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羅拉殞落 員工們普遍「耗著時間拿賠償」


上島咖啡廳中,記者已經等了將近兩個小時——原本約好的見面時間因為會議的延長而不斷拖延。當然,劉傑(化名)時不時發來一條簡訊,非常禮貌地告訴記者,「抱歉,還沒有結束」、「耐心一點,就快了」。

見到劉傑,已經是將近晚飯的時間,各自要了一客套餐吃著,記者要向他討教的問題並不輕鬆,「摩托羅拉究竟是怎麼了?」

這家昔日手機行業的「袍哥」,承載了劉傑6年的職業生涯,如今陷入了令他心酸的委頓境地。2009年7月底,根據摩托羅拉提交給美國伊利諾斯州政府的文件,摩托羅拉手機部門又將有74名員工離開。這是摩托羅拉在年初宣布裁減4000名員工之後的又一次震動。從2008年開始,摩托羅拉兩年之內裁員總數將達到8000人,而手機部門正是重災區。

「它是世界上最為精良的手機公司,業界公認的‘黃埔軍校’。但是漲潮了,它仍然站在原來的那塊礁石上,以為還能像以前一樣俯瞰眾生,誰知卻被一陣高過一陣的浪頭擊垮。」劉傑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傷感。

再一次「斷腕」

手機業務賣給誰?這是個近兩年來一直困擾著摩托羅拉美國總部的問題。因為從2007年第一季度開始,摩托羅拉的手機業務遭遇了一發不可收拾的雪崩。

根據2007年第一季度財報,摩托羅拉的銷售額較上年同期下降了15%,運營虧損為2.31億美元。全球手機市場份額從2006年年底的23.3%下降為17.5%。

此後的財務報表越來越難看。2007年摩托羅拉全年虧損12億美元;2008年全年虧損達到22億美元;2009年情況進一步惡化,僅一季度虧損就達到5.09億美元。

摩托羅拉中國區也難以倖免。在摩托羅拉天津基地,平靜之中的壓抑讓人窒息,潛藏的不安情緒像病毒一樣在員工之中擴散。同時因為正在抵禦甲型H1N1流感,各個廠區門口增加了兩名保安,進入的外來人員人都必須戴上口罩。

記者輾轉找到了若干摩托羅拉(天津)的員工,他們都以各種理由拒絕接受採訪。「公司已經對我們下達了‘封口令’,並且專門發了好多內部郵件一再重申這個問題,」一位員工對記者說,「你想,大家都準備耗著時間拿賠償,誰願意出來說呢?」

「耗著時間拿賠償,」就是現在摩托羅拉天津基地員工的普遍狀態。據瞭解,摩托羅拉的手機生產線分布在杭州和天津兩地,此前,業界盛傳杭州工廠要轉移的消息。2009年3月,摩托羅拉中國公司宣布,杭州基地將在今年第一季度後停止生產手機,相關的生產線轉移到公司天津工廠。「摩托羅拉天津和杭州的業務可能重組,大家都比較謹慎,現在正處於敏感期,」上述摩托羅拉(天津)員工告訴記者。

摩托羅拉1988年落戶天津以來,這裡逐漸發展成為該公司全球最大的製造基地。歷年的銷售收入一路攀升,從1992年的0.8億元人民幣,到 2000年的44億美元,再到2004年的77.3億美元,以及巔峰時期2006年的100.96億美元,摩托羅拉的輝煌持續了將近15年。

但是從公開途徑能查到的這個數據到2006年就戛然而止,原因十分明顯,之後的2007年,就是摩托羅拉由盛轉衰的轉折之年。

這個艱難的狀況在天津市某區一位政府人員處得到了證實:「最多的時候(銷售收入)100億美元,約合近800億元人民幣(按當時匯率計算),2008年就剩下了當初的1/3,僅僅300多億元人民幣,給我們造成的壓力也非常大。」

劉傑喝了一口茶,不無擔憂地說,「摩托羅拉現在的狀況,不是靠李艷一個人就能扭轉的,據我所知,李艷已經著手在公司內部進行人員調整,中層又開始動盪了。」

李艷是2009年2月新上任的摩托羅拉移動終端事業部中國區銷售副總裁,曾經在索尼愛立信(中國)任分銷管理副總裁,離職後在伊萊克斯待了短暫的1年時間,再次回歸她所熟悉的手機業務。

