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嬌被秘密關押,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

2009-07-13 14:05 作者: 林雲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由屠夫、王荔蕻日前帶回來的信息顯示,鄧玉嬌正被秘密關押:在巴東鄧正蘭家的時候,扮演爺爺角色的鄧正蘭告訴屠夫、王荔蕻他們,"現在鄧玉嬌在武漢住院治病","醫療費、生活費都由縣裡出,並且鄧玉嬌媽媽陪護的費用都由縣裡出",而當屠夫、王荔蕻趕往武漢,找到那間醫院時,醫院負責人卻說,"我們醫院沒有住過叫鄧玉嬌的病人",這時候屠夫給鄧玉嬌的繼父、爺爺家打電話,給縣委、縣ZF打電話,全都支吾其詞。另,在巴東的時候,屠夫、王荔蕻他們的行動有便衣監視。毫無疑問,鄧玉嬌目前既無行動自由,又下落不明,探訪者受監視,以防她被找到,這是典型的秘密關押。

對鄧玉嬌被秘密關押的處境,我們只能像魯迅說的那樣,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推測當局,這種時候,對當局作任何善意的評論,或善意的推測,都是對鄧玉嬌極不負責任的。對當局的所作所為,我們就說它是有組織、有預謀、有後臺的綁架,咋啦?我們惟有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推測當局,才能迫使當局改變捂著蓋著的做法,去掉專制家長的作派,轉而努力使事情透明化,正常化,因為,當且僅當我們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推測當局的時候,十三億國民才是十三億個力量,而不再是十三億個屁。小小一個巴東當局,能承受得了十三億個屁,能承受得了十三億人的壓力嗎?當越來越多的人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推測當局時,當局自會唯恐透明度不夠不能取信於民,自會唯恐手腳不夠乾淨而犯眾怒,不需要我們提醒,當局自然知道應該怎樣做,當局並不缺少腦子,他們缺的是良心,而我們就是要迫使他們按良心辦事,馬上釋放鄧玉嬌,並懲辦對鄧玉嬌的自由和安全構成威脅的犯罪份子。

有一群冷血的智者,他們一早就預言了今天的結果,他們為自己有先見之明沾沾自喜,他們的粉絲對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所以他們相當滿意今天的結果,看有誰對結果不滿意,不肯善罷罷休的,他們及其粉絲一概斥為不懂事,甚至群起而攻。但這些冷血的智者及其粉絲忘了一個常識,但凡有良心的預言家都不會希望自己那些負面的預言真的應驗,他們之所以要作負面的預言,不是為了賣弄聰明,也不是為了讓大家認命,恰恰相反,他們是希望大家能群策群力,挑戰命運,走出宿命,他們不迷信什麼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什麼歷史發展的必然性,他們相信,只要足夠努力,就一定能得到不一樣的結局,一個比預料中的結果好得多的結局。

有一群腦殘的憤青,他們喋喋不休地說鄧玉嬌現在很好,說她現在的生活是她自己選擇的,沒有強製成分的,她現在有政府關懷,有公安、國安保護,小日子過得不知有多溫馨寧靜,大家與其一天到晚打著關心的旗號騷擾她的生活,有時間不如多關心關心其它弱勢群體吧。在這些腦殘的憤青口中,鄧玉嬌都快成享受特權的達官貴人了,對此,我不想跟他們爭辯什麼,我只想問他們,如果他們也被秘密關押,他們會希望外面的人說類似的話嗎?

還有一群既冷血又腦殘的鷹犬,他們竟說鄧玉嬌案不是強姦未遂,而是嫖娼未遂,讓我們用口水淹死他們!

法院把人交給鄧爺爺,鄧爺爺又把人交給領導,領導又把人交給精神病院,最後是"民意領袖"現身說法,讓屁民們相信,黑社會雖黑,還是挺可親的,這事就算和諧了,但是,有良知的人們,你們接受這樣的和諧嗎?

鄧玉嬌爺爺說,宣判以後,我們家裡寫了申請書,申請去看病。縣裡研究了以後,同意去看病。(評:有病要寫申請,經縣裡同意,才能看病,超級雷人!)現在鄧玉嬌在武漢住院治病。醫療費、生活費都由縣裡出,並且鄧玉嬌媽媽陪護的費用都由縣裡出。給家裡解決了大問題了,我們也很感謝ZF。(評:太幸福了,除了說感謝ZF,還能說什麼?)

我的印象是,鄧爺爺應該是一個善良的老人。(評:這麼輕信啊,欠耍!)

鄧爺爺撥通了鄧玉嬌的電話,屠夫一直在問鄧玉嬌在哪家醫院住院,鄧玉嬌表示不方便說。屠夫反覆說,屠夫哥哥只是想看看你,看見了你全國網民就放心了。鄧玉嬌說,醫院也不會允許會見的。屠夫說我會跟醫院溝通的。鄧玉嬌說了一個醫院名。(評:以鄧玉嬌的處境,很懷疑她能不能確定自己在哪裡,那個醫院名字很可能是人家騙她的。)


離開鄧爺爺家,回到賓館,在大堂見到一個若無其事舉著手機拍我們面部的便衣。(評:這便衣是怎麼來的?是一直有便衣監視可疑人員,還是鄧爺爺家及時通風報信?)

晚餐是全體和這位警官一起吃的。(評:希望是AA制,如不然,鑒於這位警察同志正在執行監視任務,他無論是請吃,還是被請吃,都有腐敗嫌疑哦。)

比較躊躇的是要不要去看鄧玉嬌?凱迪的人經過請示老總說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傳達凱迪希望鄧玉嬌去他們那學習和工作的訊息)。(評:見到鄧爺爺,任務就完成了,無語。)

我們呢?我覺得我是代表北京四、五個後援團去的,沒有見到人,心裏始終放不下。決定還是跟屠夫一起去武漢。

7月6日星期一,我們到了武漢某精神病醫院。找到了主管的醫院黨委辦。主任來了,說經查,我們醫院沒有住過叫鄧玉嬌的病人。在那裡屠夫又給鄧玉嬌的繼父、爺爺家打電話,給縣委、縣ZF打電話,都支吾其詞。無奈,只好離開醫院。(評:知道被耍了吧,前面還說鄧爺爺應該是一個善良的老人,真是傻到家了!)

回到"7天連鎖酒店",屠夫繼續給縣委辦公室打電話,給所有能想起來的地方打電話。還給那個跟我們共進晚餐的警官打電話。說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透明。(評:希望事情透明就是最大的惡意!)

那位警官答應反映一下,回電話。沒有回話,再打,就關機了。

盡了所有的力了。

沒有見到鄧玉嬌。(評:巴東人民與試圖騷擾鄧玉嬌的一干刁民鬥智鬥勇,取得階段性勝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