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深夜劫持婦女一絲不掛

2009-07-02 06:14 作者: 王荔蕻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不是故事!

公元2009年6月27日晚上,天氣悶熱,在北京南站"幸福裡24號"的一個出租屋裡,裡外套間15個女性都已經睡著了。

28日凌晨零點,一陣嘈雜,睡在裡屋的李淑蓮被驚醒。裡屋本來鎖上的門,已經被鑰匙打開,瞬間衝進十幾個大漢,一色的赤膊光膀,腰胯間吊著大褲衩。(後經在場的人員證實,是13個人,其中只有一個上身是穿著老頭衫的。門是房東高長水的女婿給打開的。)有一個大漢掀開李淑蓮搭在胸腹部的上衣,說,就是你!起來。

李淑蓮本能的抓起身邊的褲子,被一把奪走,她又下意識地抓下正在牆上充電的手機,也被一把奪下。

兩個大漢衝上來,一邊一個,把李淑蓮的胳膊往後擰著,就這樣赤身裸體、一絲不掛地把她拖出屋外!

一出門,李淑蓮的後腦上就挨了狠狠幾拳,一個凶狠的聲音說,不許出聲,出聲就整死你。

李淑蓮被突如其來的惡行嚇壞了,打懵了,來不及反應,在恐怖和慌亂中又在胡同中被拖出20多米,拖出院子,扔到停在院門口的一輛麵包車上。

同時被赤身裸體弄出屋子的,還有一個李春華。準備穿上的褲子就吊在腳踝上,被一個大漢橫托著像展覽似的抱出去。扔到車上。

李淑蓮的頭被按在車座上!

李春華的頭和身子被按在車座之間的地上!

李淑蓮聽見李春華疼得哼哼:打死我了,疼死我了。

又聽見一個兇惡的聲音:不許出聲,再出聲弄死你,讓你從地球上消失!連骨頭渣子都找不到。

接著又是幾下狠狠的抽打!

李春華壓抑的抽泣。

車開出去了估計十幾分鐘,停下來了。一個聲音惡狠狠地喊著:她,那個車;她,那個車。

李淑蓮又一次赤身裸體、一絲不掛地被拖出車,拖到距離大概十幾步的另外一輛車邊,被推坐上去。

這時候,才有人從車外把李淑蓮的衣服扔給她。還是惡狠狠地說,穿上衣服。

李淑蓮慌慌忙忙地穿上衣服。這時,車上又上來幾個人,一個是山東省龍口市法院的姓孫,有四個是龍口市東來街道辦事處的政府工作人員。

李淑蓮這時候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暴行是因為上訪,那些流氓地痞黑社會都是山東省龍口市駐京辦事處雇佣的打手!

李淑蓮這時候才能哭出來了。車往山東開著,李淑蓮哭了一路。她哭訴著:你們家裡沒有女人嗎?你們沒有母親嗎?你們喪盡天良!你們沒人性!你們侵犯我的人權,侮辱我的人格!你們做這些事不怕報應嗎?你們就不積點德嗎?

車開到山東地界的時候,李淑蓮肚子疼,說要方便,這時候才發現,她用針線很仔細地縫在褲腰上的4700元錢沒有了!

她又大哭了起來:我的手機也搶走了,現在錢也沒了。你們還讓人把我一絲不掛地拖出來!你們怎麼能這麼樣呢?你們太沒人性了!

開車的街道辦事處的司機說,沒事,你的錢沒了市法院會賠給你的。再看看還有什麼東西沒了,市法院都管。

車到了龍口市法院的院子裡,把李淑蓮扔到院子裡,車上的人都走了。

李淑蓮坐在法院的院子裡哭著,一直哭到中午。有一個信訪科的王麗華科長說,你先回家吧,哭也沒用。今天領導都不上班,明天再來吧。

李淑蓮赤著腳,踩在晒得滾燙滾燙的地上,勉強挪出院子,打了個車到熟人那,讓付了車費,又要了一雙拖鞋,借了些錢,又坐上了到北京的大巴。

(以上根據李淑蓮敘述整理。另附同屋房客簽名名單,名單上有她們留下的姓名、身份證號、電話號碼。她們說,如果需要作證,她們都願意作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