臨危受命,李艷在公開場合亮相之時就表示要對摩托羅拉中國區的手機業務「進行戰略調整」。不過,她所面臨的現實困難,包括產品問題、渠道問題、決策問題等等,歸根結底都是摩托羅拉的基因造成的,要對基因進行再造,除非她擁有神的力量。

曾經的「大哥」

1936年,戰爭的烏雲籠罩著整個歐洲。摩托羅拉的創始人高爾文一家人去歐洲旅行了6個星期,這次旅行讓高爾文確信戰爭不可避免。果然,第二次世界大戰很快爆發。1940年,受美國陸軍通信部隊的斯坦福上校的請求,摩托羅拉研製出了一種手持無線電話機,由一個話筒、頭部天線和內裝電池構成,重約 5磅,能保證一英里內的通話效果,在某些條件下還可擴大到三英里。

在整個戰爭期間,他們共生產了約5萬臺5CR-300型步話機。這些步話機被普遍應用於太平洋戰場和歐洲戰場。這種輕便步話機就是手機的前身,摩托羅拉是整個手機行業的締造者,並且為全球的通信技術帶來了一場革命。

這段被「Motorolaer」們津津樂道的歷史,變成了流淌在他們血液中的驕傲,誰能料想,這會在21世紀的某一天變成了禁錮他們的枷鎖。

「過去太輝煌了,」劉傑難以掩飾對黃金時代的自豪,「但是,也正是因為光芒太過耀眼,摩托羅拉被一步一步地拖入了今天的困境。」

自1988年中國市場上第一臺尋呼機由摩托羅拉引入中國後,各類產品陸續在摩托羅拉天津生產基地生產。20世紀90年代初,一句「摩托羅拉尋呼機,隨時隨地傳信息」家喻戶曉,價格幾千元的摩托羅拉尋呼機當時竟然佔到70%左右的市場份額,整個90年代,摩托羅拉在尋呼機市場上賺得盆滿缽溢。

「那時候的幾千元是什麼概念?按照現在的消費水平看,相當於幾萬了,」劉傑說,「之後的大哥大產品也幾乎佔據了半壁江山。」

這兩個系列高利潤的產品,給摩托羅拉造成了一種慣性思維,那就是追求一款明星產品的轟動效應和高額回報,「賺小錢的生意不屑於做」。

這個思路被它的競爭對手找到了命門。因為經過十幾年的發展,手機行業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諾基亞和三星不斷地推出新品,並且覆蓋了高中低各級市場,不斷擠壓摩托羅拉的地盤。在2007年,摩托羅拉新出機型僅13款(三星推出54款,諾基亞推出37款),這在很大程度上挫傷了零售商的積極性。

更為可怕的是,對高增長率的追求使得摩托羅拉逐漸變成一家沒有耐心的公司,對待公司業務和管理層都是如此:一旦某項業務下滑,就分拆;一旦高管沒能把業績做上去,就換人。

1999年,摩托羅拉拆分ON Semiconductor(銥星業務);2001年拆分國防業務部門(General Dynamics);2003年拆分半導體業務部門(飛思卡爾freescales);2006年,拆分汽車電子業務;2008年,公司董事會批准了一項手機終端分拆計畫,希望在2009年當年完成分拆。

頻繁的組織架構調整,導致公司人事震盪十分頻繁。摩托羅拉中國區更是屢遭風暴。從陳永正到時大鯤再到高瑞彬,兩年多的時間裏,摩托羅拉中國區光是總裁就換了三任,中層的流動遠遠超過了正常範疇,這為摩托羅拉贏得了「黃埔軍校」的「美譽」。

目前活躍在業界的翹楚包括諾西公司中國區總裁何慶源、AMD中國區總裁郭可尊、蘋果亞太區副總裁盧雷、三星手機總裁周曉陽、LG手機副總裁金愷,以及李艷的前任、前不久跳槽到LG的任偉光。

