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讓人心酸的農民工維權史

2009-07-23 13:14 作者: 人在他鄉漂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周凱,到北京打工的湖南籍農民工。2008年4月和幾個老鄉一起到北京朝陽區的北京金啟元紅木傢俱公司打工,從事木工工作。在工作期間,不慎被機器鋸傷左手,造成工傷八級傷殘。周凱住院期間繳納的醫療費六千元左右,這些錢是和他在一起打工的老鄉從傢俱公司借支的,周凱出院以後,公司從他的老鄉工資中全額扣除。

2008年9月21日,周凱受傷住住進解放軍第二炮兵總醫院

2008年9月26日,周凱出院,期間身無分文的他只能靠老鄉借錢支撐

2008年10月29日,周凱向朝陽區勞動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

2008年12月2日,朝陽區勞動局下達工傷認定結論通知書,發放工傷證

2008年12月5日至2009年4月底,周凱因在京生活困難,不得不回湖南老家養傷

2009年5月4日,周凱向朝陽區能力鑑定委員會申請勞動能力鑑定

2009年6月15日,朝陽區勞動能力鑑定委員會鑑定周凱致殘等級為八級

2009年7月10日,周凱向朝陽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

2009年7月17日,朝陽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下發出庭通知書

2009年11月27日,周凱訴北京金啟元紅木傢俱有限責任公司一案將開庭

2009年5月初至今,周凱為了在北京等待勞動仲裁案的開庭而到處打零工維持度日

勞動仲裁開庭之後是等待仲裁委員會做出裁決,裁決之後也許還要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整個過程走下來沒有一年半是走不完的。一個人一生能工作的時間也就三十年左右,要花費三十分之一甚至更長的時間來打一場本來並不複雜的勞動官司,試問中國有幾個勞動者能承受?

未來勞動仲裁漫長的過程需要太多的勇氣、精力、智慧以及金錢作支撐。從勞動仲裁委員會受理案件到開庭,周凱還要再等待4個半月,這還僅僅只是開庭,開庭之後會怎樣,完全是未知數。在等待開庭的這段時間,他在北京只能靠打零工維持生計;如果維持不了,他就只能回湖南老家繼續等待,等到官司開庭的時候再來北京。經過漫長的等待之後,他是否還能繼續堅持,能否把這場馬拉松式的官司打完?

從2008年9月21日到2009年7月10日,周凱從受傷到申起勞動仲裁,經歷了漫長而複雜的九個半月,這個過程中每一個環節他都無法跨越,一步一步這麼走過來,這期間的惶恐和艱辛,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很勇敢也很堅強,能堅持把看似簡單實則複雜的官司打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往後他最少還要有半年以上的時間需要繼續無奈地等待,再等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