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利益與共同理念

2009-12-14 13:52 作者: 存中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很喜歡讀歐巴馬總統的演說詞。作為當代最成功的演說家,他的演說詞讓我受益匪淺。然而讀完歐巴馬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的演說詞之後,不免讓我感到失望。演說依然精彩,然而歐巴馬總統如果真的按照演說中所提到的計畫去做的話,我對其實質效果並不看好。在現實中,世界和平在很大成度上取決於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如何使用它強大的國力。從演講內容來看,歐巴馬總統顯然是打算通過繼承前總統肯尼迪的道路來推動世界和平,他引用了肯尼迪的話:「讓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更實際,更能取得的和平上,這種和平不是基於人類本性的突發革命,而是基於人類體制的逐漸演進。」在演講中,歐巴馬所提到的他認為切實可行的三個步驟都是著眼於人類體制的演進。然而歷史卻提醒我們:無論人類的體制如何演進,都無法消除人性的墮落所帶來的種種災難,戰爭只是其中之一。

歐巴馬在演講中提到了美國前總統威爾遜正因為提出成立國聯的設想而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國聯的成立當然是人類體制演進的重要里程碑,當時普遍認為國聯的設立可以實現世界的永久和平,然而事實卻是作為戰後旨在保障和平的凡爾賽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國聯的存在並沒有能夠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全面爆發。國聯所要維護的歐洲和平只持續了短短的二十年。二戰之後我們也看到了,聯合國的成立也沒能阻止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的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之所以沒有出現,是因為美蘇兩國都擁有足以完全摧毀對方的核打擊力量,是恐怖的核威懾維持了冷戰期間的歐洲和平。

全世界都在講和平。究竟什麼是和平?沒有衝突就是和平。對政治家來說,與改善人性比起來,改善體制顯然更實際,也更容易。然而在過去的幾千年裡,人類的體制一直在演進,人類之間的衝突是否比數千年前之前更少了呢?或者這種衝突所帶來的危害是否比數千年前更小了呢?沒有。事實是對人類社會造成最嚴重破壞的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在距今不到一百年的時間裏發生的。因此人類體制的演進能夠化解衝突、實現和平的說法實際上並沒有得到歷史事實的支持。作為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如果試圖通過將它的國力用於改善體制來實現世界和平,基於人類以往的歷史,我對此並不抱樂觀。

要實現和平,就要消除衝突。我們只有充分認識到衝突的實質,才能從根本上化解衝突,從而實現世界和平。在我看來,從古到今,人類的衝突不外乎兩種性質。一種是利益的衝突;另一種是理念的衝突。中華文明的奠基人之一孔子曾經說過:「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這裡的「義」是指價值取向,思想中的理念,而「利」則是現實中的利益。孔子很早就認識到了能夠驅動人的因素無外乎思想中的理念和現實中的利益。戰爭作為人類具有破壞性的常見行為之一,其發生也同樣源于思想理念的衝突或者現實利益的衝突。當人類試圖用武力解決他們之間的衝突,戰爭就出現了。

歐洲的宗教戰爭是出於理念衝突,克里米亞戰爭是出於利益的衝突,而十字軍戰爭則兼具了理念衝突與利益衝突這兩種性質。我們可以看到,去除了理念衝突與利益衝突這兩大因素,歷史上的任何戰爭都打不起來。因此要想從根本上實現世界和平,唯有從源頭上消除利益衝突與理念衝突。否則,任何體制上的演變都是治標不治本。

