消息,目前青島即墨手足口病非常嚴重,中共當局一直在隱瞞疫情。大陸消息青島的兒童醫院已經出現手足口病的死亡病例,院方有準備封院並專治手足口病意向。據稱連著名的心外科都已經不做手術了,各科都抽調人員去處理手足口病。

大陸網友透露有一例發病時並不是手足口病明顯症狀,孩子只是覺得身上疼,有的家長打車去醫院還沒到樓下孩子就不行了。 據一位家長22日透露:「我的孩子剛剛從醫院出院回家,原因就是手足口病!以前沒有接觸過,實在不知道它是這麼厲害啊! 」

這位媽媽敘述了其親身經歷:6號晚上孩子說手疼,我在做飯我跟她說找爸爸看看,她爸爸說怎麼起了些疙瘩,當時還沒有在意,跟他說給她抹點蘆薈膠吧!吃完飯孩子又說手疼,我想不會那麼寸吧,一看還真像是啊,嚇得我急忙上網查資料,又看看孩子的腳,完了,確是無疑啊!

7號一清早我就抱著孩子跑到了醫院,醫生說就是手足口病但是因為不發燒,精神頭好,就讓回家吃藥了!當時還想嗯放心了!回到家我都準備好了兩週不出去了,好不容易餵孩子吃完藥,還和她玩捉迷藏呢,可是下午睡醒覺後,一量體溫37.8度,不行啊,擔心啊,急忙又跑到醫院,抽血化驗還是沒事,不過因為孩子餵藥麻煩,我們強烈要求打吊瓶!

當時打的時候才知道,有那麼多得的啊,有一個八個月的孩子已經打了幾天吊瓶了,還有一個幼兒園的四個孩子同時在打吊瓶啊!也就是在那裡我才知道,原來有的孩子有這個細菌他們不得,但是還是會傳染啊,還有我們大人有這個細菌我們不會得,但是細菌會傳染給體質差的孩子啊!所以,那天我就不讓自己和孩子跟別人說話,因為害怕傳染給別人啊!當時還想好在孩子的病情輕啊,打打吊瓶希望就能好啊!

問題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啊,8號早上,一開始孩子還挺好的,她爸爸上班以後,她不願意吃飯,還老想睡覺,本來跟她爹說的是下班以後再去打吊瓶的,我一量體溫晚了38度了,而且醫生當時說出現嗜睡的情況要馬上來醫院,有可能發展為腦炎,天那,我一看不好,她現在出現嗜睡的情況了,給她爸爸打電話說,得去醫院了,她爸爸嚇得不輕,班也不上了,一起打車去了醫院,醫生說先打完吊瓶看看吧。

打的時候,她還在睡我一遍一遍的找大夫,後來她說把主任找下來吧,主任下來說住院吧,不過得下午了,我說好住,那天下雨,我們的心情也是這樣,眼淚哦,就和雨絲似的源源不斷啊!老公抱著女兒哭在醫院等著下午上班。

我回家準備東西,我在出租車上哭,回到家,痛苦的不行了,一會老公打電話說不用拿衣服了,孩子被隔離了,我不知道隔離是什麼,還想嗯,把我隔進去吧,好陪著孩子,簡單一收拾後,急忙跑到醫院在打吊瓶那沒有找到孩子和老公,給老公打電話後找到他,他說孩子被抱走了,剩下就是哭。

後來,到了4樓病房,醫生說讓進去講情況我進去了,天哪,先讓我填的是病危通知單,說是是不是腦炎還在檢測當中,還把腦炎的危險性說了一下,我當時咬著嘴唇,眼淚止不住的流啊,因為7號那天知道剛剛有個孩子死了,雖然是她父母放棄治療了因為已經下半身不能動了,所以我嚇的不行了,而且病危通知單啊,現在回想那些我的心還在糾結呢,一個字痛啊!

