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重殘女的哭訴......


親愛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們:

我叫張燕,女,現年32歲,山東省金鄉縣人,駐金鄉縣經濟園59號,電話:0537-8753800

我一歲時,因患癲癇病致啞,生活一直由父母照顧。現父母年歲已高、且體弱多病,仍艱難地照顧著我。雖生活艱難,但一家人仍算平安。

但這還算平安的生活被可恨的法官徹底地打破,將我及家庭逼向崩潰的邊緣:

2005年,我的弟弟為了在父母百年之後安排好我的生活,貸款開始做生意,將近800噸圓蔥存入本縣花園村盛源蒜業有限責任公司的恆溫庫內。但未想到的是,銷售季節準備銷售時,庫方連看也不讓看,並在合同期內惡意違約將倉儲物"滅失"。弟弟遂在合同期內向濟寧仲裁委提請仲裁,仲裁經庭審調查後,下達濟仲裁字[2006]第9號裁定書,裁令庫方賠償經濟損失近40萬元。庫方未在規定的10日內償付,於是我弟弟請求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但可怕的事情就此發生了,由於對方花了"血本",法院竟公然違法和全面違反本院的文件,在對方未提出由中級法院審查裁定的《不予執行申請書》,程序上違法;未調閱案卷,連證據都未見到,更談不上審查任何證據,嚴重違法和違反該院的濟中發[2005]88號文件;僅憑對方提供的濟中發[2005]88號文規定"不予審查",且據法律規定"未予質證的證據",嚴重違法違規;違反濟中發[2005]88號文規定,未向仲裁委送交副本,程序上違規;法院替對方提出《不予執行申請書》中未提出的理由,屬自申自審,嚴重違法;逾期裁定,時限上違規的情況下,憑空替對方捏造所謂兩大理由,裁定"不予執行"。

對此憑空捏造的嚴重違法違規的枉法裁定,我弟弟及家人異常氣憤。多次要求法院啟動"院長監督程序",撤消其枉法裁定。但法院在沒有一位院長或法官敢說"沒有任何錯誤或不當"的情況下,仍未予撤消。

由於法院枉法,致使我方的無法得到賠償款,將我家逼到崩潰的邊緣:84歲的老祖母,在北京動大手術後,因無錢作後續治療,只能停醫;為還銀行貸款,賣掉了為弟弟結婚用的房子,弟弟只得租了一間房結婚;母親患高血壓、心臟病,因此氣的昏厥倒地,因無錢僅作簡單治療後,就停醫:父親常年有病年需萬餘元;要債的整日登門要債;全家人整日以淚洗面,生不如死!
我方多次到中央、省、市上訪後,中共濟寧市委組成由法律專家、紀委、政法委、檢察院、法制辦、公安局、仲裁委、法院等部門參加的三個聯合調查組,歷經近三個月的調查,於2006年12月29日,徹底查清了此案。確證法院確係是在未調閱案卷,連證據都未見到的情況下,憑空作出的裁定。市委在市公安局召開的聯席會議上,將調查結果及結論下發給每個與會的單位後,市委領導問法院一把手"是市委直接處理,還是你們自查自糾?"時,法院一把手當眾表示"把調查結果及結論發給每個單位,顯著我們多難堪。我們自己改就是了,能不能把發下的出來收回來?"。市委認為法院表態很好,於是答應了他們的請求,當眾又將已下發的調查結果及結論收了回來。

可是,會後法院並未履行自己的表態,而是一在以案外的所謂理由敷衍、欺騙市委領導,遲遲不予糾正!更為可惡的是,他們不但不予糾正,而是繼續違法慫恿對方以所謂的倉儲費為由,另行起訴我方。當金鄉縣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其訴訟請求,對方服從裁定,未提出上訴,該裁定已為生效法律文書的情況下,中級法院又公然違背{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五款的 規定,在同一案件、同一事由已有生效法律文書、雙方當事人均未對管轄權有異議、且對方當事人也未提出由泗水縣人民法院受理的《訴訟狀》的情況下,荒誕地指定泗水縣人民法院異地管轄重複受理已有生效法律文書的同一案件。

法院如此強姦法律,拿著法律當蛋玩,禍害社會,蹂躪百姓,在當地社會引起極大反響,老百姓氣憤地說:"法院連黑道都不如,黑道‘明碼分成',法院‘暗地吸血',這樣折騰,老百姓咋活?!"。

遂後,我方又多次向中央、省、市領導及23國駐華大使,聯合國秘書長,及近百家國內外網站和媒體求助。多家國家級媒體前來調查採訪,但是有的被法院拒絕,有的被法院"重金"封了口。
這一枉法事件,雖案值看似不大,但其枉法手段為中外法制史上所罕見!歷代枉法者都是採取製造偽證製造冤案,可是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連偽證也懶得用了,竟撕下了連歷代枉法者都不敢撕下的最後一片"遮醜布",憑空捏造,憑空判案!更為令人震驚的是,市委徹底查清後,證實法院確實錯了,法院也表態改正,但還是不予糾正!