美國當前所打的兩場戰爭都是和伊斯蘭國家之間的戰爭。由於伊拉克所蘊藏的豐富石油資源,也由於美國自身對石油的巨大需求,美國與伊拉克的戰爭難逃利益衝突之嫌。然而在貧瘠多山的阿富汗這塊土地上,美國與塔利班以及基地組織之間的戰爭顯然無法用利益衝突來解釋,而直接引發這場曠日持久的反恐戰爭的911恐怖襲擊事件更是無法用利益衝突來詮釋。對人而言,還有比生命更重要的現實利益嗎?那些劫持飛機撞向世貿中心的人,那些身上綁著炸藥在人群中引爆的人,他們的行為能夠用利益來解讀嗎?顯然不能。那麼究竟是什麼讓那些恐怖份子不惜毀滅那麼多無辜平民乃至他們自己最寳貴的生命呢?我不是政治家,我沒有現實政治中的巨大壓力,我可以告訴大家事實的真相。他們那麼做,是出於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教義;他們這麼做,是出於他們所認為的「聖戰」的需要。

近日據媒體報導,5名來自美國的穆斯林移民後裔在巴基斯坦被捕,因為他們想進入阿富汗參戰,對抗美國為首的反塔利班聯軍。難道是因為他們在寬容的,多元文化的美國遭到歧視和壓制,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嗎?難道他們沒有看到一個名叫巴拉克•海珊•歐巴馬的非洲裔美國人不久前已被選為這個國家的總統了嗎?究竟是什麼讓這些年輕人放棄在美國的優裕生活,不遠萬里奔赴貧窮戰亂的阿富汗,準備與接受了他們的父母並且養育了他們自己的這個國家決一死戰呢?

還記得孔子說過的「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的話嗎?無論西方世界是如何看待這些濫殺無辜的殉教者的,在接受了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思想的人們眼裡,他們不僅是「喻於義」的「君子」,而且是捨身殉教的「聖人」。這就是為什麼911事件之後,策劃並指揮了這場慘絕人寰的恐怖襲擊的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非但沒有在伊斯蘭世界受到嚴厲的指責、巨大的壓力和普遍的孤立,反而一躍成為「聖戰英雄」,受到廣泛的支持和追隨的原因。理解了這一點,我們就不難判斷美國正在進行的這場曠日持久的反恐戰爭究竟是起於利益的衝突,還是起於理念的衝突。

正如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當年在接受諾貝爾和平獎時所說的:「暴力永遠不會帶來持久和平。它解決不了社會問題,只會製造新的、更複雜的問題」。在我看來,利益的衝突需要用利益去彌合,理念的衝突需要用理念來化解。

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法國和德國是歷史上的一對老冤家,戰場上的老對手。歷史上沒有德國就沒有歐洲的戰爭,沒有法國就沒有歐洲的和平。可是今天誰要說法德兩國之間將來會發生戰爭,一定會被所有人笑掉大牙。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過去法德兩國之間長期衝突的主題是利益衝突,然而今天法德都是歐盟成員國,歐洲的一體化以共同利益彌合了這兩國之間長久以來的利益衝突,加之自由、民主和人權又是當今歐洲國家所共同秉持的理念,所以在可以預見的將來,看不見法德這對過去的老冤家之間有任何足以導致戰爭的衝突。

在冷戰期間,東歐與西歐之間長期處於核戰爭威脅的陰影之下。雖然歐洲沒有爆發戰爭,然而兩大陣營在亞洲、非洲和南美的隔空交手,所謂的「代理人戰爭」也始終不斷。然而就在二十年前,僅僅是一道柏林牆的倒塌就足以完全消除雙方之間的衝突,可見這種衝突是典型的理念衝突。最終自由、民主、人權的共同理念化解了歐洲內部的長期衝突。今天的歐洲一體化進程就是基於歐洲的共同理念與共同利益之上的,沒有共同的理念和共同的利益,歐洲不可能形成一個整體,也不可能實現內部的穩固而又長久的和平。如果今天德國遭到攻擊,它一定會得到來自英國和法國強有力的支持,是什麼讓這些昔日不共戴天的仇敵如今親如一家,是因為它們之間的共同理念和共同利益。

曾經發生過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烈的兩次世界大戰的歐洲以它的經歷告訴我們,穩固而又長久的和平必須建立在共同理念與共同利益的基礎之上。

