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屍滅跡為哪般?

2009-06-28 02:29 作者: 石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的離奇命案引發了當地民眾大規模暴力抗暴行動。七萬名民眾湧上街頭,從6月19日至20日連續爆發多次民眾與中共邪黨警方激烈對抗,阻止警方多次試圖搶走擺放在酒店內的死因可疑的屍體企圖。2009年6月21日凌晨,中共邪黨湖北省省委書記羅清泉、省長李鴻忠親赴石首,黑暗中調集上萬軍警實施所謂"清場行動",搶走死者塗遠高的屍體。就這一具屍體,書記省長親自出馬,上萬軍警出動,"其中的問題耐人回味!!!"──中共邪黨真的是不行了!!!

據北京《財經》雜誌網站報導,週日晚上九點,經塗遠高家屬同意,由湖北同濟醫學院的司法鑑定機構牽頭,湖北省公安廳法醫參與,對石首永隆大酒店死者塗遠高屍體進行了法醫鑑定,塗遠高的哥哥等四名家屬在屍檢現場做了見證,報告將會於二十天後公布。報導稱,石首官方與家屬仍在繼續協商,官方希望盡快將屍體火化,家屬則表示要等屍檢報告出來後再說。雖然最終死者屍體經過了法醫鑑定,但民眾對於結果的公正性缺乏信心,主要原因是直到目前,當地邪黨政府從未改變過稱塗遠高死於自殺的說法。這次石首(屍首)事件,我們一眼就可以看到,中共邪黨又要玩弄先退一步然後再毀屍滅跡的勾當。中共邪黨太累了,去年貴州瓮安事件,為了把冤死被害者顛倒黑白的說成是自殺,結果導致憤怒的民眾燒警車、燒政府。

中共邪黨的確是壞事幹得太多了,因此非常懼怕被燒,從去年年底開始,三千縣級公安局局長、三千檢察院院長等等系列維穩培訓一直延續至今,看來還是換湯不換藥,處理群體性事件依舊是造假、造假、再造假;鎮壓、鎮壓、再鎮壓,只是因為懼怕百姓憤怒而聚集起來,採取了躲貓貓的辦法,伺機再秋後算帳。可是不管中共邪黨怎麼狡猾、怎麼輪訓都是枉費心機,因為民眾已經覺醒,這種老掉牙的辦法必將導致玩火自焚啊!

石首(屍首)事件之前還發生了一件舉世皆驚的事件,那就是鄧玉嬌刺殺中共邪黨淫官的事件。中共邪黨是這樣表現的,本來想在精神病院裡把好人烈女鄧玉嬌弄成傻子或精神病,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每天給她注射各種破壞神經的藥物。這方面的真相在法輪功《明慧網》,還有很多訪民都有非常詳細的報導,幹這種喪盡天良的壞事的中共邪黨部門主要是各地精神病院、安康醫院(戒毒所)等等,比如大俠楊佳的母親從楊佳被抓直到遇難一直被關在北京的一家安康醫院裡,大家知道楊佳的母親可是一個正常人啊!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鄧玉嬌的不幸遭遇被網民在網上曝光,幾乎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憤怒了。中共邪黨一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硬說鄧玉嬌殺人有罪,網民們被火上澆油要走上街頭,武漢和北京的熱血青年真的走上了街頭。中共邪黨趕快又縮頭說鄧玉嬌防衛過當,無罪釋放,人是放了,可是現在又失蹤了。就像高智晟律師到現在已經失蹤好幾個月了,當美國政府過問此事時,中共邪黨馬上說,我不知道這個事啊!可是誰不知道就是中共邪黨干的呢?

石首(屍首)事件和鄧玉嬌事件過程中,有一個現象很醒目。巴東邪黨政府煽動當地的農民,說鄧玉嬌的聲援者是法輪功修煉者、是恐怖份子,讓農民們不要跟他們接觸。石首(屍首)事件過程中,中共邪黨在地方電視臺說死者是煉法輪功的,還寫了遺書自殺。問題是自中共邪黨全力鎮壓法輪功以來已經歷時十年了,為何還會把那些令他們坐立不安的維權人士們、被無辜虐殺的百姓們說成是法輪功呢?我們這裡給您提供一個關於法輪功修煉者遺體被一百多中共邪黨人員搶劫火化的案例,以供各位讀者思考一下,大陸人的人權狀況到底如何?