蒼天吶!人間還有理嗎!"對是對,錯也是對",這是哪家的悖論?!歷史上,僅有野蠻時代,無法律、無規則,權貴們可以無法無天,為所欲為。當代社會竟也出現如此之荒謬絕倫的枉法現象,難道這不是"有法無天"嗎!此枉法現象出現在中央倡導"民主法制、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穩定和諧"的今天,難道不令人震驚和憤怒嗎!

法官本應是"公平正義"的維護者,是社會運行規則的"裁判",法官帶頭枉法,法律就形成虛設,社會運行規則被破壞,社會如何穩定,社會怎能不亂,和諧社會如何構建?!"法官吹黑哨,正義何出找"!即便黑道、土匪尚有規矩,法官不僅不講法了,也不將任何規矩了,為了幾個臭錢,不惜出賣黨性、出賣人格、出賣良心、強姦法律、踐踏正義、蹂躪百姓。他們本應是社會的的支柱,卻反過來成為社會最大的不穩定因素。這就是當今我國經濟飛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可老百姓為何還"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原因。人們解決了溫飽之後,精神需求又上了一個層次,人們不僅要活著,還要有尊嚴地活著,還要公平和正義!而法官們帶頭踐踏公平和正義,老百姓還有什麼部分,還有什麼途徑去尋求公平正義,他們只有以罵娘來傾瀉心中的無奈和憤懣!

對於法院公然對抗市委,枉法而不糾,令眾多老百姓及媒體記者大惑不解:法院怎麼可能明知錯了也不改?市委哪能管不了法院?對此,眾多律師和記者苦思冥想才得出推斷"唯一的可能就是法官們受了巨額賄賂,現在想退,對方堅決不要。法院現在不怕你,而是怕對方。因為即便得罪你,最後也頂多對案件糾正,給個處分而已。可如果得罪了對方,對方只要一告,枉法罪立即成立,法官面臨著現實的刑事責任。因此,他們明知錯了也不敢改!"。一名領導關於市委管得了管不了法院的問題一言道中其中原因"誰說市委管不了法院,莫說把枉法者調出政法隊伍,只要市委一把手任了真,一拍做主桌子,法院立馬就改。關鍵是他為了你的事犯不著給法院鬧翻而已!"

如此一來,法院錯了不想改,也不敢改;管得了法院的不想給法院鬧翻,管不著法院的干罵娘起不了作用。那還是老百姓有冤就冤了,別夢想伸冤了!還不是"公平正義"只是為了給老百姓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給老百姓一個眼巴巴地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盼著永遠吃不到的"畫餅"?!

人們都說豺狼狠,可我看法官比豺狼恨千萬倍。豺狼是動物的本性,即便吃人還能吐骨頭。可法官們披著人皮,以正義的化身,用軟刀子殺人,吃了人連骨頭都不吐!

親愛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們,由於法院枉法而不糾,給我照成極大傷害:2006年我得了一個奇怪的病,開始兩腿發木發酸,難受得無法入睡,直到發展到不能發彎,無法站立。繼而兩小臂發痛、彎曲,無法伸直。後來,兩手手指全部向內彎曲,無法伸直,疼得徹夜不能入睡。每到夜間疼得我忍不住流淚痛哭,父母也與我抱成一團痛哭不已,我真的是生不如死。可是我現在連伸腿伸手的能力都沒有,哪能有死的能力呀?父母多次到縣、市醫院為我醫治,可是多位專家也無法確診我得的是什麼病,最後他們都說"我們確實沒有本事了,無法確診你的病,到北京、上海找全國著名的專家也許能確診。"可是,因為法院枉法我們無法追償應得的賠償款,家裡為還債連給弟弟結婚用的房子都賣啦,哪裡有錢到北京、上海去為我看病呀!

親愛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們:

我國經濟飛速發展,人們生活逐年提高。但我作為一名重殘女,並未享受到改革開放的絲毫成果,國家不給我一分生活保證費,全靠父母;有病國家也不給一分錢的幫助,全靠父母;可恨的法官將我家逼到絕境,法院枉法而不糾,現在黨也無力糾正;我已喪失死的能力,父母又不忍心親手幫助我去死亡。我活在這無法無天、有恨無愛的人世受活罪。現在懇請您們給我一個死的方法,以幫助我結束在人間的悲痛和生命,去極樂世界享受公平、公正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