歐巴馬總統明智地認識到,如果不能從根本上化解美國與穆斯林世界之間的衝突,那麼這場代價巨大的反恐戰爭的結束就將遙遙無期。從歐巴馬在開羅大學的演講中,我們看到他在美國與穆斯林世界之間努力尋求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價值觀。然而事實是美國的現代價值觀與古老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價值觀之間存在著一條巨大的鴻溝,在很多方面,二者甚至是截然對立的,而這種對立所造成的理念的衝突正是當前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的根本原因。

從歐巴馬總統在諾貝爾和平獎的獲獎演說來看,他是著眼於通過改善現行體制來實現和平。然而體製作為一整套規則,本是理念的產物。從歷史上看,中世紀的教權社會是「教會代表上帝」這一理念的產物;其後的王權社會是「君權神授」這一理念的產物;而今天西方的人權社會則是「天賦人權」這一理念的產物。理念之於體制,正如靈魂之於軀體。沒有靈魂的軀體是沒有生命的,沒有理念的體制同樣是沒有生命的,我們難道能夠指望沒有生命的體制會給這個世界帶來和平嗎?

美國之所以有今天的繁榮與強大並非僅僅由於美國人所引以為豪的體制,更在於產生這套體制,並賦予其強大生命力的理念,那就是天賦人權,那就是美國的立國精神,那就是美國力量的源泉。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錢穆先生曾經斷言:「國家本是精神的產物」 。究竟是什麼讓當年北美的十三個殖民地合眾為一,是什麼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片土地上「眾人戮力,只為一心」(Out of many, one.),是天賦人權的共同理念以及它所產生的共同利益。歷史告訴我們,只有基於共同理念的共同利益才是長久的,才是經得起種種考驗的。

今天歐巴馬總統想要通過創造一套新的體制來實現世界和平,我們不禁要問,這套新的體制基於何種理念?它的靈魂究竟是什麼?如果不具備一種能夠為穆斯林世界所接受的理念,那麼歐巴馬總統苦心設計的這套新體制能否為美國帶來安全,能否為世界帶來和平?

我注意到在開羅大學的演講中,歐巴馬總統說了如下一段話:「發動戰爭比結束它們更容易;責備他人比審視自我更容易;挑剔別人比尋求共識更容易。但我們不僅要去做容易做到的事,更要去做正確的事。每種宗教都遵守著同樣一條原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一真理超越了國界和種族——它自古就存在著;它也不為黑人、白人抑或褐色人種所獨有;它更不是基督徒、穆斯林或猶太人的專利。它是自文明之始就跳動著的信仰,至今仍存在於億萬人的心中。」

顯然歐巴馬總統是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一理念作為全人類化干戈,致和平的共同理念。然而現實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很難做到的。就拿美國來說,本次金融危機爆發以後,美元持續貶值,使得持有巨額美國債券的中國蒙受了巨大損失,然而美國政府出於財政的需要,要求中國繼續購買美國國債。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換了美國自身持有大量中國債券,而中國貨幣卻持續貶值,美國政府會不會答應繼續增持中國的國債?美國的國會能答應嗎?美國的人民能答應嗎?

正如歐巴馬總統在演說中所提到的,「美國──以及任何國家──都不能在自己拒絕遵守規則時要求別人遵守規則。如果我們不以身作則,我們的行動就會表現為專橫武斷,使未來進行干預的合理性受到影響,無論理由多麼充足。」

現實中只要美國政府在美元持續貶值的情況下要求中國繼續增持美國國債,顯然美國無法讓穆斯林世界遵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理念,無論理由多麼充足。

當然美國政府對中國增持美國國債的要求一定會得到滿足,因為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不同,他們被共產黨強行「代表」了。而中共政權滿足美國政府要求繼續購買其國債的要求並非是出於基於共同理念之上的共同利益,而是將此作為一種利益的交換。我們注意到前不久中共高官訪美期間公然要求美國承認其核心利益,而中共最核心的利益就是其一黨獨裁的政治體制,而這種政治體制卻恰恰與天賦人權這一理念,與美國的立國精神是完全對立的。如果美國拿人權與中共做交易,必然有損於美國的立國精神,有損於美國的自身價值,而這種立國精神卻正是美國強大國力的力量源泉。

