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現在近乎歇斯底里的瘋狂了

——不承認私人土地產權導致國人群體性變態

2009-10-30 23:39 作者: 郭宇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前些日子在南京江寧看一個農村的朋友。他曾是個小康之家,在鎮上開一個網吧,日子過得愜意,最近幾年城市開發倒處都在搞拆遷,他開始坐不住了,惶惶不可終日,再聽到了很多關於拆遷的故事之後,他下決心要把老宅一小塊宅基地拆了翻建,現在要蓋房子,可不容易,從村裡到大隊的幹部,上上下下都得打點,為此他送了不少禮。為了擴建房子,他甚至賣掉了網吧。

我去看他的時候,他家的房子終於讓我震撼了,在一塊約200平米的宅基地上,拔地而起一座四方形,四層樓的水泥建築。推門進去,一樓空空如也,用來停摩托車,連牆面都沒有粉刷,地面水泥似乎沒有抹平,還有積水;二樓是他們全家生活的地方,也沒有任何裝修過的痕跡,除了牆上的日光燈,地上的電飯煲,大概是唯一的家用電器,在這個像是倉庫一樣的巨大房間的角落,放著兩張挂蚊帳的床;三層以上的窗戶玻璃都沒有裝,他說錢不夠了。。。。。。。但是談到他的醜陋無比的房子,他的臉上流露出自豪的表情"八百多平米哪!"那個村上其他但凡新修的建築也多是這樣的格局,以至於一個村莊幾乎所有可蓋房子的地面都被建築佔據,巷道裡連兩輛摩托車並行都覺得困難。

你會覺得這樣的人腦子是不是都進水了?他們的審美情趣都到哪裡去了?他們對生活的品位到哪裡去了?那個簡約的黑瓦白牆,屋前有水塘,院子裡有帶著雞雛散步的老母雞,有種著菊花腦的小塊兒地,窗下種著臘梅和美人蕉的,水墨畫一樣的江南水鄉到哪裡去了?

這並是少數的個別案例,全中國絕大多數地區,你都會看到這樣的現象,"瘋狂擴建"的傳染速度比豬流感更可怕。幾乎所有的中國農民都在蓋寬大而並不適用的醜陋房子,這些房子除了增加水泥鋼筋消費量,對於居住者的舒適程度幾乎沒有什麼貢獻。

但更殘酷的答案是,其實這些人都不傻,而正因為他們不傻,為了適應殘酷的生活,而把他們自己的習性扭曲成了這樣。中國當前的土地制度不承認私人是土地的所有者,這一延續了幾千年的最自然的產權安排。固然對政府來說有其好處,政府成為了壟斷性的一級土地開發商,這個如意算盤打得很好,無論是城市和鄉村,他們可以強制徵收居民的哪怕世代居住的土地,只按照地上建築面積給與補償,或者以青苗費的名義象徵性補償,而不承認在居民手中土地的價值,國家所有,其實就是官府所有,集體所有,其實就是書記所有,這些土地到了政府手裡,轉手賣掉,就可以獲取暴利。

為了和這種荒唐的體制博弈,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養成了瘋狂蓋房的習慣,他們忘記了泥土的氣息,忘記了什麼叫"留白",只有他們的所佔據的每一寸土地都變成"建築面積",他才會產生產權意義上的相對的安全感,不會在拆遷征地時吃虧。為了這種安全感,他們願意犧牲生活質量和幸福,因為在拆遷和征地的不安全之下,幸福是一種奢侈品。

漸漸這個習慣從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傳染到了坐奔馳住別墅的大款,追求建築面積成了一種中國特色的心理強迫症,中國的商品房都以建築面積為單位來銷售。前幾天看到一條新聞,講哈爾濱的一個別墅"碧水莊園",業主"瘋狂擴建","有一家,自己家買的房子才300多平方米,可是竟然又在綠地上私建個400多平方米的房子"。是報導顯然屬於輿論監督性質的,但我卻讀出了黑色幽默的味道。這些衣冠楚楚的人都瘋了!

如果沒有在中國生活經歷的人,會很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人現在近乎歇斯底里地追求房屋建築面積。而這些和住宅的幸福,舒適程度並沒有直接關係,那些通常主人一年都住不了幾天的別墅,也搶著要再擴建,似乎眼前有一塊花園綠地,就讓他們感到不踏實,非得全蓋滿房子才能誰得著覺。
讓這種私人不能擁有土地產權的體制繼續下去吧,漸漸我們中華民族會成為一個和世界上所有民族都不一樣的特殊物種。

在我們中國人的概念中,我們住的不是房子,我們住的是建築面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