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月嬰兒的生命(組圖)


昨天也就是2009年11月5日下午,在兒童醫院發生了一件讓人悲痛欲絕的事情,但是我們老百姓在今天的報紙或者是各大媒體看不到這一幕。不是我們沒有求助,而是求助了沒有人來幫助我們。發此貼是希望社會上的朋友們都能夠支持我們,好讓醫院的負責人能站出來,讓各大媒體都能站出來,包括我們可愛的110也能站出來。

2009/11/06/20091106132832884.jpg 

事情經過:(受害者是我的朋友,以下是我朋友給律師寫的事情經過,請各位能耐心看下去)

2009年11月1號寳寳發熱,我們上午到南京江寧區醫院檢查,醫院安排我們住院併進行治療,第二天發現寳寳右眼睛處有紅腫現象,我們通知醫生,醫院安排眼科醫生會診,初步診斷為脈淚腫,給我們開了紅黴素眼膏和氧氟沙星藥水。第二天早上寳寳眼睛進一步紅腫,醫生診斷後建議我們轉兒童醫院進行治療,

2009年11月3日上午我們帶著發燒的寳寳到南京市兒童醫院挂了急疹,眼科醫生徐再興進行診斷併進行血檢,一般半個小時就可以拿到報告,血檢處的人讓我們等一個小時後拿說要複查,我們拿到報告後交給徐醫生,他說報告顯示血相不好,他診斷眼睛病症為蜂窩組織炎並安排我們住院接受治療,要求住院後眼科醫生結合內科醫生馬上進行會診,並在病歷上特別註明。

11時左右我們把相關資料交給住院部眼科醫生並辦好住院手續入住14樓眼科45床,坐在前臺的陳娟醫生和馮小津醫生就坐在那裡詢問了一下病情,沒有給寳寳安排內科醫生會診,以致錯過了最佳診斷治療時期。我們住院後醫生也沒有到床前查看寳寳病情,入住後很長時間沒有人來給寳寳量體溫和挂水,我們反覆到前臺催,當班護士說藥水還在配等到下午再挂,在我們再三催促下在一點半左右才給發燒的寳寳掛上水。從入院到寳寳離開,沒有一個護士過來給寳寳量體溫,每次都是我們自己到前臺要量完溫度後再告護士寳寳溫度,在此期間也沒有醫生、護士到床前詢問查看寳寳病情。

接近中午時醫生讓我們下午去帶寳寳做眼部CT,說等結果出來後會採取相應治療措施。下午二點在醫院拿單子給寳寳做了眼部CT,拿到結果後交至醫生處,醫生簡單說了下沒問題,並說她馬上下班,但把我們的資料和情況交待給晚上的值班醫生,並未像她之前所說CT結果出來後會採取相應措施。後來老婆詢問寳寳的眼睛炎症問題,她說沒事,這個得慢慢消炎,一天看不出效果的,要幾天後再能看出來。老婆問以醫生的臨床經驗來看寳寳的眼睛應該不會是大問題吧,醫生說這個主要是炎症一般問題不大,老婆才安心下來。晚上六點多鐘的時候我們發現寳寳的眼睛腫得更大了臉也腫了起來,我們就跑到值班醫生毛曉君的辦公室找他,當時他正在打遊戲,我們說寳寳現在情況比中午嚴重了請您過去看看,他說他是值班醫生不是我們的管床醫生,小孩情況不清楚,得等明天管床醫生過來再說,我老婆說你是不是眼科醫生,他說是的,我老婆又跟她說白天的管床醫生說過會給我們相應的資料給他,如果寳寳有任何情況可以直接找晚班的他。接著老婆說那我們求您過去看看好不好,這時他才很不情願的跟著我們到了病房,他來到我們寳寳面前見掃了一眼就說沒什麼有什麼情況等明天再說吧。

整個過程中寳寳一直在哭啼,到晚上一點半左右寳寳哭的更厲害,臉也腫的更厲害,我媽和老婆帶寳寳又去找醫生的時候,請求值班毛曉君醫生查看寳寳病情,並強調寳寳眼睛問題在往嚴重方向發展了,被其拒絕,最後只能央求他幫寳寳眼睛清理下,滴點眼藥水,因為作為家屬的我們不敢輕易去碰已經紅腫得不能睜開眼睛的寳寳,在老婆低聲下氣的一番請求後,毛曉君醫生不情願意地回房間拿了根棉簽弄了弄。最後還碟碟不休氣憤地跟我們講像你們這種人真是夠了,晚上把我叫起來,我不要睡覺了嗎,真搞笑,把我叫起來就為你寳寳搞眼睛,當時我媽都被氣得要哭了,但是出於求人沒辦法還得忍著。事後寳寳的哭聲都轉為無力的呻吟聲了,我媽又把寳寳抱去請求查看病情採取措施,被醫生拒絕。

大約十分鐘後我又將寳寳抱過去請求醫生查看告訴他寳寳的腦部已經嚴重發炎,可能惡化了,得到毛曉君醫生的回答是:你們怎麼回事啊,你媽剛來過怎麼又來了。白天已經挂過水消炎了,而且消炎不是一天能消下去的,等明天管床醫生來再說。我只能再次把寳寳抱回房間,回到房間的寳寳繼續無力的呻吟著,我跟我媽還有老婆三人不停的輪流哄抱,最後老婆實在聽不下去了,說心在糾結在滴血,就走出房間奔到護士臺跟護士講情況,但護士說沒用,要等到白天管床醫生來才能診斷,這期間老婆有問護士能不能叫醫生來看看,護士的回答是,值班醫生晚上一般都是睡覺的,今天都被叫起來幾遍了,很生氣,之後沒多久護士臺來了一對夫婦抱著小孩來看急診的,當時毛曉君醫生出現了幾分鐘,當他經過護士臺時看見幾次去找他的老婆輕瞟一眼又回房間睡了。老婆繼續問護士能不能叫內科的醫生來看一下,護士說內科的醫生也是值班的,他更不會理會我們。老婆只能待在護士臺旁的凳子上等待醫生或護士憐憫之心,幾個小時的焦急等待也沒有得到他們的同情。