如果將美國視為一顆參天大樹,那麼美國的利益就是它繁茂的枝葉,而美國的價值就是它深深紮在大地中的樹根。園林工人會告訴你,當冬天來臨之時,需要保護的是樹的根部而不是它的枝葉。如果當前美國用自己的價值來交換利益,那麼就無異於在冬天來臨之際,自伐根本以嫁接枝葉,其結果必然是得不償失。

真正的共同利益必然是基於共同理念之上,否則所謂的「共同利益」只能華而不實的辭藻,經不起任何考驗的沙灘上的城堡。依靠這種「共同利益」來維持的和平注定會和當年的凡爾賽體系一樣的脆弱。要實現全世界的和平,需要我們努力去尋求共同的利益,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首先找到一種能夠為全世界所接受的共同理念,以此作為共同利益賴以建立的堅實基礎。如果找不到這種共同理念,所有誘人的共同利益都是空中樓閣,一切建立新體制的努力注定都是徒勞。因為沒有靈魂,也就不會有生命力。

在短短几年內蜚聲國際的神韻藝術可謂是當今國際藝術界最大的盛事,也是人類藝術史上的一大奇蹟。

2004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作為神韻藝術的開端邁出了它走向世界的第一步,當時在紐約、華盛頓、巴黎、多倫多、巴黎五大城市舉辦表演,觀眾近一萬人。
2005年,巡演城市增加到七個,觀眾約一萬三千五百人。
2006年,巡演城市十七個,觀眾四萬六千多人。
2007年,巡演城市三十二個,演出場次八十場,現場觀眾超過二十萬。
2008年,神韻有了兩個藝術團,在66個城市舉辦215場演出,觀眾六十餘萬。
2009年,神韻有了三個藝術團,兩個樂隊,全球巡演將跨越北美、歐洲、亞洲、澳洲,給80多個城市送去近315場演出,觀眾超過八十萬。

神韻藝術表演以中國古典舞為主,包括民間舞、民族舞和獨唱、獨奏的大型歌舞晚會,以絢麗的古典服裝、逼真的三維動態天幕、技巧高難的中國古典舞、中心合璧的樂隊伴奏以及震撼心靈的演唱,引領觀眾穿越時空,追尋中華五千年歷史與文化精髓,感受崇高的信仰,體驗對神的敬仰和感恩。神韻藝術由默默無聞起步,僅僅時隔短短的五年,今天它已經享譽世界,好評如潮。

馳名國際的華裔小提琴家、國際樂壇最活躍最有名望的三大東方音樂家之一林昭亮曾在德州達拉斯及紐約兩度觀看神韻晚會。他表示:「神韻演出將傳統的中華文化展現在世界舞臺,幫助人們瞭解中國文化的根源,讓全球各地的觀眾享受美好,很有意義、非常鼓舞人心。」

美國著名音樂家、斯坦福大學音樂系名譽教授約翰•喬寧(John M. Chowning)表示,神韻晚會的音樂非同凡響,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演奏渾然天成,展現了正統藝術的魅力

美國著名舞蹈家詹姆斯• 齊默爾曼(James Zimmerman)激動地說:「我見過許多優秀的舞蹈團,神韻是最好的,獨一無二,是極品中的極品。」

《談論百老匯》著名戲劇評論家Richard Connama認為,神韻是五星級的頂級演出,沒有任何其它演出能與之媲美。

著名音樂製作家、曾演奏獲13項奧斯卡大獎的電影《魔戒》主旋律的紐西蘭奧克蘭交響樂團指揮蓋瑞•達文尼(Gary Daverne)說:「這是我見到的最好的演出。」

世界頂級小提琴家、美國肯尼迪藝術中心終生藝術成就獎評委貝爾先生(Joshua Bell)說,神韻演出非常精彩,是世界頂級水準,而且非常與眾不同,帶有強大的、純正的能量,是至高境界的享受,對自己的藝術和人生都有一種深刻的啟示意義。

