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早走,中國或許還有希望?(圖)

2009-11-06 03:55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江澤民參加閱兵儀式 2
江澤民參加閱兵儀式

雖然,60年國慶閱兵儀式早已結束,但所謂兩代國家領導人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共同檢閱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回味無窮,特別是老朽不堪,行將就木的江澤民令人看了,很不舒服,有媒體根據其西服的內襯推測他的健康狀況不佳,我認為不無道理,再加上朱鎔基的一套弔喪的黑西服和墨鏡,與一群面無表情的官員簇擁在一起,真是相得益彰,意味深長。

我不禁想起了中國老詩人臧克家的名句:有些人死了,但他還活著,有些人活著,但他早就死了......現在,展現在我們眼前的不正是這樣一副動人的情景嗎?不願用孩子們的鮮血染紅中南海地毯的趙紫陽走了,但他還在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心中永遠地活著,而步履蹣跚的江澤民呢,還硬挺著站在那裡,以顯示太子黨的後勁和實力,但從"六四慘案"發生那天開始,他的靈魂早已走了!走得連豬狗都不如!於是,我思考一個嚴峻的現實問題:江澤民早走,中國或許還有希望?

做為一個中國人,不論持有怎樣的觀點,只要關心中國的進步,都不得不承認,現在國家正處於十字路口上,不僅中共高層明顯出現了分裂,而且社會矛盾也空前激化,正因為是長期的一黨執政,手中有權的官員個人品質才尤為重要,在此緊要關頭,中南海政治局內某幾個人的喜怒哀樂都可能改變事件的走向。毫無疑問,江澤民曾經利用手中的大權,影響了中國歷史的進程,我們不妨稍微回顧一下昨天發生的事件。

據博訊新聞網表示,中國從1989到2009年這20年間發生了兩次真正的政變,它都體現了"突然變換執政領導人"的特點,而且,兩次政變的主角和最大受益人都是江澤民。我認為這種分析很切合實際。

第一次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當共產黨總書記趙紫陽回應人大常委會黨組建議,於5月21日電告在美國訪問的人大委員長萬里立即回國召開人大常委會來緩解學運時,當時在上海主政的江澤民,服從鄧小平的秘令,派人在上海的虹橋機場強制軟禁了提前回國的人大委員長萬里,以阻止他召開人大常委會,防止他作出對人民有利,但對"老人黨"和"太子黨"不利的決定。

據報導,"六四"前後的七屆人大常委會包括委員長在內的全國人大常委大約有120人,而其中公開簽名要求召開人大常委緊急會議,討論戒嚴合法性問題的常委多達57名,已達到法定人數的五分之二。萬里從一開始就肯定學生運動的愛國熱情,並像趙紫陽一樣主張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學生提出的促進民主和懲治腐敗等問題。因此,一旦全國人大常委開會,必將否決李鵬姚依林等人主張軍隊在北京實行戒嚴決定的合法性。按照憲法規定,全國人大是"最高權力機關",一旦人大常委開會作出否定的決議,不僅李鵬姚依林等政治局常委主張鎮壓學生運動的陰謀落空,而且他們也必將辭職下臺。

如同今年的"十一閱兵",只要打開記憶的閘門,往事就會波飛浪湧。我記得萬里委員長走下飛機時,人們從電視上沒有看到往常按慣例出現黨政領導人列隊歡迎的場面,他不僅被剝奪了在機場發表支持學運的談話的權力,而且莫名其妙地穿上了寬大的病號服,被江澤民脅迫而去,從此他不得不默許與屈從他們在北京實行戒嚴,鎮壓學生運動的非法行為,這一鏡頭成為一出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悲劇的序幕。

當然,在黨的總書記趙紫陽下臺被軟禁的同時,江澤民因脅迫萬里"療養"立下大功,進而取代趙而成為新的黨總書記,因此在"六四政變"的幕後操縱者鄧小平的扶植下,江澤民成了最大的受益人和贏家。

中國歷史就是如此荒誕而令人悲哀!六四的民主曙光照亮了東歐,改變了前蘇聯,但把漫無邊際的共黨專制與黑暗的長夜留給了中國人民。有志之士不滿足於經濟發展,國富民窮,還需要公平,正義,法治,民主和人權,所以不斷地發出聲音,也不斷地入獄,逃亡,犧牲。於是,有人認為胡溫未能走出江澤民的陰影,希望老態龍鐘的江澤民早點離去,包括黨內的一些改革派也莫不如此。

大家回想一下,在召開中共十六大之前,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早已達成共識:年齡上限是70歲,包括當時年僅68歲的李瑞環本人,也願意提前兩年陪同76歲的江澤民一起全退。他當然無話可說。但江澤民及其親信曾慶紅陽奉陰違,搞突然襲擊,利用軍委副主席張萬年串聯了十六大主席團裡20多位將軍,提出"臨時動議",要江澤民留任16屆中央軍委主席一職,用這一"特別動議"否決了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五次會議做出的決議。他們還逼迫胡錦濤當場表示順從。同時,江澤民又把幾個親信當成私貨,硬塞進16大政治局常委成為多數。這樣,江澤民就可以繼續把持軍委,操控政治局常委,主掌國家最高權力,也就是使胡錦濤變成如同光緒皇帝一樣的傀儡和"兒皇帝"。

