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散人:對抗的底線在不斷下降

2009-12-02 02:30 作者: 五嶽散人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13日的早晨,成都市金牛區天回鎮街道辦金華村的某戶將要被強制拆遷的房屋平台上出現一團火焰。這並非是失火,而是一位當地的女企業家因為不同意政府拆遷,在面臨強拆的時候以自焚相抗。但當地"強拆"的隊伍那裡管這些,按照新聞報導當中所說,"他們鋸開三樓防盜門,頭戴鋼盔,手持棍棒,衝上三樓樓頂,唐家的人都躲在樓頂平台上,兩邊人交匯在一起,頓時亂成一鍋粥,吼叫聲、打鬥聲、婦女孩子的哭叫聲混成一片"。結果,這位為當地經濟發展做出過傑出貢獻的女企業家激憤之下真的點火自焚,在那個清晨裡上演了一場"血色黃昏"。

正如披露此消息的《新湘報》在報導前面所言:究竟孰是孰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在這裡被漠視,法律在這裡被踐踏,本應預見的流血事件卻在政府官員的現場指揮下發生了。作為一個普通人來說,相信即使前面有一隻小動物的話,腳下也不會加油衝過去把其碾死吧?何以面對一個生命之時,竟然如此的漠然?

除了這種漠然之外,也可以看出某些不妙的跡象在社會中正在形成。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記得那位"最牛釘子戶",在那個事件當中,拆遷者與被拆遷者雖然在進行著某種程度上的博弈,但雙方都還是在規則之內,有笑容而無真正的傷害。在那個時候,很多人甚至歡呼一種良性的互動正在我們社會當中形成。

但從最近的事例看來,雙方的耐心都似乎被消磨了,對抗的手段與結果都越發的激烈。前段時間,某直轄市的一份內部講話資料曝光,其中明確提到強拆是一種合適的手段,並且要"形成巨大的壓力,造成兵臨城下的態勢"。而就在此事出現後不久,當地竟然發生了小販蓄意伏擊城管的事件,造成兩人重傷的後果。

這些事例證明,在很多社會領域當中,某些利益相關方的對抗已經到了必須展示暴力的程度。作為強勢的一方,由於各種條件都具備,越發的沒有了協商解決的耐心與誠意,而另外一方在財產損害更大、權益被侵害更多的狀態下,也出以更激烈的方式進行對抗,這種對抗從哀求式的上訪,開始轉變成傷害自身以求傳播效力的最大化。甚至上海的釣魚執法最終被關注,也是這樣一種行為在起作用。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某種趨勢。最初民眾本身並無對抗的能力,只能在事件發生後偶然為媒體所知,事情才有可能解決,孫志剛案就是這樣的過程。而一段時間之後,主動進行維權活動成為最重要的方式。但當這種方式不能解決問題,並且在越來越強的暴力威脅時,主動的自殘行為已經開始顯現。就在這種行為多次發生時,甚至還有製造汽油彈以攻擊強拆者的個案發生。雖然這種行為只是個例,但那種暴力已經讓人覺得不寒而慄了。

強勢機構所面對的人,已經並非是傳統上處於社會底層的弱者,而是在社會上相對較有能力的群體。在這種狀態下,無論是實行能力還是自我權益的認知,這些人都要強於原本叫天無門的真正底層。當一個社會連相對強勢的階層都只能用這種手段抗爭時,事情將伊于胡底?

在一個社會裏,最重要的是底線的問題。不管有什麼樣的理由,在生命面前,拆遷都得止步,這不單是衡量一個社會是否文明的標準,也是消除一個社會戾氣的重要準則,更是一個自詡為文明的社會之底線。如果到現在某些地方政府還不能理解這一點,恐怕是就是有意坐在火山的旁邊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