韓國舞蹈界權威、國際舞蹈聯盟韓國本部理事、大韓舞蹈學會副會長樸載槿表示:「神韻演出有別於其它任何演出,給觀眾呈現出一種雄渾壯觀之美,這一點在我們一般的舞台上很難表達」,「神韻演出帶給人純真、純善、純美的感受」,「啟悟人的心靈。」

世界級大提琴家、日本著名作曲家兼指揮家平井丈一朗表示,神韻的節目給了他無比感動。他稱讚神韻的音樂古典純正,淨化人心。「音樂有很多種,但是只有這樣的純淨音樂才能打動人。」

躋身三十位國際頂級大提琴師之列的瓦列芙斯卡(Christine Walevska)在紐約幾度觀看神韻後表示:「神韻」這個已經打響的國際頂級品牌正在引領全球藝術和思想新風尚,是人類未來的希望。她說,神韻是頂級中的頂級。演出內涵太博大,需要反覆觀看而且要用謙卑、恭敬的心態去領會。

國際著名作曲家、劇作家馬克•巴肯(Mark Barkan) 表示:「神韻就像最聖潔、最有能量的光芒照亮我們,當人們欣賞到神韻時,就會像花朵被雨露滋潤一樣盛開。無論是藝術還是人生,我已經走上了一條正確的道路。我相信,神韻將把我帶得更高更遠。」

有藝術家表示,神韻的全新藝術風尚正在引領人類藝術和思想新風尚。神韻揭示出超越文化界限的共通的人性,傳遞的是與所有人都相關的重大信息,充滿祥和、慈悲、光明、向上的內涵和能量,給人類帶來藝術復興、道德回升、美好未來等全方位的希望,為當今世界的困境和災難提供了出路。

神韻藝術創造了世界表演史上的奇蹟,它正在席捲全球,正在改變著我們這個世界。在經濟低迷的今天,在神韻藝術奇蹟般不斷擴大的影響背後,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現實中真真切切的蝴蝶效應。它之所以廣受不同族裔、不同信仰,不同社會階層觀眾的歡迎,被譽為「世界頂級的藝術盛典」、「淨化心靈的盛宴」、「中華文化的復興」, 不僅在於藝術家們的精湛技藝,更在於它用這種藝術形式所表現的一個理念,那就是「真、善、忍」。

在人類的歷史上,在不同的時期,真善忍的光明曾經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在不同的民族面前,或是「返本歸真」,或是「人之初,性本善」,或是「諸惡莫作,諸善奉行」,或是「不可殺人、不可通姦、不可偷竊」,或是「愛人如己」,或是「你們要忍耐」。而今天,真善忍的光明以一種全新的形式再次展現在全世界面前,向世人展現奇蹟,為世人帶來美好和幸福。在神韻那奇蹟般的蝴蝶效應背後,我感覺到了神那只看不見的手。

新年將至,享譽世界的神韻藝術團將於2009年12月19日在美國喬治亞州奧古斯塔市隆重登場,並從此拉開2010年度全球巡迴演出的序幕。在去年三團兩樂隊基礎上,神韻藝術團再次擴大規模,將以三個藝術團、三個現場伴奏樂隊、全新的節目在全球巡迴演出。我建議歐巴馬總統以及社會各界人士、彼德伯格俱樂部(Bilderberg Group)的先生們和女士們親自去看一看神韻的演出,現場體驗「真、善、忍」這一理念於藝術上的感染力以及對人心的震撼力,然後再考慮是否有必要結束在中國已經歷時十年的對真善忍的理念及其信仰者的殘酷迫害,是否有必要讓這一理念在全世界發揚光大,成為全人類的共同理念。

2009年12月13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