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的美國夢:希望減肥還要賺點小錢,不妨去餐館挂職


老張的美國夢:希望減肥還要賺點小錢,不妨去餐館挂職
老張的生活現在變得很簡單。大部分日子,就是一個簡單的兩點一線。偶爾變化的無非是這兩個點---找更經濟實惠的房子,找掙錢更多的餐館。

餐館的工作其實和其他的工作沒有什麼大的區別,如果不做早餐,那麼大概十點鐘要到餐館,開始收拾桌子,零零星星的客人進來;然後一直忙到一點半兩點,等客人基本散盡,大廚就做一桌飯菜,一眾人等終於可坐下來吃點東西。到了四點鐘,晚飯就又開始了,然後就一直忙到九點半十點,甚至更晚。在大堂裡,老闆或者老闆娘總是盯得賊緊,每個人不要說坐著,估計在某個位置多站一會兒,自己都會緊張---什麼時候有人可以老是站著沒事做了,也就是老闆快砍人的時候了。這樣做不多的好處就是,不需要去24hr Fitness花錢去跑跑步機了。所以那位希望減肥還要賺點小錢,不妨去餐館挂職鍛練一下。

慢慢的老張的工作經驗越來越豐富,於是就開始跳槽。這話說,人往高處走,掙錢多的餐館誰都想去。等你看到世界日報上的廣告出來,那好餐館的位置早就沒了 ---再說了,那好餐館的位置從來就不需要去做廣告。這個時候忽然發現語言學校還是一處---往好的說是資訊策源地;往壞的說就是小道消息發源地。那時候,基本上B城較大較好的幾家餐館都有在語言學校的代表。幾年下來,我們老張在B城的數得上的餐館,長征,臺灣,豐年,鹿鳴春,都留下了足跡。

為了方便,老張買了一輛十年新的(或者說舊的)皮卡。至於說為什麼買個皮卡而不像一般人似的買個色蛋,老張的解釋是搬家方便。雖說那時候大家為了省個每月十塊錢,搬家是個家常便飯可是看看老張寒酸的家當---也就是兩個皮箱加上一點吃飯傢伙,用一個皮卡其實絕對是有點---誇張。不過這個皮卡倒是真方便了我們這幫老熟人,什麼時候要搬家了,或者撿到了什麼大的電器傢俱什麼的,我們就開始滿世界的找老張---那年月,手機在美國還是稀罕玩意,找人還真不容易 ---老張很快就會找個送外賣的機會,開著皮卡飛馳而來。

至於說老張來美也有年頭了,為啥還這麼寒酸呢?這還不簡單,都上交了。

每到星期六的某個時間,老張會把自己關到屋裡,拿起電話,給老婆孩子打電話。那是老張的私密時間,大家決不打擾他。半個小時,四十分鐘,雷打不動。熟了以後,大家會打趣他, 老張,什麼時候把老婆弄出來啊?

老張只好笑笑,他何嘗不想呢?

這一天老張回家,很興奮,「哎,猜猜看,今天碰到誰了?」雖說B城鳥蛋大個地方,可人還真是不少,

---「這怎麼猜得著?」

---「碰到老田了。」

---「老田,哪個老田?」沒有印象那個朋友姓田。

---「咳,就是你們那個校長,田長霖。」

---「老田在你們那嘎噠吃飯?」我們有時故意學老張說話。

---「是啊。老田問我在B大幹什麼呢,我也不好意思說我是語言學校的,只好說是訪問學者,說在這兒端盤子給B大丟份呢。你猜老田說什麼?」

---「老田說什麼呀?」

---「老田說,這有什麼丟份,我當年剛到美國,也在餐館洗過碗,端過盤子。不把學業丟了就好了。」

老張說完,若有所思。

那一年大夥都在忙著香港回歸呢。老張悄不吱兒的去考了個A類的駕照。當大夥們都在這兒活動一下,那兒活動一下的時候,老張隻身跑到了阿拉斯加。等大夥回歸完畢,塵埃落定,發現晒得黝黑的老張也回來了。

老張這一回去了阿拉斯加三個月,抓魚,跑運輸,掙夠了他幾年的學費。他要盡快回到真的學校,為了自己,也為了老婆孩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