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抗戰第一「猛」將----胡璉(圖)


胡璉

胡璉,原名從祿,又名俊儒,字伯玉,陝西華州(今陝西華縣)人。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四期步科,南京步兵學校,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一期,美國陸軍參謀大學畢業。曾任蔣介石嫡系部隊第十八軍軍長,第十二兵團副司令。1949年去臺灣後,擔任過金門防衛軍司令、陸軍副總司令及"總統府"戰略顧問,一級陸軍上將軍銜。1907年11月16日(光緒三十三年十月十一年)生於陝西華縣會同坊北會村貧寒農家。曾任中國國民黨第七,八,九,十,十一屆中央委員。

早年歲月

12歲進華縣高等小學唸書, 1925年小學畢業後,投國民二軍馮子明旅當文書,1925年考取廣州黃埔陸軍軍官軍校,入入伍生總隊。1926年3月,軍校改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胡被編入第四期步科第一團第七連學習,不久加入中國國民黨。

1926年10月,胡在黃埔軍校畢業後參加北伐戰爭,歷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師排,連長。1928年冬任第十一師第六十一團連長。後在陳誠的第十八軍任營長、團長。1929年至1930年,隨第十八軍參加蔣桂戰爭、蔣馮戰爭及中原大戰。因作戰勇敢,膽識過人,深受陳誠賞識,被升任第十一師營長。

1931年至1934年,跟隨陳誠參加對中央蘇區的第三、四、五次"圍剿",因功於1933年8月升任第十一師第六十六團團長。1935年起,又隨羅卓英在浙西南繼續進攻紅軍。

抗戰烽火

1937年初,淞滬會戰爆發後,胡所在的陳誠任軍長的十八軍第十一師第六十六團開赴上海,1937年8月率部參加淞滬會戰。胡團奉命守衛上海北面羅店地區。日軍以羅店為突破口,派飛機轟炸、大炮轟擊六十六團陣地,施放煙幕彈,以坦克掩護步兵衝擊。胡璉組織敢死隊,用集束手榴彈炸坦克,又組織機槍火力網封鎖日軍前進通道。有時組織部隊主動出擊與敵人進行肉搏戰,以殺傷敵人。有時一晝夜打退敵人十幾次進攻,頑強地堅守了陣地。

淞滬會戰後,胡璉升任第六十七師步兵第一一九旅旅長。第二年胡璉隨部挺進蘇南開展游擊戰,重創敵寇。其部四零一團團長邱行湘直搗潥陽、宜興一帶,直逼蘇浙邊境張渚諸地,使日寇滬寧鐵路交通受威脅。

1938年6月,胡璉司令部設在九華山,他親自到前沿陣地瞭解情況,發現日寇在江岸各地修碉堡,並有重兵把守。他為了配合海軍特種部隊在長江佈雷,將沿線據點中的敵人引開。一天胡璉指揮部隊突然向敵人據點發動攻擊,迫使敵人放鬆對沿江的巡邏。扮成"船夫""漁民"的海軍特種部隊乘機在江面布下水雷。一天夜晚,胡璉又派出一支部隊向敵人碉堡突擊,日寇摸不清中國軍隊的虛實,不敢出擊,海軍特種部隊又一次在江面布下水雷。在胡璉部和其他部隊掩護下,海軍特種部隊一年內在長江皖贛江面炸沉日軍艦船六十餘艘。

1939年,胡璉率部開赴湖南,參加第一次湘北會戰並升任第十八軍第十一師副師長(師長方靖)。

1940年參加棗宜會戰。1940年5月21日,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園部和一郎佔領襄陽後,經宜城、南漳,直逼宜昌。第十一師奉命從長沙馳援湖北當陽。5月底,十一師在當陽構筑工事完畢,師長方靖在臨戰會上告誡:"當陽長阪坡,是當年三國時劉備破曹操處,此次戰鬥倘若當陽失守,宜昌不保,日寇就會將我們窒息西南,國家生死關頭到了,我師必須人人做張飛、趙雲,使日寇有來無回。"胡璉接著說:"我們就要想當年張翼德大鬧長阪坡那樣,殺的日本鬼子片甲不留。"

6月9日,日寇向第十一師陣地瘋狂進攻,在當陽西北九山子高地,雙方反覆爭奪。胡璉親率第三十一團增援,同時派另一支小部隊抄敵後路,敵怕陷於包圍之中,慌忙撤退。方靖、胡璉在當陽與日寇激戰一週,重創敵軍。後撤至大峽口、風洞河一帶抗擊日寇。