凌晨五點多的寳寳已經沒有力氣呻吟了,最後很痛苦的呼吸,忽然間慢慢的呼吸越來越弱,我跟我媽抱著寳寳衝出房間大聲呼喊並叫老婆趕快叫醫生,老婆大聲呼叫起來,敲門後出來二位醫生其中一位醫生聽說寳寳挂的是眼科,她掉頭就關門繼續睡覺了,老婆不解,從外面敲門一路跪至關門醫生的睡房,求她幫打院內的急救電話,但得到的回答的是,她是五官科的不是眼科的醫生,這個不關她的事。老婆跪至她面前大聲求救,這時同樓層的病人家屬都被驚動圍觀上來,在群眾的眼目跟壓力之下,她不情願的打了幾個電話,七八分鐘後搶救醫生從別處過來實施搶救,但這時寳寳已經沒有呼吸了,最後搶救失敗。就這樣寳寳離開了我們,而留給我們的是深深的痛苦和無盡的思念,造成這樣後果的僅為一場普通的小孩。發燒跟眼部紅腫,無情冷漠不負責任的幾位醫生護士就這樣一步步把我可愛的寳寳扼殺在他五個半月的生命進程時--------

(這裡有幾張照片是當時保安打我們的照片,保安來了就問我們是不是親屬,然後就打我們,這幾張是慌亂中拍的幾張照片,也希望能有拍到當時情形的好心人給我們提供照片或視頻,記得當時有路人也很憤憤不平,保安還吼說"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路見不平!" 很感謝這些關心我們的人。)希望大家能幫我們頂起來,謝謝!

2009/11/06/20091106132832355.jpg 

 2009/11/06/20091106132832259.jpg

2009/11/06/20091106132832516.jpg 

昨天,我們的這一場公道,沒有討到任何說法,帶給大家的卻是更深層次的傷痛,一個開始看似普通的發燒跟眼部紅腫,被無情冷漠不負責任的幾位醫生護士就這樣一步步把我們可愛的寳寳扼殺在他五個半月的生命進程時,這是怎樣的悲哀?

2009/11/06/20091106132832612.jpg 

十月懷胎的辛苦,短短六個月的完美家庭就這麼匆匆結束了,這是不是人間的慘劇?不是孩子自己的錯,也不是父母疏忽的錯,只是那深夜幾個小時的無人救治?一條小生命的失去,帶給親屬的將是永遠無法抹去的痛苦回憶。

現在,我們很無助,沒有醫院的說法,只有買凶的毆打;沒有媒體的關注,只有自己微薄的幾張口。我們沒有辦法了,只有靠網路的朋友們給我們力量,幫助我們吧,為一個可憐的小生命做主,為我們沒有任何背景的外地朋友做主,求求你們,也謝謝你們了!

感恩!!!

孩子就這麼走了,能醫卻不醫,只因為要玩遊戲、要睡覺的醫生而耽誤了醫治時間,有誰不會去聲討他的無德?事到如今,只能說這位醫生不僅沒有醫德,也沒有道德,更可悲的是他連起碼的人格都沒有。當然,喪盡天良的不光是那位推卸自己不是眼科而是五官科的值班醫生,最重要的是也包括那些南京市兒童醫院行政樓裡的醫院院長、醫生、保安、護衛,甚至也包括駐守在醫院門口的警務處民警們。

孩子的父母為了討回公道,親朋好友們都來幫忙了,大家齊聚一堂到了兒童醫院,只為找到院長和值班醫生給予說法,當然事發了他們怎麼可能會拋頭露面光明正大的出面解決,不用說,避而不見是他們擅長的做法,於是大夥在醫院門口拉起了準備好的橫幅"兒童醫院,草芥人命",希望的就是群眾的效應和媒體的關注。而面對有損醫院的形象和聲譽的事情,醫院的領導們怎會按捺的住,於是近二十個保安護衛們就上場了,而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會出手嗎?自然是不可能的,他們冠冕堂皇的和我們說起了道理,一個"便衣"口口聲聲有話好好說,建議我們上樓找領導,其實這也是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和院方領導們協商解決這個事情。

可是大部隊們這一上去就上了醫院的當了,一場蓄謀的扭打正等著我們一群弱勢群體。院長辦公室根本就是空空如也,我們就坐在那兒等的結果就是:一個個"白大褂"都不見蹤影,成群的醫院保安、護衛和"便衣"(市井流氓)出現了,把我們一群人連打帶拖的扔出了院長辦公室,在電梯大廳裡群攻我們,撥打110叫來的民警來了並沒有詢問我們任何情況。(其實他們就是駐守在醫院門口的警務處民警們),市井流氓把我們(兩個婦女)推打在地的時候他們睜隻眼閉隻眼,沒看到,而我們(婦女)施以回手的時候,其實哪裡能打的到他們,被幾個保安流氓狠狠的掐住手腕,民警們倒是上前制止了叫放手不能打人,其他的民警和醫生們居然插著手在旁邊看著熱鬧。剛才的"有話好好說"變成了拳打腳踢,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個都不能少的被推打著出了行政大樓。最令我們失望的是,媽媽撥了全市各個電視臺和報刊的媒體,無一倖免的都說"知道了",可沒有一家到現場採訪,不知道是不是兒童醫院在背後做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