博訊網的文章說,這是又一次"准軍事政變"。中共20年來的第一次政變,江澤民竊取了趙紫陽的權力,第二次政變,江澤民籠罩了胡錦濤的權勢。我認同這種觀點,他充分說明瞭江澤民貪戀權力,拉幫結夥,誤國害民,延緩黨內民主進程,何其重也!還是原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中國覺醒了》一書作者紀思道分析的深刻,他認為中國有三個謊言,其中後兩個謊言即是談這個問題。他說,胡溫都不過是"跟班",江澤民仍然具有影響力,今年十一閱兵時,江澤民還站在人們的視線中,足以證明紀思道的前瞻性。

江澤民的確是一個人品惡劣的江湖政客。2007年我應日本《讀賣新聞》駐上海支局長加籐隆則之邀,為籌備首次赴日個人書法作品展,曾先後兩次小居滬上,外出走動,均以出租代步,我詢問了23個出租司機,大家對江澤民評價最低,他連陳良宇都不如,只有一個人說,他蓋了很多大樓,還不錯。其中一個中年男子對其評價最形象深刻:江澤民是一個跑江湖的大騙子,"六四"別人摔倒了,他撿了一個大皮夾,裡面的錢全歸他的啦!他也厚臉皮,不害臊!。。。。。。是啊,就是這樣一個上海"江湖騙子"統治了中國。

後來中國人民總算熬到了17大,江的親信曾慶紅引退的代價,不僅是安排三個江澤民得意的人擠進了政治局常委,而且還提名太子黨習近平為"儲君",顯然其目的是在18大胡錦濤退休後,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完全落在江澤民控制的黨羽手裡。習近平最近在德國向默克爾贈送江的著作已透露了玄機。而眼下薄熙來的唱紅打黑表演和在17屆4中全會上的躁動不安與"黨內民主"的訴求,也無一不是江澤民,李鵬為首的黨內保守派精心策劃的一次"准軍事政變",其目地都是槍班奪權。我想,他所瞄準的位置至少是國務院總理吧!

近期有報導說,在黨的17屆4中上全會上,胡錦濤利用房司令以武力阻止習近平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也粉碎了薄熙來的黃粱美夢,但消息未加證實。不論怎樣,接班人的問題,總要有一個制度性結果。值此之時,有人又說,江澤民早走,或許中國還有希望!我認為,問題並不如此簡單,即便江澤民走了,但一黨執政的專治制度不變,新上任的領導人又會貪戀權力,另立山頭,還不知道會玩出什麼新花樣來。當然相互比較一下,同是一個黨派,李克強,溫家寶確比其他人要開明一些,實幹一些,溫和一些,假如中國能夠出現一個像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就會事倍功半,少走許多彎路,因此,國內的維權運動和海外民運與中共黨內改革派的對接特別重要。

從目前胡錦濤對習近平和薄熙來的態度看,他正在帶領共青團系人馬拒絕江澤民隔代指定自己的接班人,試圖用"黨內民主"的方式進行微妙的反抗,這可能一方面符合政治局常委和中央軍委成員多數效忠於江澤民的實際情況,另一方面也基於胡錦濤優柔寡斷,僵化呆板的性格特點,但胡的城府很深,也有深不可測隨機應變的可能性,假如江澤民早點走,他能學習赫魯曉夫,或許還有順應民意思維突變的空間。當年,前蘇聯的政治局委員多數傾向斯大林的接班人馬林柯夫,赫魯曉夫就是連夜派專機從全國各地把傾向自己的中央委員接到莫斯科,緊急召開了中央全會,用表決的多數選票戰敗了馬林柯夫。細想一下,中共十七大共有中央委員204人,候補中央委員l66人,其中有多少人傾向於江或胡?胡錦濤及其智囊們應當有一個果斷明智的決策!特別重要的是,他們還應當在初步成功之後,大舉改革,不僅要使黨內派別鬥爭公開化與合法化,而且還要開放黨禁和報禁,平反六四和法輪功,實行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開啟民主進程,實現憲政民主,把中國建成一個既富有又文明的國家。

不過,這正如我本人也希望江澤民早走一樣,只是一個書生的海外奇談,還要看天意。其實不論他早走晚走,反正總要走,走了,地球就會轉動快些,同樣不論哪個派別上臺,制度依舊,孰勝孰敗,均非人民之福,也是真理。但我堅信,總有一天,中國會擁有一個贊成普世價值,人權法制的社會!

2009年11月5日於多倫多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