1941年調任福建預備第九師師長。1942年調回第十一師師長。

1943年率部與日寇爭奪石牌要塞作戰中取勝,保證了鄂西大捷,因功榮獲青天白日勛章,並於7月13日任十八軍副軍長。同年帶職調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何去何從室高參。

1943年5月25日,在湘鄂邊境德日寇佔領要隘漁陽關後,渡過清河逼近石牌要塞;日寇第三十九師團主力,在敵酋高木義人率領下,從南面沿長江進犯石牌要塞。

石牌是長江湖北西部的重要江防要塞,若石牌丟失,則日寇可直接窺伺四川,威撼西南。民國政府軍事當局認為"石牌要塞是中國的斯大林格勒",嚴令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守衛石牌要塞。

胡璉師接受任務後,帶領全師將士祭拜天地,誓與要塞共存亡,隨時準備以身殉國。胡以日寇大炮坦克武器精良,不宜硬拚,只能智取。他根據要塞一帶山巒起伏地勢險峻德特點,利用有利地形,制敵不擅山地作戰之短,抓時機,殲頑敵。他將主力部隊隱匿於要塞東南北斗沖一帶,只留師機關及一部分兵力防守要塞。5月27日,敵第二十九、第三十四師團一部向北斗沖發起進攻,當敵進至一個群山環抱的山谷時,一聲令下,第十一師部隊突然從四面八方將敵圍住,殺聲震天,敵傷亡慘重。

第二天,敵繼續進攻,當部隊逼近陣地山頭時,他指揮部隊與敵人拼刺刀,當敵人衝鋒後修整和補充時,他組織兵力反擊,奪回被敵佔領的山頭。他採用守攻結合的戰法堅守了陣地。第三天,正當戰鬥方酣之際,第六戰區指揮陳誠電話問胡璉"有無把握守住陣地?",胡璉堅定的回答:"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

石牌要塞之戰,第十一師殲滅日寇一千餘人,使敵軍未能佔領石牌要塞,保證了鄂西大捷。此役胡璉榮獲青天白日勛章,升任第十八軍副軍長。

1944年,胡奉調至重慶人侍從室參軍,1944年8月13日出任第十八軍軍長。

1945年參加湘西會戰。1945年6月28日授少將軍銜。

1945年5月,日軍集中六個師團約二十萬人的兵力向湘西雪峰山地區進攻,指向湘西芷江空軍基地,企圖打通湘黔通道,進擊貴州。胡璉率第十八軍參加了保衛湘西的雪峰山會戰。

6月13日,胡率部抵達漵浦後,詳細瞭解了這次戰役的計畫,戰場形勢;敵軍番號、數量、特點和動向;各友軍情況。湘西的六月,氣候炎熱,加上道路崎嶇,將士行軍艱難,他根據當地晝熱夜涼的特點,讓部隊中午休息,夜晚加速行軍,終於提前到達目的地。立即指揮各師團向日寇據點攻擊。十七日黃昏,將日寇進攻湘西的唯一跤通線湘黔公路截斷,與第四方面軍將被圍之敵分割殲滅。

1945年8月日本投降,胡璉第十八軍在長沙衡陽地區接受日軍投降

"不敗將軍"

1946年5月,18軍整編為11師,胡璉任師長。在解放戰爭中,率該師參加進攻蘇北魯南解放區,參加圍攻中原解放軍。他率領的整編第11師一直充當著救火隊的任務,哪裡有難便被投入哪個戰場,取得了輝煌戰績:

1946年10月章逢集大戰,中野主力近6萬人(3、6、7縱),三個縱隊圍攻整11師32團一個團五天五夜,最後打成平手,中野傷亡四五千人,11師32團傷亡2700餘人,當時32團本不想撤退,因一營營長牛鎮江擅自帶兩個連突圍撤走,才不得不帶余部撤走,戰鬥連頭帶尾總共5天。32團一個團能夠面對十倍以上解放軍人海般猛攻,奮戰5天,堅守章縫集3天3夜,重創對手,最後安然撤退,保存了500多人的骨幹,在古今中外歷史上都屬罕見。中野忙活了一大頓,不但沒有戰果,反而受到重大挫折,全軍不得不後撤100餘里休整,丟掉了魯西南所有根據地,損失重大。

1947年2月,胡璉率整編十一師參加進攻山東解放區。 1947年任整編第十八軍軍長。5月初,該師被華東野戰軍包圍於新泰地區,由於國民黨第三兵團迅速增援,胡師逃脫被殲滅的命運。