就是那樣,我還以為我能陪著孩子在重症監護室裡呢,簽完以後,大夫讓和她爸爸說說,問題是老公已經哭的鼻子流血了。我怎麼說呢,我自己忍著吧(唉,眼淚又流下來了),當我站在監護室門口的時候我還在想一會孩子就出來了,等了一會還沒有出來,我去問醫生,醫生說怎麼可能,得觀察幾天呢,天哪,晴天霹靂啊。

幾天,孩子怎麼可能受得了呢,一次也沒有離開過我啊,而且醫生說通過腰穿證實是腦炎。天哪,一下子,失去了力量,只有眼淚,腰穿,她那麼小就遭這個罪啊,我在走廊上哭,老公在哭。

走廊上在等待孩子從監護室出來的家長們也是心情低落啊,我們就像一個團體似的,都在等待啊,他們的孩子也都那麼小啊,沒有一個不哭的,這就是手足口病的嚴重啊,都是短短兩天上了,腦子裡面去了!在等孩子的時候,有一個小寳寳,不到一歲吧,她得做第二次腰穿,檢查一下是不是好了。

天哪,打著麻醉打著安定,四個人人摁著,而且是在睡熟的時候做的,還是尖叫了一聲,她的爸爸媽媽在哭,我們在外面等待孩子的家長在哭,我們的孩子怎麼遭這麼的罪啊!漫長的兩個晚上,兩個白天(在這兩天裡只有哭陪著自己,腦子裡什麼也沒有),我的寳貝出來了,我們的眼淚啊,就像河水似的。

特別是看到孩子瘋了似的,大聲吆喝,站不穩,心情煩躁,大聲的吆喝媽媽,爸爸,打我和她的爸爸,痛也忍著因為對不起孩子啊,我們倆就只剩下哭了,雖然臨床的病友說,都是這個樣,過兩天,就好了,可是還是不行,只有哭!

一天一天她好了起來,可是看到大夫就是哭啊,因為這麼小就這麼受罪啊,每一天打吊瓶就是哭啊,臨床的小哥哥,因為細胞數高得做第二次腰穿,做出來的時候,他爸爸摁著她,媽媽抱著他,因為不能抬頭,老公幫忙摁著腳,他哭著說爸爸求求你了不要動我,用手挖他的爸爸,打他爸爸,那種罪啊。

我是一輩子也不想讓孩子再遭了,他的爸爸媽媽在哭,我也在哭,因為看到他,就知道女兒遭的什麼罪了,他爸爸也說,你說大人都沒有遭過這個罪啊,可是孩子!唉,只剩下眼淚了!

16號早晨,有一個不到三歲的即墨的小男孩,離開了。也是因為這個病,在即墨治了四天沒有好轉,轉到上面,沒有搶救過來,我們都在難受,因為他的生活剛剛開始啊,有一個孩子腦細胞1000多,做了三次腰穿,還有一個2000多的,好在他們都搶救過來了,還有到肺的,問題他們都是8九個月到5歲的孩子啊。

有一個孩子從監護室裡出來一直在吆喝,一直在受驚,他們害怕了,我們也害怕了,因為不是說孩子得過一次後就不得了,有一個媽媽說他同事的孩子每一年都得,好在只是打打吊瓶,沒有住進監護室,所以,我們強烈呼籲大家能重視起來,甲型N1H1都能研製出來疫苗,為什麼不能研製這個疫苗呢,管他多少錢只要孩子不遭罪就行了!孩子太小了啊,求求了不要讓他們受罪了!我們受不了,他們也受不了了啊!

求求了,求求大家多多呼籲,重視吧,不要讓我們的孩子生活在這麼可怕的病魔中啊!讓他們無憂無慮的長大吧,別讓那些死去的孩子白白死去啊!真的好悲哀啊!為什麼大家都不重視一下呢?

呼籲大家一起來重視啊!希望政府那個最神秘的部門"有關部門"能盡早的把手足口病的病例也重視起來!!!不要只報導好的,都說手足口病可防可癒,為什麼還會出現那麼多病例,還會出現那麼多死亡的病例??!!

這位傷心的媽媽呼籲:「政府啊!忽悠老百姓你的良心就能安了???!!!」關於該致命疫情,中共高度封鎖消息。估計由於消息封鎖、缺乏防疫知識和措施,將會導致更多的兒童患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