2009年5月29日凌晨3點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闖進成都市清江路188號成勘院(全稱為:中國水電顧問集團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職工宿舍區內,驅車到成勘院退休職工謝德清的靈堂處,包括綜治辦、610、派出所等人員在內的一百多個人包圍靈堂,打傷謝德清的大兒子謝衛東,並劫持走謝衛東和謝德清的二兒子謝衛明,同時搶走了謝德清的遺體。

據謝德清的親友介紹:當時黑壓壓的一大片,一百多人,有一個連的防暴警察,用暴力搶奪遺體。據家人說,謝德清的遺體已經發黑,出現中毒現象。 610人員叫囂著對謝德清的親友說:我們不怕曝光、在國際上曝光都無所謂,我們出動這麼多人、弄這麼大的陣勢,就沒有擔心......。5月30日中午,成都市 610人員強行將謝德清遺體火化。

謝德清是5月27日晚上去世的。四天前的5月23日晚上,成勘院保衛處方國富與成都市國保大隊610人員悄悄將已經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嚥、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多數時間處於昏迷不醒的謝德清老人悄悄扔回家中。之前,謝德清被綁架拘禁在所謂"成都法制學習中心"。僅僅20多天,原本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便被迫害的出現如此嚴重的病況。據剛回來時謝德清斷斷續續的述說中家人得知,新津洗腦班的監管人員曾給他注射、輸入了不明藥物。

謝德清,男,現年69歲,家住成都市清江東路188號,是成勘院科研所的一名病退職工;其妻余勤芳,現年67歲,是成勘院的退休職工。夫妻二人自從九六年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以來,全身的病痛都不治而癒,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更為單位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然而,自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由於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十年來一直受到成都市青羊區公安分局、府南街道辦事處、府南派出所、成勘院、科研所及家委會的長期監視、盯梢、跟蹤、抄家、罰款、送洗腦班、送拘留所等迫害。

2009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陳昌元被中共邪黨的政法部門於成都高新區偽法院非法庭審迫害,謝德清夫婦準備到法庭旁聽。惡黨不但不准他人旁聽,進行黑箱操作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法院外綁架了大法弟子謝德清夫婦,並將夫妻二人送到所謂"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下稱"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新津洗腦班位於成都市新津縣花橋鎮蔡灣,花費大約五百多萬元,由原某空軍部隊研究地改建而成。新津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綁架、編造誹謗謊言、偽善欺騙、軟硬兼施、肉體折磨、猛烈精神刺激、注射破壞神經中樞藥物、飯菜、開水裡放破壞性藥物、野蠻灌食、敲詐勒索、騷擾、威脅、恐嚇,致使法輪功學員瘋、殘、病、痴呆、死亡,而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在新津洗腦班被迫害致死的就有成都雙流縣70多歲的大法弟子鄧淑芬、成都雙流縣67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小文(女)、成都市新都區53歲大法弟子劉生綠(女)等,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劉英、譚紹蘭等難以統計的大法弟子。據內部透露,上千名法輪功學員曾在此遭受洗腦。

長期以來,水電院、成勘院邪黨黨委(書記、副書記)、組織部(部長)、保衛處和退休辦個別人員積極配合中共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種種罪行。如水電院內職工、大法弟子朱學智腿被打傷後送在五馬坪監獄被非法勞教五年(明慧網曾報導),現仍被扣發工資。其他許多大法弟子也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甚至被限製出門,連大法弟子的家人外出也被盯梢盤查,承受著方方面面的重壓。水電院、成勘院邪黨黨委採用電話監聽、流氓騷擾的方式從來也沒停止過,對院內職工也進行著嚴密的監控。當謝德清、余勤芳夫婦被綁架後,水電院、成勘院的書記們惡意的大叫"抓的好,抓的好!"

5月29日後半夜1點左右,成都市國保大隊610成員、石人南路社區綜治辦、派出所及成勘院保衛處相關人員十多人到謝德清靈堂處,欲將遺體搶走強行火化,掩蓋迫害證據,遭到謝衛東和謝衛明倆兄弟及其他親屬的拒絕、阻攔。凌晨3點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包圍靈堂,上演了一場搶劫遺體的醜劇。謝家倆兄弟阻攔這種野蠻行為,眾暴徒一擁而上把他們按在地上亂打亂踢,當場將謝衛東臀部被踢腫,身上多處打傷見血,不能行走;嘴唇被踢破、碰腫,手臂多處擦傷。二兒前胸後背更是傷痕纍纍,連同眾多女眷亦被暴徒們用裹屍布套在頭上看不見任何東西。目前謝德清的大兒子被打傷後腿腳行走受影響。

讀到這裡,我們不難看到一個鐵打的事實,那就是中共邪黨內部有一個肆意踐踏法律的思維,就是只要把被打壓的對象扣上法輪功學員,管他是烈女鄧玉嬌的聲援者、塗遠高冤死的聲援者等等,還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你就來吧!"打死算自殺"(這是江賊民通過邪惡的610組織在中共邪黨內部管道不停灌輸的罪惡方針)。

是該醒醒了!鄧玉嬌的支持者們喊出了,"我不做下一個鄧玉嬌"的口號!塗遠高的支持者們用手中的石塊驅趕了中共邪黨的打手們!但我們真的應該反思,當法輪功修煉者被無辜虐殺時,我們是否縱容了邪惡呢?時至今日,我們也看到了從"楊佳事件"、"躲貓貓事件"、"鄧玉嬌事件"、"塗遠高事件",只有真相的傳播,正義的聲討,才能給中共邪黨一個說法--邪不勝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