1947年7月的山東南麻戰役,胡璉判斷華野可能集中部隊攻擊比較孤立他,於是花了20多天集中在南麻修筑了一系列的巧妙的防禦工事,其中有大量的子母堡。

結果雖然華野集中了四個縱隊外加魯中軍區三個團的絕對優勢兵力攻擊胡璉,還有七縱一個縱隊負責阻援!但是在胡璉的巧妙防禦工事和頑強防守下,華野四個縱隊連續猛攻三天三夜,始終沒有沒有打入胡璉的核心陣地。

此時國軍黃百韜的25師和64師已經增援趕到,阻援的七縱不是優勢敵人的對手,激戰一通被迫後撤。其中戰鬥中縱隊司令成鈞還被國軍25師的狙擊手一槍擊中,受了重傷。這是內戰中第一個受重傷的縱隊司令員!

阻援不住,主攻的華野四個縱隊只得從南麻撤退下來。在激戰中,華野主攻部隊傷亡較重,阻援的部隊也損失不輕,總數超過1萬4千人!而國民黨軍隊損失大約8千人。

1947年9月曹縣戰鬥,整11師孤軍突出到土山集、大義集一帶,華野急於報南麻一箭之仇,調動5個絕對主力縱隊:華野1、3、4、8、10縱,中野11縱,設下口袋陣,嚴密包圍,11師師長胡璉嗅覺敏銳,馬上停止前進,進駐兩個村莊挖掘工事固守。解放軍還是老戰術,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打殲滅戰,以3、8兩縱猛攻土山集守軍18旅,4縱阻擊大義集增援。18旅堅定守住土山集,經過3天激戰,重創3、8兩縱,同時大義集的11旅及時出擊,痛扁4縱一頓,打垮4縱堅強阻擊,猛烈從後攻擊3縱後方,華野見勢不好,迅速撤退。解放軍傷亡4413人,11師傷亡3000多。

進入大別山之後,18軍這隻猛虎更是威風凜凜,中野不但是高度警惕,幾乎是輕易不敢接戰,如:

中野1縱絕對主力20旅於1948年1月在包信集與整11師遭遇,損失很大,其中一個主力營,4百餘人被成建制消滅;中野2縱也好不到哪裡,在大別山裡不停地躲避11師,基本上是一個11師追著打,追著包圍的過程。

中野6縱雖然整天躲躲藏藏,但在1948年1月16日,在王家店宿營的中野6縱18旅還是被逮了個正著,旅長肖永銀一聽整11師來了,丟掉旅直屬隊,使300餘人全部被俘虜,總算保全了18旅。王家店成為永遠抹不去的痛。

1948年9月22日授中將軍銜。1948年9月任第十二兵團副司令官,淮海戰役所部被殲,僅以身免。

一直到18軍淮海戰場被殲之前,解放軍數次企圖殲滅18軍的計畫都沒有成功,在此之前可以說18軍對中野、華野基本保持了非勝即平的長勝戰績,雖說1946年底宿遷整69師被殲一仗不太光彩,但至少自己也沒吃虧。

胡璉也被稱為"狡如狐,猛如虎",即放在哪裡,哪裡解放軍都頭痛,屬於"最不受歡迎的部隊之一"。

尤其是18軍118師"老虎團"33團,該團全部是由戰鬥經驗豐富的老兵組成,作戰時凶狠頑強,罕遇對手,堪稱是18軍之精華,在淮海雙堆集戰役中,成為12兵團的刀尖,當時33團守衛核心陣地大王莊,與解放軍兩個團血戰大王莊,殊死肉搏,攻守雙方幾乎都拼光,此戰為整個淮海戰役中最殘酷、激烈的爭奪之一,戰況之激烈,以至嚇得旁邊85軍一個主力團直接投降了事。

死裡逃生

1948年4月至10月任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1948年9月初,國民黨軍隊取消整編軍番號,恢復原來的軍師番號。此月,國防部授予胡璉陸軍中將銜。

胡璉的整編第十八軍番號撤銷後,所屬的整編第十一師、整編第三師和整編第十師都並入新組建的第十二兵團建制。國民黨最高軍事當局發表由黃維任兵團司令、胡璉任副司令。胡對此大為不滿。但是,黃維是黃埔軍校一期畢業生,在十八軍曾是胡璉的上級,聲望比他還高,胡不得不表面恭順,背後則滿腹牢騷,不安於位。10月底,胡以父親病重和醫治牙病為由,請假離開部隊跑到武漢去了。

