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遭撕票分屍 父親怒斥深圳警方發錯誤信息


陳先生家距離深圳園嶺小學不到200米,11月17日,在這僅僅200米的路上,陳先生兒子園嶺小學五年級9班學生陳豪卻遭遇綁架,最終被撕票。15日,陳豪父親現身,直指警方發布信息不及時是造成兒子被害的間接原因。

兒子被撕票後慘遭分屍

中國廣播網消息,昨晚7時許,記者在園嶺小學一分部門口見到了陳先生。

陳先生說,他家距離學校不到200米,11月17日16時10分許,陳豪在放學路上遭遇綁架。17時許,妻子看到兒子遲遲沒有回家便到處尋找,直到18時41分綁匪來電索要贖金時,才確認兒子被綁架了。

"接完電話後,我整個人昏倒了近15分鐘。"陳先生說,他醒來後,親自到園嶺派出所報案,一邊按照綁匪要求籌備資金。當時綁匪要求贖金100萬元,他四處向朋友借錢,好不容易籌完後,警方也傳來破案的消息。11月18日,警方打電話告訴他,綁匪已經抓到,但是孩子已經被殺害了。警方還向他透露,孩子遇害的時間是11月18日的凌晨3時,妻子在派出所裡昏倒在地。直到11月21日,他們才在殯儀館見到兒子的屍體。

陳先生說,當時根本無法確認那是自己的兒子,"兒子身上沒有一塊是完整的。"陳先生估計,兒子至少被砍了60刀,而且左耳不見了。

一公交車司機竟是綁匪

陳先生介紹,當得知作案的是老鄉孔某等三人時,他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三名嫌疑人中,孔某是陳先生梅縣同一條村的老鄉,事發前在深圳巴士集團64路公交車當司機,另外兩名嫌疑人是孔某妻子的哥哥和弟弟。陳先生說,他經常到一名老鄉處喝茶聊天,孔某也經常到這名老鄉那裡玩,通過老鄉雙方相互認識了,然後大家交往才開始密切。11月17日天氣比較寒冷,當天下午他和一名老鄉還給孔某打電話,約他出來吃火鍋,當時孔某還聲稱人在廣州回不來,想不到下午卻綁架了自己的孩子。

"媒體猜測我跟綁匪之間有經濟糾紛,這根本就不屬實。"陳先生稱,他家裡共有八兄妹,他最小,家裡經濟環境一般。1995年,他身無分文來到深圳打工,好不容易在深圳組建了家庭,月收入僅 4000元,妻子沒工作。在與孔某的交往中,也沒有與孔某結怨,一直想不明白孔某的作案動機。"孔某是我同村老鄉,我真心待他,他卻做出了令人髮指的事情。"

警方公布案件內容有誤

深圳學生綁架案發生後,警方遲遲沒有公布信息,這在社會上引起眾多爭議。陳先生說,警方公布綁架的信息姍姍來遲,而且事後公布的信息中漏洞百出。

陳先生說,孩子上三、四年級時,他和妻子每天都接送孩子上下學。但孩子已經上五年級了,而且家裡距離學校不到200米,沒有必要再接送孩子了。如果警方在第一宗學生綁架案發生後立即公布信息,提醒家長留意校園周邊的治安,他和妻子一定會抽出時間來接送孩子,悲劇也不會發生了。

"很多問題我還是沒有弄明白,綁匪為什麼這麼殘忍,作為家屬我有權知道案件的細節。"陳先生說,"作為一個受害者的家屬,我願意公布案情,希望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悲劇不要再在其他人身上發生。" 陳先生說,事後他看到警方公布的信息,很多內容與現實不符,"案件明明發生在11月17日,警方卻公布是在11月7日"。

昨日下午,記者再次聯繫深圳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助理、宣傳處相關負責人周保軍表示,本週內,深圳市公安局不會舉辦關於綁架案的新聞發布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