「我們不是不如諾基亞做得好嘛,公司就把諾基亞的管理層集體挖了過來,但是摩托羅拉的基因和慣性過於強大,這些人很快就被公司的傳統所同化,」劉傑告訴記者,「之後,人事就處於層出不窮的動盪之中,人人自危,沒有人有心思認真做事。」

一位業界專家總結得十分精闢,「摩托羅拉的勇於創新逐漸變成對技術的畸形執著,忽略市場因素變化。大量的專利某種程度上由財富變成了累贅,因不願意放棄在現有技術上的優勢,導致對市場變化的反應慢半拍,從模擬信號到數字技術,從2G到3G,莫不如此。」

光榮的殞落

「半死不活的,近期都沒有什麼新品,」中域通訊一位負責銷售的中層告訴記者,「你說,這樣的機器價格賣那麼高,還會有人買嗎?」

他給記者發來了一個鏈接,上面是摩托羅拉A3000,售價在3288元。繼續端著高價也許真的是摩托羅拉一相情願了。因為根據賽迪顧問發布的 2009年5月手機行情監測報告,在十大暢銷智能手機中,諾基亞有7款入圍,其中價格不超過1500元的低端智能手機6120C和5320XM以及全觸控手機5800XM佔據前3席,銷量份額達到22.8%。摩托羅拉仍然僅依靠A1200和V8維持局面,缺乏新品支撐。

智能機是手機的一個必然的發展方向,而在這個領域,摩托羅拉被諾基亞已經逼退到了牆角。整體的市場環境同樣不容樂觀,諾基亞、三星與摩托羅拉的距離逐漸拉大。根據賽迪顧問統計,2009年5月,諾基亞的市場份額為31.9%,三星佔據19.5%,摩托羅拉繼續下滑,降至6.7%,國產品牌天語以 5.4%緊隨其後,上升勢頭不可小覷。

手機行業如今是一個競爭異常慘烈的市場。當年笑傲江湖的「大哥大」,在眾多後來居上者的圍攻中不斷地丟盔棄甲。

智能手機、觸控、郵箱音樂等服務,這些熱門的手機概念成就了諾基亞、蘋果、黑莓在這兩年的風生水起,而這波熱潮中已經沒有了摩托羅拉的身影。被手機廠商視作重要機會的3G,摩托羅拉依然慢了半拍。李艷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的3G手機產品要到下半年才開始陸續推出,到時新品上市週期會明顯加快。我們重點合作的谷歌android平臺,其產品要今年年底才能在中國市場看到」。

而運營商是否買賬還是個未知數。「摩托羅拉今年年初推出的Evoke手機就是一個生動的案例,這款在不斷增長的智能手機市場中參與競爭的產品,卻因為沒有被AT&T、Verizon、Sprint或T-Mobile等大運營商所選中,只能通過類似Alltel等較小規模運營商銷售而業績平平,」 尼爾森行業分析師羅格恩特納(Roger Entner)指出,「Evoke所面向的市場已經被其他的幾款手機所佔據。」

出售手機業務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了,最後的奮力一搏也許能賣個好價錢。但是三星、LG均表示「無意購買摩托羅拉的手機業務」;盛傳中興會接盤,也被予以公開否認;中電通信高層曾經半遮半掩地向記者透露了正在跟一家「國際手機巨頭」接洽的事情,不過至今仍無進一步的消息。

關於分拆的最新進展,李艷2009年6月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手機業務一直處於分拆進行時。這是美國總部所提出的,將MOTO手機部門與 MOTO其他業務部門分開,獨立成為公司並在美國上市。這是對MOTO全球業務的分拆,當然也包括中國。這對於手機業務來說,可以少很多的牽絆,但目前沒有時間表」。

當一代霸主淪落為燙手山芋,摩托羅拉依然是寧願壯士斷腕,也不願臥薪嘗膽。英雄轉身,留給人們一個蒼涼的背影。

来源:中國經營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會員專刊

神韻晚會
更多專題
神韻作品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重點文章
捐助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熱門排行
退党
電子書
更多電子書

熱門標籤
更多專欄作家
最新文章
更多最新文章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