11月初,淮海戰役揭開序幕。蔣介石命令黃維第十二兵團迅速開赴徐海淮蚌地區作戰。第十二兵團11月8日由駐馬店出發向安徽前進,18日到達蒙城的渦河、北淝河一帶,即遭到中原野戰軍的進攻。25日,被中原野戰軍七個縱隊包圍在宿縣西南雙堆集地區。

第十二兵團被包圍後,蔣介石發現胡璉不在前線,立即電召胡到南京面談,問胡有什麼辦法能導致該兵團轉為有利態勢。胡認為這次戰役是國共兩黨的大決戰,即向蔣表示願意飛赴雙堆集;協助黃維鼓舞士氣,調整態勢。蔣極為嘉許,並指示第十二兵團:"要固守下去,苦鬥必生。"然後,蔣命令空軍用小飛機把胡璉於12月1日送到雙堆集前方。胡向黃維和軍師長傳達了蔣的指示後,馬上到各軍師陣地視察,並將兵力作了局部調整。

幾天之後,中原野戰軍的攻勢更加猛烈。第十二兵團糧彈匱乏,南京空降飛機有減無增,局勢越來越嚴重。黃維決定派胡璉去南京,一則向蔣介石報告險情,催運補給,敦促救兵請示對策;二則要胡住在南京,以免和大家同歸於盡。如果第十二兵團被殲,望胡能為大家處理善後。7日,胡璉飛南京向蔣介石報告雙堆集情況。

8日晚,蔣介石邀宋希濂、胡璉,蔣經國共進晚餐,並放映電影《文天祥》。蔣對宋、胡說:"這個片子很好。"暗示宋、胡為其政權"效忠"。9日,胡璉再次飛雙堆集,向黃維等傳達了蔣介石准許在危急時可以突圍的指示。

12日,中原、華東野戰軍對第十二兵團發起總攻。15日,黃維突圍的命令下達後,所部爭先恐後亂成一團,結果除少數漏網者外,悉數被殲。胡璉因害怕當俘虜,在突圍前向醫務人員要了大量安眠藥,準備在不能脫身時,服藥自殺。胡後來乘戰車衝出了重圍,遇到第十八軍未被包圍的騎兵。不久,他跑到了南京。

最後一戰

1949年2月,胡璉被南京國防部任命為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負責收集從長江以北潰敗逃至江南的官兵,並補充新兵。第二編練司令部設在江西南城,得到當時的省主席方天的許多幫助。不久,成立重建和督練第十八軍及第十軍。由高魁元、劉廉一分別任軍長。是年4月,解放軍渡江戰役開始後,代總統李宗仁要胡璉率部 進駐大庾嶺,胡對李的命令陽奉陰違,按兵不動,暗中卻接受蔣介石的遙控指揮。5月中旬,南城解放。第二編練司令部改編為第十二兵團,胡璉任司令。

9月初,胡兵團撤往廣東潮汕地區,旋從海上逃往金門。10月25日,胡璉第十二兵團與李良榮第二十二兵團,在金門西北角的古寧頭村,阻撓人民解放軍登陸金門。這年冬,胡璉被委任為福建省主席兼第十二兵團司令。1950年初,第十二兵團改為金門防衛軍,胡璉為金門防衛軍司令兼福建省主席及福建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

1951年,胡璉在金門成立"福建省游擊隊",後改名為"福建省反共救國軍",他任總指揮。胡曾派遣小股特務潛入福建省,妄想進入戴雲山區進行反共游擊活動。但不到一個星期,祖國大陸的軍民就將這些特務一網打盡。

晚年歲月

1952年10月,胡璉加授陸軍上將銜。同時,被選為臺灣國民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此後,他連任第八、九、十、十一屆中央委員。

1954年6月,胡璉奉凋回臺北任第一野戰軍團司令。1957年又奉調去金門,再次出任金門防衛司令,1957年7月升任二級陸軍上將。1958年8月23日,福建前線人民解放軍炮轟金門,次日,胡令所部向大磴島進行炮擊。金門炮戰持續了四十六天,9月任金門防衛司令部司令兼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主任。

1958年冬,金門防衛司令由劉安棋接任。胡璉擢升為陸軍總司令部副總司令。1961年12月入國防研究院受訓。1964年,胡璉出任"駐南越大使館大使",在職八年。1972年胡璉被免職回臺北,任"總統府"戰略顧問,並晉升為一級陸軍上將。他晚年愛好文學和歷史,研讀典籍,喜讀古書,1974年附讀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研究宋史和現代史。著《古寧頭作戰經過》、《泛述古寧頭之戰》、《金門憶舊》和《越南見聞》等書。

1977年6月22 日,胡璉因患心臟病在臺北逝世。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